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她红着眼说,不想嫁给他了(万更一,10000+)

    第74章:她红着眼说,不想嫁给他了(万更一,10000+)

    当陌安西重新回到收银台时,手上什么都没拿,而目光看着那慢慢靠近的男人,垂眸,瞳孔中折射出暗淡。

    如果吕晴说的是真的,那晚的男人是靳淮南的话……

    “没找到?”

    靳淮南挑了挑好看的眉目,小女人的表情似在告诉他,没有找到心爱的糖果,迷茫中夹杂着几分黯淡。

    “嗯。”

    她生硬的点点头,这男人极为细腻,不敢和他对视,怕被他看出了自己的心思。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心不在焉,路边的霓虹灯下,透出绿荫的影子。

    直到掌心传来那熟悉的温度,是他的大掌牵住了自己,抬眸,借着淡淡的路灯,看清他挂在嘴角染有三分宠溺的笑——

    “明天我开始休假,去买戒指。”

    戒指……结婚戒指,她这段时间,一直想着念着的东西。

    可此刻,陌安西沉默了。没有他以为的笑靥与眉目染悦,只是怔了怔,而后晃神点了点头。

    “哦……”她像是这一刻才听到他刚说的话,反问道:

    “休什么假?”

    “婚假。”

    婚假,戒指,她才意识到,距离婚礼竟然只有三天了。

    因为之前的很多事,她几乎都快忘了,婚礼的日期了。

    她止了脚步,看着他,很想把那句话问出口,那晚上的人,到底是不是他。

    可……她沉默了。

    一整晚,她躺在床上都没有入睡,脑海中想到的,是吕晴说过的话,还有……那模糊的记忆。

    靳淮南,如果那晚上的男人是你,那么……她去医院那次,他说缺老婆孩子,一定是认出了她就是那晚的女人,所以……对她负责?

    可,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呢?

    陌安西对那一晚的记忆真的很淡,唯一清楚的,就是第二天早上在酒店房间醒来时,那浴室里,有男人沐浴的声音。

    当时的陌安西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身上的疼痛是因为丢了第一次,不敢面对浴室里的陌生男人,忙穿起衣服就偷偷溜走了。

    当然,一.夜.情虽并非她所愿,但也并非人家强求。毕竟自己的确是有意识在酒吧里勾搭了一个人,说要和他……One/Night/Sex的。

    翌日,挑选戒指的时候,她几次都在想,那晚上的男人是靳淮南,自己是该开心还是生气呢?

    “这是店里新推出的一款钻戒,设计新颖小巧,很适合您。”

    那店长推荐着各类的戒指,靳淮南似乎只在乎妻子的意见。而陌安西,一直处于出神与摇头的状态。

    “都不喜欢?”

    “嗯。”

    她耿直点头,然而附在他耳边小声嘀咕——

    “太贵了,戴出去会被抢的。”

    那些戒指,就那么小的钻,也要十几万。很贵的,她才舍不得呢。

    靳淮南抿唇轻笑,看来安全意识挺高的。

    “抱歉哦,我们再看看。”说完,就拉着男人出了珠宝店。

    八月的天气已经有些凉爽了,小女人捧着一杯奶茶,这家店很久没来了,很喜欢这奶茶的味道。

    而一侧的靳淮南,看着不爱钻戒只爱奶茶的陌安西,勾唇笑了笑。

    “要都不喜欢,我让人给你定做。”

    “嗳?定做个假的应该不贵吧。”

    他在说钻戒,她知道。

    而她是想省钱,他也知道。

    靳淮南眉宇扬了扬,她觉得,自己的丈夫很穷么?

