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第466章 慧剑斩情

    【默默求订阅支持........】

    青云山,小竹峰。

    山风吹过了青翠竹林,带起了阵阵竹涛,在空谷幽林中回荡着。

    已是夜深人静,身为小竹峰的首座,水月大师还没有入睡,一想到即将来临的灭世之劫,她如何还能睡得着?推门而出,她缓缓踏步,向着小竹峰后山的望月台走来,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要见一见那个自己最出色的弟子:陆雪琪。

    望月台,乃是小竹峰上最有名的所在,与青云山通天峰上的“云海”、“虹桥”并列为青云六景之一的“望月”。

    小竹峰后山也是遍布着茂密的竹林,但与大竹峰后山上的“黑节竹”不同,小竹峰上盛产的是另一种奇异竹子——泪竹。这种竹子颜色翠绿,竹身细长,比一般竹子少了近一倍的竹节,但竹质坚韧之极,号称天下第一,普通樵夫都无法砍断。但泪竹最著名的地方,却是在竹子翠绿的竹身之上,遍布着一点一点粉红色的小斑点,宛如温柔女子伤心的泪痕,极是美丽。

    而小竹峰的名字来历,也是从此而来。

    至于望月台,其实是个孤悬在半空中的悬崖,除了后半部与山体相连,大部分都悬在高空。据说当月色明亮的夜晚,月光会慢慢从山下升起,缓缓爬上望月台,而在月光完全照亮望月台的那一刻,也正是月正当空的时候。

    望月台最美丽的时候,月华清辉会突然灿烂无比地洒下,从光滑的望月台岩石上倒射开去,顷刻间照亮整座小竹峰,那一刻站在望月台上的人,几乎就像是站在仙境中一般;更有甚者,传说当一甲子方才出现一次的满月之夜那天,竟会让人觉得自己站在明月之上,令人无限向往。

    这过往十年中,陆雪琪便时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此对月舞剑,水月大师乃是自小养育陆雪琪长大的恩师,如师亦如母,便无人比她更了解陆雪琪的心思了。

    这一路走来,竹林愈加茂盛,也同时离前山那些热闹的殿堂楼阁越来越远,虽然水月大师自己的居室也在僻静之地,但是走在这小径上,听着道路两旁竹涛不绝于耳,仍是忍不住心底为之一空。

    不知道雪琪她是不是也是因为这种感觉,才特别喜欢这个地方呢?

    水月大师心里悄悄地这么想着,向着王月台上走去。果然,她才踏上望月台,便望见那个熟悉的白衣身影静静地伫立在横空而出孤悬崖边的巨石之上,无尽深渊里山风呼啸不停的吹来,陆雪琪的白衣也随风猎猎飞舞。

    天琊还在她的手间,静静散发着淡蓝色的霞光瑞气。

    一点一点的,有什么在深心浮现,原本是温柔的情怀啊,怎么慢慢地,却变成了伤心。

    一下,一下,像看不见的刀锋,在心上划出一道道的伤口,伤了他,亦伤了自己,却终究要做出最残酷的抉择。

    她在黑夜无人的时分,在僻静无人的地方,慢慢地,张开双臂,前方,就是无边的黑暗,仿佛天地苍茫。

    风这么急,冲入怀里像是要把人扯碎一般,脚下的黑暗蠢蠢欲动,从不知名处伸出黑暗的手,缠住她的身躯,想把她拉入深渊。

    只是她竟是痴了一般,默默凝望着,风吹着她此刻单薄的身体,就像是,黑暗中飘零的百合花。

    “呛啷........”

