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第460章 天书五卷,咫尺天涯

    最惨烈的大战,终究还是划下了最后的结局。

    道玄死了!

    执掌三大正道之首的青云门掌门、天下第一高人道玄真人,死了!

    死在了江晨的赤麟剑下,或者说,死在了青云门的无上至宝诛仙古剑之下!

    这柄千古神剑,或者说是,千古大凶之剑!

    但众人的脸上谁也没有胜利的喜悦,陆雪琪心中五味俱全,更多的是苦涩,没有的道玄掌门,青云今后的路会是什么样的,青云门因为他而鼎盛,众望所归天下臣服,可树大招风如此鼎盛的威名又有多少人所窥视垂涎,只怕去了这个顶梁支柱青云又要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

    张小凡则沉浸在师父田不易陨落的极度悲伤之中,他永远都无法释怀,也永远也忘不了,自幼家破人亡的他,是田不易教他修炼,教他做人,可以说,在他的心中,田不易对他的恩情,他永远都还不了,可如今,田不易却死在了他的眼前,难言的悲伤,化作漫天风雨,飘摇不止。

    江晨落在地上,身上满是血迹,虽然看似风光的出手斩杀了道玄真人,但在实力受限的状态下,他的损伤却也不小。

    在他身前的地面之上,赫然插着一柄长剑,剑质怪异,似石非石,样式古朴,只在有着一道细细裂缝的剑刃之上,清晰地雕刻着两个字──诛仙!

    这柄名动天下的古剑,牵扯了无尽往事,决定了多少人一生命运的传说之剑,此刻就那么静静地插在地面上,看去平凡而不起眼,仿佛已和这片山川大地融为一体。

    只是,那剑刃之上的名字,竟如此的刺眼而不可一世,虽静默却桀骜不逊,凛然注目着周围诸人,令它身边的人,不能顺畅呼吸。

    “青云门的诛仙古剑,第五卷天书的载体么?”江晨忍不住一声叹惋,却丝毫没有得到第五卷天书的欣喜,不只是怎么了,自从魔念动情之后,令得他心中的执念,都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轻了。

    古朴的诛仙古剑安静地倒插在他的面前,非石非玉的剑刃甚至不能倒映他的脸容。只有那一道淡淡细细的裂痕,仿佛如新。

    伸手,握住剑柄,猛然间,江晨身子一颤,感觉到指掌之间,一点刺痛,血迹乍现,顺着他的右手淌下,一滴滴落在了诛仙之上,划过了诛仙那看似有些粗糙的剑刃,慢慢隐去,却不曾有丝毫落到地上。

    他的眼角余光在那个瞬间,赫然看到自己的血液,在流淌到诛仙古剑的剑刃之上,尤其是流淌到那道裂缝之时,慢慢消失不见,迅速而悄无声息地融入了诛仙古剑之中。

    诛仙!诛仙!

    这柄号称可以弑神诛仙的无敌神剑,此时此刻,如同一头嗜血的魔兽,正在吞咽他的精元,吸收他的血气!

    “放肆,小小邪剑,也敢妄图侵袭本座!”一声冷哼,江晨二话不说,抬手之间,虚空握住一道紫色闪电,裹着炽烈火焰,径直往诛仙剑身上砸落!

    “不要!”见状,不远处的陆雪琪口中连忙一声惊呼,但是,这变故来得太过突然,她想要阻止,已然来不及了。

    诛仙古剑没有动弹,在那个瞬间,仿佛谁都屏住了呼吸,可是场面却安静的可怕。

    没有声响,没有轰鸣,江晨那看上去势若千钧的恐怖雷火,落在诛仙古剑身上,竟然飞速的顺着剑身没入地下,转眼之间,已经消失不见!

    “你做什么?!”陆雪琪一声惊呼,只见江晨手上的那柄诛仙古剑,虽然还握在手中,但不知怎么,它的剑刃本身,却发生了变化。

    原本古朴而略显有些粗糙的、非石非玉的剑刃之上,在那道裂开的细痕口上,因为刚才江晨猛力的一击,此刻看去,赫然又扩大了几分。只是此刻从那道细痕口内,开始隐隐泛起幽幽的红色光芒,仿佛就是刚才吸噬进去的那些鲜血,变得活了过来,在剑刃深处,开始缓缓鼓荡。

    一如原本平静的大海,渐起波澜,酝酿着无可匹敌的风暴,笼罩天地!

