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第329章 下跪,涨价

    【默默的求订阅、月票支持.........】

    “噗通!”

    梁川猛然跪倒在了江晨的身前,这一跪,跪掉了他的身上所有的高傲,因为,当一个人被迫在另外一个人的面前跪下,等于这个人已经放弃了自己的自尊,一个连自尊都没有的人,何来颜面?

    但实际上,梁川这一跪,却让江晨对他有了少许的改观,在江晨的眼中看来,这绝对是对方这一辈子做过最有颜面的事情,一个人,肯为了自己父亲的性命放下尊严,那么,这至少代表着这个人就算不是好人,也还没有完全坏到家。

    同样,梁川这一跪,也让随后赶过来的梁连对他有了极大的改观,作为梁川的堂哥,梁连对于梁川不说百分之一百了解,却也知道自己这个堂弟是个最好面子的人,可如今,他竟然为了给叔父求医,竟然不惜对一个游方道士下跪相求,可见,他与叔父之间的父子情谊,果然深厚。

    而且,在梁连看来,梁川这一跪,可不仅仅只是代表着他与叔父梁思远之间的父亲亲情深厚,更代表着他有胸襟气度、心机筹算,能够抛开浮于表面之上的所谓尊严,看到更加长远的利益,权衡事情的轻重。

    有的时候,懂得抉择,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因为,在很多时候,一个抉择,就有可能会关系到一个人、甚至很多人一生的命运。

    “堂弟!”一声呼喊,梁连正要开口劝说,却给梁川阻止了。

    “连堂哥,有些事情,因我而起,也必须得由我来解决。”梁川跪在江晨面前,看向江晨的双眼,逐渐趋向平静,他带着前所未有的真诚开口:“知秋道长,我求你跟我回家,救我父亲一命!”

    见状,江晨脸上当即浮现出几分快意,哪怕碍于规则,在没有确定对方的恶业之前,不能够直接对普通人出手,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对方就能够依仗权势来冒犯他,因为,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世界,冒犯强者,都是不可为之事。

    “感觉对我下跪很屈辱吗?”江晨看着梁川,口中漠然出声问道:“你虽然下跪求我,但是,我依旧可以清清楚楚的听见你话语中的委屈、愤恨,你自以为是的真诚,在我看来,可笑的根本不值一提!”

    “这位道长此言差矣!”梁川尚未开口,旁边梁连已然接口应道:“我这堂弟向来高傲自负的很,如今他肯跪在道长面前,已然足见他的诚意,道长乃是道门高士,你们道门不是一向秉承济世救人的原则吗?何不可怜我这堂弟一番拳拳救父之心?”

    “嗯?”一声沉吟,江晨转眼看向梁连,霎时之间,眼神便是一厉:“你是什么人?看起来,论及高傲自负,自以为是,不再你的堂弟之下啊!”

    “道长还请口下留德。”梁连沉声道:“小可不才,乃是当今梁王世子梁连!”

    “梁王世子梁连?”江晨满脸古怪之色的看了他一眼,眼瞳深处,透着几分冷厉肃杀,因为,透过他的天眼观视,他能够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家伙的身上,有着极深的恶业,这代表着对方是一个该死之人:“原来还是个小王爷,可惜了,这是我与梁川之间的事情,莫说你只是一个堂兄,就算你是他的亲哥哥,也不能够代替他来跟我讲条件!”

    “你!”闻言,梁连不由得为之勃然大怒,当下,他口中便是一声大喝:“你这道士,好生狂妄,现在,我以梁王世子的身份命令你,必须跟我堂弟回去!”

    “哈!”一声轻笑,江晨的脸上顿时浮现出几分戏谑嘲讽:“梁王世子,好大的名头,好大的权势,可是,贫道乃是方外之人,你管不了我,说实话,我可真好奇,你哪里来得信心,我一定会听你的号令,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自己的舌头。”

    “大胆!”怒火腾起一瞬,梁连口中一声大喝,抬手之间,就拔出腰间长剑,锋芒闪烁之间,当头直奔江晨斩来,这一剑来势凶猛,非同寻常,剑锋之中,分明流露出一股森森然肃杀之气。

    “嗯?”见状,江晨不由得为之一声沉吟,脸上的笑容随之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抹冰冷之色,只听他漠然出声道:“一言不和,就下杀手,好一个梁王世子,看来,你果然不是什么善类。”说话间,他身上自有一股气息隐隐散发,这股气息初时还不明显,但眨眼过后,便就迅速扩散开来,形成庞大气流涡旋,瞬息之间,充斥周遭空间,吞吐如山磅礴巨力。

