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78章 灵堂斗尸

    “怎么办?”眼见着秋生和文才都将目光转向自己,江晨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毕竟,虽然他是师叔,但入门太晚,按道理来说,本该是由他们出头对敌,可现在却换了自己这位入门最晚的便宜师叔上前顶场,无可奈何,他只能没好气的应声道:“还能怎么办,刚才你们师父不是说了吗?回去准备家伙啊!”

    说罢,江晨自顾自的转身离开了任府,秋生、文才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师弟的态度变得有些恶劣,但他们还是在瞬间就达成了默契,随后赶紧跟上江晨的步伐,往义庄回返。

    回到义庄,江晨当即吩咐秋生将墨斗、黄符、鸡血、桃木剑以及糯米给九叔准备好,等晚上的时候给九叔送去。然后又将自己画成的符箓挑出了一些交给文才,让他负责保护任婷婷的人身安全。

    对于这个任务,文才简直不要太满意,当下拍着胸脯向江晨保证道:“小师叔你放心,但凡我有一口气在,绝对不会让僵尸伤到婷婷一分一毫。”

    “老子信了你的邪!”江晨心里一声暗骂,对于胆小的文才能否在关键时刻护住任婷婷没有半点信心,但眼下无人可用,也只能让文才硬顶了,当下,他只能在出发的时候,再一次的提点嘱咐道:“文才,我给你的符都带着吧,记住了,符有两种,一种是镇灵符,一种是御火符,万一我顶不住,你就拿符防身。”

    “小师叔你放心,我晓得的。”毕竟常年跟随九叔,哪怕受限天资,学成的本领不多,但对镇灵符和御火符的功效他还是知道的,江晨此番足足给了他二十张符箓,也让他多了不少信心。

    来到任府后,江晨直接向任婷婷道明了来意,任婷婷虽然半信半疑,但也知道自己父亲死的蹊跷,所以,到底还是同意了让江晨和文才二人留下来保护她。

    毕竟是大户人家,虽然任发的尸首还在衙门里没有请回来,但任府已经开始布置灵堂,到得中午,一应布置就已经完成,任婷婷就守在灵堂,等待着隔日衙门将她父亲任发的尸首送还。

    文才一改往日的浮躁,老老实实的守在大门口,不论是于公还是于私,他都不想任婷婷受到半点儿伤害。

    江晨则在灵堂的角落里静静入定修炼,外界的吵吵嚷嚷,仿佛半点也干扰不到他,想到晚上即将到来的大战,他必须抓住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哪怕,将状态维持在最好的状态也行。

    时间在充满忐忑的等待之中缓缓流逝,渐渐地,西落西山,到了晚间,任婷婷早吩咐下人准备好了饭菜招待江晨和文才。

    心知晚上才是危险到来的开始,面对随时都有可能来袭的僵尸,江晨和文才自然要填饱自己,以保证体力的完全充沛。毕竟,僵尸可是在夜间才会出没的鬼怪,至少,在其还没有达到足够高的等级之前。

    晚饭过后,夜色渐浓,江晨和文才两人都提高了警惕,但僵尸久等不来,却也不免让人心焦。

    子夜过后,任婷婷见二人还守在灵堂门口,不禁出声道:“要不你们还是休息一会儿吧?”

    “没关系的,我撑得住。”江晨还未出声,文才已笑着回应道:“眼见就要天亮了,僵尸也许不会来了。”

    “那可不一定。”江晨忽地神色一肃,口中沉声道:“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僵尸只怕就要闯进来了..........”

    “砰!”仿佛是为了印证江晨口中的话语,他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前方任府的院门就在一声巨响之中,轰然倒塌,漫天烟尘飞舞间,只见一个身穿前清朝服的身影,直挺挺的向着灵堂跳来。

    “啊!僵尸来了!”不知是哪个先喊出的声,紧接着,灵堂里就乱成了一锅粥,任家守灵的那些人纷纷四散而逃,转眼间,便就只剩下了江晨、文才和任婷婷三人。

    文才吓得够呛,眼见着僵尸已经跳到了灵堂门口,口中连忙惊声大叫:“小师叔,僵尸来了,怎么办啊?”

