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 爬窗逃走

    直到吐的冷弥浅胃里直抽抽,冷弥浅才擦着冷汗伸直了腰一身无力的慢慢出了角落。

    刚走出没几步,冷弥浅便被身后一阵寒风紧紧的拽住了自己,熟悉的声音急急的出声询问,“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吐的脑袋发晕,冷弥浅歇了好一会儿才顺直了气抬眼朝明若寒看去,“...............我刚肚子不舒服,所以才会..............”

    “你脖子怎么了?”明若寒盯着冷弥浅的脖颈处,双眉皱起。

    “..........啊?”

    “你被蚊子咬了?”明若寒脸上疑惑,用手碰着冷弥浅脖子检查了一番,冷弥浅脖子上的红包像是蚊子叮咬的,但又不是太像,毕竟蚊子咬的包不会成片成片的。

    “什么?”冷弥浅下意识的朝自己脖子上摸去,顿时心里凉了半截儿,果然她还是白吐了,这疹子终究是冒出来了。

    “你怎么了?”察觉到冷弥浅额头上的冷汗涔涔,眼前的人儿面色又苍白的厉害,明若寒脸上的神情阴了阴,赶忙朝身后吩咐,“阿六,请张大夫。”

    “没事,没事,就是过敏,你请张大夫也没用。”

    “你知道?”

    “我刚吃了点不该吃的东西,所以身子有些不适,缓缓就好了。”

    明若寒顿了顿,“..........刚刚那些糕点?”

    “是啊。”刚刚那一轻轻抚摸彻底让冷弥浅脖子发起痒来,边说着便挠着脖子处,一时间脖颈处被抓的通红,连脸颊也开始变得红肿起来,让人看的发瘆。

    明若寒看的心惊,便牵着冷弥浅大步朝自己园子走了去。

    一路上没有半点停顿,碰上巧遇的王公小姐们也当做空气般直直穿了过去。

    直到进了自家园子,进了自己的屋子,明若寒赶忙命人打了盆热水进屋,紧接着便将冷弥浅按坐在水盆前,“..........赶紧把脸上的东西洗了。”

    冷弥浅也深知现在不是扭捏的时候,她脸上已经开始阵阵刺痛了,如果还不把脸上的雀斑群给洗掉,那她的脸可真就废了。

    “一盆水不够,你赶紧再给我打一盆去。”推了推明若寒,冷弥浅朝门外指了指。

    明若寒一愣,看着身前的人儿使唤自己使唤的理所当然,不禁苦笑的摇了摇头,也不出声赶忙出了屋。

    趁着明若寒出屋,冷弥浅刚碰到水的双手突然收了回来,赶忙转身跑到自己里屋打开窗子便手脚麻利的蹿了出去。

    让她脱妆?

    KAO!开什么玩笑?

    她要是现在脱了妆,伊藤原他们怎么办?!

    她那个怎么也摆脱不了的嫡女身份怎么办?!

    只要身上的小包在,她就不用担心逃走后的吃穿用度,伊藤那个老头子给的银票足够她富裕的生活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想到这里,冷弥浅边跑边检查着小包里的东西,一一检查后心里落下大石。

    还有异石,除了小包以外,就数这异石对她最重要了,要是没有异石她还怎么回21世纪见爷爷?下意识的用手检查着脖颈间的异石璞玉,冷弥浅小跑的身形堪堪的顿住。

    异石璞玉呢?冷弥浅摸着自己空空如也的脖颈间,顿时惊的心悬在半空中。赶忙转身朝身后四处望去,双手也不停歇的在身上寻摸着。

    脖颈间没有.............

    小包里也没有.............

    地上也没有............

    难道在落在了床上?

    冷弥浅怔在原处仔细的回想着,紧接着摇了摇头,不对,她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摸了摸璞玉,应该是出门之后的事。

    出门?

    她去了哪儿?

    冷弥浅告诫着自己一定要冷静,长长的深呼吸着让自己静下心来,开始凭着记忆一一捋顺自己今天做了什么。

    她睡的很晚,然后便陪明若寒去了前厅见李墨,出门的时候她清楚的记得玉璞还挂在脖子上,然后她吃了那些糕点便跑到花园角落吐了起来,欸?难道是在花园角?

    冷弥浅眼睛一亮,赶忙转了方向朝前厅的方向跑去,该死的,她怎么能这么大意呢?!

    一定是弯腰吐的时候璞玉掉了。

    欸,不对!

    冷弥浅脚下的步子又堪堪的止住,她那个时候吐的昏天暗地的,但她依稀记得那个时候璞玉还在,因为她弯腰吐的时候还看到璞玉在胸前晃荡,那个时候她还害怕吐在璞玉上还特地将璞玉撩在手里。

    难道是在她回屋的那段时间掉的?

    冷弥浅眉眼里疑惑正盛,那个时候明若寒牵着她快步走回屋,她因为吐的浑身乏力所以没有再顾上璞玉,难不成就是那个时候没的?

    嗯,一定是那个时候,那璞玉一直挂在她脖子上,除了她之外再无人碰过,若不是掉的那她还真想不到其他原因。

    欸,等等,早些时候因为她脖子上的红疹,明若寒好像碰过她的脖子............

    “你是在找这个?”冷弥浅正准备循着先前回屋的路线再走一次,冷不丁的却从身后传出一阵熟悉的声音。

    冷弥浅一惊,赶忙转过身看去,却被明若寒手上的东西吸引住,目不转睛。

    欸?

    她的神玉?

    那是她的神玉?

    “看来你果真是在找这个。”明若寒清冷着脸,不等冷弥浅回答,便将璞玉放回了怀里拂袖离去。

    看到明若寒面色不善,冷弥浅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至宝还在别人手里,赶忙迎了上去,“欸欸欸——,你等等我!”

    “等你?等你做什么?你不是爬窗子爬的利索吗?”走在前面的人头也不回,语气冰冷的冻人。

    “我这不是掉东西了吗?我着急找东西才爬的窗。”冷弥浅回答的极为尴尬,话刚出口突然心生疑惑,她爬窗的事明若寒怎么会知道?

    “真的?”

    “当然是真的,要不我好好的大门不走干嘛爬窗户?”冷弥浅回答的心虚无比。

    明若寒蓦地停下脚步,毫无预兆的转过身来直直的盯看着身后的冷弥浅,一向温润淡然的眸间聚拢着化不开的阴霾,“..........你难道不是因为想躲开本世子故意爬的窗吗?”

    冷弥浅一噎,心虚的退了一步,保持着两人间最合适的距离,“怎么可能?世子爷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会故意躲开呢?”

    “..........你真觉得本世子对你好?”明若寒上前一步,将两人之间的距离又再次拉近,一时间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矮自己一截儿的冷弥浅,气息显得莫名的压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