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可先生说,今晚不给太太吃晚餐

    第186章:可先生说,今晚不给太太吃晚餐

    “安西,对不起。”

    从江昊盛把这句话说出来,陌安西就知道。

    也许他已经放下了。

    而她,也早不怪罪了。

    相反,她感激他。

    感激他今日的出现,帮助了她。

    “江昊盛,谢谢你。”

    如果说,以前的种种当做是没发生,那是不可能的。

    可如今,时过境迁。

    他看上去恢复的不错,而她也有了自己的家庭。

    这样很好,不是么?

    只见江昊盛笑得淡然,其实不用谢他的。

    若非那个男人,派人找到了他。

    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对不起安西,我是有恻隐之心的。

    我就是,想来看看你。

    借这次机会,好好看看你。

    上一次,真的对不起。

    无意伤害了,差点毁了你的婚礼。

    还好,那个男人一直都守着你。

    他比我好,的确比我好太多。

    如果能回到从前,我一定比他对你好千万倍。

    可惜,没有如果。

    “你幸福么?”

    “嗯,当然!”

    她点头。

    幸福啊,那是当然的。

    有靳淮南在,就算再不幸,似乎过着过着也没那么差。

    她不求什么不切实际的幸福,现在唯一的希望。

    就是孩子平平安安出声,一家子能一直相守。

    “那就好,那就好。”

    男人低声重复着,字里行间的凉薄,陌安西听得出。

    却不知该说什么了。

    半响,她笑了笑——

    “你在国外,还好么?”

    “我很好,现在的生活,过得很平凡。”

    以前她想要的,就是平平凡凡的生活。

    那时候江昊盛给不了。

    如今,当江昊盛过上这种生活时。

    觉得,的确让人依赖。

    却独独,少了她。

    “安西,我该走了。”

    靳淮南说过,事情结束后,就立刻离开。

    他知道,作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

    对自己的妻子,对自己深爱的女人的占有欲。

    他这类型的前度,实在是不该再打扰了。

    “哦,那……再见。”

    陌安西也不知道,自己除了再见,还能再说什么。

    江昊盛,我现在幸福了。

    可你呢?

    你还有,你的幸福么?

    那女孩走进来,推着他的轮椅,面带微笑的样子,朝陌安西颌了颌首。

    离去前,陌安西听到那女孩温柔的声音幽幽传来——

    “盛,你还有什么地方想去,我陪着你。”

    至此一言,陌安西笑了。

    原来,总会有那么一个人,陪着他。

    那就好,那就好。

    初恋是什么的感觉,她是忘了。

    江昊盛是不是她的初恋,陌安西也不确定了。

    不过那一年,他说喜欢她的笑时,她很开心。

    至少,真的开心过,就足够了。

    ***分割线***

    回去的路上,陌安西想到什么,开口问道——

    “胖子,你能耐挺大的啊!怎么找到周老总的?”

    周老总那样的男人,愿意出来指责吕晴,想必一定是花了不少力气吧。

    只见久涵笑得无奈——

    “拜托,我哪有这种本事!”

    “那是陆少铭?”

    “陆禽.兽哪有心思管你的事!”

    久涵发誓,陌安西要是再猜不出来,就打爆她的笨脑子!

    女人沉默片刻,微微出声:

    “靳淮南……”

    “除了他还会有谁啊!”

    “那江昊盛……”

    “当然也是你那亲爱的老公找来的啊。”

    这一次,陌安西彻底选择了沉默。

    难怪昨天他说,什么都不要去多想。

    记得他是她老公就足够了。

    原来,即便他没有出面。

    都会把一切为她解决好,这么想想,好像今天编造的那些话,有点对靳淮南不好啊。

    “可是这次吕晴是搞定了,估计以后也不敢再做什么事来。但沈心言……”

    久涵止了止音,沈心言还是个不容忽视的大麻烦。

    “算了,她毕竟……身份不是吕晴”

    沈心言,再怎么说,也是靳家长子的妻子。

    已经,很可怜了。

    相信这次的事后,她能消停了。

    胖子期间接了个电话,声音中都是无语——

    “妈,我都说了这相亲的事以后再说,你干嘛呢!”