    沉默,沉默,陆雪琪完完全全的看到了诛仙古剑的变化,只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荒原废墟之上悄无声息,她只能无助的屏息以待。

    也不知,是谁的心跳在悄悄悸动?

    江晨眉头紧皱,下意识地想松开诛仙,可是下一刻他却发现,自己的体内精血缓缓沸腾鼓荡,竟开始有向外奔流的趋势,而去向正是他手中紧握的诛仙古剑。

    “看来倒是本座小瞧了你,好一柄凶剑,可惜,终究要在魔主面前臣服!”江晨口中又是一声冷哼,心性一沉,体内数股庞然大力开始缓缓调动,而诛仙古剑此刻仿佛就如一个苏醒的恶魔,紧紧抓住了他,不肯放他而去。

    诛仙古剑剑刃上那道细痕之中,红光渐渐从淡转浓,与此同时,就像是鲜血流过血管一般的诡异,从那个细痕处,细微的血色开始扩散,从细痕的两边,向着剑刃的两段迅速流淌过去。古朴的剑刃慢慢的,被血红色所掩盖。

    “这........”陆雪琪张大了小嘴,却发不出丝毫声音,此刻,她自然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可是,以她的眼力,根本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又应该怎么办才好?

    而那柄诛仙古剑,仿佛根本无视人们的种种担心,一直进行着自己的蜕化,幽幽的血色,终于染红了全部的剑刃,一柄原本古朴的古剑,此刻已经变做怪异而诡秘的血红之剑。剑光幽红,缓缓流转,几如重生的恶魔之眸,缓缓醒来,注视着周围事物。

    “哼!”江晨身上五色光芒乍现,一股勃然大力汹涌,低沉如久远古时魔神低吟般的声音,缓缓散发了出来。

    “呜...........”

    一道红气,晶莹剔透,首先从诛仙古剑那道剑痕之上,被生生吸了出来,融入到江晨的身体之中,他的眼前,似有光华流转,一段段古朴文字,悄然浮现而出!

    “天地之道,存乎自然,万物之道,生灭枯荣;

    是乎?道之所存,焉知不在,无可无不可,无明灭无生灭,

    是故,谷神不死.............”

    五卷天书,终于聚齐,这一刻,江晨得到了一篇完整的元初万化诀,这门修炼功法,虽然在威力上未必能及他自己领悟的五行仙诀,但在抑制、化解煞气上,却有着让人为之惊艳的奇效,这也是修习完五卷天书者能够驾驭诛仙古剑的原因所在。

    “江晨!”就在江晨发愣之际,不远处,陆雪琪蓦然一声大喝,她举起手中天琊,神剑遥指江晨:“你快将诛仙古剑放下!”

    诧然回神,缓缓转头,江晨迎向陆雪琪的目光:“你以为我稀罕这所谓的诛仙古剑吗?你想要,给你就是。”说话间,他抬手之间,抛出了诛仙古剑。

    光芒闪耀,诛仙古剑划过一道轨迹,“噗嗤”一声,插在了陆雪琪的面前,如一座巨大山岳,生生隔开了两人。

    原来,这就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你们走吧。”江晨看着陆雪琪,看着不远处抱着田不易、已经伤心欲绝的张小凡:“你不想再见碧瑶了吗?”

    “碧瑶!”仿佛无尽黑暗之中,突然看到了一丝希望之光,张小凡猛然抬起头来,看向了江晨,日前在镇魔古洞,碧瑶被九尾天狐带走,他就再也没有见到过!

    “想要见他,那就好生去诛仙古剑,打败本座,本座就告知你碧瑶的下落。”江晨最后看了一眼陆雪琪,随之豁然转身,向着黑暗荒野的尽头走去,无穷无尽的黑暗,像是一头巨大的猛兽,张开了血盆大口,欲要倾吞神州天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