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6.第766章 :韩之柔番外篇(五)

    李惜雪也走了过来,她冷笑着看着我,“杀了吧!免得妨碍我们。”

    我真的被吓傻了,我拉着向白晴的手,摇头用颤抖的嗓音说:“不要,我没有想要妨碍你们,我只是觉得张幼灵太可怜了,我……我不想她死,她人那么好,我……我真的不想她死,我不想。”说到最后,我哭了出来,

    但是我没有想到接下来向白晴就打了我一巴掌。我泪眼朦胧的看着她,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她不是张幼灵的好朋友吗?我要救张幼灵,为什么她还要打我?

    “你知道什么?你了解小灵什么?你知道小灵有多少痛苦吗?”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向白晴哭,两行眼泪从她的脸颊边流了下来。我懵了,但是我不觉得这样是不对的,无论一个人活着有多么的痛苦,都啊该去自杀,这样做是不对的,不对的。但是,我说不出来。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们充满恨意的眼神,我说不出来。

    我做错了什么?

    “向白晴到底要怎么样?如果她不死,我们肯定都死不了了。”李惜雪有些不耐烦了。

    “是啊向白晴,她口口声声的说要救张幼灵,你相信吗?她可是韩之柔,平时不出声,其实很有心计的。上次的日记本,那可是记载了我们所有人的秘密。她说要救张幼灵,其实是想从市长那里得到什么好处吧?”南慕灵说。

    “是真的吗?你真的打算这么做?”向白晴用愤怒的眼神望着我,问道。

    “没有,我……没有。”我流着眼泪,觉得特别委屈。

    但是向白晴仿佛没有听到我的话一般,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眼睛时,她用很无奈的语气对我说:“那就没有办法了,你和我们一起去死吧。”

    “我不要死,我不想死,我不要!”我死死的拉着向白晴的手,泪眼纵横。我真的害怕了,我害怕了。人活着的时候,可以笑着谈死的话题,大家都认为死亡没有什么,也许有一天我们都会选择自杀。但是,当真正面对死亡时,你才会明白死亡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这可由不得你了。”南慕灵冷冷的道。

    向白晴死死的将我按在了床上,她的眼神是那么的冷。我拼命的挣扎,南慕灵和李惜雪都过来将我的身体按住了。最后是向白晴将硫酸拿在手机。捏住我的下巴,将硫酸……全部灌进了我的嘴巴里面。

    那一刻,我全身如同被最烈的火焰燃烧着。硫酸从我的嘴巴里面往肚子里面流了进去,我闻到了烧焦的臭味。疼痛,那是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疼痛。她疯狂的流着眼泪,想要大声尖叫出来,我想要喊痛,我想要让她们住手。住手啊!但是,我的舌头已经没有了,喉咙也被烧毁了。

    我看着她们,死死的盯着她们。我告诉自己,要记住她们的脸,一定要记住。我就是死了,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些夺走我生命的人。最后的最后,我就这么死了。

    临死前,我最后问了自己一遍,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早知道这样的话,就让她们这些人去死就好了,我为什么会于心不忍?为什么想着要救张幼灵。善良什么的,多少可笑。

    比起鬼而言,人类的疯狂既然可以可怕到这种程度!

    【PS:韩之柔的番外到这里就结束了。其实韩之柔并不坏,看完她的番外,大家也都应该了解了吧?向白晴和李惜雪她们其实也没有错,她们的人生经历都很可怜。谁都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

    高考终于结束了。闻人暖也不知道自己考得怎么样?但是,临时抱过佛脚了,应该也不会太差吧?

    今天晚上,她在宿舍睡最后一个晚上后,就要回家去了。闻人暖刚躺在床上,就收到了哈迪斯发过来的信息。

    “我所在的地方不是特别方便联系,所以的只有给你发短信了。暖暖,接下来我要告诉你五件武器的下落。除了你的武器外,还有其他四件武器。分别是弓箭、剑、斧头、扇。适合的使用者我都分别是你身边的同学。弓箭适合张晓晓,剑适合叶寒,斧头适合崔风和、扇适合浥尘。只有这些武器到了真正适合它们的主人手中,才可以发挥最大了能力。这样,你们才有机会可以打败月神了。”

    另外一条短信是这些武器的地址。但是哈迪斯说这些武器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他们必须通过重重试炼才可以得到。

    闻人暖收到短信后,就立马联系了他们四个人,把地址分别发给了他们。浥尘是完全不用担心的,他那么强肯定对于那把扇子是手到擒来了。叶寒也说自己这次会带着保镖一起去找剑。至于崔风和和张晓晓闻人暖决定和他们一起去。尤其是不太放心张晓晓,毕竟他治疗术虽然很厉害,但是武力比较差。

    第二天早上。

    宿舍里面的几个女孩子,都分别收拾好了行李。这次可是长达两个月的暑假,她们要两个月不见了。

    车站前。

    李晓语对闻人暖说:“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联系我,别自己一个人冒险。”

    闻人暖点了点头。微笑的回道:“知道了。”

    “我也是,暖暖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随传随到。”巫晓月挽着闻人暖的胳膊,笑嘻嘻的说道。

    闻人暖摸了摸她的头,“嗯。一定的。”

    然后,巫晓月和叶无道一起坐车走了。

    李晓语站在闻人暖身边,半天都没有说话。直到一辆班车来了,闻人暖问道:“不上去吗?”

    “你当本小姐是谁?”她十分高傲的说了句。

    “什么意思?”

    “有人接。”

    “是吗?家人啊,有钱人家的女儿就是不一样,羡慕妒忌恨呐!”闻人暖一脸哀怨的道。

    “是我爸爸,也就是继父,我继父对我很好。”李晓语很难得的脸居然微微泛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