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44章 九皇叔不举

    “可,我们都已经定了情不是吗?”他眨巴着那双令万千少女毫无抵抗的桃花眼,洇上几许委屈的神色,“我说过,我会负责的。你已经是我的未婚小妻子,待你过些日子,我便上府提亲,让相爷把你嫁给我。”

    傲君额头滑过几抹黑线,眼神愈发冷却:“慕长言,别以为,你是长风阁的阁主,我就不会动你。如果,你一定要和我玩游戏,我奉陪到底,现在,滚开九王府。若是让九皇叔的暗卫发现了你,我是不会救你的。”

    慕长言双眼一亮:“我可不可以,认为你是在担心我的安危?”

    傲君甩了一记白眼给他,“你走,还是不走。”

    慕长言绯红的唇微微一勾,绽放出一抹桃花般的笑容:“看在你担心我的身份上,我走便是。”

    说着,他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白色缓着盛开桃花的瓶子,扔给傲君:“这瓶子是面,是上好的金创药。在九王府行事步步小心。莫让那变态嗜血的九皇叔给占了便宜欺负了。”

    傲君看了一眼手中的桃花瓷瓶,秀眉饶有意味的上挑,被九皇叔欺负?

    “难道你听过传闻?”她戏谑道。慕长言瞳孔微缩,眼底闪过一丝不容察觉邪佞,“什么传闻?”

    傲君睨了他一眼,“不举喽?”

    某暗室的空气中一阵爆动,寒流逆转,一层薄薄的冰霜,迅速在暗室的墙壁上蔓延,覆是一层层寒霜。

    不举?

    好。

    很好。

    某男人眼底掀起的滔天怒意,就连彻骨的冰霜也无法熄灭。

    傲君的心,蓦地一紧,有种奇怪的感觉,背脊爬上一抹寒意,浸入她心。不由的心颤一瞬,这种感觉,令她很不适。就好像,有一双看不见的眼晴,在黑暗的角落里正冷冷的盯着她。

    见傲君的脸色不对,似乎有所发现,慕长言眸子一眯,朗声笑道:“对对对,没错。传闻九皇叔当年身陷流沙阵,那东西被毒虫吃了”他可以加重了语调,“现今已如成废人,这才导致他性情大变。嗜喝人血,杀人无数,残忍至极。你在九王府一定要小心。我会再来看你的。”

    说罢,慕长言转身离去。

    只是在转身离开时,眸光不着边际的瞟了一眼某处,眼中流露出幸灾乐祸神色。车傲君你可真敢啊,那家伙估计要气炸了。

    慕长言走后,傲君打开桃花花瓷瓶嗅了嗅,药才确实都是难见的药材所配制。

    她从中倒出一半的药材,移到一个空的瓷瓶里,唤来红锦,让红锦把药送回府中交给车芸沁,用来为车海谦疗伤。

    剩下的一半药,则是在傍晚时分,去为九皇叔换药时,用了九皇叔的身上。

    “这药,哪来的?”九皇叔开口,语气生硬,而冷漠无情,“和之前的药,不同。”

    傲君没有抬头看他,仔细的给他清洗处理伤口,说:“新配制的,此药所用的药材罕见,对治疗外伤很好的疗效。九皇叔的伤,只要好好养伤,不出半月,便会愈合好转。”

    “嗯。”九皇叔看了眼专心给自己包扎伤口的傲君,微微闭上双眼,“嗯,退下吧。”

    吩咐婢女把煎好好的药,给九皇叔服下之后,傲君便离开内殿。

    红锦已从相府归回,附在傲君耳边轻声说:“小姐,相爷让小姐在九皇叔面前伺候小心点,注意安全。皇上那边,相爷会去应付。要让小姐莫要担心。”

    傲君有些意外,这个父亲还知道担心她在九王府有危险。

    “备轿,我要进宫。”傲君跟管家说:“九皇叔血亏的里厉害,宫中的药材多,我要亲自去挑一些。”

    管家不敢擅自作主,又以为傲君是进宫向皇上通风报信他家主子的情况的,对傲君的吩咐,爱搭不搭:“眼看着宫门已下钥。车大小姐这儿去,也是白搭,给王爷补身的药材,咱们九王府的库房里……”

    “管家,给车大小姐备轿。”绍元的声音打断管家接下来的话,他走到傲君面前,面无表情的说:“车大小姐,可要仔细挑些好的药材,王爷身子尊贵着呢。”

    听似平常的话,可傲君却是听出了警告和威胁。

    王府里的人,恐是都以,她现在进宫,是为了向皇上禀报九皇叔的情况。

    “当然。此行挑选药材,极是珍贵的双冠灵芝和长白山的千年人参,价值连城,唯途中出差池,希望绍侍卫能随我同行。”傲君不紧不慢的说。

    绍元神色一怔,有些意外的盯着傲君,显然没有料到她不怕他监督,竟让他同行。

    见绍元没有马上回答,傲君有些不满的蹙眉:““怎么?绍侍卫抽不开身?”

    绍元说:“备马车。”

    果然,马车停在宫门时,宫门正在下钥。

    傲君用银子买通了侍卫去通传商满,让商满把九皇叔伤情恶化,需药材急救的消息传给宗政皇。

    绍元听后,诧异的看着傲君。她,她不是来向皇上禀报,主子的一举一动,伤情在好转?

    傲君忽视绍元投来的眸光,只当没有看到。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商满匆忙赶来,领了口谕,准许宫门延迟半个时辰下钥,并关心的需问九皇叔的伤情。

    傲君把九皇叔伤势恶化,高热不退的消息告诉商满,并刻意的说,如果九皇叔的伤势因体内的剧毒反复恶化,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所以,需要珍贵的药材。救命的灵芝和长白山的人参吊气,否则,撑不了多长时间。

    商满对她的话,有些疑惑,但一想,她是奉了皇命,也是相爷千金,为了相爷,为了自己的性命,也不敢欺瞒皇上,便相信他的话。

    立刻折身回去,将此事禀报给宗政。

    双冠灵芝和长白山的千年人参,可都是价值连城的药材,是救命良药,稀缺珍贵之处,可不是金钱就能买到。

    整个皇宫也唯独各一颗。还是其他国家对月璃国****的进贡。

    宗政哪舍得把如此贵重的药材,用来医治他恨不得想要除之后快的敌人身上。

    可若不给,岂不是要遭天下人唾弃?

    “双冠灵芝和长白山的了千年人参那般珍贵,皇上会同意吗?”绍元有些质疑。傲君微微眯了眸子,志在必得:“皇上,一定会同意?”

    为了成为百姓口中的仁君,为了提现出他对九皇叔这个弟弟的关爱,宗政就算再不舍,再不甘,也会让商满交给她。

    果然,如傲君所料。商满再度前来时,身后的两个小太监,手中捧着两个精致的长锦盒。

    打开一看,果然是灵芝和人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