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78.第78章 秦晋之战(二)

    “驾--驾---”

    “驾--驾---”

    初冬的关中平原,景色宜人,天空一片湛蓝,南飞的大雁时不时发出一两声清脆的“嘎嘎”声。

    一匹快马正疾驰的秋色宜人的官道上。虽然骏马已经疾驰如飞,但是马上的官差还是不停的抽着“驾--驾----”,惊得两边的百姓吃惊的望着疾驰而过的骏马。

    “又出什么事情了?”百姓们心中暗暗嘀咕道。

    当夕阳把最后的余晖洒向秦国大地时,探马终于赶到了雍城。

    “军情十万火急,速速打开城门--------”城门刚刚关闭,探马就赶到了城下,对着城上的将士喊道。

    守城将军还没有来得及走下城墙,听到城下的喊声,转身朝下一望,只见城下的探马正对着城上大声喊着,“军情紧急,速开城门----”

    古代的各国的探马都有别与其他国家的服装。不用询问,但从衣服上就能看的出来城下是自己国家的探马。

    “打开城门,放他进来。”

    城门刚打开一道缝隙,探马就纵马冲了进来,惊得守城将士赶忙向两边躲去。

    “出大事了,看来出大事了。”守城官兵相互对望一下,心中暗暗说道。

    赢恬刚刚回到宫里。

    虽然谁都清楚,秦晋之间迟早会有一战,但是赢恬还是非常珍惜这难得的安宁,下朝后赶紧回到内宫,逗逗孩子。

    “夫人,你知道不,骊戎前来向二弟提亲了。”

    “哦,竟有这等好事?我还在矢国的时候,就听说过骊戎的两位小姐艳丽无比。看来二弟很有艳福啊。”姜晞高兴的说道。

    “等二弟娶了骊戎的小姐,咱们秦国可就热闹了;夫人们个个出来都是艳丽迷人,看列国不羡慕死才怪。”赢恬像个孩子般说道,说完傻傻的笑了。

    姜晞望着赢恬,眼里满是爱意。

    虽然夫君也是一国之君,但他不像其他那些壮志满怀的国君,满脑子都是自己江山社稷,满脑子都是杀伐决断;赢恬虽然也是国君,但是他温情、善良,有时候还会像一个孩子般可爱。

    “看把你高兴的,能不能娶到还未知可否,你又开始想象了。”

    “哎,夫人这话可就不对了。只要秦国与晋国这一战结束,我马上派人前往骊戎,商讨二弟迎娶骊戎小姐的事情。到时候我一定要把这事情办的热热闹闹、轰轰烈烈。”

    夫妻二人都笑了。

    宫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国君,镐京快马来报---”宫外内侍焦急的喊道。

    赢恬吃惊的望着外面,确信确实是在叫他后,放下孩子,赢恬快步来到大殿。

    “国君,冬十月初五,晋国发兵进攻骊戎,骊戎危在旦夕,镐京大夫曹叔急命小人前来报信,请国君发兵救援;若有延迟,骊戎危矣,镐京危矣!”

    “这么快!他们的行动如此之快?”赢恬一下子慌了神,他确实没有想到,晋国竟然出兵如此之快,就在秦国才商量如何对付晋国的时候,人家的兵马已经打到了骊山脚下,威胁到了秦国的东大门。

    要知道骊戎所处的骊山就在镐京东面不足二十里的地方,虽然晋国说是进攻骊戎,但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为了进攻镐京,进攻秦国。

    “速传,诸位大臣前来议事。”秦公赢恬站起身对内侍命令道,人家都已经打到家门口了,他还能坐得住吗。

    不一会儿,秦国重要的文臣武将很快来到宫里。

    “诸位,镐京探马来报,冬十月初五,晋国发兵进攻骊戎,向我秦国的东大门发起挑衅。骊戎危矣,镐京危矣。诸位都说说我们该如何应对?”诸位大臣到来之后,秦公赢恬说道。

    什么?十月初五,晋国发兵进攻骊戎?

    这么说就在骊戎派人前来雍城的第二天,晋国就向骊戎发动了进攻。

    “国君,晋国欺人太甚,说是进攻骊戎,实质上还不是进攻秦国吗?”将军赵骥一听,当下火就上来了,“敌人都欺侮到头上了,我们还能忍受吗?就是鱼死网破,我们也跟他们拼了。”

    “国君,晋国进攻骊戎实际上也就是进攻秦国,骊戎虽说是戎狄,但是早在百年之前就归顺了王室,隶属于镐京管辖;现在镐京已经归我秦国,骊戎也就顺理成章的划归秦国,现在晋国进攻骊戎,其本质还是要进攻秦国。此战非打不可。”三公子嬴任好说道。

    别看嬴任好年纪小,看待事情确实一针见血。骊戎本已经归属秦国,晋国进攻骊戎的本质还是进攻秦国。

    秦国还能答应吗?

    要说最伤心的还是二公子赢载了,晋国进攻骊戎,那他的亲事还能继续吗?骊戎美丽的小姐还会顺利嫁给他吗?

    听到这个消息,赢载气的肚子一鼓一鼓的,“大哥,别再迟疑了,发兵跟他们拼了。”

    秦庭之上,一片喊打的声音。

    人家已经欺侮到了家门口,秦人还能坐以待毙吗?

    “季子先生,你说说我们该如何打退晋国的进攻。”这次赢恬没有问这场战争该不该打,而是直接问如何打。

    “国君,诸位大臣,晋国进攻骊山,把战火烧到了秦国的镐京东门。当此之时,我们唯有一战才能彰显秦国的威严。”季子继续道:“但是,诸位也都知道,与晋国相比,我们明显是弱势。”

    “弱势?难道因为是弱势,我们就应该甘居人下,任人宰割。”一听到季子说秦国处于弱势,赢载马上就开腔了。

    “不---,我没有说因为我们是弱势就向晋国低头。相反,正因为我们是弱势,更应该与晋国开战。但是要想以弱胜强,必须要有很好的谋划,硬对硬,秦国根本不是对手。”季子说道。

    这话说到了点子上,就以目前秦国的实力,与晋国的两万兵马对抗,根本不是对手;不说别的,就从兵力上看,秦国举国之兵也就不到两万人,除去驻守在各地的军队之外,能用的也就一万多一点;而晋国用来对抗骊戎的军队就有两万,而且国内还有源源不断的援军。硬打只有一个字,那就是“输”。

    “所以微臣建议秦国应该以智取胜。”

    “以智取胜?如何取胜?”

    “诱敌深入,伺机射杀。”季子建议道,“骊戎所居住的骊山,山势险峻,利于藏身。我们可以在骊山西南的山洼处设下伏兵。随后派出少量军队与晋军交战,且战且退,诱敌进入我们的设伏圈,随后射杀他们,唯此方可取胜。”季子建议道。

    “好----,诸位对于季子先生的建议以为如何?”

    “我等没有异议----”

    在场的诸位大臣均没有意见。

    “啪----”秦公赢恬猛一拍案几,大声道:“诸位,晋国欺我秦人久矣,寡人决定于晋国决一死战、一雪耻辱。”

    “开--战----”

    “开--战----”

    ······

    秦庭之上,一派开战的声音,响彻夜空,久久回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