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1.第951章 不杀你,却让你比死更难受

    翌日

    陆之谦上班后,郝萌关上了卧室的房门,开始“欣赏”最近一段时间,在陆轻鸿书房里,录下的证据。

    ——那是陆轻鸿和潘雨诗,在一起翻云覆雨的录音,还有一些视频。

    虽然不知道录下这些有什么用,但是郝萌下意识的觉得,保存着,总有用到的一天。

    若是木婉清把她逼急了,郝萌也绝不与她客气。

    看了一会后,郝萌只觉得索然无趣。

    老实说,偷看别人亲热这种事情,郝萌还是十分排斥的。

    若不是为了自保,她并不需要这样做。

    下了楼,郝萌去花园里给花儿浇水。

    远远的,她便瞧见,潘雨诗穿着一条最新款式的Dior连衣裙,悄悄潜入了陆轻鸿所在的书房楼层。

    潘雨诗如今与从前相比,当真是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当然,这归咎于陆轻鸿这个大方的男人。

    陆轻鸿在潘雨诗身上,下了许多心思。不仅为她添置了许多名牌,还给她金卡,让她利用休息的时间,去外面找专业发型师,设计发型。

    潘雨诗很懂得利用自身资源。

    她知道自己全身上下,最漂亮的就是一头长发,于是不烫不染,只做了最简单的直发烫。

    如今,她的一头黑发被烫得又直又亮,如瀑布一般。

    ——这就是最吸引男人的原始魅力了。

    除了在头发上下了功夫,潘雨诗还懂得利用自己的身材优势,博取男人的眼球。

    她的身材与庄落烟很相似,都属于玲珑浮凸,婀娜多姿的类型。

    如此,她便依葫芦画瓢,庄落烟喜欢穿什么衣服,她就去买类似的衣服。

    昨天,庄落烟穿了一件Dior黑色圆领裙,今天她也同样穿这一款。

    只是换了个颜色,搭配起来,却比庄落烟要好看许多。

    果然是青出于蓝。

    庄落烟为了这件事,没少与潘雨诗对着干。

    可是如今的潘雨诗,可是有陆轻鸿罩着的。

    每每庄落烟与潘雨诗发生争执,陆轻鸿都会也以一个长辈的身份,护着潘雨诗,排斥庄落烟。

    庄落烟早已对潘雨诗恨得牙齿发痒。

    此时,郝萌看着潘雨诗,又一次潜入了陆轻鸿的书房里。

    从那些视频的记忆,郝萌可以想象,此刻,他们俩人一定又在书房里,激烈的大战了。

    由于木婉清经常出去打麻将,这直接增加了,潘雨诗和陆轻鸿偷情的机会。

    有时候,陆轻鸿知道木婉清今日去打麻将,便特意拖慢了上班的时间,等着潘雨诗进他书房,爽她一回后才舒坦的离开。

    今天,又是木婉清与朋友约好的麻将日,陆轻鸿自然是要先留在书房,会一会潘雨诗再走了。

    可不巧的是,潘雨诗前脚刚一走进陆轻鸿的书房,木婉清的车子就从外面驶回来了。

    郝萌看着木婉清从车子里走出来,很快就进了屋子。

    唇畔微微的勾起,轻轻的笑——也许会有一场好戏看了。

    *

    书房里。

    陆轻鸿和潘雨诗正打得火热时,木婉清忽然在门外敲门。

    陆轻鸿吓得将潘雨诗揪起来,塞在了书桌底下。

    而后他迅速整理好自己凌乱的衣服。

    木婉清敲了好一会门,陆轻鸿才不紧不慢的应了一句:“进来。”

    木婉清虽然和陆轻鸿是夫妇,但是木婉清十分尊重丈夫的工作,一般他工作的时候,木婉清都是不打扰的。

    今日之所以会忽然来敲门,是因为她在车库里看到丈夫的车子,竟然在这个钟点,还没有被开走。

    以往若是到了这个时候,陆轻鸿早就去上班了。

    想到这里,木婉清才特意来书房里瞧瞧。

    她一进门,就发觉陆轻鸿的书桌有些凌乱,正想上前帮他收拾,陆轻鸿却警惕的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自己来收拾就好了。”

    闻言,木婉清也就只好作罢。

    俩人随意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说到潘雨诗时,陆轻鸿黯淡的眼眸会无意识的变亮。

    木婉清叹息着说:“轻鸿,我看雨诗这小妮子,怕是勾不住你儿子的心。这么久了,之谦连瞧都没瞧过他一眼。真不知郝萌给你儿子灌了什么迷魂汤,哪个男人不喜欢年轻漂亮的女人?偏偏我生的儿子是个特殊的。”

    陆轻鸿当初原本也赞同,让潘雨诗来分散陆之谦的注意力,然而如今,潘雨诗与自己有了这样的关系,他自然无法再表示赞同了。

    他轻咳两声,装模作样的说:“年轻人有年轻人自己的想法,你就别再乱搞了,小心你儿子知道一切后,跟你翻脸。”

    木婉清撇撇嘴,“我儿子是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就算我做了什么,他总不至于把我杀了吧?”

    陆轻鸿冷哼一声。“那你就真是小看你儿子了,他不用杀你,却能让你比死更难受。”

    在这一点上,陆轻鸿的确比木婉清要看得透。

    陆之谦不轻易动手,也不随便伤人,他最大的武器,是用他冷硬的刺去伤人。

    木婉清挑了挑眉峰,用商量的语气,与陆轻鸿说道:“轻鸿,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得想个办法把郝萌除掉了,现在连和我打麻将的姐妹,都嘲笑我,生个儿子年纪轻轻就包二奶,你说要是再继续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陆氏的名声会坏掉的。听说,之谦最近总带着郝萌参加宴席,咱们的儿子,可是高学历的海龟,怎么可以做这种败坏道德的事情?你得想个办法,把这女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

    陆轻鸿知道这房间里还有其他人,不希望木婉清再继续说下去,虽然除掉郝萌也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可是现在不是说这件事情的时候。

    于是,他打断木婉清的话,说道:“这件事情等以后再说吧。”

    木婉清见丈夫这样说,也就只好悻悻的闭了嘴,又开始与陆轻鸿说起股票的事情。

    一直藏在桌子底下的潘雨诗,估计是蹲的时间久了,感觉无聊了,竟悄悄的伸手,将陆轻鸿的裤子解开,张开自己的嘴,轻轻的含住他,挑逗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