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第248章 248 埋了谁

    只见紫晶已经气得头发都冒火了,她眼神也因愤怒而变得血红,她死死地盯着文小星,恨不得马上用目光杀死她!

    “你这个小贱婢,如此没大没小!简直就是反了!第一次见你,你还假惺惺地说子橪不是你的菜;第二次见你,你不知羞耻地跟着月宁眉来眼去的,我还好心地想过要凑合你们呢。没想到今天见到你,你居然这般风骚,勾引一个月宁还不够,还想迷惑子橪,你这个小贱人,看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

    紫晶说完,已经从背后拨下一束紫光,紫光一过她的手,便立即变成一把紫色的利剑,紫晶把剑握在手,气凶凶她准备向文小星冲去。

    “小心!有坑!”就在紫晶冲过来时,忽然听到文小星大声地对着紫晶喊道。

    但明显已经迟了,因为气冲冲奔过来杀文小星的紫晶,忽然脚下一个踏空,随着一声尖叫,她的整个人就失去重心地坠了下去。

    “哦,mygod!我的坑!我辛辛苦苦挖了两天的坑!没了!”文小星见到她布置了整整两天,准备埋萧子橪的坑就这样被胸大无脑的紫晶给毁了,心疼得直拍自己的额头!

    而此时掉到坑里的紫晶,发觉自己不单是掉到了一个大大的坑里,还差点被坑上面本来虚盖着的鸡粪鸭粪各种粪给活埋了,气得全身的紫光都颤抖起来了,颜色也从紫色变成黑色了,连刚刚因为生气的血红眼珠此刻也变成充满仇恨的黑色!

    她气得话也说不出来,周围的屎臭味熏得她快要断气,五脏在体内也不停地反胃着,这些粪便,恶心得让她不停地呕吐着!

    还好这时,萧子橪从天而降(准确来说是从地面上飞下来),轻风云淡一尘不染地把她抱着飞了出来。

    一上地面,萧子橪便关切问道:

    “可否有受伤?”

    要是在平时,被萧子橪这么关切地相问,紫晶肯定会欣喜万分,然后借题发挥,牢牢地缠住子橪几天的,可是现在她心中只有妒忌愤怒之火,她恨不得将那个小贱人碎尸万段,然后再埋到这个粪坑里!

    “子橪,别拦着我,我今天不把这个小贱人杀死我誓不为人!”

    说着她便再次握紧紫剑,再次向着文小星冲过去!

    眼看文小星就要被紫晶一剑穿喉了,就在这时,萧子橪轻身一跃,说时迟那时快地挡下了紫晶的剑。

    “小晶,到此为止吧,休要再胡闹了!”

    “子橪,你还要护着她?”

    冷傲着的萧子橪脸色微沉着,但他的阻挠,更加激怒了早已失去理智的紫晶。

    只见紫晶趁萧子橪不注意,忽然反身跃起,越过萧子橪,再次狠狠地向文小星刺去,萧子橪见状脸色骤变,立即转身,腾地飞起,只见白衣流逝,他便落到文小星的身边了,剑光飞逝般的速度,紧紧地搂住了文小星,把她拥入臂弯,毫发无损地躲过了紫晶的紫剑。

    萧子橪这一护人心切的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白素看着萧子橪,似乎刚才所有的疑问都瞬间有了答案,她静静地看着子橪,眼神里,说不出的悲,也说不出的恨。

    月宁则戚戚然地看着萧子橪和他怀中的小不点,有中为萧子橪终于释怀了的解脱感。

    而最愤怒最冲动地莫不过紫晶了,她看到自己不单伤不到那贱婢一根头发,自己却惹了一身屎臭味,而且还让那个贱婢得了便宜,让子橪不惜纡尊降贵地护着她,拥着她,想到这,她就气得不可理喻地又跳又骂着:

    “你这个贱婢!贱人!子橪,你快让开,我今天一定要杀了她!”

    紫晶很想继续冲过去砍人的,但子橪紧紧护着文小星,她根本没机会下手!只能自己气自己!

    “小晶,收回你的剑,到此为止,不要再胡闹了!”

    “子橪,她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总护着她?她先是对你不敬,后对如此羞辱我,难道就不该受死吗?”

    萧子橪额头皱了一下,眼神幽深可怕,周围的气息也更显森寒了,他慢慢地低头看着文小星,半响,才凌厉无比挤出一句话:

    “小星,跟紫晶宫主道歉!”

    还在心疼自己的精心设计埋萧子橪的坑就这样那个有胸无脑的紫晶弄坏了,本来就很不爽了,听到萧子橪还要自己向骄横的紫晶道歉,小星就更气了:

    “道歉?道什么歉,她破坏了我辛辛苦苦挖好的坑,我还没让她赔偿呢!而且,大家都听到,我明明提醒过她的,是她非要往坑里跳不可的,关我什么事!”

    “小星!”

    萧子橪一字一顿地叫着小星,眼神仍旧充满凌厉与无奈地看着她!他真的不想他的小星在回去地球之前惹太多是非,尤其是惹到恃宠而骄的紫晶。

    而且紫晶误掉坑里之事,小星责无旁贷,要不是小星这个小脑瓜整天想着些不着边际荒唐可笑的事,挖什么坑,种什么粽子老公,紫晶也不会摔到里面去,更不可忍的是,她还在坑里铺了那么多的家禽粪。

    想着这些鸡粪鸭粪和深坑,既是小星精心设计,特地为埋自己而布下的陷井,萧子橪不禁加大力度地搂紧了臂弯中的小星,眼神如暴风雨之前的黑暗,深深地看着她,仿佛想把她吞噬到眼底一样。

    小星被这眼神看得背后直发冷,猛地弹出萧子橪的臂弯,理都不理萧子橪,撇着嘴,望着天,一副吊上天的傲娇脸:不要用这样的眼神逼我向你的好妹妹道歉的,没门!破坏我的坑,还破坏我的篝火晚会,你让她跟我道歉才差不多!

    萧子橪深知小星的倔脾性,一时也拿她没办法,严厉的眼神中掺着无奈与纵容。

    “子橪,你看,这个贱婢如此猖獗,根本就是一个野丫头,她到底是怎么进到竹园来的?”

    紫晶见文小星此时的样子居然比自己平时还拽,就气得有一种上前撕烂她的脸的冲动!

    没等萧子橪开口,文小星捋一捋几条垂落的发丝,微微一笑,不气不闹地对着满头满面鸡粪鸭粪的紫晶上上下下看了几遍,才悠哉悠哉地说道:

    “贱婢在叫谁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