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05.第405章 我就是你们的福星啊

    屋内安静下来,炭火忽明忽暗,也让两人的脸色变幻不定,两个本来应当是生死仇敌的人,却就这样对坐相安无事,你一口我一口地喝着闷酒。

    有时候,或者最强大的敌人,就是最知心的朋友。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马猴探进半个脑袋,声音却有些慌乱:“老大,不好了,夫人她正往齐国使者居住的院落去了,还有瑛姑,气势汹汹,好像是要去打架的。”

    滋儿的一声,束辉将壶里最后一口酒嘬到嘴里,叮当一声将酒壶摔到角落,笑到:“早料到有这一出了,本来还想瞒着殿下偷偷上山来与你敲定这些事情,不想还是让公主知晓了。自己做下的事,便是哭着也要将他了罗。”

    站起身来,潇洒的惮了惮袍子,转身便向外走去。

    看着束辉消失在门外,秦风的脸色却沉了下来,“马猴,滚进来。”

    马猴身子一矮,束手束脚的进得屋来,瑟瑟缩缩地看着秦风。

    “老大!”

    “是你把束辉上山的消息偷偷告诉夫人的吧?”秦风盯着马猴,道。

    “呃?”马猴舌头打了一个结,本来还想抵赖,但一看秦风的脸色,终是不敢再饶舌了:“先前看到小文小武的奶妈,便跟她一个姓束的齐国大官儿进了城。”

    秦风气极反笑:“好,好得很,你也学会玩心眼儿了。束辉是什么人,他要是在我们这儿出了什么事儿,事情就大条了。”

    “不至于吧?”马猴低声道。

    “不至于?”秦风气哼哼的站起来:“要是瑛姑动手的话怎么办?是你能拦下来还是我能拦下来?”

    看着马猴胆怯的模亲,秦风无可奈何地站了起来,马猴心中气恨束辉耍小动作,这是想借着闵若兮的手给自己出气呢?可这小子也不看看时候,眼下,自己还不想与齐国那边闹出什么不快的事情来。

    “走吧,给你擦屁股去。”

    越国使者与齐国使者各自住着一个小院,不知是有意安排还是巧合,两个院子正好门对门,这倒让先行入住的越国使者王昭与许杰,将对面的情形看了一个一清二楚。越国人上山,持节而行,除了皇帝的诏书,手中自是空空如也。齐人上山,也是持节,不过随行的人抬着的一箱又一箱的礼物,倒是让王昭直了眼。

    他不怎么看得上眼的一帮暴发户,在齐人眼中居然如此值钱么?看这样子,倒是不遗余力的拉拢。

    “许大人,我们要不要去拜访一下朱侍郎?”齐国使节朱权,王昭倒是认得的。

    许杰摇头:“王大人,朱权不是重点,那个跟在朱权身后的人,可是束辉。”

    “嗯?”许杰的这句话,却是让王昭直接坐蜡了,束辉,虽然不识其人,但其大名,他又怎么不知?“他,他也上山了?”

    “太平军的实力远超朝廷的估计,只消看一看齐人的态度就明郎了。”许杰叹了一口气,他这一次来,本身就负有一探太平军底细的任务,现在看起来,情况比他预估的还要严重得多,太平军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当回事,可笑越京城中的一些大人,还在做着收回正阳郡那些被太平军控制的县治的美梦,现在看起来,这些县治只怕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太平军,只怕比顺天军要可怕得多。

    他们不显山不露水的便将顺天军打得大败亏输,两年时间,便控制了两个郡,如今连齐人也上赶着来巴结他们了,往深层里想一想,许杰不由得浑身冷汗直冒。

    午后,朱权便带着大箱小箱的礼物离开了院子,而那个束辉,却是一直没有露面,只到夜幕降临,对面院子里仍是一点动静也没有,不但朱权没有回来,束辉更是连一点动作也没有看到,却不知他们究竟在做些什么。

    去拜会对方?许杰摇摇头,齐人只怕也不会待见自己这一行人,自从越国在战场之上被齐人打得大败,越国官员在齐国官员面前,也是抬不起头来。说得直白一些,现在的越国,倒像是齐人的走狗,被迫尽出国内大军去与秦人作对,帮着齐人牵制秦人。问题是,齐人看起来有了抛弃越国的打算,不然他们为什么要费尽心思的巴结太平军?

    难不成齐国人认为,太平军比越京城更可靠么?

    这怎么可能?