    “要不买个银的吧,钻石的太贵而且太浮夸,简单的银姐戒也不错。”

    陌安西觉得,结婚戒指的意义在于将两个人彼此相连,而不是用钱来打造关系。朴实的生活是她想要的,平凡普通的婚姻,也是她所追求的。

    就这样,一向宠着她的靳医生,陪她去银器店选了一对戒指。

    无名指上,刚刚好的戒指,似乎让她格外满足。

    取下来放在锦盒中,再过两天,她要在很多亲朋好友的面前,看着他,为她戴上这枚戒指。

    嘴角洋溢着淡淡的欣悦,就在这时接到了胖子的电话,说是要她去店里拿一下给她准备的结婚礼物。

    好吧之前久涵有送过,但觉得没办婚礼就不算正式。

    ……

    “哎,别拆啊!”

    拿到礼盒的陌安西顺手就要撕开包装,就立刻被久涵叫住了。

    “给我的为什么不能拆?”

    “新婚夜再拆!”

    “为什么?”

    搞什么啊这么神秘,而久涵执意不准她拆,还说新婚夜一定用的上。

    看她那邪恶的眼神就觉得里面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就是吓人的,要不就是整人的!

    “嗳,小西子两天后就是新娘子了,好幸福哦!我得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一样,结婚呢?突然觉得过这样平凡简单的生活也不错,我开始嫉妒你了。”

    久涵以前最不喜欢无味的人生,可现在看到好朋友就要欢欢喜喜的穿婚纱,就眼红了。

    哎,不过那羡慕不过三分钟,想想还是钱money比较重要,能让她满足!

    而陌安西,沉默了。

    良久,才徐徐开口——

    “胖子,你觉得,靳淮南喜欢我么?”

    “废话,不喜欢干嘛要娶你。我看他可在乎你了,啧啧,你没听过男人一旦真爱上,可比女人要执着的多呢!”

    “那你觉得,如果那天他在医院遇到的,是另一个女孩,他也会同样对另一个女孩好是么?”

    “额……”久涵语塞,这个东西很难说的。不是那个人,遇见再多也是无感啊。

    “小西子,这是讲缘分的,我哪知道。”

    缘分。

    陌安西皱起眉头,如果真的是缘分,那是得从医院那次算起,还是……那一晚算起呢?

    “昨天,我知道了一件事,让我无法接受,但又无法回避。”

    “什么?说出来,姐帮你解决。”

    “那一晚,地下酒吧,带走我的男人……是靳淮南。”

    当陌安西平淡如水的讲出这句话时,久涵就瞪大了眼珠,一时没了回应。

    “小西子,这个玩笑有点蠢。”

    “是真的,吕晴看到了那晚的监控录像以为靳淮南是被我要求负责而娶我的。”

    “吕晴?她怎么会知道的去……先不管那些,你问过你老公么?”

    久涵这一问,陌安西就沉默了。

    摇头,咬唇。

    “那你怎么不问呢?这种事情当然是要问清楚啊!”

    被久涵这么急躁的脾气一催促,陌安西也来了性子,回斥——

    “我怎么问?他要真想认那晚的事,早就会告诉我他是谁了。可他没有……”

    “但他娶了你,并不是那种逃脱责任的人。”

    “不,久涵!我说的不是责任,我也不需要任何人为我负责。你懂不懂,在他面前,我就是一张白纸,他什么都看得透,也什么都知道。可我呢?对他一无所知。靳淮南对我好我知道,但这样太过飘渺的感觉,我没有那种真实的存在感。我怕,有一天你会发现,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于江昊盛是,对如今的靳淮南,她也是。

    若是以前的不在意,那她可以没心没肺的去过生活,活自己的。

    但现在不同了,她……已经离不开靳淮南了。

    所以,才会对一丝丝的隐瞒都会看得那么重。

    “我虽然不明白,但小西子,很多事情你不问,是不会有结果的。你和他是要走一辈子的人,如果他承认了,不是更好么?”

    “……”

    好?被骗了还好么?

    “你想啊,第一不仅说明你是清清白白把身子给他的,并没有***别人,完全符合你圣母玛丽苏的人生;第二……可以证明靳淮南并不是不能人道,一次就能让你怀孕,可想以后你们也不用担心没有孩子了。小西子,这是好事!”

