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第226章 受苦受难的百姓

    唐越让那位女护士将这两人病历全部拿过来。看到唐越,那位女护士还觉得挺奇怪的。

    这一次来的全部是华夏医界的精锐,大多数年龄都在五十上下,像唐越这样二十出头却是穿着医生服的年轻人,还是第一次看到。

    康勇开始了对第一个病患的检查,唐越在一边观看着。

    不多时,康勇征询的目光看向唐越。唐越知道,他是想问问自己的治疗意见。

    唐越注意到:在给第一个病患诊治的过程中,那病号睁开的双眼显得有些恐怖。刚开始,唐越以为是他病症发作。原来,他吃下那些止痛药以及安眠药的作用,效果根本不行,现在病号是直接被痛醒了。

    那病号看到这帐篷里面三人的时候,喊道:“我觉得全身好痛苦啊,让我死了算了。”

    毕竟,在感染后,先后出现不同的病症,在折磨一个正常人的时候,真的是极其难以承受的。一旦感染上那些瘟疫,就会遭受无穷无尽的痛苦折磨。或许,万般无奈之下,死亡,可能对患者来说,还是一种解脱。

    何况,在得知其他亲人可能已经不在人世的时候,受到那种失去亲人的折磨,他更是难以承受得了。

    “你千万不要激动,你要相信政府,相信医生。”那位女护士说道。

    几天来,这个病号每次醒来的时候,情绪都是这样激动。无可奈何,护士都得想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安慰他。

    但是,一些病号已经猜测到了自己的家人可能不在世了。

    现在,这老伯已经受不了那样的折磨。再次痛醒过来的时候,看向唐越这三人,用那哀求的眼神让他安乐死,离开这个世界。除了偶尔从护士那里听到儿子的消息外,他已经很多天没有见到那个儿子了。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的儿子还是活着,肯定会来看他的。如今,却是没有见到儿子,即使护士说到自己儿子没事,他也是惴惴不安。

    “医生啊,你……你实话告诉我,我父母到底怎么样,我儿子和女儿怎么样?”脸色苍老的男人在半躺中痛苦地喘气问道。

    唐越看向康老和那位女护士,那两人都是用惋惜的目光看向他,很明显,是不想让这老伯受到影响和打击。

    毕竟,一个患者,如果在自身士气方面受到打击,对他接下来的治疗,会是没有什么帮助的。

    很多时候,善意的谎言,要比说真话还好。

    唐越发现,老伯那浑浊的双眼,慢慢流下的,竟不止是泪水,而是带血的那种血泪。一方面可能是因为伤心过度,另外一个主要原因,正是他感染瘟疫后出现的一个明显症状——双眼充血,现在已经是流血的状态了。

    很明显,这人已经是到了生命中最后弥留的时光了,再这样下去,即使是神仙都救不了。

    唐越不怕感染什么,没有戴手套,也未顾及做其他什么防护措施。只是那样握住老伯瘦小乌黑的手掌说道:“只要人还活着,就有希望!”

    活着,就有希望!

    这是一场与病魔之间没有硝烟但却异常激烈的战斗!

    一边的护士早已控制不住,鼻子一酸,泪水流了下来。怕是影响到患者情绪,强忍着声音,不敢哭出声来,和唐越两人说一声,掩面往外面走了出去。现在白色帐篷里面,唐越和康勇相互看着,在那沉默着,两人久久不言。

    “唐越,你先出去一下吧,等自己情绪好了,再进来!”康勇看向他说道。

    唐越点点头,出到帐篷外面,一阵风吹来,唐越将脸上那些刚才忍不住流下的泪水给擦掉后,深深呼了一口气,握紧拳头,再转身往帐篷里面进去。

    人非草木,谁能无情?只是有些情绪,注定只能深埋在心底。好男儿,有泪不轻弹!

