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战天爵的车和涂卿阳的车,她上谁的好?

    第123章战天爵的车和涂卿阳的车,她上谁的好?

    佟霏心一紧,脸色也白了几分。

    看她的样子苏靖哲就知道她跟那个沈秋的确有故事。

    “不管怎么样,有些人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佟霏抿唇点了点头:“好,谢谢你的提醒。”

    “那我先走了。”

    “好。”

    苏靖哲离开后,佟霏沉沉的叹口气。

    沈秋要回来了吗?什么时候?

    不管什么时候,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不是吗?

    有些事情,不是逃避就可以当做从没发生过的。

    既然如此,她还不如…早作准备。

    她理了理文件站起身离开办公室,浑身上下的英姿飒爽。

    在公司的时候不该想私事,不然如何专心。

    李楠和陈恭河一左一右的跟着她进了会议室。

    他们进去的时候,会议室里的人几乎已经坐满了。

    相处了这段时间,这群善于摸索人心思的高官们早就了解佟霏说一不二的个性了。

    也就只有那个佟辰还总是傻傻的以身犯险。

    不过人家好歹是佟家的大少爷,就是有那个傲娇的资本。

    关于这一点,旁人真的就只能羡慕嫉妒恨了。

    佟霏坐下身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佟辰的座位:“李秘书,给佟副总记旷工,处罚方式参照公司的规章制度执行就可以了。”

    “是。”

    “现在开始开会,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前段时间不在公司去过一趟瑞士。

    我回来后,听说了那段时间关于我的行踪的很多个版本。

    就比如有人说我是去幽会情郎,有人说我是去旅游,有人说我是去逃避感情。

    总之…不管有多少个版本,也不管你们心里想的是哪个版本,从现在开始,把那些没用的想法全都从你们脑海里删除。

    我不需要茶余饭后除了大嘴巴外没别的事儿可做的员工。

    现在开始做这段时间的工作汇报吧。

    我已经提前一天通知你们了,别给我看那些拿不出手的数据调查。

    彭总,从你开始吧。”

    佟总说完转头看向右手侧食品部的总经理。

    这位总经理算是她在佟氏见过的为数不多的让她满意的高管之一。

    会议时间预定的是一个小时,结果因为有些人啰里啰嗦,足足开了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才结束。

    “这段时间各部门协调的还不错,有几个部门的收益已经有了明显的进步。

    希望大家都能够继续再接再厉。

    以后大家做工作汇报的时候尽量精短,一些不必要的你个人的天下大同的分析能省则省。

    另外,这几天我会抽调人员开始进行郊区那片空地老年福利院的建设,希望各部门都能够全力以赴的支持。

    好了,今天会议就到此结束,大家散会吧。”

    各高管纷纷站起身收拾文件离开。

    佟霏坐在那里揉了揉眉心,李楠问道:“佟总,我们不走吗?”

    陈恭河也道:“佟总,看你好像很疲倦的样子,你没事吧。”

    佟霏将椅子转过面向两人:“你们觉得这群人比从前有长进吗?”

    李楠不敢说,将目光落到了陈恭河的身上。

    陈恭河想了片刻后道:“努力的人一直都在努力。

    不努力的人一直在装作努力,说不出多好,就觉得他们表面功夫做的不错。”

    李楠惊讶,到底是认识,陈恭河可真是什么话也敢说。

    佟霏叹了口气,连恭河都感觉到了,看来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这样想。

    该想个什么办法来改善一下现状呢?

    “好了,你们两个先回去忙吧,我在这里坐会儿。”

    “是。”李楠和陈恭河一起离开。

    佟霏掏出手机给战天爵打电话。

    电话接通,佟霏问道:“不管你忙不忙,能不能抽出几分钟时间跟我聊聊。”

    “放心,我不忙。”正在开会的他对会议室的人摆了摆手,一群人全都悄声离开。

    “想聊什么都可以。”

    “刚刚苏靖哲来找过我,听说你要对付凌氏。”

    战天爵冷笑:“这个苏靖哲,胆子不小吗,还敢去找你。”

    “凌氏集团的死活本来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昨天我也确实没有怎么样。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就饶过他们这么一次吧。”

    “昨天那个凌薇那么说你,你就一点儿也不生气?”