    经久涵这么一说,陌安西本是很无言的,但又莫名觉得,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

    ***分割线***

    陌安西回来后就坐在沙发上惆怅着自己改怎么开口问他,老公,不知道为什么,我希望那晚的人是你,因为这会让我觉得自己对你能做到婚姻上的忠诚。

    可我又怕那晚的人是你,因为……你没有对我做到相应的坦白。

    其实现在想想,很多事情她只要仔细想想,有很多倪端的。

    譬如,就算是闪婚隐婚,也不会选择一个怀孕的小女生。靳淮南,认出了她,所以……娶她。

    可是,孩子没有了。

    他依旧对她好,这样的好,像是一个男人深爱一个女人才会做到的。

    “想什么?”

    一道声音冷不丁传来,陌安西顿了顿,才反应过来他现在已经开始休假没上班了。

    “没……我只是在想,蜜月旅行要去什么地方。”

    靳淮南在她身旁坐下,伸手挽住她的腰身,让她靠在他怀里,姿势很惬意,好像觉得她累了,需要有了依靠的位置休息一般。

    “去悉尼,酒店订好了。”

    “悉尼……”陌安西呢喃了一遍,他……怎么知道,她一直想去一次悉尼呢?

    她好像,除了胖子没和谁说过啊。

    一定是死胖子说的。

    悉尼,如果世界只剩一天,请把我留在悉尼,捡垃圾。

    当时她无意听到这样一句话,还不相信。结果看了悉尼的很多图片,都觉得妙不可言。

    抬起盈眸,对上那深邃的瞳孔,这样的他,真的让她好喜欢,好喜欢。

    “老公,我有件事要问你。”

    “嗯。”

    他淡淡应了一个字,而她,迟疑了片刻——

    “如果那天在医院,你遇到的是别的人,你也会这样对她好么?”

    她问的很认真,而靳淮南深邃的瞳孔深了深,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那好听性感的声音幽幽传来——

    “没有如果。”

    没有,如果。

    陌安西暗淡了眸光,对啊,没有这个如果,因为你早就知道了一切。

    想问他那晚的事,但每每话到嘴边,都变成了别的无关紧要的话。

    直到吕晴把视频给她发了过来,她犹豫了很久,才敢点开看。

    而那一幕幕,像是倒带,她那忘却的记忆,也一点点,想起来了。

    ……

    吕晴给陌安西把视频发过去后,冷笑一声。

    还真是个天大的笑话,陌安西真的不知道那晚上自己勾搭的男人是她现在的丈夫!

    还以为她是装得,不过现在看来,真的是滑稽透了!

    “陌安西,你说要是这份录像给江昊盛看到,他还会觉得我比不上你么?!”

    吕晴不愿自己就这么吃了亏,江昊盛悔婚,让她只剩下了恨意。

    她要让江昊盛也尝尝,被人耍的滋味!

    这个世界上又不是只有江昊盛一个男人,比他有钱有势的多了去,她就不信自己找不到更好的靠山。

    整垮江氏,打击江昊盛,破坏陌安西的婚姻,是她此刻全部的目标。

    女人的嫉妒与仇恨,足以把她的理智完全泯灭,她把视频给江昊盛发了一份过去,即便那人现在已经不想再理她。

    但很快,他就会打电话来的。

    果然,不出所料。

    不到一个小时,那男人的声音,终于舍得出现了!

    “吕晴,这是什么!”

    “如你所见,还需要问么?”

    “把安西带走的这个男人是谁!他们做了什么!”

    “呵……江昊盛你傻么,一个男人把喝醉酒的女人带走,能做什么?当然是和你我一样,上/床做/爱啊。”

    吕晴听到对方像是砸了什么东西,心里越发有了报复的快意,继续冷嗤说着:

    “你该不会还不知道,这个男人现在已经是陌安西的丈夫了。嗯……听说他们之前就领证了,而两天后,是两人的婚礼。怎么,你要和我一起去祝福一下你的前女友么?”

