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六十二 情动篇(十)

    番六十二 情动篇(十)

    想到某种可能,郑志已经满脑门子汗了。

    “来人!”周怿厉喝一声。

    星垂和月涌如同鬼魅似的现身。

    他们不是尾随者周怿来的,却是跟在郑志的后面上的岛。

    所以,若是来的别人,周怿还会稍微担心一下自己的处境,但是来的是郑志,他就知道郑志会把他的人带过来的。

    郑志一看这架势,白胖的脸上就现出了死灰色,身上也有些发抖了起来。

    没有立即跪倒,是还在权衡。

    究竟是该装作没有认出,还是立即跪地接驾?

    周怿冷哼,“摘掉他的乌纱帽!”

    “你------你凭什么?”郑志垂死挣扎。

    周怿道:“凭你一个县令上任不过五年,居然拥有了一座超十万两的庄园。这个理由充不充分?”

    “太子殿下容禀!太子殿下明察啊!”郑志这一跪,他带来的人也呼啦啦跪倒一片。

    周怿道:“原来你识得本太子啊!”

    “本官刚刚才想起来,之前见过太子殿下的画像。本官眼拙,有眼不识金镶玉,还望太子殿下赎罪。”郑志匍匐在地,嘴巴几乎要亲吻地面了。

    周怿道:“郑县令好福气啊!我贵为太子,都没有你这么昂贵的岛中庄园呢!”

    郑志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下官嘴欠!下官胡说八道!这庄园不值那么多银子。建造的时候,材料都是就地取材。至于人工,更是白云县的百姓自发组织起来的。所以,没花多少银子。”

    “哦?”周怿挑眉,“郑县令是想说你深受百姓爱戴吗?既是如此,那你的亲娘和儿子为何会被人绑架呢?”

    郑志就被噎的哑口无言了。

    周怿继续道:“本太子到了这白云县也有几日了,初来的时候,大街上一个乞丐都没有呢!本太子还想着这事一定得回去在父皇面前给郑县令表功。在大顺,白云县还是第一个消灭了乞丐的县呢!可奇怪的是,今儿一早,怎么突然又见到乞丐满城里跑了呢?郑县令,你说,是本太子眼花了吗?”

    郑志哪还敢抬头,支支吾吾了半天,终归是说不出个所以然了。

    乞丐的消失本就是他一手导演的,这个他倒是清楚,但是具体的操作,他敢说吗?

    至于,乞丐为何一夜之间又满大街跑了,他也正窝火呢!

    若非发生了至亲之人遭绑架的事情,他早就亲自带人将那帮乞丐肃清了。

    “太子殿下若是想弄明白乞丐之谜,只需帮助郑大人找到他的亲娘和儿子就可以了。”

    清脆的声音响在屋顶。

    众人循声望去,一袭紫衣的女子,迎风而立。

    衣袂飘飘,宛如仙子降临。

    周怿面上一喜,原来她还在啊!

    是因为不放心他吗?

    明知道开口就会暴露他俩相识的关系,周怿还是忍不住,“你------”

    只是没等他说完,屋顶上的人再次翩然而去。“西山,大牢。”声音随着身形飘远。

    周怿再次怅然若失。

    心里烦躁,也就更想着速战速决。

    坐船回到了县城,却没想到县城里又在抓乞丐。被抓的又都送去了县衙的大牢。

    周怿也就明白了赵宓为何会留下大牢的字眼了。

    带着灰头土脸的郑志,直奔大牢而去。

    在被乞丐塞满的牢房里,郑志终于找到了自己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儿子。一身的乞丐服,跟在场的小乞丐一个德性,唯一的区别就是别的小乞丐没有他那一身肉。

    郑志在看到这副场景后,是彻底的六神无主了。

    周怿偏又将人拖去了西山,陵墓修建的地方。

    在那里,也的确是找到了郑志的老母。

    老人家倒是精神抖擞,正拿着皮鞭对着一帮乞丐工抽打呢!

    至此,郑志便彻底的瘫软成一滩泥了。

    白云县的乞丐案告一段落,周怿便马不停蹄的直奔青龙县而来。

    在他看来,赵宓离了白云县,肯定是回青龙县了。

    这就叫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可惜,他终归是高兴的太早了。

    在这里,他的确是见了一个金钗之年的小姑娘。却不是赵宓,而是他的小姑姑周似槿。

    至于赵宓,却被告知,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启程回京城了。

    周怿就恼恨的不行。

    心里没着没落的不是错过了,而是小丫头是带着对他的怨念走的,一旦她回到京城,面对着一众哥哥,是否还会有他的位置?

    所以,回京就显得迫不及待了起来。

    只是来江南才只有半年,也只是走遍了中南各县,还有西南和东南。

    巡视天下,不可以半途而废。

    没办法,就只能跟时间赛跑了。

    待到京城事毕,回到京城,已经是正月初二了,新年的鞭炮声有些远了了,尽管空气中还嫩闻到火药的味道。

    周怿就懊恼的不行,他错过了大年夜的宫宴。

    令他光火的是,走到哪里,都有人跟他讲大年夜的宫宴,尤其是那最出彩的节目。

    不是一个人的独奏,而是两个人的合作。

    赵宓弹琴,虞景行舞剑。

    所有到场的人,无论是听觉还是视觉,都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周怿却听的血脉喷张。

    如果不是新年期间,他都想立即把虞景行扔到西北军营里去了。

    说什么俊帅无双,能比得上他长的英俊吗?

    他就是现在年纪大了,若是回到十四岁,这京城能比他长的俊俏的人怕是找不出来吧!

    想起他的十四岁,小丫头是总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太子哥哥叫个不停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