    一声锐响,在黑夜里突然响起,远远回荡开去。

    天琊神剑出鞘,在黑暗里绽放出灿烂的光芒。白色的身影随之腾起,在半空中接住天琊,凛冽的山风席卷而上,伴着那白色身影,在望月台上,开始了美丽的剑舞。

    秋水如长天落下,化作无边银河,在纤纤素手中婉转腾挪,在黑夜里欢畅奔流。时而冲天,时而落地,时而化作银衣流光,眷恋那绝世容颜;时而又散作漫天繁星,闪闪发亮。

    陆雪琪就在这望月台上,深深咬住了唇,闭上了眼,身子仿佛随风飘荡,如飘絮,如冷花,舞出了这世间凄美的身姿。

    她化作白色浮光,用尽了所有气力,脸色那般苍白,仿佛还看到淡淡汗珠,可是她竟然还不停下,也许身体倦了,才能忘却所有!

    所以她舞着,舞着,夜色里那道身影,幽幽而美丽..........

    “叮!”

    轻轻的一声脆响,天琊神剑缓缓地从手中落了下来,那锋锐的剑锋根本无视坚硬的岩石,如刺雪一般,无声无息地刺进了石头之中。

    灿烂而美丽的白色身影,渐渐低伏,黑暗悄悄涌上。

    谁在黑暗中,低低喘息?

    夜风冷冷吹来,将她一身如雪白衣,轻轻吹动,鬓边,发丝早已被吹乱,乱了一池春水,乱了一颗仙心,只有那最深沉的悲伤,兀自在夜风之中悲鸣。

    水月大师看着她的背影,默认许久,眼中似乎有某种复杂的情绪,眼光也闪动不停,半晌之后,她才轻轻咳嗽了一声。

    陆雪琪立刻发觉了身后异样,微感惊讶,此时正是白曰,向来不曾有小竹峰的姐妹来此偏僻之地,怎么今日却有人到来此处,而且来人到了身后近处,自己却一点也没发现。

    她疾转过身子,映入眼帘的却是恩师水月大师的身影,陆雪琪怔了一下,连忙从巨石上飘了下来,来到水月大师的身前,低头行礼道:“师父,你怎么来了?”

    水月大师眼中有几分怜惜,用手拉了拉陆雪琪的衣襟,柔声道:“此处吹来的罡风颇具寒厉之气,虽然你道行已深,但也不宜多吹,总归是没有好处的。”

    陆雪琪垂首道:“弟子知道了,多谢师父关心。”

    水月大师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道:“你心里是不是有些怨恨为师的?”

    陆雪琪吃了一惊,道:“师父,你怎么如此说?”

    水月大师淡淡道:“如果你不是我的弟子,不是青云门的弟子,或许,便不需要面对眼前的选择......”

    陆雪琪神情一黯,却缓缓摇了摇头,道:“师父,你别说了,弟子心里都早已想得清楚了,眼前痛苦的选择,不是因为师父,而是因为他!”

    她的声音顿了顿,神色之间忽然露出萧索之意,似自嘲,似苦笑,幽幽地道:“自从知道他要毁天灭地,便注定了我们之间,再也没有半点可能,门法条规,道义如山,我自己明白的很。”说到这里,她默然抬头,望向水月大师,凄凉一笑,道:“师父,你不用担心弟子,我.........我真的都已经看开了!”

    水月大师心中一痛,以她的阅历眼光,此刻陆雪琪心中所想,她如何会看不出来,只是此事实在太过出人意料,亦无丝毫转圜余地,往日她虽然坚决反对这个弟子的感情,但此时此刻,终于还是于心不忍。

    只是再不忍,到头来还是无济于事,水月大师轻轻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柔声道:“雪琪,你不要太过伤心了,别伤了身子。”

    陆雪琪强笑了笑,低声道:“师父,你过来这偏僻之地找我,可是有什么要紧事么?”

    水月大师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来这里的确有一件事,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能够答应我。”

    “什么事?”陆雪琪道:“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答应师父!”

    水月大师看了她一眼,怔了一怔,半响之后,方才叹息道:“为师希望,待到决战之日,如果张小凡驾驭诛仙剑阵,不能打败江晨,你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他完成最后的血祭,你能做到吗?”

    “我.......”陆雪琪脸色微微变了变,但随后还是重重点了点头,满含决然应道:“是,弟子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他.......我一定会阻止他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