    而后,江昊盛砸了手机,而吕晴这边,只是冷笑。

    婚礼,听上去真美好。

    她曾经,也穿了美丽高贵的婚纱,步入昂贵布置的礼堂,结果呢?

    她的未婚夫,在所有宾客面前,指责她的低贱不堪,弃她而去。

    她厌恶投了,婚礼!

    陌安西,你一定也像我之前那般,幻想着那梦中的婚礼吧。

    可怎么办,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我没有的东西,你也别想拥有丝毫!

    ……

    是夜,月凉如水。

    靳淮南还在处理着一些医院的琐事,把交代的事都告诉了戴逸臣,而对方还戏谑说结婚就是好,他这个单身汉只能嫉妒眼红。

    而从看了视频后就早早睡了的女人,闭上眼,那晚的情形,全都一一浮现。

    那一晚,五个月前,3月初。

    开学的季节,也是她的生日,江昊盛说要给自己惊喜,让她早早去学校约会的老地方等他。

    可他一整晚都没来,直到早上久涵来告诉自己,昨晚江昊盛去和吕晴开/房了。

    她去到那间宾馆时,两人还在睡,房间里的暧.昧因子气息弥漫在空气中,她觉得恶心,甚至不等久涵叫醒两人,她要咬牙离开了。

    后来,在酒吧待了一整天。

    从白天没有人的喝酒,到晚上灯红酒绿的喝酒。她一直喝,像是不会倒一般,而久涵一直在找她。

    嗯,也许那天找她的,还有江昊盛。

    但她都将手机关机了,看着酒吧舞台上跳着钢管舞的妩媚女人,魔鬼般火.辣的身材,下面看着的男人都纷纷叫好,但陌安西知道,那些眼神都是色与欲。

    原来,男人这么容易满足。

    期间,有来搭讪的男士,见她还穿着大学的校裙,水嫩极了。

    但她不理会任何人,像是那些喧闹她都听不到,只是关注自己的酒,有没有满上。

    直到她真的喝挂了,身子摇摇晃晃的,想起来回去找胖子,哭闹一晚上。

    然而她好像连路都走不稳,撞了很多人,一身的酒气,被推来推去,想吐,好不容易去了那走廊尽头的卫生间,吐了出来。

    好难受,那些灯光让她晕眩,耳边除了摇滚的声音,她好像还听到什么人在说话——

    “这些女人,都没感觉?兄弟,你该不会真的是不行了吧?”

    陆少铭和男人走出包厢,还搂着一位美女勾着自己,但走在前面的男人,看上去就是禁.欲系的。

    陌安西眯着小眼,看着这厮从自己面前走过,即便喝醉了,那欣赏帅哥的眼睛还没瞎,眼珠子像是长了定位器一般跟随着那男人而去。

    脑海中突然有了这二十多年来最大胆的想法,要是能睡到这个帅哥就好了!

    嗯,睡……

    对啊,这里是酒吧,男人……都像江昊盛一样,喜欢性。

    不知那里来的力气,她竟然摇晃着身子跟去,伸手就去拽住男人垂在两侧的手臂。

    好吧也许是她喝醉了力道有些大,那么一拽后,男人止了脚步,回过头居高临下看着拉住他的女人。

    下一刻,那满身酒气的小女人就往他怀里一蹭,像只八爪鱼一般手紧紧拽着他那昂贵的外套,哼哼唧唧不知道说什么,而迷离的眼睛睁开,盈眸中,既然是醉了,也透着纯净的无暇。

    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而他,本想推开这勾搭来的醉酒女,但那怀里的温度,那无暇的眸子,那被她轻轻咬着泛红的唇瓣,让他不仅没有方反感,反而觉得,这地方有这样的女孩,似乎不太搭。

    “One/Night/Sex,带我走。”

