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第410章 示弱

    等到唐越在蜃城楼中留下的痕迹全部都消失了之后,蜃王再一次向唐越发出了一道信息:“你,请跟我走吧。”

    几乎在信息发出的同时,它的身体上再一次出现了一道水涟漪,不过这一次却并没有停留在它的身体上,而是发散了出去。

    水涟漪所及的地方则出现了奇异的波动,就像有一只神奇的手在操控着一切,短短一瞬间之后,那里就已经出现了一道高约五米宽约三米的牌坊。

    实际上,在唐越的眼睛中,那扇好像凭空出现的牌坊绝对不仅仅是华美可以形容的,无论是上面雕刻的花纹,还是它本身透出来的气息都告诉他,它绝对不简单。说他是一件法宝也绝不为过,而且他可以肯定,如果他的猜测是对的话,它的等级应该已经超出了法器的范畴。

    在看到牌坊的同时,唐越也意识到他根本就没有能力将那个蜃王留住,他要想走就凭借这扇让他看不透的牌坊早就可以离开了,他可不认为这扇牌坊一定要在现在这个位置才能够打开,而它却等他和它见面,目的自然也就很明了了,它是准备将他带去见它背后的存在。

    唉,原来还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呢。原来都只是自我感觉良好而已。就在唐越暗自摇头的时候,蜃王已经伸出了一根纤细的触手,在门扇上轻轻一推,顿时两扇雕刻精美绝伦的牌坊就缓缓地打开了,而在门打开的同时,一道璀璨的光芒也从缝隙之中倾泻而出了。

    自然而然地,唐越向缝隙后看了过去,从里面透出的光芒虽然璀璨,却不显得刺眼,而实际上就算透出来的光芒再强烈千百倍,也是同样无法阻挡他看清楚门后的情况。

    映入唐越眼帘的一切都显得晶莹剔透,就像一座由纯净的冰构建的世界,通透明澈,看不到一丝杂质,显得洁净异常,让人油然生出漫步其中的冲动,而唐越却可以肯定他看到的绝对不是冰,也不是水晶,而是一种极为特殊的材料。

    很快,两扇牌坊就完全洞开了,而门后的世界也完全展现在了唐越的面前,那是一个相当广大的世界,足有上十万里方圆,而且目光所及之处,它们完全都是由同一种物质构成的,而且地形地貌也很丰富。

    除了自然的地形地貌之外,还有各种人为的建筑,虽然很多建筑都显得比较高大,但是却很注意与周围环境的融合,所以显得并不突兀,反而有一种和谐统一的感觉,显然这些建筑的设计者和建造者都毫无疑问是高手中的高手,而唐越看到的则更多,因为它们和环境的契合度已经达到一种几乎不分彼此的感觉了,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绝对不是普通的建筑师可以做到的,他可以肯定其修为绝对不会低,而且可以肯定一定比他深厚。

    不过,这些还不是这片奇异的世界给唐越触动最大的地方。给他最大的震撼则是,这片看起来好像是由同一种物质构成的世界中,竟然是有生命存在的,不仅有植物,还有动物,而且种类还不少,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中游的,全部都有,而且数量也相当多,这就让他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了,这些生命是先天就是如此,还有后天变化的,抑或是被创造出来的呢。

    如果是前两者的话,那还不算可怕;如果答案是后者的话,那么他可就要对深深地隐藏背后的那个存在予以更高的评价了。虽然在看到这片奇异的世界时,他就已经意识到这一片类似于领域般的特殊存在,所以在里面做一些事情,就算是和洪荒法则相顺应的,所需要的压力也会小一些,但是凭空造物,尽管应该是洪荒中都存在的品种,其难度也是相当巨大的,更何况,他发现那些存在于这片空间的生命都不是虚有其表,而是确实存在的,并且和真的生命并无本质的区别,这就更难了。

    不过蜃王在将唐越让进这片奇异的世界之后,就一直默默地在前头引路,一声不响,似乎没有给他答疑解惑的意思,而他自然也没有出言询问的必要,只能够选择跟着它默默前行。

    蜃王前行的方式很特别,就像是一只真的水蛭,而它在进入了那片奇异的世界后,也像进入了水中,动作立刻变得轻盈灵活了起来,虽然移动速度比较快,但是依旧透出了一股优雅的感觉。

