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爱你的人不会舍得你受苦(2更)

    第314章 爱你的人不会舍得你受苦(2更)

    莫宁琛紧紧的捏住她的双肩:“恩湫,你要做什么?”

    “这件事你不要管,这是我跟果游恺之间的事情。

    宁琛,不要把自己牵扯进来,我不想连累你。”

    洛恩湫起身从莫宁琛的束缚中站起身望向他:“以后我做任何事情,你都不要管。”

    她说完转身就要回别墅。

    莫宁琛上前单手拉住她的手腕。

    “从前你做过的那些事情我从来没有说过你。

    只要你说不是,我都选择相信你。

    可是这一次不行,恩湫,你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我知道,你爱果游恺,得不到他你很痛苦。

    可是痛苦不是你做错事情的理由。

    你想想果老儿对你有多好。

    你想想秦简有多无辜。

    或许你跟果游恺分手你觉得很不甘心。

    可你怎么能因为你的不甘心就去毁坏别人的幸福呢。

    果游恺的话我一向不信服,可是这次他有句话是对的。

    秦简是无辜的,她在你们过去的感情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什么都不是。

    她是在你跟果游恺分手后才出现的。

    如果你真的那么不服气,当年为什么不伸手抓住果游恺。

    既然当年你放了手,现在你就没有理由后悔。

    秦简不该为你的后悔买单。

    还有,果老儿把你养大难道就是为了让你破坏他儿子幸福的吗。”

    “够了,”洛恩湫捂住耳朵怒吼一声:“难道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吗。

    我也不想让果老儿养大我。

    可我的父母是怎么死的。

    是果老儿改变了我的人生呀。

    我爸妈还活着的时候,我也是个幸福的公主。

    我每天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圆满的家庭里。

    如果不是因为果老儿,我今天不会这么落魄。

    我没有机会认识果游恺,没有可能爱上他。

    我跟他只会是两条永远相交不到一起的平行线。

    不认识他,我又怎么会经历这些苦痛呢。

    老天爷既然安排我因为这份姻缘认识了果游恺,为什么却又要把他从我身边抢走?

    我真的不知道,那个秦简到底哪里比我好。

    明明是我跟他认识的时间更久啊,他为什么就是看不到我的好。

    我隐忍了十几年,我纵容他在国外的一切,就是因为我深信当年我做错了,只要我坚持守候,他总有一天会看到我的改变。

    死刑犯不是还有一次陈述的机会吗。

    为什么果游恺要对我这么残忍。

    难道爱他就一定要让他这样羞辱吗。

    我不甘心,我怎么能甘心呢。”

    洛恩湫伸手捂住脸痛哭失声:“我不知道爱一个人原来这么痛苦。

    如果知道,我不会轻易爱上他。”

    “既然这么委屈,当年为什么要变心。

    谈恋爱本来就是这样的,有在一起的可能,也会有失恋的可能。

    你不能这么赌不起。

    从前为了你,我也讨厌过秦简。

    可是她也是无辜的。

    你现在承受的痛苦不该加注在她的身上。

    果游恺不爱你了,难道你就真的看不出来吗。

    你就算把他强硬的拉到你身边又能改变什么?

    能让他重新爱上你吗?

    你看到他对秦简有多好了吗?

    你有自信让他对你像对秦简那样吗?”

    “你别说了,够了够了,别说了,”洛恩湫怒吼,他的话她根本就听不进去:“莫宁琛,别再管我了好不好。”

    “我不管你难道要看你堕落吗?

    你赶紧清醒过来吧。

    一个男人如果真的爱你,他怎么会舍得你受那么多的苦。

    果游恺不爱你,他看你的眼神里半分爱慕也没有。

    你没有感觉到他对你的厌恶吗。

    你是个骄傲的公主知道吗?