    这是,她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唯一一句。

    带着无限的诱惑与妩媚,却不失那一袭校裙的清纯。

    靳淮南第一次,眸中染了一种叫做情/欲的杂念。她不过一句话,就足以让他有了反应,那发热的大掌顺势扣住了女孩的腰身,让她与他之间完全贴合。

    一侧的陆少铭,看到这一幕,重瞳一眯,推开那妩媚的女人,想上前说什么,只见男人已把小女人打横抱起,像是刻不容缓,直接大步离开了酒吧的长廊。

    “陆少……”

    被推开的女人不满,声音娇媚。而陆少铭,低笑出声。

    看来今晚,靳淮南是要破戒了。还以为他这兄弟真不会对女人有兴趣,没想到……前一刻还禁欲的某人,下一秒就要成为破戒的禽.shou。

    嗯,可怜了那小女生,看上去好像有点,弱不经风。

    ……

    酒店,房间里。

    迷迷糊糊倒在床上的陌安西觉得有点闷热,解开白色的格子衬衫,好热。绯红的脸,迷离的眼神,嘀咕的声音软绵绵的。

    而男人过于低哑的声音传来——

    “嗯,真醉了?”

    却是小女人听到声音后,就痴痴的看着他,眼中像是呆滞,又像是委屈,但更多是娇嗔——

    “我没醉……”而后,傻傻的笑,分明是醉得分不清自己在做什么了。

    借着淡淡的灯光,靳淮南睨着床上乖巧如猫坐着的小女人,嗯……呆滞的小眼神中似乎透着某种不明的情绪,让他看了,有忍不住将吃掉的冲动。

    纤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女孩那红透的小脸,菲薄的唇瓣微微靠近,在与她的红唇之间,仅剩一厘米的距离。

    “大叔,你要吻我么?”

    陌安西第一次把眼睛睁得那么大,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嗯,帅帅的大叔。眨眨眼,不对,好像也不是很老。

    大叔……

    靳淮南挑眉,他看上去很老么?

    “嗯,我给你吻。”

    她笑嘻嘻说完,就撅起嘴,迎上去。

    “不后悔?”

    暗哑的磁性嗓音中都是危险的气息,而陌安西一脸茫然,脑袋晕晕的,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那强势的吻就朝她袭来。

    后悔,接吻有什么好后悔的啊。

    但到下一刻,陌安西就好像意识到,这个男人,要得更多。

    而她,也想要他给予的。

    嗯,喝醉了真好。

    什么事,都可以不顾一切,尽情享受。

    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与他“坦诚相见”的,娇滴滴的模样像是在害羞,但那眼珠子黑的贼兮兮的。

    “嗳,我不舒服……”

    她感觉有什么东西蹭着她,随着那越发强烈的气息一点点将她包围,她只听到男人沙哑无比的嗓音在她耳边传来——

    “嗯,乖女孩,闭上眼睛。”

    “不,我要看!”

    她努嘴,干嘛要闭眼睛,可是那目光还没从男人好看的容颜上转移,身下的疼痛就猛的袭来。

    嘤嘤,陌安西几乎差点破口而出——疼死宝宝了!

    但那人的吻,封了她的唇。

    陌安西从来没想过,会把自己就这么给了一个陌生男人。

    很快,那陌生的情.欲将她的意识与思想吞噬。

    一夜,缱绻旖旎。

    ……

    猛的睁开眼,陌安西不敢相信,那一晚的她,竟然这么大胆。

    翻了个身子,正迎上某个深邃的目光。

    他……什么时候上.床来的?她怎么,都没听到动静呢?

    “没睡着?”

    她沉默,看着他躺下,像往常一般想将她搂入怀中哄着她入睡。

    而这一次,陌安西拒绝了。坐起身子,蜷在床头一角,沉默不说话。盈眸中都是暗淡,靳淮南知道今天的她不正常,应该说,从昨晚开始,就一直这样。

    良久,她掀唇,看似平淡实则波澜起伏的几个字从她口中溢出——

    “靳淮南,我不想和你结婚了。”

    她没有生气,也没有耍脾气,说得很认真。

    他听了,只是噙着笑,言语中染上几分亵玩的笑意——

    “嗯。”

    “你觉得我是在跟你开玩笑么?”

