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二爷在那之后大病了一场

    第85章二爷在那之后大病了一场

    佟霏夹菜的手顿了一下,脸色在僵硬了片刻后眉眼勉强一弯:“他的事儿有什么好说的。

    而且陈叔,他已经不是佟家的姑爷了。”

    “大小姐,人呀,都得打年轻的时候过。

    有些事儿,我虽然老了,但也懂。

    战二爷这个人,有情有义的,他只是不会表达出来而已。

    你想想,这老爷和夫人都走了那么多年了。

    他一个已经跟你离婚的女婿,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去看他们。

    可真的,这些年了,每年不管是清明还是忌辰,我总会在老爷夫人墓前遇到二爷。

    说真的,这一点,你和大少爷都做的不如二爷。

    他这份孝心还是挺让人感动的。

    而且,当年老爷曾经说过,你能够嫁给二爷,他放心。

    虽然在外人眼里,二爷是个十足十的暴君。

    可他待佟家真的不薄。

    当年佟家出事儿,即便你不去找涂总,二爷最终也不可能会不管佟家的。

    大小姐,其实你跟二爷挺合适的。”

    佟霏叹口气:“陈叔,别说了。”

    “我知道有些话你不爱听。

    不过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

    我真的希望你能幸福。

    自打你离婚后,你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其实看着你这样儿,我是真心疼呀。

    我相信,就是老爷夫人在世,看到你这样儿他们也会心痛的。

    我们大家都是希望你能够幸福。”

    “我明白,陈叔,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谢谢你这么担心我。

    可是…有些事真的不是我一个人努力就能够做到的。

    你也知道,当年我很疯。

    可现在,我真的是已经绝望了。

    有些事情可以回头,可有些事情,开弓没有回头箭。

    战天爵不爱我,不管我怎么努力,他都永远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外人。

    我明明就站在他面前,明明就是他的妻子。

    可是,他却始终把我关在心门之外。

    我离他只有一步距离,可却无法真正的走近他的心,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

    我累了,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所以…我放弃了。”

    “大小姐,有些人吧,天生就不会表达。

    可是你如果真心的去发现,还是能看出战二爷对你的心意的。

    有件事儿呢,过去好多年了。

    今天看到你,我总觉得得告诉你。

    大概也就是你出国后的那段时间吧。

    有一天呀,下着挺大的雨。

    恭河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家。

    晚上九点多,我就离开了佟家。

    可刚一出门,我就看到二爷一个人坐在咱家门口被雨淋着。

    一开始,我以为他是昏倒了。

    可是叫醒他我才知道,他原来是喝醉了。

    那天,他就那么抓着我的衣领一个劲儿的问我。

    ‘佟霏呢,霏霏呢,她去哪里了。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她要这样对我。

    你们把她还给我,还给我呀。’

    他那天的样子就像是疯了一样。

    那吼叫声差点儿盖过了雷声。

    因为雨太大,我只能先把他送回了家。

    那天的二爷,一点儿也不像个高高在上的安城商业大亨。

    他就像是个平凡的男人一样,为了追寻心爱的女人发了疯。

    后来我听人说,二爷在那之后大病了一场。

    他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恢复了。

    大小姐,我觉得,二爷是因为你才…”

    “陈叔。”佟霏脸色有些白,她打断了陈叔的话,眼神中带着痛苦:“别说了,真的,别说了。”

    “大小姐,你说…你这是何苦呢。

    你看你,不还爱着二爷吗。”

    陈叔看着佟霏的样子也很是心疼。

    她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现在,我有比爱情更珍贵的东西要守护。

    不管过去怎么样,都已经过去了。

    我不想一辈子都守着过去生活。

    人都得往前看。

    错过了,还怎么重新回头。

    从前,我是个相信缘分的人。

    所以我执着的追求爱情。

    在经历了好多事情之后,我长大了。

    我知道了人活着有很多重要的事情。

    不见得非要依靠爱情而活。

    不管战天爵对我是什么样的感情,我现在都回不了头了。

    陈叔,有些事情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可是不要再提了,算我拜托你。”