    “怎么办?当然是凉拌呗!”江晨说话间,当即猛然踏步上前,抬手一掌,纳澎湃掌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然轰在了任老太爷所化僵尸的胸膛之上,这一击,他用得是铁掌功,为的就是探一探眼前这僵尸的根底。

    “砰”然一声闷响,在江晨重逾数千斤的庞然大力轰击下,僵尸直接被轰飞了出去,跌在十数米开外,狠狠地摔倒在地上。但很快,任老太爷所化僵尸就再度一跃起身,竟是没有受到半点伤害,再度向着灵堂冲来。

    “嗯?”一声沉吟,江晨的脸色不禁有些难看,方才他那一掌,虽然未出全功,却也动了五六成真力,但击在僵尸身上,却仿佛打在了一块坚硬无比的金刚铁石,饶是他掌力雄劲,却也只能将之击退,而不能击伤,更遑论击败。

    有些不大甘心的他,再度上前跟僵尸搏斗,所用皆是武功,古武、外功、内家拳,一样一样换着花样往僵尸身上招呼,力道也逐渐增加,直到八成。

    任老太爷所化的这具僵尸,毕竟只是一个仅有二十年尸龄、刚成气候的小角色,虽然生得一副铜皮铁骨,力大无穷,但刚刚苏醒没几天的他,脑袋还不是很好使,打起架来更是只会横冲直撞,并没有任何的技巧可言,所以,搏斗之中,江晨一直占据着绝对优势,完全将他压着打。

    只是,这只是外人眼中看来的景象,作为当事人,江晨心中却是有苦自知,他虽然全程压着僵尸在打,但任他掌力拳劲,催山裂石都可以,就是打不破僵尸的防御,因着僵尸内外如一,连隔空掌力也不见奏效,一番激斗耗力,却是毫无建功。

    “看来,僵尸这玩意儿,基本上是物理攻击免疫,要不就是我打怪的方法不对,嗯,也有可能是我的功力还没有超越僵尸所能承受的极限..........”

    一边激斗,一边心中念头飞转,他有心拿出自己那柄削铁如泥的破金剑试试僵尸身体防御的极限,但又担心这柄神兵利器用来对付鬼怪会有所损伤,当下,翻手抽出一柄桃木剑来,体内法力急速运转,灌入剑身之中。

    昔有夸父追日,力竭而亡,化为桃林,因受气血感召,极具太阳火力,是以,桃木有克邪之功,再加上江晨法力灌注,顿时浮现出一抹璀璨金光,随着江晨挥洒所向,一剑破空,正中僵尸胸口。

    “噼啪!”在法力的加持下,桃木剑如同烙铁,僵尸胸口中剑之处,顿时炸出了一片火花、冒出了缕缕青烟。

    “吼!”受到木剑重击,僵尸口中当即爆发出一声惨叫,如狼似虎,凄厉无比,浑身上下,抖出一股黑烟,尸气弥漫。

    “任你铜皮铁骨,还不是照样要喝老子的洗脚水?”江晨心下嘿嘿一笑,当即掐动剑诀,桃木剑连连出手,每一击都往僵尸身上的要害招呼。

    那僵尸虽然知道江晨手中桃木剑的厉害,本能的想要闪避,怎奈江晨剑法高明,任他如何躲避,还是频频中剑,浑身上下,炸出朵朵火花,黑色尸气崩散,整个灵堂大厅,一片臭气熏天。

    “哎呀,受不了了,这也太臭了!”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文才和任婷婷两人却是忍不住了,当下叫嚷着冲了出来,欲要逃向屋外。

    “快回去!”江晨见状,心里一惊,连忙大声呼喊,但还是迟了一步,因为,就在这个时候,被他一剑劈飞出去的僵尸,刚好落在了两人的面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