    她很不喜欢,他现在的笑,让她会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你要是不喜欢,就不办婚礼。”

    陌安西语塞,对啊,那是婚礼,只是婚礼。

    结婚,她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是他的妻子了。

    “觉得耍我很好玩么?”

    一开始就认出了她,却一直跟他玩什么闪婚隐婚的游戏,觉得很好玩是么?

    “靳淮南,在医院的时候,你明明认出我是那晚的女人,你为什么……”

    为什么不说,而是让她一直以为,那晚只是个不会再见面的男人。

    那晚的女人。

    靳淮南重瞳一深,果然,小家伙记起来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而生气了。

    “想起来了?”

    “是,全都想起来了!你骗我,你这个骗子!”

    明明觉得很委屈,但却是一点眼泪都出不来,反而的恼怒,但更多是无奈。抓起枕头就朝他砸去,该死的,明明讨厌死这人了,欺骗她这么久,可她就是……下不了狠力。

    陌安西,你这个没骨气的!

    却是下一秒她猝不及防,被男人扣住腰身,抵在那床沿边缘。薄热的呼吸抵在她鼻息之间,男人眸中的深邃,开始一点点染上了邪肆的桀骜——

    “骗你什么?”

    “你……”陌安西张口想说,但竟发现自己找不到他骗她的地方。

    骗他一直装不认识她么?

    可那一晚之前,两人本来也就是陌生人啊。

    骗她嫁给他?

    可要是那天换做是别的男人,她为解燃眉之急也会答应的。

    骗她给他生孩子?

    可孩子没了,他却对她那么好。

    所以,倒成了她的错么?

    “在医院,你遇到准备去流产的我,就已经认出来了是不是?”

    “是。”

    他回答的毫不犹豫,甚至陌安西还不知道,那并非一场巧遇,而是男人早就知道,她会在那天去医院。

    从那晚后,靳淮南就知道,他找到了让他身心得到满足的女人。

    甚至,想一直占据那种美好,留她在身边,要是她愿意,他可以娶她,对她负责。

    但那个青涩的女孩,再次让他刷新了认识。

    从浴室出来的他,看着空空无人的大床,房间里还透着一.夜缠.绵的暧.昧气息,甚至床单上那一抹女孩纯洁的象征红得无暇。

    但女人,却跑了。

    可以说是,落荒而逃。

    像是他成了野兽,会吞了她一般,连东西掉了,都没发现。

    将那浴巾随意仍在大床上,他捡起那掉在地上的校徽,嗯……她叫陌安西。

    菲薄的唇,勾出好看邪佞的弧度。

    所以,让陆少铭查到了这个女人的所有情况,才知道那晚上她把自己灌醉的原因。

    为情所伤,嗯……没关系,以后有他宠着她就够了。

    直到陆少铭告诉他——那个女孩好像怀孕了。

    而偏偏她就是注定要与他相遇,选择在医大流产。

    在靳淮南说出那个字时,陌安西就觉得这个男人很欠打,占了她便宜还有理了是么!

    “那你那天为什么不说你是谁呢!”

    “因为我在想,”男人吻了吻她的唇瓣,即便只是微微的一吻清浅,也让陌安西脑海里浮现那晚的画面——

    “这个把我遗忘的小女人,什么时候才能自己想起我是谁。”

    睡了他,然后跑了。怀了他的孩子,然而却忘了他。

    嗯,或许她可以再大胆一点。要是那天在医院他没有出现,她是不是就悄无声息的流掉孩子?还说,出现别的男人,她也能点头立刻答应,带着孩子嫁给他人?

    想到这些,靳淮南就觉得,自己有必要让这厮自己记起他。

    “你……我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有必要……有必要这么较真么!”