    佟霏说完苦笑着垂眸吃饭。

    她将白饭一口一口的塞进口中,直到嘴里全都容不下了这才停下。

    陈叔看到她的样子连忙地上水杯:“好好好,大小姐,我不说了。

    你慢点儿吃,慢点儿,别噎着了。”

    佟霏抿唇,用力的将饭咽了下去。

    “对了陈叔,恭河现在应该早就毕业了吧。

    他是在继续读书呢,还是参加工作了?”

    “他研究生毕业后就进了佟氏工作。

    现在就在秘书室上班呢。”

    “秘书室?”佟霏抿唇一笑:“那以后可以经常见面了。

    只是也不知道再见到他,我还能不能认得出来。”

    “恭河这些年一直就那样儿,没怎么变,你肯定认得出。”

    “那好,回头我去上班的时候见见他。”

    佟霏说完将筷子放下:“好了陈叔,时间不早了,今天我就先走了。”

    “别呀大小姐,你这才吃了没有几口呢。

    是不是我刚刚的话让你生气了,那我跟你道歉,以后我不会乱说话了。”

    “不是不是,陈叔,你别误会,我…刚刚在楼上让我哥给气的。

    如果不是这饭菜太香,我估计连半碗饭也吃不进去的。

    你别多想。

    现在战天爵对于我来说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他早就不足以影响我的心情了。

    孩子还在酒店呢,我得赶紧回去看看。

    出来一天了,我真的很担心他。”

    “大小姐,你带着孩子总住在外面也不是个办法。

    不然你就先回来吧。

    你回来了,我还能帮你带一下孩子。”

    佟霏摇头笑着:“没事儿,我会在外面买房子的。

    跟我哥一起住,我会有压力。

    看着他每天都只会生气。”

    听她这么说,陈叔也无奈的一笑。

    佟霏知道这笑容里的苦涩。

    佟辰有多难对付她不是不知道。

    这些年,陈叔能够一直在这里,也真的是辛苦他了。

    “陈叔,等我买好了房子,你就来我这里吧。

    正好帮我照顾孩子。

    反正我哥这里也没什么事儿。

    家里有你帮我照顾孩子我也放心。”

    陈叔笑了起来:“行呀。”

    “那我就先走了。”

    佟霏坐着陈叔安排的车往酒店行去。

    路上,她脑海里总是飘出陈叔的那句话。

    ‘后来我听人说,二爷在那之后大病了一场。

    他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恢复了。’

    她闭目时刻提醒自己,他生病肯定跟自己没有关系,不该这样庸人自扰。

    天已经很晚了,回到酒店的时候,小达竟然已经睡着了。

    保姆已经离开了,只有涂卿阳在陪他。

    见她回来,涂卿阳从床上下来走到她面前:“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不顺利吗?”

    佟霏摇头:挺顺利的,好多年没回家了,在家里吃了顿饭,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六点多,我来陪孩子吃饭。”

    佟霏抿唇走到沙发里有些累的坐下:“谢谢,我也没想到会这么晚回来呢。”

    “跟我还客气,佟辰那边谈的怎么样?”

    他跟了过去:“他那脾气的确够你受的,需不需要我去跟他谈?”