    怒极一击,梁连一剑劈斩而至,所幸他还有几分理智,并未完全为怒火操控,这一剑锋芒所向,并未往江晨要害。这样的做法,是因为他想给江晨一个教训,让江晨乖乖去给他的叔父梁思远治病。这也是他和梁川事先商量好的,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萝卜加大棒,降服对手的最佳选择。

    虽然,在来得路上,梁连已经从梁川的口中知道了江晨颇有几分能耐,但是,他依旧对自己的武力有着绝对的信心!可惜,这份信心并没有持续多久,几乎呼吸一瞬,就被生生的打破。

    “锵!”

    但听得一声锐响迸爆,梁连愤怒一剑斩落,但剑锋落至江晨身前数尺,就被一股无形的屏障生生挡住。

    江晨对此似是毫无所觉,也并不在意,脸上依旧是一片森然冷笑,口中的话音更是冷漠:“仗着自己的身份地位,仗着自己有几分能耐,看来,这些年来被你祸害的人应该不少,竟敢在我面前放肆,你说,我该怎么回应你呢?嗯?!”沉沉话语未落,混元天罡猛然爆发开来,形成一股巨大的冲击之力。

    “砰!”

    没有半点的抵抗之力,梁连直接连人带剑一起被震飞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十余米开外,张口便是一股鲜血狂喷而出。

    “你.........”且不说梁连武功如何,身为梁王世子的他,身份何其贵重,地位何其贵重,何曾有过这样的遭遇,身伤,心伤,双重打击之下,顿时令他怒火难抑:“臭道士,你竟敢伤我?!”

    “伤你算什么,我还想杀你呢!”话音未落,惊见江晨的身影突兀消失在原地,再现之时,已然到了梁连的身前:“不过,眼下还不是杀你的时候,未免你打扰到我和梁川之间的交易,先安安静静的睡上一觉吧。”说话间,只见江晨似缓实快的伸出了一根手指,径直点向了梁连的眉头。

    “我.........”面对如此神出鬼没的江晨,梁连着实吃了一惊,但紧接着,他只觉得眼前视线竟被一根不断放大的手指充斥,还未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便就直接扑倒在地上,没了意识。

    “连堂哥!”见得此况,梁川不由得为之大惊失色。真论起来,他这堂兄身为梁王世子,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亦或是武功文采,都强过他很多,但他也是没有想到,江晨行事竟然是如此的肆无忌惮,明知堂哥是梁王世子,却还狠下重手。

    “叫什么叫,他死不了。”江晨转过身来,面向梁川,口中带着几分不以为然道:“咱们要谈的可是去不去救你父亲的事情,难道你不觉得,有他这么一个搅屎棍在一旁捣乱,很让人厌恶吗?”

    堂堂梁王世子,竟然被眼前的人成为搅屎棍,这真的好吗?何况,这个搅屎棍还是自己的堂哥!梁川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可是,面对江晨,此刻他心中纵然有千般怨愤,也只能忍着。

    “那........”虽然心中筹措难安,但梁川到底还是满怀希冀的道:“那知秋道长你是答应去为我父亲治病了吗?”

    “去当然可以,不过,现在可不是之前的价码了。”江晨带着几分戏谑笑道:“听说梁王府家传四宝,神异非凡,你父亲又是梁王的亲弟弟,不如这样吧,寒月宝珠再加上梁王府四宝,我就去为你父亲治病,而且,保证药到病除,立刻见效。”

    “这不可能!”梁川当即回道:“寒月宝珠我可以奉上,但梁王府四宝却非我家所有,我无法做主。”

    “不可能?”江晨却自笑道:“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很多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取决于你去不去做、努不努力而已,现在,我将条件提出来,那么,能不能救你父亲,就把握在你的手上。”

    “这........”梁川一时犹豫难决,他试探着问道:“能不能换其他的条件?”

    “换什么换。”江晨冷笑道:“我可没打算给你讨价还价的余地,要么答应我的价码,要么就去为你父亲准备后事,你自己做选择吧。”

    “我........”梁川言语一滞,他脸上神色不断变化,几经犹豫挣扎,到最后,终究还是咬牙应道:“好!我答应你!”

    “哈!”闻言,江晨不由得为之一声轻笑,随之拍手道:“梁公子果然爽快,既然如此,咱们这便走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