    就算是如今越国国势日下,许杰也不认为太平城能取代越京城的地位,除非,除非……许杰越想便越是害怕,洛一水。洛一水的出现,将会成为越国的心腹大患,齐人也许是在未雨绸缪,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齐国的判断便昭然若揭了,越国将会出大乱子。

    屋内火盆烧得很旺,许杰却是四肢生寒。

    “朱权回来了。看他的样子,倒似乎是高兴得紧。”不知什么时候,王昭又出现在他的身边,将窗户打开了一条缝,看着外面道。

    许杰站了起来,看着对面,很显然,他们已经达成了什么协议。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他低声叹道。那种不妙的感觉,在心中始终萦绕不去,伸手掩上窗户,他心事重重的对王昭道:“王大人,明天一亮,我们便立即下山。”

    “下山?那洛一水的下落我们还没有打探出来呢,据我多年办案的直觉,他们肯定知道洛一水去了那里。”王昭道。

    许杰摇头:“不用问他们了,我想,洛一水要去的地方,不言自明。”

    “哪里?”

    “边军!”许杰道。

    砰的一声,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两人一惊,推开窗户,却见对面那小院的两扇大门已是碎了一地,门前,站着两个女人。

    “昭华公主!”两人不约而同的道。

    “束辉,你给我滚出来!”闵若兮粉面含煞,负手站在小院门前,厉声喝道。当她从奶妈那里知道,城里来了一个姓束的齐国大官儿的时候,她立即便明白是束辉上山来了,当下气便不打一处来,甩手便出了院子,直奔齐国使者所住的院子。

    束辉是抢夺她孩子的罪魁祸首,这一口气,她却是怎么也忍不下去。

    房门破碎,朱权出得门来,看着怒气冲冲的闵若兮,暗自叫苦却也只能上前来见礼。

    “齐国礼部侍郎朱权,见过昭华公主。”他深施一礼,道。

    “不关你事,让束辉滚出来。”闵若兮喝道。

    “公主,束大人也上山了吗?朱某可不知道。”朱权连连摇头,此刻,束辉应当在与秦风密谈,倒也的确不在这里。

    眼前一花,整个人忽然悬空被拎了起来,朱权是个文人,被闵若兮拎在空中,却是动弹不得,院中齐人护卫大哗之下,正要抢上前来,瑛姑却是缓步踱进院子,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立时让他们如坠冰窖之中,一个个都动弹不得。

    “束辉,你再不滚出来,我就杀了这个姓朱的。”闵若兮咆哮道。

    破碎的院门口突然多出一人,束辉站在哪里,微笑着向闵若兮拱手,“公主殿下,朱大人不过一介文士,手无缚鸡之力,殿下何必为难他?”

    啪哒一声,朱权重重的跌在地上,直摔龇牙咧嘴,手脚酸软,一时却也爬不起来,好在这个时候,瑛姑与闵若兮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束辉的身上,护卫们压力大减,这才抢上前来,把这个倒霉的礼部侍郎扶起来,一溜烟地退回到了屋里。

    神仙们要打架了,凡人们还是有多远便躲多远吧。

    “束辉!”盯着对方,闵若兮的双眼如同要喷出火来。身形晃动,一掌便按向束辉的胸膛。砰的一声闷响,整幢房子都摇晃起来,屋顶积雪更是簌簌而落。

    束辉如同一个皮球一般被高高的抛了起来,啪哒一声,又重重的跌在地上,这一幕,却是让闵若兮和瑛姑都楞住了。束辉与闵若兮一样,都是九级高手,境界比起闵若兮更要高上一筹,当闵若兮动手之际,瑛姑已是蓄势待发,没有想到,一招交手,束辉竟然不堪一击。

    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束辉一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无相神功,名不虚传!”他看着闵若兮:“公主殿下,人在朝堂,身不由己,为国谋,不敢惜身。如今受公主殿下一掌,可让公主消了气?如果觉得还不够,不妨再打几掌。”

    束辉这样光棍,或者说耍无赖,倒是让闵若兮呆在了那里,手掌高举,却是怎么也打不下去了。

    “公主殿下,束辉虽然做下这样的事情,但却也让你一家四口得以团聚,勉强也能算是功过相抵吧?”束辉一边咳嗽,一边吐着血,一边道。“不好的事情,却有一个好的结果,也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因果。当初我在落英山脉之中一路追杀你的时候,可真是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

    站定了身子,他看着闵若兮,居然笑了起来:“公主殿下,我应该算是你与秦风的媒人吧,我这几年,先是想杀你,结果让你跟秦风走到了一起,后来想抢你的孩子,结果让你们一家团聚,说起来,我该算是你们的福星呢!”

    院外又传来一阵喧哗之声,束辉转头,看到秦风,王厚等一票人正急急地赶了过来。看到秦风过来,闵若兮哼了一声,飘然而起,越过了院墙,径自走了。

    秦风瞟了一眼束辉,冲他拱了拱手,一转身也赶紧追了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