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裂心

    尉迟衍一口血差点喷了出来,可是不管怎么样他也知道此刻不是最好的时机了他强忍着自己满腔的欲望,尽量让自己冷静地说道:“去无名阁”

    “是”齐布回答之后,马车又开始行动起来

    尉迟衍深呼吸了一口气,看到罗扇忍俊不禁的样子不由黑了脸,怒目说道:“等会朕看你还笑的出来不”

    罗扇吐吐舌头,看着他拿出手帕帮自己擦干净身体,又帮她把衣服穿整齐之后,自己再穿好衣服

    过了一会儿,无名阁便到了

    尉迟衍二话不说,直接抱起罗扇往里面走去,只给齐布丢下一句话,“今晚朕在这里过夜”

    罗扇做贼心虚,总觉得别人知道他们干了什么,她把头埋进尉迟衍怀里,不让别人看到她脸上的臊红

    尉迟衍抱着她一路走进房间,看到红袂和紫沁还在厅里等着便停了下脚步说道:“你们都回自己房间,今晚朕陪她睡”

    红袂和紫沁愣愣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半响两人对望了一眼,好,既然小姐都没有意见,那她们便回去歇着

    尉迟衍把罗扇往床上一丢,然后压住她的身体看着她倾城的脸蛋,缓缓地在她脖子间落下吻痕

    罗扇经过刚才的一次顶点,此刻身体还异常敏感,他只是轻轻地吻着她的脖子,她便觉得那股骚动又起来了难道人真的会食髓知味?罗扇疑惑,却来不及多想,就感觉到自己身上一凉,她的衣衫已经尽褪

    她感觉到些许冷意不由瑟缩了一下,却瞬间便覆上了一个暖热的躯体,她抬头看着已经赤裸的尉迟衍,眼神不由往他下面瞄去

    尉迟衍感觉到她的好奇,不由轻笑了一声,暧昧地问道:“要握一下吗?”

    她瞬间羞红了脸,害羞地摇了摇头

    尉迟衍却轻轻一笑道:“没关系,你试试看”

    他拿起罗扇的小手轻轻地带到他的胯下,罗扇终究忍不住好奇地轻轻地握住它,此刻它还是软软的,像个软儒的可爱的东西,罗扇找不出什么来形容握住它的感觉,只觉得很好玩很可爱但是她渐渐惊愕地发现,这个软儒的东西竟然慢慢地不软了,慢慢地胀大,一点都没有原来的可爱的感觉了

    她不由嫌弃地想撤回手,尉迟衍却惊愣地一笑,无奈地说道:“你可不能玩起了火,又不负责熄灭哦”

    罗扇眼珠子乱转,想找法子脱身,却见尉迟衍似笑非笑的脸,最终无奈妥协她苦着脸握着这越来越巨大的东西,无助地看着尉迟衍

    尉迟衍轻轻地叹了口气,教导她道:“来回地套动试试”

    罗扇按照他说的,缓慢地套动了几下,却见他深呼吸了几口气,似是很享受的样子她不由来了兴趣,便时快时慢地套弄着,看着尉迟衍微微喘气的样子觉得甚是好玩

    尉迟衍感觉着罗扇的小手握着他的分手,软软的小手上下套弄着,他舒服地简直想叹出声来他深深地看着罗扇好奇好玩的小脸,心中一软,果然这个东西,还是彼此喜欢的人才会有快感他之前为了敷衍其他大臣不得不去和妃子同床,他总能轻而易举地随时停止,也能让自己从中得到快感然后达到顶点,但是总觉得食之无味,像是缺少了那一抹能触动心房的东西,就像是身体上的快乐,心中仍然是孤寂落寞没有满足感

    而罗扇,偏偏每次都能轻而易举地挑起他的欲火,让他欲罢不能,而每次抱着她,就算什么都不做,都能让他觉得有一种天然的满足感,仿佛抱着她,就是全世界

    罗扇却不知道他此刻脑海里转过了那么多东西,只觉得她手中的东西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甚至大到她已经握不住的地步了,她无措地看着尉迟衍,不知道该怎么办

    尉迟衍低低一笑,把她的手从分身拿开,重新吻上她的小嘴他感受着她嘴里的蜜汁,下腹有一股电流闪过,他知道自己快控制不住了,但是他还不想吓到她,所以只能一步一步来

    他的唇舌经过罗扇的脖子,再经过锁骨和胸前的红豆,一路蜿蜒而下,到了她茂密的丛林里

    罗扇不安地弓起身体,他该不会是要帮她那个......

    果然,她猜测的没有错,尉迟衍的唇舌很快便掠过了丛林来到后花园她的双腿被轻轻但是强势分开,她下意识地用手挡住他的唇舌,不安地看着眼前这一切,有些局促地说道:“尉迟衍,你不要......”

    他已经是皇上了,不能为她做这些事情,有失他的身份

    他抬起头来,看着害羞窘迫的罗扇邪魅一笑,轻轻地拿开她的手说道:“别担心,交给我就行”

    罗扇没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埋在自己身体下,温热的舌头轻轻地抚过她的花瓣,她倒抽了一口冷气,天啊,这是什么样的感觉,让她几乎想推开他逃走,但是又抵挡不住他舌头的魅力

    罗扇感觉着自己的花瓣被温热的舌头一寸一寸地洗礼,花瓣被撑开在一旁,中间的花蕊儿露了出来,饱满鲜艳

    罗扇不断蠕动着身体,她觉得自己浑身燥热,下面有一波接一波的汹涌感觉袭来,她不知所措,只能被动承受着如今已是冬天了,她却竟然浑身布满细汗,可见这个运动对她来说是多么的极致

