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595.第595章 挽留不住的由余

    当秦国君臣想到由余的时候,此时的由余正在经受着煎熬。

    他已经回过晋国了,也亲眼看到了自己的母国,至于能不能回到自己当年的府邸,由余自己心里非常清楚,那是没有多少希望的。毕竟自己当年逃出晋国,早就注定这是一条不归路,出去了要再想回来,可就难了。

    他是一个知道分寸的人,既然秦国能够把自己带到绛都城下,就已经完成了他回母国看望一次的心愿,现在他的心愿已经完成了,他想到了回国,也就是回到自己现在所在的国家---绵诸。

    他想回绵诸,秦国愿意吗?

    这几天,由余一直想跟秦公说说回国这件事,但偏偏秦公就在这个时候给病了。

    人家都病了,他还好意思跟秦公说自己回国的事情吗?

    由余真的正在经受着煎熬。

    这个时候还是夏天,乃是游牧民族一年中最好的时节,河水清澈、草木茂盛、牛羊在草原上静静的吃草,牧民们骑着马在草原上疾驰,孩子们在马背上玩耍。这些场景,想一想都是很美好的。

    由余已经归心似箭了。

    “哎---,不管如何,我今天都要跟秦公提一提回国的事情。”由余在驿馆内踱着步子自言自语的说道。

    “由余先生,有人看你来了。”就在这时,门外传来驿馆官员的声音。

    随后几个人出现在他的门外,由余一看立即露出惊喜的神色,“百里相国,公子挚大夫,你们怎么来了?快请坐,快请坐。”

    原来是百里奚带着公子挚来了。由余本来是准备去面见秦公的,没想到人家的相国却主动上门来找自己,这不能不令他感到惊喜。

    百里奚也不客气,在靠近由余的席上坐下来,“由余先生,老夫今天过来是想跟你叙叙旧,虽然你我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老夫对你的才干甚是欣赏,特别是你奇袭桃林的建议不但大胆而且智慧,作为为国君出谋划策的人,我们也算是心心相映吧。”

    由余笑道:“由余何德何能让老相国如此看重,实在是不敢当,不敢当啊!要说为国君出谋划策,老相国乃是我等学习的榜样。”

    百里奚也不答话,对驿馆的官员道:“由余先生乃是老夫的挚友,你下去准备几个菜和上好的秦酒,我和公子挚要同由余先生好好饮上几樽。”

    “诺---”

    不一会儿,驿馆的官员就带人把酒菜端上来了。

    百里奚端起酒樽对由余道:“由余先生,老夫先敬你一樽,也算是尽一尽地主之宜。”

    由余端起酒樽道:“谢谢百里相国的关照,由余感激不尽。”

    说罢,百里奚、公子挚、由余三人一饮而尽。

    喝着酒,说也就好说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百里奚对由余道:“由余先生,你看我们秦国怎样?”

    “秦国很不错,在相国的辅佐下蒸蒸日上,我能够来到这样的国家甚感欣慰。”由余说道。

    “哦---,那你愿不愿意留下来帮助秦公?”

    百里奚突然一问,当下就把由余给难住了,“这个?”由余望了一眼对面的百里奚,只见他醉眼迷离的望着自己,他这是在征询自己还是在试探自己呢?

    见由余有所迟疑,百里奚故意语言含糊的说道:“如果先生愿意留下,老夫原把这个相国的位置给你,让你在秦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你看这样如何?”

    喝酒就有这样的好处,既可以办事也可以直抒胸臆;如果办成了,自然是好事;如果办不成,就当是酒话罢了。

    在与由余谈话之前,百里奚之所以置酒,其目的就在于此。

    当百里奚突然向他说出这样重要的事情,由余一下子清醒了,难道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怪不得秦国迟迟不愿意放自己回国呢?

    原来人家想把自己留在秦国。

    想到了这里,由余心中也坦然了,既然你百里奚以酒话来跟我说,那我也就以酒话来跟你说,于是由余又喝了一口酒,“啊---,好酒,秦国的酒真的很不错。”随后说道:“百里奚相国,你不知道我这个人在外流浪几十年,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像样的家,能不珍惜吗?再说了我也是几十岁的人了,出来这么长的时间,早就想绵诸的老婆孩子们了。实话说,我早就是归心似箭了,若不是秦公病了,说不定我早就跟他告辞了。”

    喝酒有喝酒的好处,只要酒一喝,心中所有的话就能够畅快的说出来了。百里奚和由余虽然都再喝酒,但是二人的心里跟明镜似得清楚对方的意图。

    听完由余的话,百里奚楞了一下,转过头望了望身边的公子挚,“哈哈哈,哈哈哈,看来由余先生是一个顾家的好男人啊!”

    “哈哈哈,哈哈哈,这样的好男人在当今世上已经是很少有了。”公子挚也跟着笑道。

    由余继续喝了一口酒,“不顾家不行啊!你看看你们的妻儿都在身边,我孤身一个人漂泊在外,没有妻子陪伴,没有孩子颐养天年,孤独的很啦。”

    当由余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百里奚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没有解决由余家人的情况下,想要留住他是基本没有希望的,于是说道:“既然先生归心似箭,我想秦国想留肯定是留不住的。老夫刚才也是喝点酒说些笑话罢了,你也不要往心里去。来来来,继续喝酒。”

    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了,说白了也就是几句话的事情,现剩下的就只有单纯喝酒这事情了。三个人一直喝到深夜这才离去。

    第二天一早,百里奚带着公子挚来到大郑宫。

    “臣百里奚拜见君上。”

    “臣公子挚拜见君上。”

    “二位爱卿请起,不知你们跟由余说的怎样?”二人起身后,秦公问道。其实这件事一起初就是百里奚跟秦公说好的,由百里奚和公子挚出面征询由余的意见。

    百里奚苦笑了一下,摇摇头道:“没有希望,由余回国的心意已决。”

    公子挚也跟着说道:“由余在外流浪几十年,非常渴望能够有一个稳定的家,现在他舍弃不了自己的家庭和在绵诸的生活。”

    秦公听罢,失望的问道:“哦---,原来是这样,那以相国之见,我们该当如何?”

    “哎---”百里奚叹了口气,“现在还能怎么办,如果人家实在不愿意留在秦国,就让他回国好了。”

    “没有了由余的帮助,看来秦国西进的事情又多了几分困难。”秦公稍显伤心的说道。

    百里奚听罢,虽然伤心但也并没有像国君那样悲伤,他想了想对秦公道:“君上,礼尚往来,既然人家绵诸派使臣来了秦国与我们交好,那我们总不能空着手就让由余这么回国吧。臣建议君上在多备些厚礼,让公子挚送由余风风光光的回国,君上以为如何?”百里奚建议道。

    既然人家都不愿意留在秦国,为何还要如此高规格的礼遇由余这样一个外来人呢?秦公听罢不解的望着百里奚,“这个?既然人家都不愿意留在秦国,我们为何还要对他那样好呢?”

    百里奚微笑着望着秦公,微微点点头,“君上,我们只是尽一尽人之常情罢了。”

    秦公似乎明白百里奚话里有话,于是对公子挚说道:“既然这样,那就烦劳你送由余先生一程,顺便向绵诸表达一下寡人愿意跟他们交好的愿望。”

    “诺---”公子挚答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