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368.第368章 流浪的重耳(二)

    齐国临淄。

    五日后重耳一行终于来到了齐国都城临淄。这一路走过来,重耳并没有饿死,而是坚强的活了下来。

    荒郊野外,既没吃又没喝的,他们一行五人是怎么活下来的呢?难道他们是要到吃的了,还是上天有好生之德,降下甘霖给他们了。其实,这一切都不是,而是重耳的手下介子推看见大家都已经奄奄一息,更不忍心看着自己衷心辅佐的公子重耳饿死在半路上,趁人不备将自己腿上的肉割下来给重耳等人熬了肉汤喝下,这才救下了重耳和他的几个随从。

    这才使得他们最后走出了最困难的一段路程,最后终于来到了齐国临淄。

    “君上,晋国公子重耳来到了齐国,请求拜见君上。”齐国内侍竖刁疾步匆匆的跑进宫来对国君小白(齐桓公)禀报道。

    此时的齐桓公已经老了,名相管仲已经去世,新任的宰相鲍叔牙生性耿直,说话直爽,虽然位居齐国宰相,但是齐公小白并不喜欢他;他能够信任的也就只有易牙、竖刁、开方等三个人了。

    “这个时候,晋国公子重耳来齐国做什么?”听到重耳来到齐国的消息之后,齐公小白甚是意外,颤巍巍的问道。他早就知道晋国内乱的事情,也知道秦国一直在插手晋国的事物,更知道晋公夷吾上台之后一直追杀重耳的事情,想不到这个时候重耳竟然会跑的齐国来。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逃到齐国来避难的,君上难道不知道晋国国君追杀重耳的事情吗?”竖刁趁机建言道。

    “寡人有所耳闻,既然重耳已经来到齐国,我们该当如何?”齐公小白已经老了,判断事情的能力和水平大有退步,自觉不自觉的问道。

    “这还用说嘛,留下重耳是个祸害,还是赶紧将他赶走的好。”易牙趁机说道。

    “对,就是,我们应该把重耳赶出去,反正一个晋国流亡的公子,也不会对齐国有什么帮助的,早走早安心。”开方也跟着说道。

    齐公小白虽然已老,但此时的他还是觉着见都没见就这么把人家赶走了还是不好,“就这样把人家赶出齐国不好吧,毕竟我们齐国是大国,赶走重耳,会让其他国家觉着我们害怕晋国一样。来人啦,有请相国鲍叔牙上殿。”

    不一会儿,齐国宰相鲍叔牙来到齐国大殿,“臣鲍叔牙拜见君上。”

    “相国请起。”

    鲍叔牙起身后,齐公小白说道:“晋国公子重耳来到了临淄,请求拜见寡人,寡人猜想他肯定是想留在齐国,不知宰相对此事有何看法?”

    虽然与管仲同为齐国贤臣,但是管仲处事稳重,而鲍叔牙却脾气火爆,行事的作风也更加凌厉一些,稍稍想了一下,鲍叔牙说道:“臣听说晋国公子重耳为人谦和、品行高尚,这样的人能够流浪,只能说明晋国用人有误。今天重耳经过千山万水来到齐国,如果我们不收留,难道我们害怕他夷吾不成。臣以为我们不但要收留,而且还要好好款待重耳。”

    听完鲍叔牙的话,还没等齐公小白说话,竖刁抢先说道:“相国说重耳品行端正,我怎么没有听说呢?而且现在我们的君上已经老了,齐国也处在了下坡路;而晋国正处在上升趋势,我们此时收留重耳只会引起晋国的不满,进而招致祸端。”

    刚刚说过了鲍叔牙脾气火爆,还没等国君说话,竖刁到是抢在国君前面向他发问,鲍叔牙火爆的脾气蹭蹭就上来了,指着竖刁道:“这里是齐国的朝堂,乃是君臣商议国家大事的地方,哪里有你个阉货说话的地方,还不快滚。下次再让我看见你们这几个小人出现在齐国的朝堂,我非杀了你们不可。”

    鲍叔牙虽然也老了,但他毕竟是行军打仗出身,声音洪亮,很有震慑力,易牙、竖刁、开方等人在他的怒吼下,撒腿离开了齐国大殿。

    三人走后,鲍叔牙对齐公小白道:“君上,这三个人都是祸害国家的小人,你应该将他们赶出朝堂才是。”

    齐公小白看着溜出大殿的开方等人,对鲍叔牙道:“相国,你对他们太严厉,现在寡人已经老了,离不开他们啊!”

    听到国君无奈的话,鲍叔牙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国君已经老了,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南征北战、英明神武的国君了。于是叹了口气只好言归正传说说重耳的事情,“君上,臣以为我们不但不能赶重耳出国,还应该善待与他,最好能够给他找一门亲事,将他留在齐国,借以展示我们齐国重贤的诚意;若有朝一日,重耳若能够重回晋国当上国君,也对齐国是好事啊!”

    “可是重耳已经快六十岁了,不知道还能活几年?”对于善待重耳,齐公小白到是认为可以,但要说重耳还能够再次当上国君,齐公小白就不以为然了,毕竟重耳已经快六十岁的人了,还能够活几年呢?

    “不管他还能不能活几年,善待他总不是坏事吧!”鲍叔牙说道。

    “好,既然这样,就依你之言,把我兄长的孙女齐姜嫁给重耳,另外在临淄城外找一处地方,让重耳和他的随从住下。”随后,齐公小白对鲍叔牙说道,“寡人看这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吧,也不要让重耳见寡人了,寡人困了想休息休息。”说罢,齐公小白向内宫走去,他已经老了,早就离不开易牙、竖刁等人了,只有与这些人在一起,他才能够感到稍纵即逝的快乐。

    鲍叔牙叹了一声,转身离开齐国大殿。他知道,就算是他喊破了嗓子,国君也是离不开竖刁等人了。

    鲍叔牙走出大殿,重耳等人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

    “相国大人,不知道齐公何时能见我们?”见鲍叔牙走出来,重耳上前问道。

    “你们不用见我家国君了,他已经同意你们留在齐国了,而且还答应将一位公室的女子嫁给你,不知你意下如何?”

    齐国愿意将公室的女子嫁给重耳,这就说明齐国是实心实意准备留下重耳,这样的好事落在重耳头上,他岂能不高兴。

    “齐公既然愿意将公室女子嫁给我,我当然高兴了,重耳在此感谢相国大人的斡旋之功。”流浪了十多年,重耳早就学乖了,别人的滴水之恩,他也会感激不尽的。

    三天后,齐国举办了盛大的婚宴,正式将公室女子齐姜嫁给了重耳,这使得近六十岁的重耳有了第一位夫人。虽然十多年前,重耳已经娶了赤狄的公主季隗,但当时的季隗只是作为战利品送给重耳的,算不得是夫人。

    齐姜是春秋时期著名的美女,出身高贵,气质形象俱佳,这样的美人嫁给流浪的晋国公子重耳,重耳岂能不高兴,与齐姜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

    这一呆五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