    为什么要为了果游恺变成可恶的魔鬼。

    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我带你离开,离开这里重新开始。

    你相信我,你还年轻,总有一天,你会碰到你的真爱的。”

    “求你了,别再说了,别说了,”她哭着推开他转身跑远了。

    莫宁琛还想去追,可却还是犹豫了。

    为了得到果游恺,她已经魔怔了,他知道自己终究是劝不了她的。

    对于一个可以捂住了耳朵的固执女人,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莫宁琛沉沉叹口气转身回了果家。

    进门的时候,书房里传来了欢声笑语。

    秦简在撒娇让果老儿让她五个子。

    果老儿说:“举手无回大丈夫。”

    秦简笑嘻嘻的道:“我不是大丈夫,我是小女人,叔叔,你就让我一下吗,不让一会儿我就死了呀。”

    果游恺打圆场:“爸,你就让她,让了她反正也赢不了,延长一下下棋时间不是挺好的吗。”

    “哟,你这话说的,万一我赢了呢。”

    果老儿点了点头:“行吧,让你,要是你赢了,今天晚上就让果游恺下厨为我们做饭。”

    秦简点头:“那要是您赢了,也让果游恺给我们做饭。”

    “哎呀,你们两个这账算的,合着你们两个谁输了都是我不划算呀。”

    秦简白了他一眼:“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赌注这东西,就得下自己最珍贵的。

    你得清醒,我跟叔叔最珍贵的人都是你。”

    果游恺点了她脑袋一下:“行呀你这臭丫头,会消遣我了。”

    果老儿白了他一眼:“轻点儿,小秦可怀着孕呢。”

    “啧,怎么有了孙子我就成了捡来的呢。”

    秦简哈哈一笑:“那咱俩真是绝配,我反正也是我妈从垃圾桶里捡来的。”

    莫宁琛站在客厅里听着里面的欢声笑语有些羡慕。

    这才是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

    他在果家住的这几天就没见果游恺说这么多话。

    也没有听到果老儿这么爽朗的笑声。

    他沉沉的叹口气走到了书房门口,虽然知道不应该,但这种时候他认为自己还是有必要跟果游恺谈谈的。

    见他回来,果游恺抱怀瞅着他:“站在门口干嘛?”

    “有时间吗,跟我谈谈吧。”

    “没空,没看到在看下棋的吗。”

    秦简拍了他大腿一下,这个家伙就是轴:“不用你看,反正今晚你的饭是坐定了,出去吧。”

    果老儿点头:“认同。”

    果游恺扬眉望向莫宁琛,见他表情凝重,他站起身走到门口:“去我房间谈吧。”

    两人前前后后的上楼,进屋后,果游恺懒洋洋的半躺到了床上。

    莫宁琛走到对面椅子里坐下。

    见他不说话,果游恺不爽:“不是要谈谈吗?还得临时找话题?”

    “最近的恩湫可能会有些不对劲,你和秦简多小心些。”

    果游恺坐正几分:“怎么,她又要使坏?”

    “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只是她最近有点儿偏激,我担心她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啧,”果游恺不爽的撇嘴:“还真成甩不掉的狗皮膏药了呢。”

    “其实想想,恩湫也挺可怜的。

    这些年,她一直在等你……”

    “打住,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

    我未婚妻怀孕了,我马上要结婚了。

    这些你应该都知道。

    能说出这种话来,你的人品也是有问题。

    莫宁琛我告诉你,我跟你洛恩湫之间的事儿你别多管,你也管不了。

    还有,即便我不结婚,我也不可能再回到她身边。

    现在想想当年我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喜欢她。

    所以我没有理由为曾经谈过的一场清纯的连手都没有拉一下的感情负责。

    别说我什么都没做,就算我把她睡了,那被我睡了的女人也多了去了。

    就是真要负责的话,也轮不到她。”

    能把这种事情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除了他果游恺之外恐怕也没有别人了吧。

    看到刚刚洛恩湫那么愤怒的离开,他真的有些担心,也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阻止她呢。

    大家都是朋友一场,总不能看着她酿成不可挽回的错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