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世尊

63.第63章 试剑台上初扬名

    近些时日的洞虚派,是轰动的洞虚派。

    上至长老首座,下至外门下院,所有人都在热议着葛成结丹之事。

    还不只他们,按照洞虚派惯例,每一个金丹首座诞生,在其开辟新的山峰之时,都将由宗门为其举办金丹大典,广邀玉皇十大宗门,以及其他一些知名修士来为其庆贺。

    此时,前往各大仙门送信的使者,想必已经在路上了,甚至,与洞虚派紧邻的药王谷,恐怕都已经收到这一些消息了。

    葛洪的金丹大典,被安排在六个月后,这期间他将以稳固境界为主,等时辰到了,方才会现身讲法,为所有参加大典的道贺之人,讲诉自己的修行体会。

    都无需猜测,林青便知道,届时会来的,必然都是各大宗门真正的高人,当然,也少不了他们最杰出的弟子,因为……这是上品金丹。

    按白云老道所说,上品金丹,元神合一,能成就者,不只要有大毅力和大智慧,更还要能看透自己的执着,明悟自己的道路。

    可以说,只要成就上品金丹,结婴之前的心魔入侵,对他们几乎就形成不了阻碍,也只有碎丹化婴的蜕变过程,还需要一定的机缘,但即使如此,十个上品金丹,差不多也要有九个能结婴成功,最后的一个,多半还是因为意外,才出现变况。

    如此高人亲身讲诉自己的修行体会,任何一个有望金丹的神通境修士,岂会不来聆听。

    “可惜我们外门中人,根本没有资格前往听道。”

    住室中,正以真气将断去的骨头稳固,并催动药力,又引动丹田热气,在恢复伤势的林青,略略有些不忿。

    三日前,受葛成结丹之时的征兆影响,他整个人直接从数十丈高的天空摔下,连骨头都断了好几根,如此无妄之灾,连事主都见不了一面就不说了,受宗门规矩限制,更还连听道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不忿之后,林青又摇头一笑,他自也知道宗门规矩的由来,宗门总计有十万外门弟子,若是不加以限制,到时候恐怕一个不缺地,所有人都要涌上山峰。

    那样的话,到时候就不是开峰讲道,而是一场闹剧了。

    他这不忿,也不过是一声自嘲,在苦中作乐罢了。

    “可惜了,本准备在宗门****中,好好地参与一番的,受这伤势影响,怕是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摇了摇头,林青很快便收起了心中的杂念。

    不过,两日后,一道消息的传来,却又令他不得不苦笑了一声。

    “此次宗门****,各大下院排名前十的弟子,可上守一峰听葛成师祖讲演金丹大道。”

    守一峰,便是葛成为其山峰所起的名字,只听峰名,便可知其秉性。

    而下院前十,方才能去守一峰……

    若是身上没有伤势,又拼尽一切,尝试着去冲击真罡境,并取得成功的话,林青说不定还能有一丝希望,但此时……即使能在****之前养好伤势,他也已没有冲击瓶颈的时间了。

    “看来我和葛师祖,还当真是有缘却无份。”

    摇着头,林青边是苦笑,边是自嘲一声,不过此时,他的心境却已完全恢复了平常心。

    机缘既然强求不来,那也无需去勉强,至少,仅是葛成其人,就已经给林青带来极大的触动了,也让他对自己道路的选择更为之坚定。

    ……………………

    七日后,在金丹大典的映衬下,隐隐有些黯然失色的宗门****,如期而至地开始了。

    不过,虽是有些失色,但为了一份机缘,今年的宗门****又格外之激烈。

    洞明下院某一试剑台。

    一男一女相对而立。

    男的右手之中,一把靑蜂剑欲飞还未出,左手则持有一面黑色小盾,小盾上寒光闪烁,仿佛是某种寒铁所制。

    女的娇小玲珑,笑靥如花,看似很是可人,但手中同样有一支宝钗流转着白色的灵光,身上的黄衫也有一些隐晦的灵力波动。

    一刻的对峙,女子便笑盈盈地裣衽一礼,道:“林师弟,还请手下留情。”

    说话间,就见对面的男子也匆忙地收起宝剑,并欲抱拳回礼,这时,女子动了。

    樱唇微启,心中默念几声法咒,同时,那拉着衣摆的玉手,也极其隐蔽地掐了两下,白光骤地一闪,宝钗迎风一起,便化作了一支利箭,疾若闪电一般射向了对面。

    “你……”

    极其的惊怒,男子似是根本没料到对面外面可人的师姐,竟然会如此偷袭,一声惊喝,他的身影便急飘而退。

    不过,人的速度,又如何能与法器相比。

    只是顷刻时间,宝钗便已射至了他的身前。

    眼见着男子甚至连掐动法决,御使法器的时间都没有,女子脸上不由浮起了一道得意之色……这些男人个个都是如此,见到女人,手就发软,稍稍给他们一些笑脸,马上连姓什么都忘了。

    不过这道得意之色才刚浮出,突地,女子的眼睛又是一缩……青光!

