201.第201章 家庭事件

    “知道了。”李牧点头。

    嗡嗡。

    手机上出现好友申请。

    添加之后。

    “Hi,我是人!!”

    两个惊叹号,似乎在表示她成为人类的强烈度。

    “我也是。”

    “你就是李牧!?哈哈。”

    “……嗯。”

    “知道我是谁?“

    “人。”

    “我是说名字。”

    “我怎么知道?”

    “也对,她还没有告诉你。”

    “你叫什么?”

    “Sun。”

    “太阳?”

    “差不多,听说你很会做饭。”

    “稍微。”

    “可爱吗?对了,是不是喜欢我家泰九?不过,你好像很笨。”一张照片传来,上面是一只猫。

    “比你聪明,喜欢。”李牧回复。

    嗡嗡。

    “FF,聊得怎么样?”是K。

    “还可以。”

    “她就是那个喜欢料理男,而且喜欢喝酒的朋友。”

    “是吗?”

    “胸比我大,喂,会不会喜欢上她?”

    “不会。”

    “真的?她的胸真的很大,而且很可爱,你不是喜欢可爱的女人?”

    “什么时候说过?”

    “喂,我难道不可爱?”

    “嗯,可爱只是你身体的十分之一。”

    “切,那我身上还有什么?”

    “疯狂、性感和傻气。”

    “你才傻。”

    一个kakaotalk房邀请出现。

    李牧一点。

    K、Sun和他都在。

    “他刚才说喜欢你。”是Sun。

    “是吗?FF,毕竟我很可爱。”

    “嗯。”李牧说。

    “下次我们一起喝酒,听说你家有很多酒,哈哈,我的酒量非常厉害,估计你会输给我,我可从来没醉过。”Sun说。

    “可以试试。”李牧耸肩。

    “FF,好,我到时候当裁判。”

    “最近你好像很开心,泰九,难道是因为这个家伙?”是Sun。

    “FF,有那么一点,我和他现在还是朋友。”

    K显然是在说谎。

    “原来还是朋友,怎么不试试?偷偷恋爱其实很不错,我以前也试过。”

    “为什么要偷偷恋爱?”李牧问。

    “他还真是笨,料理做的真好?”

    “嗯,料理很棒,好吃到让你哭,FFFF。”

    “我很聪明。”李牧反驳。

    “我正在看搞笑视频,最近权赫秀真的很有趣,特别是那个南瓜地瓜,笑得肚子抽筋。”是sun。

    “FFF,我也是,快爱上他了,我也要学南瓜地瓜。”

    “……爱他干嘛?”

    “哈哈,他在吃醋,真可爱。”

    “FF,是啊,他是一只小气的狮子熊。”

    “……”

    “对了,我们家泰九其实很喜欢摸别人屁股。”

    “FF,你不也是?不过,她以前救过我。”

    “是吗?有人绑架你?”李牧问。

    “嗯,FF,幸好有她。”

    “哈哈,我当时是不是很厉害?”

    “FF,很厉害。”

    “嗯。”

    “他说话还真闷,和他在一起,是不是都不说话?”是sun。

    “FF,怎么会?他比较害羞。”

    “有点羞涩。”李牧说。

    “下次一起喝酒,我要看电视,不说了。”

    “FF,好。”

    嗡嗡。

    电话震动。

    原来是K的电话。

    他接下。

    “嗯,是我。”

    “FF,笨蛋,怎么样?她是不是很不错。”

    “还不错。”

    “坏蛋,那你喜欢她?”

    “怎么会?”

    “喜欢也没关系,我会咬死你。”

    “好吧。”

    “下次,我们一起喝酒,她酒量非常好,FF,到时候我就可以看到你喝醉了,平时都是我喝醉。”

    “真的那么好?那就试试看。”李牧耸肩。

    他倒是不怕。

    虽然他酒量很差,但也不相信sun的酒量会比他好。

    “FF,真的没有骗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好。”

    “我们要不要睡觉?”

    “嗯。”

    “亲爱的,会不会怪我?”

    “为什么怪你?”

    “不告诉朋友们,我们在谈恋爱。”

    “没关系。”

    “FF,真的?总觉得对不起你,我想让她们先认识你,这样她们就知道你是一个很温柔的家伙。”

    “我很温柔?”

    “FF,嗯,虽然有时候很坏,但很温柔。”

    “我其实是一个坏蛋。”

    “FF,大坏蛋,明天是几号?”