    唐越并没有欣赏的意思,而是在跨入牌坊后,就回头看了看,看牌坊是不是还在那里。虽然他早已经有了预料,但是当他看到牌坊真的不见了的时候,他依旧感觉到一丝震撼。

    牌坊可就是他的身后,但是它的消失他却一点感应也没有,实在算是一件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要知道他已经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实气修者了,感觉之敏锐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然而实际上他就是对近在咫尺的牌坊的消失没有一丝的感觉。

    这一点对唐越的触动无疑是相当巨大的,同时也让他明白,就算他的修为已经看似不错了,但是面对某种真正的强大的存在时,他已经是十分弱小的,甚至在他们的眼中,他也仅仅才是一个刚刚学会了蹒跚挪步的婴孩,还是太稚嫩了,他们要想对付他的话,仅仅伸出一根小指头就可以了。

    所幸唐越的心理素质相当不错,很快就从震撼中平复了心绪,跟着蜃王向前走,表情显得很专注,因为他发现进入了这片特殊的世界之后,它原本就显得透明的身体,变得更兼难以琢磨了,就算以他的目力,如果不仔细看,甚至也很难锁定它了,而且它并不是沿着一条直线前进,而是不时变化路线,甚至还会出现倒退的现象。

    这种独特的行进方式立刻就引起了唐越的警惕。他可不会认为蜃王是在闲得没有事,故意逗他玩儿的。他相信这其中一定有原因,而他必须要要跟进它脚步,分毫都不能够错。虽然他也想知道不按照它的行进路线前进,又会出现什么的变故,但是他却没有自己去亲身尝试的意思。

    尽管唐越还没有能够搞清楚这片特殊世界的情况,但是他却可以肯定这里一定是相当危险的,因为自打他进入了其中之后,他就感觉到了一种压抑的感觉,有些像将鱼儿从水中捞出来,尽管感觉可能没有这么明显,但是给他的感觉却比这个更加的严重,这就更加让他不愿意节外生枝了。

    所在的世界虽然空间比较大,而且带路的蜃王走的路线也不直,但是架不住它移动速度快,所以时间不长,唐越就跟在它的背后来到了深处,并且还有大约两千里的样子,他就来到了核心区域了。

    两千里的距离对于唐越的实力而言实在是不算什么,尤其他所在的这片奇特的世界中显得有些怪,但是视野却十分的清晰,所以他的目力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一丝的影响,两千里外的东西在他看来和面前两尺远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区别。

    位于这片奇特世界的中心位置是一座断壁,也是整个世界最高的断壁了,足有万米高下,而且它的形态也很特别,一般的断壁就算再陡峭,从山脚到山顶之间都是有一定的坡度的,但是唐越这一次看到的断壁却不是这样的,它的上下几乎是一般粗细的,光从外形看,它更像一根柱子。

    由于构成这片奇特世界的物质特别,所以唐越可以更加清晰看清楚那座柱状断壁的情况,而实际上在他的眼中,它除了形状比较特别之外,还就真的没有什么扎眼的地方,如果非要说它有什么特别的话,那就是在它的顶峰有一个浩瀚的圆形水潭。

    不过那个水潭在唐越看来除了位置有些奇异之外,还真的没有看出来有什么其他不对劲的地方,由于断壁是完全透明的,水潭中的情况也是一目了然的,里面除了有些透明的液体之外,什么都没有,更没有任何生命的存在。不过尽管如此,但是唐越依旧有一个感觉,蜃王这一次带路的终点很有可能就是断壁顶端的水潭那里。

    随后事情的发展也证实了唐越的猜测,蜃王确实将他带到了那座柱状断壁的顶端,而爬升到断壁的顶端却是对他的一种严峻的考验,虽然一万米的高度对现在的他而言,甚至还不够他一步跨的呢,但是当他真正攀登的时候却发现是如此的艰难。

    刚刚来到断壁之下的时候,唐越还没有感觉,看到蜃王就像一只从深水中漂浮起来的水蛭,轻轻松松地就向断壁的顶部飞了过去,也没有多想,也就自然而然地跟了上去。

    在飞起一千米之前,唐越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就像他平日里向高处飞起一般,轻松无比,但是当他刚刚跨过一千米这个临界点之后,情况却陡然发生了让他意想不到的变化,他突然发现身上一沉,紧接着他就发现他的身上受到了重压,而且这种压力还不是一般的大,甚至大到了以他的能力都扛不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