    她摇了摇头:“不用,他的事儿已经妥了。

    我会让他在公司做挂职的副总。

    条件,薪酬,跟从前都一样。

    我的分红也给他一半。”

    “这也就是亲哥哥,若是旁人,我肯定不会同意你这么做。”

    佟霏苦涩一笑:“对,就因为她是我亲哥哥,所以不管他做什么,我都得受着。”

    她说完转头看向他:“就像宠我惯我一样,我爸妈也一样爱我哥。

    所以,即便天塌下来,我也得帮他顶着。”

    涂卿阳看着她,抬手握住了她的手:“傻,天不会塌的。”

    佟霏释然一笑:“也对。”

    她默默的将自己的手抽出来站起身走向床边:“小达什么时候睡的。”

    “有半个小时了。”

    涂卿阳的手自然的搭在了自己的另一只手上。

    她的动作即便再轻,他也明白她的意思。

    她不喜欢被人这样触碰,除了在战天爵面前演戏的时候。

    “小东西,睡的真好。”她走到床头坐在了小达的身侧。

    “佟霏,今天的事情…可能对于你和你哥来说是有些突然。

    但我出发点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佟霏呵呵一笑:“我知道,我今天态度有些不好。

    当时我也是有些着急,没有别的意思,你别放在心上。

    卿阳,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休息了。”

    涂卿阳犹豫了片刻后点头:“那好,今天你也辛苦了,早点儿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佟霏抿唇点头:“那我就不送你了。”

    看着涂卿阳离开,佟霏脸色沉静了许多。

    她淡淡的坐在床上望向窗外,手轻轻的抚摸着小达的头。

    重心重新回到中国后,接下来,她的生活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对于曾经在中国生活过的自己来说,这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只要不与战天爵有过多的来往,她完全可以重新开始。

    但是孩子呢?

    从未有过中国生活经历的孩子给怎么办呢。

    他们恐怕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适应这里的一切吧。

    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孩子。

    不知道今天应下佟氏总裁之位会不会对孩子的未来有什么影响。

    她起身走到阳台上给果果打了一通电话。

    听她说以后要留在中国不回去了,果果沉默了好一会儿。

    可最后他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你到底行不行呀。”

    “果果,说真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自己行不行。

    可是有些事就摆在那里,迟早要经历的。

    不努力看看,又怎么会知道自己不行呢。”

    “我指的是回去重新面对战天爵的事情。”

    这次换佟霏沉默了。

    “说话,别装哑巴。”

    佟霏咬唇,脑海里又想起了陈叔的话。

    她叹口气点了点头:“我能行。”

    “战天爵投票给你分明就是故意的要留下你,你自己悠着点儿。

    要是不行的话,我果游恺的肩膀随时等你依靠。”

    佟霏笑了起来:“我怎么这么感动呢。”

    “别装了啊,小达那边思想工作你做的通吗。

    要不过几天我带小蜜回去一趟吧。”

    “不用了,我会先跟他商量一下的。

    我尊重小达的意见,如果他想跟我一起留在中国,那我自然高兴。

    可如果他不愿意留在这里,那我就把他送回瑞士去。

    反正瑞士还有你呢,我不是那么担心。”

    果果想了想后点头:“那行吧,你先问问小达的意思再说吧。

    我倒是希望他能留在那里陪你。

    如果让你一个人呆在安城,我还真是不放心呢。”

    佟霏笑了起来:“小达应该会想要回瑞士,因为小蜜在瑞士,他不见得舍得离开小蜜。”

    “这么一想,我心里怎么还有些怪怪的,这是不舍得你了吗?”

    佟霏抿唇一笑:“那还不是应该的事情啊?

    我可是陪了你六年呢,你要是热烈欢迎我滚回中国,我会不开心的好吗。”

    果游恺抱怀:“说真的,其实有的时候我也挺想回去的。”

    “那你就回来啊。”

    “可是不行呀,我爸给我看的那么严,我完全不想受他的蹂躏。

    再说了,国内去哪儿找那么多前凸后翘活儿又好的妹子呀。

    我还是更喜欢异域风采的。”

    “快打住吧,你是三句话不到不定跑题的主儿。”

    果游恺笑了起来:“对了,你这回去了,以后不会不做我合伙人了吧。

    那我可就真的亏大了。”

    “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当然还是愿意为你效劳的。

    看在你帮我照顾了这么多年的份儿上,我也得奖赏你呀。”

    “这我就放心了,孩子的事儿…你真不打算跟战天爵说了吗?”