    “我不会去的!”

    “我没有……哎……好吧好吧,我明天去看看就是了!”

    挂断电话,久涵一脸憋屈。

    “我要疯了!”

    “怎么,被逼着相亲了?”

    陌安西打趣,现在事情过去了,心情也就开朗很多了。

    刚才出会场的时候,她也接到了小姨的电话。

    她和琪芳走了,回老家了吧。

    琪芳是聪明人,昨天她已经把话说到那种份上了。

    还好,琪芳不至于像吕晴那般不可理喻。

    迷途知返,还不晚。

    “我就去敷衍敷衍。”

    “不告诉陆少铭么?”

    “告诉他干嘛,这不找打么!”

    久涵翻一白眼,谁会告诉自己的男朋友——

    啊,亲爱的,我明天要去跟别的男人相亲!

    这不作死么!

    而陌安西,表情呆滞,愣了愣,不可思议道:

    “他会打你么?!”

    “额……”

    久涵满脸黑线,真是服了小西子这情商!

    能遇到靳淮南这厮,也是走了八辈子的好运啊。

    “没听过打是情骂是爱么?”

    “变.态!”

    陌安西小脸皱在一起,简直糟糕透了。

    对陆少铭的印象,又多了一份打女人!

    久涵也不想多做解释了,反正陆少铭那厮,看上去就喜欢玩重口。

    “行行行,你家老公不变.态。我才不信,你和他之间上床只会一次姿势!”

    “……”

    陌安西刹那无言,这什么呀!

    跟,跟上床有什么关系。

    某女脸颊通红,冷冷瞪了久涵一眼。

    拜托这是在车上,前面还有司机呢!

    她是没羞没臊,可自己脸面哪里搁啊?

    终于回到了别墅,久涵却似乎不想进去就要走。

    “胖子,你走什么?吃了晚餐再走。”

    “别……”

    “拜托嘛!别走!”

    “我还是走吧。”

    “死胖子,你敢走!”

    陌安西看着那扬长而去的车子,气的直咬牙。

    这该死的司机,到底是谁家的啊!

    久涵肯定是看出了自己的想法,才立刻逃了的。

    还不都是……

    突然不敢进去了。

    陌安西只要一想到白天自己说的那些话,就知道进去靳淮南今晚肯定不会放过她了。

    本来想拉着胖子做陪衬的,结果让那死胖子逃了!

    小心翼翼的样子,进了屋子。

    不敢抬头,只希望靳淮南还没从公司回来。

    “小兰,先生还没回来么?”

    偌大的屋子里,没看到人。

    小兰摇摇头,又点点头,不说话的样子,让陌安西一脸茫然。

    这是什么意思?

    回来还是没回来啊?

    “太太还是快点回房间吧。”

    卿姨提醒了一句,陌安西立刻明了。

    傻傻的笑了笑,现在回房间,这不自己找死么!

    “卿姨,我饿了……想先吃晚餐。”

    “可先生说,今晚不给太太吃晚餐。”

    “嗳?”

    “先生说,太太到了房间里就会饱了。”

    纳尼?

    难道房间里有她爱吃的东西么?

    她才不信呢。

    突然想到什么,脸腮一红。

    靳淮南不会是……

    怀着忐忑的心情走上了楼,在那房间外,犹豫了几秒。

    短暂的几秒,却漫长的可怕。

    咬咬牙,死就死吧!

    进了房间,意外没有看到那熟悉的人影。

    咦,他不在啊!

    那她怕个鬼!

    可就在自己准备倒在床上休息一下时,那浴室的门咯噔一声打开。

    陌安西吓了一跳,坐起身子,看着从浴室出来的男人。

    额,沉默,无言,尴尬。

    她立刻勾着谄媚的笑,像是十分“惊喜”的样子——

    “老公,你下班回来了?呵呵……今天还真早啊!”

    末了,撇撇嘴。

    早个鬼,他现在是大总裁,想几点下班就几点回家等着逮她!

    陌安西没忘,他昨天的话——

    但说错了话,晚上回来可是要受惩罚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