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38.第138章 赢载之死(十)

    公孙枝等人赶紧上前,一起将赢载抬回到镐京城里。

    经过一番紧张的抢救,赢载终于醒过来了,他想扭头看看大家,还没动就痛的要死,“你们都出去吧,寡人想一个人静静的待会。”

    众人知趣,离开赢载的住处。

    世界一下子安静下来,赢载静静的躺在烧得暖暖和和的炕上,安静的望着窗外。窗外,飞雪连天,绵绵不绝,丝毫没有停息的迹象。

    他知道此时镐京城外,一定是敌军林立,将镐京围得个严严实实。可是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只能像个死人一样躺在炕上等死。

    “哎----,其实我还不如一个死人。死人根本就不用为国家的事情操心,而我却占着位置,让国家蒙受危难,还不如一死了之。”赢载狠狠的想到。

    可是就算此时他想死,可眼下的秦国怎么办?

    几十年前,他的父亲秦德公赢嘉也是这样静静的躺在炕上思考秦国的未来,最后打下了这份基业,可现在他躺在炕上,却一点点的丢掉了祖先的基业。

    赢载的思绪刚刚打开,公孙枝就进来了,准备给赢载禀报军队死伤情况,“君上,军队清点完毕。”

    “不要说了,寡人知道了。”赢载不想听下去,他知道经过这一战,秦军一定死伤了不少。

    他不想听这个数字,他害怕。

    公孙枝退下。

    房间里又只剩下了赢载一人,他想站起身来到窗前看看雪花,可是却一点也动不了。

    他不由得想到了死亡,也想到了自己身后事。

    我死之后,随来接替秦国的君位呢?

    赢载有七个孩子,其中四个是当公子的时候生的,三个是当上国君之后要的。七个孩子年龄不一,大的不到十多岁,小的只有几个月。这些孩子中间还真没有看出来那个孩子有君临天下的才能。

    一一排除之后,他想到了自己的弟弟嬴任好。

    嬴任好啊,嬴任好。

    这个弟弟从小就与兄长赢恬关系要好,跟他却很一般,一般到了很少说话的程度。更何况,自己上台继位国君之后,这个弟弟竟然成了自己的政治对手。

    哎----,若要把秦国的江山传给这位弟弟,他多少有些不心甘。就算是人之常情,我要把秦国大位传给你,至少咱们二人的关系要差不多吧,但是这位的弟弟似乎是天生与自己作对来了。

    可是赢载又一想,到底是谁对谁错呢?

    赢载想到了这些年嬴任好与自己的瓜葛。

    “也许任好是对的。”终于赢载由衷的说了一句心里话,“悔不当初,悔不当初啊!如果自继位以来,自己能够励精图治,好好带领秦国东征西讨,也许秦国就不会有今日之败了。”

    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这个时候,赢载终于反思到了自己的人生的错误,也认识到了自己的继位之后,一味的纵情声色,使得原本身体健硕的他弱不禁风,使得原本理想远大的他沉迷误国。

    悔不当初,悔不当初啊!

    今天秦国如此衰败之像,谁能够拯救呢?除了嬴任好,还有其他人吗?

    嬴任好啊,虽然你一再与我为敌,但是当下的秦国也许只有你能够拯救了。既然你能够治理好犬丘,也就能够治理好关中。当初嬴任好在犬丘与翟戎和谈的时候,得知消息的赢载大骂嬴任好误国,丧权辱国。

    但是今天想来,也许他的策略是正确的,是长远的,是能够解决秦国根本问题的长久之策。

    一想到这里,赢载又深深的自责起来。自己这个兄长实在是太不称职了,嬴任好都二十多岁了,还没有合适的婚配对象,父兄不在人世,此事本应该由他来办理,但是这些年自己又做了些什么呢?

    哎---,赢载又是一声叹息,自己只知道纵欲,现在连命都要搭上了,还没有为弟弟找下婚配的人选。

    真是该死啊!

    赢载越想心中越来后悔,越发觉着自己这些年来所做的事情荒唐透顶。

    “来人啦-----”

    听到国君的召唤,公孙枝进来了,“君上,您找我?”

    “把韦昱叫进来。”

    “诺----”

    韦昱进来了,“末将韦昱,拜见君上。”

    “二位将军,寡人将不久人世,临死前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韦昱,你且上前。”

    韦昱上前几步,来到赢载跟前。

    “寡人命你前往犬丘去请三公子速来镐京。寡人死后,将传位于任好公子。”赢载轻声的说道,韦昱点点头。

    赢载继续说道:“此事本应该在朝会上宣召,但是寡人已经没有那个能力会雍城了。我知道,此去犬丘困难重重,烦劳将军无论如何也要到达犬丘,把任好公子请回来,此事关乎秦国的未来和命运。拜托了---”

    听着赢载的话,在场的韦昱和公孙枝都被感动了。人们只知道这位国君荒淫无度,岂不知道他也有清楚的一面,今天他就清楚万分,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君上,还有其他交待没有?”临出门前,韦昱再次问道。

    “去吧,越快越好;我害怕自己等不到他回来的那一天。”说着赢载的泪水下来了。

    现在他真的好怕、好怕,真怕自己等不到嬴任好回来的那一天。若自己真的死在了任好回来之前,秦国岂不是成了没有国君的国家。

    那时候秦国将由谁来执掌?

    秦国会因此乱了吗?会亡国吗?

    赢载好怕好怕,直直的望着韦昱,把最后的希望都压在了他的身上。

    “君上放心,末将就是粉身碎骨也会将任好公子请回来。”说罢韦昱走出房间。

    韦昱走后,赢载望着公孙枝道:“将军,在你的眼中,寡人是不是一个昏庸无能的君上?”

    听到国君突然之间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公孙枝没法回答。

    见公孙枝不回答,赢载也不再强求,“将军不说,寡人也知道,我是秦国罪人,荒淫无度、丧失国土,把一个势头强劲的秦国弄得是支离破碎,陷入存亡境地。寡人后悔啊!”

    “公孙枝,你去吧镐京的史官请来。”

    由于出门的时候,没有带内侍前来,现在赢载想到要宣布遗诏,却没有人来记载,于是便想到了史官。

    史官进来了,“下臣拜见君上。”

    赢载一动不动望着屋顶,轻声说道:“史官,我说你记录。”

    史官拿出笔墨和竹简,在赢致身边的案几上展开。

    “寡人自继位以来,纵情声色、贻误国政,致使秦国陷入存亡之地,实乃寡人之过也。今寡人将不久于人世,疼定思痛,决定传位于三公子赢氏任好。吾弟任好,天资聪颖、品行方正,乃是国君的不二人选。望诸位公室贵族、朝中大臣,能够齐心协力,辅佐任好,发愤图强,凝心聚力,使秦国走出困境,赢载将不胜感激。此遗诏,望诸位遵之。”

    说完,赢载已是泪流满面,在场的大臣也是痛不欲生。

    “好了,你替寡人再念一遍。”

    史官起身,把诏令给赢载念了一遍。

    赢载仔仔细细的听着,生怕错过一个字,听罢说道,“好了,你们下去吧。”

    说完,赢载静静的睡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