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第411章 剑斩一切

    在恐怖的重压之下,唐越立刻就停止了上飞的势头,向地面狠狠地砸了过去,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而就在唐越试图对抗这种压力,让他的身体平稳下落的时候,他却发现重压对他的影响并不仅仅是给他施加压力那么简单,同时对他体内的能量的原状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让它运转不灵,无论是速度还是利用效率都受到了很大限制,甚至达不到他全身状态的十分之一。

    当然了,对于一个实气修者而已,就算能够调动的能量只有总量的十分之一,但也绝对是相当可怕的,于是唐越就立刻将它用来对抗好像是凭空出现在他身上的重压,毕竟他要是直接摔在了地上,就算没有受伤,也着实太过难看了。

    脚下的脑灵已经承受到了极限,唐越甚至用自己的灵气去浇灌脑灵了,可它的身体依旧摇晃不已,像是随时会坠落下去,现在唐越飞行可全是依靠它。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再一次出乎了唐越的预料,原本他的身体下坠的速度就已经比较快了,但是当他真的调动体内的能量去做对抗的时候。身上所承受压力居然呈十倍地增加。从而也将向地面下坠速度骤然提升了很多。

    看着急速拉近的地面,唐越知道自己用错了方法,而且再想调动体内的能量去做对抗也有些晚了,因为激增的压力已经将他体内的能量几乎完全冻结了,都被封在了经脉之内,想要调动分毫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唐越当然是不愿意自己摔在地上的,除了太过丢人了之外,他也意识到这有可能是蜃王背后那位真正要和他商榷的存在在对他进行考验,虽然由于他的情况比较特别。

    下落的速度虽然已经变得极快了,但是唐越却临危不惧,开动脑筋,飞快地思考方法,而他立刻就想到了办法。在理所当然情况下,无论是使用它们其中的任何异象都可以让他换得更多的转圜余地。

    但是很可惜唐越今天遇到就不是理所当然情况,当他对它们进行运用的时候,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们已经被封锁住了,而且被封锁的强度是极大,就算能够破开,也绝对不会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到的。就算他成功的时候,他恐怕早已经被拍在了地面上了。

    唐越相信它们也绝对不会幸免,肯定也被封锁了起来,而他却没有绝望,因为他还有一个更大的依仗无锋斩,他相信它应该不会也被封锁起来了,就算他已经猜到了他身体上出现的异常状况都是那个蜃王背后的强大存在造成的,但是以他对无锋斩的了解,它是很难被封锁的。

    唐越尝试一下,无锋斩果然没有被封锁,也没有任何一丝曾经遭到过封锁的痕迹。虽然因为他身体自身的状况,调动它有些吃力,但是以他和它之间的关系,他依旧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对它进行使用了,而他这个时候距离地面已经不足一百米了,现在的下降速度已经达到了极高的水平,一百米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但是当无锋斩被他真正握在手中的时候,唐越的心中却陡然涌起了一股强烈的自信,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双脚落地之前身体就停住了。而他的自信也同样影响到了无锋斩,不等他对它进行真正催动,一股凌厉无比的剑意就喷薄而出,并且立刻化作了一股冲天之势,向附着在他身上的重压猛地刺了过去,犀利无比,也霸道无比,仿佛只要是挡在它前面的东西,哪怕是苍天,它都会在它身上刺出一个大洞来。

    那个施加重压在唐越身体上的存在,似乎没有想到无锋斩能够发出如此强悍的破坏力,就像热刀子遇到了油脂,一下子就切了进去,并且一路上行,虽然没有一下子就将它撕碎了,但是成功地将它从唐越的身上剥离了,而唐越也随之悬空站住了,毕竟他是一名功底深厚的实气修者,哪怕能够调动的能量只是极为微少的一部分,但是绝对数量也是相当多的,用于停止身体还是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的。

    不过在当唐越的真正停住身形的时候,眼底深处依旧掠过了一丝惊悸之色,虽然他在最终落地之前悬空停止了身形,终止了下坠,但是他的双脚距离的地面的距离已经不足一米了,而一米的距离不要说是针对一个实气境界的修者了,就是一个普通人也不算什么,所以说他这一次尽管避免了出丑,但却也是极为惊险的。