    佟霏笑:“当然生气,我又不是傻子。”

    “所以干嘛要放过她,这是他们该有的报应。”

    “羞辱我的人是凌薇,凌氏是凌薇她爸爸的企业,我跟凌薇的恩怨,跟凌氏没有什么关系。”

    “他养出这样的女儿,就该受到惩罚。”

    佟霏扬眉:“你不觉得…这样嚣张跋扈的凌薇就是她父亲最大的惩罚了吗?”

    “所以,你希望我绕过她们?”

    “恩。”

    “好,我可以放过凌氏,但凌薇的锐气我还是要搓一搓的。”

    佟霏点头,这个她可以接受。

    “今天中午有时间跟我一起吃饭吗?”

    “没有诶,因为今天会议时间延长了四十分钟,所以必须要补回来。”

    “这样啊,好失望。

    这几天,我觉得自己真都很奇怪,你说我是不是病了。”

    “怎么了吗?哪里不舒服?不舒服的话要赶紧去医院看医生啊。”

    “我总想你,工作的时候,开会的时候,吃饭的时候,抽烟的时候,就连睡觉前都在想。

    你说我是不是病了,如果我要看病的话,看哪个科比较好?”

    佟霏无语的笑了起来:“你呀,看神经病科就是最好的。”

    战天爵邪魅的笑了起来。

    佟霏想到什么似的又道:“对了,我还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

    公司里这群高管,有那么几个似乎每次开会都在敷衍我。

    而且还敷衍的很用心。

    我得不到他们所在部门盈亏的真实数据,即便每次都威胁利诱的,可对他们似乎一点儿威胁力都没有。

    你是用什么办法让整个战天集团那么抱团的。”

    “很简单,战天集团设立了专门的监督机制。

    就是有这么一个部门专门负责审查每一个子公司的业务。

    一旦发现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将这些坏因子掐熄。

    战天集团的人不见得就是抱团,他们只是已经习惯了人人自危。

    所以不敢耍什么小聪明。”

    “监督机制…”佟霏斟酌再三,好像很有道理。

    “好,我知道了,那你忙吧。”

    “这就要挂电话了?”他可是特地为她睁开了会务组呢。

    “不然你还有什么事吗?”

    “晚上我去你那里吃饭你不会有意见吧。”

    佟霏笑了笑:“那你跟陈叔商量吧,这事儿我不管。

    好了,我要挂了。”

    挂断电话,佟霏立刻起身往办公室走去。

    她一进办公室就开始着手计划设立监督部门的事情。

    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她就将一些大致的条条框框给设立了出来。

    之后,她又在工作过程中慢慢的进行了补充。

    到傍晚的时候,一整份在她看来还算完整的监督部门条例被她整理了出来。

    她让李楠将这份文件复印了很多分发到各个部门,有各部门的高管来扩张补充。

    这份由他们自己设立出来的规则,他们就没有理由不遵守了吧。

    从外面回来的李楠脸上多了一个赤红的巴掌印,陈恭河看到后吓了一跳:“楠姐,你这脸是怎么了?”

    “没事,你别管了,开干活吧。”

    “怎么能没事呢,你看你这脸上的手指印,晚上估计也消不了啊。

    谁打的这是,下手这么重,要死啊。”

    听到陈恭河声音的佟霏从办公室出来:“恭河,怎么了?”