    陌安西在听到靳淮南说的话后整个人都郁闷了,什么呀,敢情是为了,惩罚她?

    “较真?”

    靳淮南眯了眯眸子,瞳孔中透出一抹冷凛,让小女人看来立刻识相闭嘴。

    “毕竟第一次,不该较真么?”

    第一次,陌安西眼珠子睁大,他在说她,还是他自己?

    不是吧,鬼才信那是他的……

    这种老司机,不知道骗了多少像她一样无辜的小女生!

    “靳淮南,我还在生气呢!”

    就算她也有错好了,但心里还是不快,他知道那晚上,对她人生改变了什么吗?!

    他倒好,等着她自己自投罗网,还巴巴的以为,遇到了解救她的男神呢!

    卑鄙,小人!

    “那后来呢,你明明……明明可以,却装作不行!这不算欺骗么?”

    陌安西想到了一个重点——靳医生不行!

    那晚上,她被他折磨的分不清自我,这哪是不行啊,简直一次就中标!

    “可以什么,嗯?”

    他却是坏笑,唇贴在她耳边摩挲——

    “那段时间,你怀着孩子,我的确是不行。”

    他是医生,很多事情要注意的更多一些。

    只是没有料到,那个孩子还是没了。

    “那你每次看着我……靳淮南,你不要脸!”

    看着她做那些,污得要死的事,他竟然都能忍了,简直就是个披着羊皮的狼,大坏蛋。

    “嗯,我不要脸。”

    他淡淡应着,而带着凉意的唇就从她耳边缓缓往下移,落在女人白皙的颈间。

    陌安西咬唇蹙眉,该死的,谁要和他这样啊!

    她明明现在,很生气好吧!

    小手推搡着他的身躯,眼神中都是拒绝——

    “走开,不准碰我!”

    陌安西作势要下床,似乎需要一点时间静静,然而那赤着的小脚才落地就被那厮一点也不温柔的动作拽回了柔软的大床上。

    “我不要跟你睡,我去睡沙发!”

    她挣着身子,不要不要不要,现在靳淮南做什么,她都不想去在意,更不想继续当小丑被他耍!

    “别闹,会着凉。”

    这种时候,还放什么糖衣炮弹,真的是,专业撩妹技术控!

    不行,陌安西,这次要有骨气一点,坚决不要妥协!

    “那你去睡沙发!”

    她也是随口而出的一句话,却不想男人沉默片刻,起身拿着枕头就出了卧室。

    嗳?真去了?!

    莫名的,又觉得心里空空的。

    要被自己气死了,干嘛这个纠结啊,她才是委屈的那个好吧!

    就这样,一整晚,沙发上的男人睡得浅,似乎在等着卧室里生气的小妻子给他开门。

    而床上的陌安西,整夜无眠。

    ***分割线***

    吕晴见到江昊盛大半夜开车来见她时,嘴角就扬着得意的笑。

    他还是来了,为了陌安西。

    “江昊盛,你现在还会觉得,陌安西是完美的么?”

    男人不说话,那眼中深深的愠怒已经被吕晴看穿。

    “在你背叛她的爱情时,她也做出了同样的举动,我倒觉得很公平。不过就是可惜了,你如今的用情至深!不如和我一起出席她的婚礼,祝福吧。”

    “祝福,不可能!”

    “难不成,你还希望她也像你一样从婚礼上逃走么?别傻了,除非……”吕晴有意顿了顿,看着男人瞳孔的妒恨越来越深,开口说道——

    “除非你能让陌安西不去参加婚礼,不过……绑架新娘,江昊盛你敢么?”

    只见江昊盛冷冷扫过她的脸色,眸底闪过一丝猩红。

    他现在,已经被不甘与怒恨燃烧了理智。没有什么敢不敢,他决不允许看到,唯一真心付出过喜欢的女人,穿着纯白色的婚纱,笑容缱绻,嫁给别的男人!

    绝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