    尉迟衍用舌头顶着她的丛林入口,几次三番想突破禁区,奈何她的入口太小,他只能用舌尖描绘着她周边的轮廓,旋转吸吮,不断吞噬着从里面汹涌而出的蜜汁

    此刻他的分身已经非常巨大了,他已然忍受不住那股汹涌而出的欲望,他抬起头来,俯身再次吻上罗扇的红唇,让她感受到自己的甜蜜

    罗扇沉醉在他给的热吻里,却蓦然感觉到下体有一根火热在顶住她的丛林入口,蠢蠢欲动,正等待着机会意图攻池掠地她嘤咛一声,下意识地把迎了上去,脑海里却倏然闪过南宫雨寒那张含笑吟吟的脸,她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突然觉得有股羞愧感,她到底在做什么?南宫雨寒为了她丢了性命,尸骨无存,她辜负他的一片真心,此刻还正躺在床上和别的男人恩爱缠绵?

    她微微失神,没注意到尉迟衍已经准备好蓄势待发,他本来想一次冲击进去,然而又想到他只是伸进了一根手指,她就痛成那样,想到她的紧窒,又看了看自己硕大的分身,他犹豫了下还是决定慢慢来

    尉迟衍慢慢地对准她的丛林入口,没有注意到罗扇的分神,只是一心想进入那温暖的沼泽地,他感觉到自己的分身触碰到了那个丛林入口,他轻轻地碰撞两下,确定了那就是入口之后,便缓了下来,缓慢而有力地挤入里面

    罗扇是被下体的一股刺痛唤回神的,她感觉到下体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就像当初她后庭被撕裂的痛楚一般,只是这时候似乎还没有那么强烈她赶紧推开尉迟衍,想趁他还没有把自己完全撕裂的时候退出

    尉迟衍的分身前头已经稍微挤入一些了,此刻却突然被罗扇推挤,他不免有些不悦,蹙起眉头问她,“你怎么了?”

    罗扇皱紧眉头说道:“疼,我不想来了,你快出来!”

    “你别胡闹!我此刻正难受着”尉迟衍感觉自己的分手都要肿胀到爆了,他今天不能不发泄出来,否则他这一夜恐怕无眠感觉到自己分身进去一点那里的温热感,他便迫不及待地想完全进去里面,尽情地驰骋畅游,然而他却看到罗扇好像是因为紧张,把下面夹的紧紧的,他根本无法进入

    “求你了......我真的不想......好疼......”罗扇几乎要哭了,她感觉尉迟衍在不断尝试用他的巨大往自己身体里面冲撞,那撕裂的痛苦让她的眼眶含泪,想到上次那种疼痛,她整个人都要瑟缩发抖起来了

    而尉迟衍却微微皱眉,没有听到罗扇在说什么,他只是专心地在尝试怎么去突破她的紧窒,他用力把自己的分身想再往前深了一分,却仍旧被抵挡住了,他有些不悦,不明白为何她会紧张成这样

    “放轻松,没事的”他呢喃着在罗扇身上留下一道道吻痕,一边加大下身的力度,想一举突破

    “啊”罗扇感觉下体一痛,但是可能是因为她的紧张导致,他仍然没有贯穿她,只是进入了一小部分,卡在里面撑大的她的身体她忍不住含泪哭道,“求求你,停下来,我好痛,我不来了!”

    尉迟衍的分身好不容易深入了一分,却突然听到罗扇的哭叫声,他不由抬头看她,却惊愕地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

    他愧疚心顿时心起,拔出自己挤入的分身,没有留意到上面沾上的点点血丝,又因为他的没留意而擦掉了,这一切都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甚至不知道她仍然是个单纯的姑娘,还以为她是紧张导致的

    “对不起,是我的错,你别哭了好吗?”尉迟衍叹了口气,忽略自己分身呐喊的难受,轻声安慰着泪流满面的罗扇他把被子车过来盖住她的身体以免着凉,再和她紧紧相拥,“没事了”

    罗扇想起刚才的疼痛就瑟瑟发抖,她还以为自己会再次经历那样撕心裂肺的疼痛

    幸好他没有这样对她,幸好他没有强迫她......

    罗扇睡着之前只迷迷糊糊地记得这一句,她这一天来回颠簸,又在马车上经过了一个小顶点,此刻累的睡着也正常

    尉迟衍苦笑着看了一眼她的睡颜,又看了一眼自己雄赳赳的兄弟,无奈的叹了口气罢了,谁让他喜欢她呢

    他侧过头,认真地观察着她的睡颜,却见她睡的并不是很安稳,甚至翻来覆去地似是在梦魔,他微微心疼地抱住她,不让她动来动去,却见她眼角上还挂着泪珠儿,他心中一痛,想伸手帮她擦拭掉没想到却听见她细细地声音像是在喊着什么,他一顿,屏气认真地听着她说的梦话,却在听闻她喊的是什么之后,愤然地捶向床头

    南宫雨寒,南宫雨寒......

    尉迟衍咬牙无声地念着这个名字,她竟然连睡着都念着他的名字,难道他对她就真的那么重要吗?她的心里难道就只有南宫雨寒吗?

    他冷冷地看着她没有意识的睡脸,心中的怒火愈来愈旺,他突然翻身坐起来,把盖住她的被子突然掀了起来,冷冷地看着她点点吻痕的身体,一时之间又犹豫了

    他刚才一闪而过的念头就是把她给强上了,跟上次一样,狠狠地伤害她蹂躏她,但是想到这给她带来的伤害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弥补了,又想到自己上次冲动之后的后悔,他便又控制住了此刻只能失神地看着她的身体,感受着刺骨的寒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