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06.第306章 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

    中年女人见鬼一般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苏管家。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苏管家大为不满地叱责道:“苏大人与周大人马上就会抵达这里,还不快点让青纱姑娘准备准备,两位大人今天会在这里过夜。”

    中年女人瞠目结舌半晌,这才讷讷地道:“苏管家,您,您不是把青纱姑娘接走了吗?”

    “你说什么?”苏管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个时辰前,您已经把青纱姑娘带走了啊!”中年女人肯定地道。

    苏管家勃然大怒:“胡说八道什么,你得了失心疯了么?今日我一直跟着苏大人,从来没有来过天上人间,怎么可能接走青纱姑娘。”

    看着面前中年女人恐惧的表情,苏管家突然沉默了下来,他意识到,肯定出大事情了。不再说话,他猛然转身向外跑去。

    随后,正在向着天上人间进发的两位尚书的大轿立时便转了道。

    小半个时辰之后,苏泽与周通两人坐在了苏宅苏泽的书房之中。

    “青纱不过是一弱女子罢了,在越京城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又有你这样一株大树为她遮风挡雨,并没有什么仇家,如果说有人想要谋算她的话,无外乎两种可能。”周通轻轻地敲着桌子,“一种是你的仇家在这个时机要给你一点颜色看看。如果是这一条,那么这个范围可就不好说了,连左相也脱不了干系。要知道青纱可知道你不少事,现在他焦头乱额,怕你可他生事,说不定便会来这一招,让你投鼠忌器,不敢跟他捣乱。”

    苏泽皱眉摇头:“张宁不会这样做的,这等于便是撕破脸皮了,得不偿失。”

    “哪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周通盯着苏泽:“沙阳郡。”

    天上人间本来就是沙阳郡的产业,青纱也是沙阳郡的人,只不过后来被苏泽明目张胆地抢过来罢了。

    “他们敢?”苏泽勃然大怒道:“难不成他们想造反不成么?”

    “他们为什么不敢?”周通眯起了眼睛,看着苏泽,“沙阳郡这一次击败了莫洛的顺天军,声势大涨啊,现在是他们风头正旺的时候,先前在朝会之上,皇帝陛下不也是对他们大加赞赏,要对沙阳郡的官员加官进爵么?”

    苏泽沉默了片刻,忽然冷笑道:“他们已经与张宁势同水火,难道真有胆子再与我们翻脸不成?”

    “放在以前,他们是绝对不敢的。”周通叹了一口气,“但这一次,我们在沙阳郡的事情之上有些失策了,本来以为沙阳郡肯定是抵挡不住莫洛的全力进攻,因而在援助沙阳郡的问题之上,我们接受了张宁的建议,用几个关键位置的人选来作为放弃援助沙阳郡的代价。”

    “当时这个决定也没有错。”苏泽闷闷地道:“莫洛数十万大军,而沙阳郡因为与齐国的协议,没有朝廷军队的驻扎,仅有几千郡兵,陷落是必然的事情,哪里想到刘老头子居然打赢了这一仗。”

    “所以他们有底气了啊!”周通一摊手,“这就是我们的失策所在了,刘老头子在这件事情上,肯定对我们是心有怨言的。认为我们已经抛弃了他。”

    苏泽站起来,心烦心乱地在屋里来回踱了几个圈子,“这事儿,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你是在关心青纱呢,还是在关心沙阳郡与我们的关系呢?”周通问道。

    “都有,都有。”苏泽点头道。

    “可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他们与张宁接上线。”周通哼了一声,“现在我们还能瞒住这件事,你我的人也正在城内展开搜捕,如果在天亮之前,还没有找到这些人,张宁那一头,可就肯定会探知消息了。”

    “与张宁和解?这可能吗?”苏泽瞪大了眼睛,“周文龙在沙阳郡死得不明不白,那可是张宁的左膀右臂。”

    “老苏!”周通提高了声音,“一个死了的左膀右臂吗?现在沙阳郡声势大涨,而张宁正因为正阳郡之事头痛之极,坏事的可是他的儿子,如果这个时候他能沙阳郡拉到他的麾下,那代表着什么?那就代表着他有能力马上对长阳郡发起新一轮的反攻,以沙阳郡刚刚击败莫洛的威势,如果他们乘胜进军长阳的话,你说有没有可能再一次击败莫洛呢?”

