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62章 要命的小插曲

    面对水中男人发出的邀请,侧躺在椅上的少女被太阳晾得有些脸色通红半眯着眼。

    “噗嗤!”

    她掩嘴一笑,坐起身来,双脚折起膝盖。

    “不了,罗医生。我怕水。”

    苏念无意识状地手式轻轻撩起,将额前的碎发拢到脑后。露出玉瑕的光洁的额头和泛红的耳垂,精致小巧地耳朵晨曲衬着如海藻般的长发,然后回眸冲水中的罗医生甜甜一笑。

    笑容突然冻在脸上,声音同时也变得有些轻。

    “律!你……怎么来了?”

    水中的罗医生眸波一闪,待看清站在几步摇脸色阴鸷的男子身形脚步越发逼近自己。他机智地潜入水底,不问世事。

    宗政律站在泳池边上,双手交插于胸,好整以瑕地盯着平静的水面。

    时过10分钟之久,坐在椅上的苏念,神色越发紧张起来。

    “律,罗医生怎么还没有上来,不会是出事了吧?”

    “若想知道他死了没有,你跳下去不就知道答案了?”宗政律寒射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可我……”

    苏念原本就想说明自己怕水的事实,可后来想了想,宗政律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这个软肋呢?

    哼,他也太小瞧自己了吧!

    苏念一想到罗医生对自己几日的照顾,便奋不顾身的跳下水去。

    “扑嗵!”哗!

    “苏念!为了别的男人,你都不要命了?”宗政律脸部暴青筋,怒不可遏地死死盯着水中淌水的少女。

    少女像个汗鸭子般,扑扑水面,手舞足蹈。

    “唔……我要……救罗医生……唔”

    咕噜咕噜……

    鼻子一酸,耳畔传来一丝水中冒泡的的声音。眼看着她的身体开始往下坠,找不到支点的苏念终于慌了神。

    大约在水里挣扎了一分钟后,水里又再次恢复了平静。

    “笨蛋苏念!”宗政律抓头懊恼地冲天吼了一句,正准备跳下水去时,水面冒出两个人头。

    他目光一定,只见罗医生憋青了脸,身体上攀附着那一身水湿,表情有气无力的苏念。

    “呼呼呼……”苏念喘着气,被岸边的男人徒手一捞,身体也随之变得轻松。

    “念念,你感觉怎么样了?”宗政律脸色有些紧张的将她安置在卧椅上面。

    “我……呼,呼,呼,没事,罗医生没事就好了。

    呵呵……还以为他出事了,想帮他一把,谁想却把他拖累了……呼呼。”

    苏念喘着粗气,脸色青白惨然一笑。

    然而胸口的呼吸变得有些混浊起来,转眼间浑浑噩噩,眼皮有些发重。

    “念念,你有没有不舒服?”宗政律顿时慌了。

    “没有……”苏念胸口一闷,堵不上气来。

    “让我来!”罗医生上前将宗政律推到后面,便开始按压苏念的腹部。

    “噗!”

    苏念吐出一口水后,呼吸马上恢复了通畅。

    “她有没有好一点?”宗政律脸色铁青地质问着额头冒着豆粒的汗珠的罗医生。

    “小律你别激动,我再给她踱踱气就好了。”罗医生一本正经的俯上身去。

    “滚!”

    头顶上传来怒吼的声音,下一刻便被宗政律一拳击飞,闷声倒在沙地上。

    抬起头来时,便看到一个忙碌的身影在苏念的头顶上来来回回。

    罗医生微肿的唇角微微勾起,表情释然地望着头顶慰蓝的天空。摊开两个手臂,在沙地上摆成一个“大”字,长舒一口气。“这一拳我可是要算工伤费的,值了。”

    “值?老婆被你害成这样,我没向你索要重金赔偿就已经不错了?你还有脸向我索要工伤费?”

    站在他身前的宗政律抱着小娇妻,嘴角一抽,面色冷凛地寒射着躺在沙地上的的罗医生。

    罗医生有些无辜地疑惑道:

    “小律,不管怎么说刚刚是我救了你的老婆上岸,又是我给她做身体紧急治疗。

    与情与理,这都不应该单算我一个人的过失吧?”

    “你还好意思提,你没事儿钻到水下做什么?

    苏念就是因为担心你,才会奋不顾身地跳下泳池!这事难道不应该算在你一人的头上么?”

    宗政律忍无可忍,恨不得放下手中的娇妻,冲上前去,好好的痛扁那祸害人的老妖精一番!

    “什么?苏念是因为我才跳下水的?

    呵呵呵~~~~这要真追究起来,还不是小律的错。”

    老妖精从沙地上坐起,眼睛微微眯起,显得有些荒延滑稽。

    “我有什么错?你倒给我一五一十的说来!”宗政律怒目而视,眸中的两个火焰腾腾上涨。

    “谁让你瞎紧张你老婆,一副冲上来就是要吃人的表情,我能不躲水里防着点你嘛。

    再说了,你小子是什么人我还是有点底的,你狂燥起来时,就连老子亲妈都不认。”罗医生神色认真的分析道。

    “你等等,我回来再和你好好聊聊。”

    下一刻脸色铁青的宗政律,身形已然迅速地将苏念转移到屋内交由唐雅安顿后,便径直地冲回游泳池沙地。

    踩着脚下光亮的细沙,远处一边空矿,哪里还有老狐狸罗医生的踪影。

    “这个老东西,溜得倒是挺及时。”宗政律目光闪过一丝邪性,薄唇微微一勾。

    空气中,似乎散发着一股阴谋的味道。

    回到屋里,身体有些打晃。原本身体就有些不好,再加上下午发生的荒唐小插曲后,心力交瘁。

    虽是如此,宗政律还是踱步到苏念的闺房之中,疲惫地躺在她的身侧,一同进入难得平静的酣睡之中。

    门外闪现着一位身体笔直的身形,唐雅朝着门内的境况探视了后,便将门紧紧关闭。

    “希望苏小姐不会再让主人费神了。”唐雅闭上眼后,在胸口虔诚地比划了一个“十”字,象征祷告、和平。

    走出几步远后,对面出现两个擦着华美纹理的落地窗玻璃的女佣,正在议论着什么。

    “我看呐,这位苏小姐那里配得上主人呐。”

    “就是就是,听说还是个神经病呢,也不知道主人看上她什么?”

    “我们几个人之中,随随便便挑一个人都要比她强!老天也忒不公平了!”

    “对呀,我看唐总务就比那苏小姐优秀!”

    ……

    心里有丝小得意的唐雅并没有声张,只是悄悄地退到一角,静静地窥听着墙角直到天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