    “不好!”

    心中一声警讯,女子边是朝侧面急退,边又口中再念几声法决,欲要催使御器术,将护身法衣激活,但这时却明显已经晚了。

    甚至比她的宝钗还要更快,青光一闪,就有一把飞剑直接劈在她的身上,砰的一声,便将她击飞十数米,并一下倒在地上,一时连爬都爬不起来。

    好在这飞剑只是以剑背横劈,女子虽然起不了身,但她知道,该只是断了一些骨头,等用上疗伤灵药,再休养一阵,当是没有什么大碍。

    不过不甘心地,嘴角带着血丝,女子又强撑起头,看向了对面的男子。

    紧接着,她的两腮不禁一瘪……那面黑色小盾早已经当空迎上宝钗,并一丝不漏地将宝钗所有的攻击,完全地承受了下来。

    也就是说,对面的男子哪里是见到女人就手发软,他分明是等着她自己上钩,自己露出破绽。

    “林青!”

    牙痒痒地记住这个名字,女子随即便主动认输。

    接着,林青也面色不动地飞下了试剑台。

    其实,若是可能的话,他并不想要这样的胜利,至少在这次宗门****上,他并不需要。

    他会参加这次****,更多的是要通过亲身体验,好好增长一番见识,当然……如果对面那师姐刚才的伎俩算“美人计”的话,也许也让他长见识了。

    这是宗门****的第一天,林青也只有这一场较量,接下去,他没有如三年前一般,赶着回去看守丹炉,而是认真地观察起了其他师兄弟的比试。

    这其中,有很多人也和他一样,转眼间就取得了胜利,这都是真罡境以上修为的师兄师姐,对上了真气境的师弟师妹。

    显然,无论是修为,还是法器,这些人都占到了绝对的上风。

    但也有少少一些人,才刚开始,就陷入了苦战。

    如林青的那个邻居万山河,他初战就对上了一个真罡境的修士,而且这两人还都有一把中阶法器。

    一番龙争虎斗,足足比试了一盏茶的时间,万山河方才凭借此先从未露于人前的一支旗状法器,一击得手后,艰难地取得了胜利。

    旁观了这一战,倒是让林青对其再度高看了一眼,看起来,手中还没有中阶法器的他,恐怕还要比万山河稍逊一些。

    第二日,林青的对手依旧是个真气境的师兄,当然,相比于昨日的师姐,这位师兄显然要厉害好些。

    不过再厉害也只是真气境,两人御使飞剑在空中斗了十数个来回后,眼见着无法迅速取胜,林青法决一变,直接催使出了赤霄剑诀,以纯阳真罡加持飞剑之上,只是四五个会合,赤金火焰就将这位师兄的飞剑,烧得灵性减损,并逼得他不得不主动认负。

    这一战结束后,林青的名声终于也开始上扬了。

    很明显,他的境界才是真气境圆满期,但是也很明显,他早已练成真罡,甚至纯阳真罡的火候,都不比某些天生阳脉的真罡境修士稍差半分。

    第三日,第三战。

    “沈师姐,我原还想着,若是运气好,是不是能一路向前,看看有没有机缘,能去守一峰听道的,没想到竟然这么早就遇上了你……看来我这几年的运气,似乎是用光了。”

    试剑台上,林青不急着出手,甚至连靑蜂剑都未从储物袋中拿出,只是摇着头,脸上浮出一些苦笑地,在和对面的黄衫女子搭话。

    沈师姐,黄衫女子正是洞明下院的主事沈梦晨。

    虽然十万外门弟子中,每年都有一些人能踏入神通境,但是成为洞明下院主事已有七八年,沈梦晨虽然早已罡元大成,步入元海境,但她始终还是没能走出最关键的一步。

    见着这一战的对手竟然是她,林青便知道,他确实不存在侥幸了。

    先不说修为的差距过大,法器也同样如此,这沈梦晨乃是洞明峰五大真传弟子,不,是四大真传弟子之一的沈正宇的亲侄女,沈家也是依附于洞虚派境内的修士家族,沈梦晨的身上,不只中阶,甚至连高阶法器都有!