    佟霏靠在阳台上表情平静:“恩,这个孩子是我自己的,跟他没有关系。”

    “什么孩子是你自己的,也是我的好吗。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我也是孩子的爸好吗。”

    佟霏呵呵笑了起来:“好了,别矫情了,我这深更半夜的,不陪你聊了,我要进屋去休息了。”

    “行,朕批准了,爱妃速速进去休息吧。”

    近几年来,佟霏的睡眠质量一直都不太好。

    她时常失眠,也有时候会一觉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

    然后就这么成宿成宿的睁着眼睛一直到天亮。

    半夜,佟霏被噩梦惊醒,睁开眼后,她看了看时间,才一点半。

    她知道,这一晚,又将是个不眠之夜。

    反正也睡不着,她索性下床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来到窗边往外看去。

    这样安静的夜,她却心思缭乱。

    安城真是个可怕的地方,总能无端把人平静的心给搅乱。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她只听身后传来一阵童音:“妈…”

    佟霏回身望去,小达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起来。

    他眼睛微眯,还没睡醒的样子。

    也就只有这种时候,他才会可爱的叫她妈妈。

    她起身走到床边去:“小达,怎么醒了。”

    “我要上厕所。”

    佟霏揉了揉他的头:“去吧。”

    小达慢悠悠的挪下了床走进洗手间。

    没多会儿他就出来了,他没有回到床上,而是走到佟霏面前展开双臂让她抱。

    她将他抱到大腿上搂着:“好了,我抱着你,继续睡吧。”

    “霏霏,你有什么心事啊。”

    “没有啊。”

    “没有的话你就不会喝酒了,我是个大孩子了,你可以告诉我哦。”

    佟霏无语一笑,又开启小大人模式了。

    “小达,妈妈以后得要留在中国,不能回瑞士了。

    你愿意…跟妈妈一起留在中国吗。”

    小达眉心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有些不开心:“可是当时你不是说只来住几天就走的吗。”

    佟霏有些为难:“对不起,当时妈妈也没想到会这样。

    现在,情况就已经这样了。

    妈妈得留下,没的选择。

    你呢,你是想留在这里陪我,还是回到瑞士去?”

    小达嘟嘴:“那小蜜呢,小蜜也会来中国吗?”

    佟霏摇头:“小蜜身体不好,暂时不能来中国。

    不过你如果想她的话,我可是随时带你回去看她。”

    小达显得很不安,佟霏紧紧的搂住了他:“妈妈是不是让你为难了。

    没事儿小达,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妈妈都会选择尊重你的。

    你不必现在急着回答妈妈,假期结束前给我一个答案就好。”

    “那…你让我考虑一下吧。”

    佟霏点了点头:“好,这么晚了,你赶紧休息吧。”

    “霏霏你跟我一起,晚上喝酒不好。”

    “好。”佟霏躺下搂着他,娘儿俩靠在一起,佟霏不知不觉间也就睡着了。

    董事会结束后,佟霏没有立刻就去公司任职。

    好多年没有回来过了,有些事情,她必须要准备一下。

    第二天,佟霏请陈叔来酒店帮忙照顾小达。

    她开着陈叔开来的车离开,打算出去转一圈在安城买一套面积相对比较小一点的别墅。

    途经人民医院,她忽然将车停靠在了路边。

    在医院的正门口她看到了一身休闲服的胡宪冬。

    见有车停下,胡宪冬眼尖的一眼就透过挡风玻璃看到了她。

    他勾唇一笑走了过来,佟霏将车窗落下看向他:“你在干嘛?”

    “打车呗。”

    “打车?你的车呢?”

    胡宪冬咧嘴一笑:“前几天下夜班的时候太困,开车的时候分了心撞马路牙子上了。我这刚下夜班,介意搭我一程吗?正好,我也有话要跟你说呢。”

    佟霏想了想,正好她也有事儿要问他:“上车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