    听到这里,苏泽的脸色顿时变了。

    “老苏,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失去的可不仅仅是沙阳郡了。”周通道。“沙阳郡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招,意思是什么很明显了,现在,他们在等着看我们的反应了,如果我们还想保持与沙阳郡的关系,那么,便必须有所取舍了。”

    “即便有所取舍,可我们的关系还能回到以前吗?”苏泽摇头道。

    “即便回不到从前,可也绝不能让他们倒向张宁啊!”周通叹了一口气道。

    两人都沉默下来,所谓一步错,步步错,从两人判定沙阳郡将失陷开始,便已经愈走愈远了,当沙阳郡成为胜利者之后,特别是在正阳郡的大败面前,显得更加耀眼。

    外面的秘密搜查还在进行之中,但两人都清楚,这样的搜查,想要找到人,无疑是大海里捞针一般。

    天色微亮,苏府大管家一脸紧张的跑了进来。

    “找到了,找到了!”他声音有些颤抖。

    “找到了?”屋里两人都霍的站了起来,脸上都露出了些许喜色。“在哪里找到的?”

    “天上人间大门口。”苏管家的脸色极不好看。

    “人现在在哪里?”

    “已经带回来了。”苏管家低头道:“大人,青纱已经死了,只有一个头颅被送回来了。”

    苏泽身子摇晃了一下,卟嗵一声坐倒在椅子上,周通也是脸色微白,沙阳郡动手劫了青纱,算是一种警告,但现在悍然出手杀了青纱,这可便是决裂了,他们真准备投往张宁的怀抱吗?

    “二位大人,青纱的首级旁边放着一封信,是沙阳郡刘老太爷写给二位大人的。”苏管家从怀里掏出一封火漆密封的信件。

    看了一眼有些失魂落魄的苏泽,周通从苏管家手中接过信来,撕开密封,只扫了一眼,便确认这的确是刘老太爷的亲笔。

    “刘老儿想要什么?”半晌,苏泽才缓过这一口气来。

    “他们想要拿回天上人间!”周通看着信件,突然笑了起来。

    “休想!”苏泽怒道:“当初的天上人间算什么,现在又是什么?他们居然想一口吞下这块大肥肉,也不想想,他们吞得下么?”

    “他们现在吞得下!”周通淡淡地道:“苏兄,刘老儿说,这是对他沙阳郡的补偿。没有想到,刘老儿这样的人物,也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人,仅仅就为了出一口气,要求并不高嘛!”

    “站着说话不腰疼。”苏泽哼了一声:“天上人间不是你的,你自然不心疼。”

    “苏兄,说起来,天上人间本来便是他刘老儿的,这一两年,你投入了不少,可也赚了不少,并没有亏本,现在物归人主,并没有吃亏嘛。”

    “可我的颜面呢?”苏泽不满地道。

    “在利益面前,颜面算个屁啊!”周通大笑起来:“苏兄,要是沙阳郡倒向了张宁,你知道后果的。时也势也,现在的沙阳郡,将不再是在你我面前屈膝求得保护的弱小者了,现在,他们已经将自己当成了与我们平起平坐的人。以后,我们要成为盟友了,为了朋友付出一点也算不得什么吗?”

    苏泽从桌上拿起了刘老太爷的信,慢慢地看了起来。

    三天过后,一支来自沙阳郡的商队进入到了越京城,商队的首领正是沙阳郡五大家之一田家家主田真,进入越京城以后,他径直去了户部尚书苏泽的府弟。

    整整一天之后,他笑容满面的走了出来,商队的所有东西都留在了苏府,但他的手里,却多了一个小小的匣子,内里装着的是天上人间的地契和帐本。

    外城的小巷子中,瘦小汉子将门板一块一块的合上,里外顿时成了两个世界,与上一次一样,角落里一个汉子仍在有滋有味的吃着卤毛豆,喝着小酒。

    “真有点舍不得呢!”他坐在了汉子的对面,恋恋不舍地看着小小的空间,“这两年,是我过得最平静的日子,以后日子肯定要好过多了,也会风光许多,但平静,只怕再也回不来了。”

    柜台之后的紫萝也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千面给他的那些面具,自然不用再带着蒙面巾了,站在千面跟前,她深深的躬下身去。“多谢大人,让紫萝得报大仇。”

    千面摆摆手,“都是同僚,于我而言,这也是公务,有什么好谢的,以后你们在越京城好好做,紫萝走明,唐康在暗。明暗两条线,构成我们在越京城的情报网络,一切都得从头来,你们任重而道远,我只希望,你们不要辜负了鹰巢对你们的期望。”

    “大人但请放心。”

    “好,我也要走了,接下来的事情,将由田真接手安排。唐康,以后你就是越京城鹰巢的最高负责人了。”千面笑吟吟的站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