    “佟总,不霏霏姐,你看,楠姐按照你吩咐下去送了个文件的功夫被人给打了。

    你看着脸上的巴掌印,多气人呀。”

    李楠慌张起身:“我没事的佟总。”

    佟霏上前看了她脸一眼,打她的秘书…那不就是给她难看吗。

    “怎么回事呀。”

    李楠沉默不语。

    陈恭河推了推李楠:“楠姐,你还犹豫什么呀,到底怎么回事。”

    “佟总,其实真没什么的。

    就是刚刚我最后去秘书室送资料的时候,看到两个女人在吵架。

    其中一个是佟副总的秘书,另一个我第一次见。

    那两人吵的有些厉害,在摔秘书室的东西。

    我看没人敢管,所以就上前去帮忙拉了一下架。

    没想到我也倒霉,就这么被佟副总的秘书给打了一巴掌。

    不过好在,架是拉开了。”

    “佟副总的秘书是哪个?还是穿的花枝招展的那个?”

    陈恭河撇嘴:“对,就是那个。”

    佟霏不悦:“我不是把她辞退了吗?她怎么还在?”

    “佟副总不让走,前段时间你去瑞士的时候,佟副总又把她给聘回来了。

    听说这几天因为她,整个秘书室都乌烟瘴气的。”

    陈恭河义愤填膺道:“我实在是想不通佟副总干嘛要这样跟您对着干。

    让那种那人进公司做秘书,一点儿专业性都没有。”

    佟霏沉声:“行了,恭河你在这儿呆着,李楠你跟我去一趟秘书室。”

    “佟总,算了吧,您别为了我跟佟副总不合。”

    “这不是为了谁的事儿,这是原则的事儿。

    行了,你别多说了,跟我来吧。”

    她在前往外走去,李楠跟上,她道:“牢牢的记住,你是总裁秘书,以后不要随便让别人欺负你。”

    李楠点了点头:“是。”

    佟霏出现在秘书室的时候,苏雅就隐约觉得不对劲了。

    她一看到佟霏,就说自己要去上厕所。

    佟霏伸手挡住她的去路:“被辞退了还能再回来,看来你本事不小。”

    “佟总。”苏雅嘿嘿的笑着。

    佟霏脸色冷冷的:“刚刚是你打了我的秘书?”

    “是她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如果也能成为打人的理由,那监狱估计会床位不够。

    她是我的人,你打她的时候就是在打我,怎么,你心里对我有气?”

    “我没有。”苏雅眉心挑了挑:“我是对那个女人有意见。

    她仗着自己是走后门进来的就不听我的话。

    我不过是让她帮我整理一份报销资料,她竟然说没法儿弄。”

    佟霏顺着苏雅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坐在角落处的座位上,有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正坐在那里抹眼泪。

    秘书室里的人她大多都不认识。

    佟霏又将目光移回到苏雅身上:“你难道就不是走后门进来的吗?

    就你这种学历,你以为我们公司会要你吗?

    你是什么职位,凭什么指使平级的秘书帮你做这坐那。”

    “她不是秘书,她就是个文员。

    佟副总说了,她其实就是涂总安排进来的探子,她以前还坐过牢呢,听说杀过人。”

    佟霏眉心微拧再次看向那女人,原来她就是费舒雅。

    长的并不算起眼,当年她既然能够俘获涂卿阳的心,那就证明她也有过人的优点吧。

    见旁人都紧张兮兮的望向费舒雅,佟霏不悦道:“怪不得佟辰喜欢你。

    别人的嘴长来是说话用的,你们两个的嘴都是用来放屁的。

    你一个被佟辰睡进秘书室来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羞辱别人。

    你爹妈生你,就是为了让你用你的那些个器官来取悦男人的吗?

    你以后给我放尊重点儿,不然你一个指头指着别人的时候四根手指对准的是你自己。”

    “佟总,我说的都是实话,这些都是佟副总跟我说的。

    他的消息本来就很多。

    再说,我跟佟副总怎么了,我一没抢他二没偷他。

    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人愿打有人愿挨。

    他睡了我,我收属于我的好处,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佟霏盯着这个理直气壮的年轻女人,真是世风日下呀。

    “佟辰不要脸你也不要脸是吧。

    算了算了,我不跟你争,室长,让财务给这位苏小姐结工资,今天就请她离开公司,她又被辞退了。”