    “七号。”

    “明天还会下雨,希望后天快点到,FF有时间我们一起喝酒怎么样?和Sun一起。”

    “只要你想。”

    “那就一起,就怕她把你家的酒都喝光。”

    “那更好,反正我也不喝。”李牧说。

    他对于酒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放在这里其实也很浪费,还不如让人都喝了。

    “FF,准备好吃的,到时候我和她一起去。”

    “没有问题。”

    “雨天应该吃葱饼,你给我做。”

    “好的。”

    “笨蛋,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你是我的。”

    “FF,对,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我去拿书。”

    依旧是昨天的《玩笑》。

    打开唱机,爵士乐流淌。

    “晚安,亲爱的,啵,梦到我,今天是我们的第二天,FF,要一直这样,直到死为止。”

    “那得多累,结婚之后能不能三天一次?”

    “哼,两天一次。”

    “好吧。”他开始念。

    她很快入眠,呼吸很沉,听起来极有规律,像是某种乐器演奏的音乐。

    “晚安。”他挂掉电话,进入卧室。

    他沉潜入梦。

    6月7日,雨。

    他在一丝寒意中惊醒。

    拿起床铺旁的手机,现在是清晨。

    嗡嗡。

    “笨蛋,起床了没有?”

    “刚刚。”

    “呼,有点冷,要是能够在你怀里就好了。”

    “今天晚上可以。”

    “哼,千万不能在她面前露陷,我们现在还是朋友。”

    “好吧。”

    “FF,今天要做什么?”

    “上课。”

    “FF,别忘了,晚上的化装。”

    “会来我家?”

    “嗯,FF,会去找你。”

    “好。”

    “我去洗澡,亲爱的,待会聊,啵。”

    “嗯。”

    K不再回复。

    李牧做早晨的准备,结束之后,打伞出门。

    天空布满灰云,仿佛刚刚烙出的薄饼洒满灰色的果酱,雨下个不停,似乎在宣示夏天已经到来。

    雨珠清透,像是褪色的仓鼠眼球。

    街上人来人往,鞋子和润上水的地面摩擦,发出细碎的声响,时而溅起细密的水珠,五颜六色的伞漫涌于大街小巷,绚烂如夏花。

    走入地铁站,李牧靠在浑圆的柱子上。

    嗡嗡。

    “早安,狮子熊!!”是sun。

    “早安!!”

    “竟然在学我,嘿嘿,你在干嘛?”

    “准备上课。”

    “你竟然是学生!!”

    “嗯!!”

    “不要学我,是不是喜欢我家大妈?”

    “大妈?”

    “笑起来像大妈,不过很可爱,呀,问你呢。”

    “喜欢,不过你多大,为什么不用敬语。”

    “我愿意,不过你还真干脆,了解她?”

    “比起了解,或许是一种共鸣。”

    “共鸣?那是什么?”

    “一种深入灵魂的东西,一个人潜入灵魂深处的时候,就会发现一种和别人身上不一样的东西。”

    “你是不是疯子?说些奇怪的话,和大妈一模一样。”

    “嗯,你不是酒鬼?”李牧说。

    他的小姨妈就是一个酒鬼,sun让他想起周雪。

    “差不多,喝酒很棒,有时候就像飞在半空,哈哈,有时间我们喝一杯。”

    “可以。”

    “只有我们两个人,怎么样?”

    “为什么?”

    “可以告诉你一些大妈的有趣故事,难道不想听?”

    “真的?”李牧坐上地铁。

    地铁震动,向前行驶。

    “对,多愁善感、喜欢在家玩,你肯定不知道她的一些秘密。”

    “确实不知道。”

    “想不想知道?嘿嘿,请我喝酒的话,可以告诉你很多,听说你家有很多不错的酒。”

    “稍微想知道。”李牧揉揉太阳穴。

    “我现在要忙,一会再说,记得请我喝酒。”

    “嗯。”

    Sun消失。

    李牧也刚好到站。

    来到学校,走进教室。

    嗡嗡。

    “FF,笨蛋,你看这个。”一张照片发来,袜子上出现破洞,大拇指指甲盖露出。

    “你的?”

    “嗯,最近工作太累,所以袜子都破了,FF。”

    “那还笑,多休息。”

    “知道了,亲爱的,啊,想起一件事情。”

    “什么?”李牧走到教室最后一排。

    金高恩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身上披一件灰蓝相间的棒球服,下身是青色破洞牛仔裤,脚穿灰色newbalance运动鞋。

    浅栗色的短发散在桌面上,涎水从嘴角滑落,在桌上聚起一小摊透明的液体。

    “我是不是非常不听话?”