    暗暗地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绪,唐越立刻对无锋斩进行了催动,顿时让原本就极为强悍的剑意更是气势大增,一举冲破了施加在唐越身上的重压,并且一路上行,斩开挡在它之前的一切,而与此同时,他也腾空飞起。

    唐越从飞速下坠到重新升起所需要的时间并不长。所以那个给他引路的蜃王并没有能够抵达断壁的顶部,自然也清楚了他的表现,似乎感到非常的惊讶,上升的势头滞了一下,才继续上飞,而且它的身上也出现了波动。

    当然了,唐越是没有时间去关注蜃王的表现的,这个时候他又遇到了大的麻烦了,就在他准备凭借无锋斩的犀利继续上升的时候,从天而降的压力骤然增加了,而且还形成了持续下压的势头,就像身在一座极为巨大的瀑布之下,压力连续罩向了他,大有不将他打下来不罢休的架势。

    按理说,以无锋斩的锋利,加之他已经激发了剑意,什么样的压力也可以一剖为二,但是这一次冲下的压力却不同,虽然它没有能够挡住无锋斩的切割,但是它仿佛是无穷尽的,而且更为严重的是,压力竟然有消磨剑意的作用,就像海洋不断地冲刷岸边的礁石,虽然一次对它的耗损不大,但是时间一长,效果就凸现了出来。

    唐越凌空站立,显得极为稳固。就像他的脚下踩着的不是虚空,而是极为坚实的大地,不过唐越的脸色却不好,不论是维持被压力消磨的剑意,还是消耗能力让身体能够停在空中,对他都是巨大的消耗。如果不能够想办法再作突破,时间一久,他将会坚持不住。

    面对那个隐藏在蜃王背后的暗黑存在的下马威,唐越的心中可谓相当不爽。不过他却没有丝毫表现出来,不是他不想表现自己的不满,而是他十分的清楚,他就算将自己的不满表现了出来,不仅无助于事情的解决,反而可能会因此招来大的折辱。

    对方也许会因为他的特殊情况而不会将他杀死。毕竟他和远古神人等诸多的大能扯上了关系,要想动他,任何一个人都要先掂量掂量,毕竟他们的怒火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平复的,但是只要不将他杀死了,他们也未必就会出手,还会认为这是对他的磨砺,所以倒霉的只能够是他自己了。

    唐越在保持身体平稳的情况下,抬起了头,看向无锋斩指向的地方,虽然那里看起来似乎什么东西也没有,但是他现在是实气修者,观察力是一些低阶修者所绝难望其项背的,所以它还是能够看到一些有用的东西的,而实际上他这个时候的观察力,已经不仅仅是“看到”那么简单了,而是多种感应能力甚至直觉都全部参与了进来。

    时间不长,只有大约二十息的样子,唐越缓缓地低下了头,而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出现了小幅度的下落,似乎是因为发现自己无法突破拦在他面前的关卡,心生气馁,失去了继续支撑的动力。

    上升到了峰顶的蜃王并没有之前飞向那座水潭,而是悬浮在断壁的边缘,甚至有一小半的身体向外悬着,乍看就像一个看热闹的人,准备看一看唐越究竟会有什么表现,他最后究竟能不能够登顶,而这个时候看见唐越再一次开始了下降,身体也跟着出现了波动,不过不问而知,这一次波动表达出的意思一定不会好。

    唐越这一次下降的速度虽然比上一次慢很多,但是他却是持续下降,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时间不长,他足足下坠了两千米了,这在蜃王看来,无论他的这一次下降是因为真的扛不住了,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结果都是相当不好的。

    就算他不放弃,继续上升,在如此重力下,要想升起两千米,所需要的消耗都是相当惊人,就算他是一名实气修者也不能够如此挥霍。要知道距离峰顶越高所需要承受的压力也是越大的,尤其是最后登顶的时候,是有一道非常难以突破的关卡拦在那里。

    虽然压力对蜃王不会产生影响,但是它却对于攀登断壁过程中所会遇到的困难可是一清二楚,知道在攀登过程中,不能够出现任何的退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