    秘书室长连忙欢天喜地的给财务打电话。

    打完电话,他将一沓子报销单送了过来:“佟总,您看,这是佟副总和这位苏秘书要报销的单据…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往上交。”

    佟霏拿过去看了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

    LV的发票,酒店的发票,买衣服的发票,还有酒吧消费的发票。

    佟霏将这些发票全都撕碎:“既然不知道该怎么交,就这么处理。”

    “哎呀,佟总,这些费用都是佟副总让我报的,之前我都已经把钱垫上了。”

    “那么,这些钱你花在谁身上就跟谁要去。

    我们公司是正经经营的,这些个东西不在报销行列里。

    行了,送苏小姐下楼。”

    她说完转身就往外走去。

    走了没多远,费舒雅小跑着追了上来:“佟总。”

    佟霏回头看向她,本来平静无波的脸上勉强扯出一丝微笑:“你是费姐吧。”

    费舒雅垂眸:“是的佟总,今天,谢谢你。”

    佟霏笑了笑:“没事,那个女人一直那样儿,你别放在心上,行了回去工作吧。”

    费舒雅点了点头。

    佟霏转身离开,费舒雅看她的双眸由原来的温顺微微上扬了几分,露出了一抹戾气。

    快走到办公室的时候,李楠问道:“佟总,那个费姐真的是个杀人犯呀?”

    佟霏转头看向她,第一次听到她问自己这种问题。

    她笑了笑:“那个苏雅的话还有法儿信吗?

    她听佟辰说的,佟辰一直都在外面说我不要脸呢。

    这种话你也信?”

    “我当然不信,所以嘛,有些话自己相信就信,不相信就不必打听了。”

    “知道了佟总。”

    回到办公室不多会儿,涂卿阳就给她打来了电话。

    她看着来电显示,深呼口气后才接了起来:“喂,卿阳。”

    “刚刚费舒雅给我打电话了,说你刚刚帮过她。”

    “干嘛,你要帮她谢谢我啊,呵呵,不用了,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涂卿阳亦是笑了起来:“我听说昨天晚上你跟战天爵一起参加了一个宴会?”

    “你消息总是这么灵通。”

    “这种事情在咱们这个圈子里传的很快的,我还听说战天爵要对付凌氏。”

    “应该不会的,今天苏靖哲来找我帮忙,我已经跟战天爵把话都说清楚了,他应该不会对付凌氏了。”

    “这样啊…晚上有时间吗?跟我一起吃饭吧。”

    佟霏笑了笑:“今晚恐怕不行了,我答应小达和小蜜要准时回家了,改天咱们提前约好吗?”

    “这样啊…那好吧。”

    挂了电话,佟霏松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跟战天爵越走越近之后。

    她觉得跟涂卿阳说话的时候总是会紧张。

    看完一份文件后,佟霏将电脑关上下班离开。

    出了办公室,战天爵打来了电话。

    “我在你们公司楼下,你不要去开车了,我接你回去。

    明天我再送你来上班,别拒绝我。

    如果你自己开车离开的话,我会一直在这里等到你出现为止的。”

    佟霏挂了电话后就进了电梯,她将数字选择在地下一层。

    可是电梯抵达2层的时候,她又按了一下1层,在1层下来了。

    走到大门外,战天爵果然在,就依靠在门边等她。

    见她出来,他勾唇笑着:“就知道你会出来,上车吧。”

    她刚要上车,不远处又开过一辆法拉利。

    车停稳后,涂卿阳从车上下来:“霏霏,我来接你回家。”

    他选择直接将战天爵忽略掉也在她面前打开了门:“上车吧,今天我做一回车夫。”

    战天爵冷冷的转头望向他,这个姓涂的,跟他过不去是吗?

    涂卿阳这是才挑衅似的望向他。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战火燃烧。

    佟霏心中一阵慌乱,涂卿阳怎么偏偏也在这时候来了。

    战天爵的车和涂卿阳的车,她上谁的好?

    这么尴尬的时候,她该怎么办才好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