    “很听话。”

    “切,明明总是麻烦你,拜托你一些奇怪的事情,会不会讨厌我?”

    “不会。”

    “那就好,好好上课,我们晚上见面。”

    “嗯。”

    K不再回复。

    李牧坐下,拿出课本。

    哒哒哒。

    脚步声传来。

    韩秀静拿两杯咖啡走来,其中一个递给李牧,另外一个放在金高恩的桌上。

    “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买了美式,应该没问题吧。”韩秀静笑。

    “嗯。”

    “她起来,记得把咖啡给她,告诉她,是我买的。”韩秀静看一眼金高恩,将她脸颊上散乱的头发聚拢。

    “好。”

    “拜托了,下次我请你好吃的。”韩秀静双手合十,挤出一丝笑容。

    她的马尾辫换成一条麻花辫,身上套一件深色牛仔外套,右手腕上有一条粉色运动带,脖颈上则是十字项链。

    “嗯。”

    韩秀静离去。

    一会。

    金高恩醒来,李牧把话转到。

    “哦。”金高恩看一眼咖啡,从挂在椅子上的帆布包中掏出一本书。

    教授来到。

    上次的课题就是今天讲,同学们开始上去演讲,很快轮到李牧他们。

    有韩秀静和李再勋两人在,课题结束得很完美。

    下课之后。

    李牧准备回去。

    “要不要去打保龄球,我记得这附近有一家很不错。”韩秀静笑。

    哒哒哒。

    熟悉的脚步声。

    王耀和全昭妍来到。

    王耀面带苦笑,看一眼李牧,张张嘴,什么话都没有说。

    “前辈。”韩秀静和李再勋说。

    全昭妍点点头,看向李牧:“既然打保龄球,也带上我。”

    “不去,希特勒在等我。”金高恩拿起帆布包,走向门外。

    “啊,希特勒?”韩秀静怔住。

    “我有点事情,要回家。”李牧也走向门口。

    几个人留在原地面面相觑。

    来到校园门口。

    李牧在雨中踱步,一边转动雨伞,雨珠从伞面滚落,激射向四周。

    坐地铁回家,已是下午。

    他拿出笔记本电脑,写一些东西。

    时间流逝,不觉到了晚上。

    门开启。

    沙沙沙。

    他依旧聚精会神地看笔记本电脑。

    “哇喔!”耳边传来柔软的声音。

    他的脖颈上缠上什么东西,脸颊传来柔软触感。

    “FFFFF,笨蛋,在干嘛?”

    “写一些东西。”李牧关掉电脑,转头笑。

    “切,我们先照一张。”她拿起拍立得,脸贴住他的脸。

    咔擦。

    照片出来。

    “看起来不错。”李牧搂住她的腰。

    照片上的两人嘟起嘴,颇有情侣的姿态。

    “FF,当然,把它贴在这面墙上,怎么样?”她走到沙发后的墙壁前,将照片按在墙的中央。

    “可以。”李牧走向她。

    她脸上依旧是狐狸面具,身穿一件浅色牛仔外套,黑色紧身裤和一件白T。

    “FF,我给你化妆。”

    “对了,化妆舞会是在哪里?”李牧问。

    “你猜。”她半眯眼睛。

    “不知道。”

    “是你家。”

    “啊?”

    “还有一个朋友也要来,FF。”

    “……真的?”李牧翻白眼。

    “当然,哼,难道不行?”

    “可以,还以为你会在其他地方。”李牧耸肩。

    “FF,没地方去,因为要保密,你这里很安全。”

    “好吧。”

    “我现在给你化妆,化成joker。”她拿出化妆包。

    “嗯。”

    “FF,跟我到卧室里,记得里面有一个化妆台。”

    “不用做饭?不是化妆舞会?”

    “FF,不用,我朋友会带吃的过来,有酒就够了,今天我们要喝醉。”

    “好吧。”李牧点头。

    他们走进卧室,打开灯。

    “笨蛋,闭上眼睛。”

    “嗯。”李牧闭眼睛。

    他感觉到柔软的东西摸过眼睛和眉毛的部位,有点痒痒的。

    “FF,怎么样?”

    李牧睁眼,眼睛上多出黑色的眼线。

    “……”

    “笨蛋,怎么不说话?”

    “很好。”

    “切,现在只是第一步而已,下面才是真正的开始,FFF。”

    “好吧,希望能够快点。”

    “你可以先玩游戏,不是注册了那个?”

    “还没有注册。”

    “哼,我帮你。”她抢过他的手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