    不过虽是知道不存在侥幸,林青却也全然没有畏缩,脸上在苦笑,嘴上在唠叨,更还熟络地套着近乎,但是他的心中却一片坦然,他本就是为见识而来,能与沈梦晨交手,倒确实是个机会。

    “林师弟可不要说笑,你那赤霄剑诀的威力,我昨日可是就在下方看着的,怎么?说这些话,是要让我大意一番,好让你雄风大展?”沈梦晨掩嘴一笑,但她手中的绿蛟剑上,却生起了一些轻雾,似是在向林青表示,若是他还没有出手的准备的话,这边恐怕就要先下手为强了。

    “师姐还真是慎重过头了,在你面前,我哪有什么侥幸。”

    林青摇头一笑,伸手在腰间一拍,靑蜂剑和黑色小盾便同时飞出。

    接着,他的面色一正,手指一掐法决,口中说了声:“沈师姐,留意了。”

    倏的一声,靑蜂剑便疾射而出,在半空中,又有赤金色的火焰在其上一盛,火焰中,靑蜂剑直接便化作了丈许长短的巨剑,并以开山之势,朝沈梦晨飞斩而下。

    “林师弟,你也留意了。”

    沈梦晨淡淡一笑,似是很悠哉,但若细看,她那玉指其实也在不停地弹动着。

    法决连掐,绿蛟剑上轻雾一卷,竟然发出了一声长鸣,犹如蛟蛇在咆哮。

    长鸣声中,但见绿蛟剑朝天一飞,在碧绿之光的凝敛中,直接化作了一头独角飞蟒,以电蛇游动一般的姿态,飞扑向了靑蜂剑,并在即将碰撞上之时,飞蟒之嘴突地一张,似要扑咬,却又有一道尤为碧绿的精芒,自其中一喷而出。

    “到底是中阶上品的法器,似是都有一丝灵性了。”

    绿蛟剑的威势,让林青的目光也不由一眯,左手黑盾随时待发,右手则法决掐个不停,不断将纯阳真罡打入赤霄剑诀中。

    紧接着,双剑相撞,天空轰得发出了一声爆鸣。

    爆鸣声中,就见靑蜂剑上的赤金火焰猛地一黯,并被强行轰出了数十米,一个刹那的时间里灵力的震荡,甚至让林青的右手不由自主地一僵,竟然无法立即控制住靑蜂剑。

    不过对面的绿蛟剑也不是真的一往无前,阻无可阻,虽然一击就将林青的赤霄剑诀轰退,但明显地,它也在原处僵了一僵,更还退出了三尺之后,方才在沈梦晨的御使下,再次朝林青这边飞射而来。

    “去!”

    不惊不怒,沈梦晨若是没有这等实力,即使有沈正宇在,她也坐不稳下院主事的位置。

    眼见着绿蛟剑再次射来,林青早已等候着黑盾朝前一迎,在灵力的催动下,黑盾表面直接结出一层厚厚的冰晶。

    同时,纯阳真罡和丹田热气齐齐一涌,林青迅速摆脱灵力震荡,右手再次一掐剑诀,便重新御使起了靑蜂剑。

    也不协助小盾,携着熊熊烈焰,靑蜂剑一闪,直接轰向了沈梦晨的身体所在。

    “果然有些不简单。”

    对林青能如此快,就从灵力碰撞的震荡中恢复过来,沈梦晨并没有什么惊讶,事实上,就在前一刻,在绿蛟剑与赤霄剑诀对撞时,她就隐隐察觉到,对面的纯阳真罡委实有些不同寻常。

    此时,眼见着赤金火剑怒斩而来,樱唇淡淡一弯,沈梦晨嘴中轻吐几个音节,然后说了一声:“去!”

    又是一道碧绿的光芒。

    自沈梦晨的玉臂上,一个碧玉法镯轻飞而出,迎风一涨,又化作了三尺巨环,巨环朝天一套,霎时,林青的面色终于变了。

    这一刻的时间里,靑蜂剑竟然直接脱出了他的掌握,甚至,被巨环套在其中,靑蜂剑的纯阳罡火,都在迅速地熄灭。

    不过,此时的林青也顾不上那边的情况了,他的小黑盾不过是初阶中品的防御法器,哪可能抵得住绿蛟剑。

    即使有纯阳真气加持,但“当当当”的三声之后,咔嚓一下,小黑盾竟然由中心处,直接传出了碎裂之声。

    “相差果然很大,对修士来说,法器也果然是实力的重要体现。”

    不待小盾完全破碎,林青左手掐了个收字诀,右手则索性放开对靑蜂剑的控制,在收回黑色小盾的同时,对着绿蛟剑屈指连弹九下。

    “师弟可还要继续?”

    九团真正的纯阳之火,不是经由赤霄剑诀间接激发的赤火,不过即使是这样的火焰,沈梦晨笑盈盈地催使绿蛟剑,也只是一扑,就完全压了下去。

    接着,一扬手,将法镯和靑蜂剑同时收到手中,沈梦晨便似笑非笑地看向了林青。

    “沈师姐大能,我远有不如。”

    也不恼苦,林青洒然地拱手认负。

    不如就是不如,差距就是差距,而且,入门才四年的他,仅凭初阶法器,就能与沈梦晨交上几手……这其实也已让试剑台下观战的绝大多数之人,都为之侧目了。

    不过,林青不知道,观战众人也不知道,甚至连主持斗法,防范出现大事的内门师叔都未看出,沈梦晨在驱使绿蛟剑,将九团纯阳之火压下时,她眼睛中的瞳孔,其实不由自主收缩了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