    唐越平复了一下心情,转身进了帐篷。

    “康老,我已经没事了!我会拼尽全力将他救下来!”唐越说道。

    康勇重重点头,惺惺相惜。他很清楚,这里瘟疫复杂的症状,超乎想象,和之前接触过的其他那些症状完全不同。

    以前遇到的患者出现的症状,至少还有中医书籍的记载,以及一些病例的参考。

    如今,面对这起新的不知名瘟疫,康老自己心里也没有底,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入手,给患者以有效的治疗。

    “康老,我一定竭尽所能!”唐越说道。

    他从来都是说到做到,现在也是那样。他再次看完这段时间护士记录下来的数据,及另外两位医生记录下来的病历,然后再检查了昏迷过去的这位老伯的情况。他已经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做。

    在那位双眼依然通红的护士进来后,唐越看向她说道:“周护士,可以给我拿一些新的病历过来吗?”

    周护士迅速把新的病历拿过来。她没想到,刚才昏迷过去的老伯再次醒来。

    现在,唐越从身上拿出那个随身带着的白色盒子,熟练地打开,一根根泛着寒光的银针出现在眼前!

    鬼医九刺!神鬼莫测!

    如今,他能力挽狂澜吗?他能战胜这无孔不入的瘟疫吗?

    一种前所未过的凝重,压在唐越的肩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毕生所学,不就是为了能给人去除病痛,能救死扶伤吗?现如今,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等待着他,等待着他从鬼门关拉回来!

    唐越对这老伯把脉后,却发现对方生命气息极为微弱,随时有可能断气。这种情况下,霸道的鬼医九刺显然不适合,唐越只得先做些准备工作。

    很快,周护士把酒精拿来,唐越消毒后,看向躺在那张单人床上的老伯说道:“我现在先给你针灸,除了可以让你减缓一些痛苦外,更是可以让你恢复力气。等一会儿,你恢复一些后,我问到你自身一些症状的时候,你可以如实回答我。”

    其实,现在老伯那种情况,完全可以根据之前那两位医生记录下来的病历,以及周护士记录下来的数据,加上唐越看对方脉象和舌象的分析,来给他开初诊的药方。

    但是,唐越没有。因为他并不清楚,前两位医生给老伯看的症状是不是完全准确,所以,通过当事人来问清楚是最好不过了。

    唐越拿出六枚针,分别消毒后,然后在康勇和周护士的注视下,开始给老伯进行头部、胸口周围一共六个穴位进行针灸。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唐越将那些银针全部都拨出来的时候,银针颜色全都变了,变得黑乎乎的。

    “康老,这疫毒很重。”唐越说道。

    康勇看到后,没想到居然会是那样,感到非常惊讶。但是,从这儿正是说明,老伯感染的疫毒,已经是属于很严重的那种类型。

    “老伯,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唐越问道。

    “我似乎觉得没有刚才那么痛苦了!”老伯说道。刚才那种疼痛,真的是撕心裂肺一般难以承受。

    但是,让他奇怪的是,眼前这位年轻人将这些针刺入到他穴位上的时候,原来那种痛苦减轻了。

    康勇和周欣女护士,自然不知道,唐越除了用那些银针刺他穴位外,更是悄悄地随着银针输入一些灵气。所以,才让老伯感觉和刚才完全不同。

    以气运针,针灸的最高境界!

    何况,唐越当前的内在修为已今非昔比了,针灸之术也同样大有长进,两方面配合起来,更是得心应手了。

    “现在我开始问你一些问题了,你只要如实回答我就行了。”唐越看向老伯说道。

    老伯躺在那张单人床上,点点头,唐越开始问道:“根据资料上记录,你是在一周前感染到的,现在你能说一说感染后自我感觉如何?”

    老伯听到唐越的话后,开始在沉思,自然是回忆以前的情况。实际上,因为这个云雾沟的瘟疫疫情,出现将近一个月时间了。所以,到了一周前,云雾沟瘟疫的情况,已经是属于很严重的程度。

    按照这个村里老人的说法,村里发生疫情后,每家每户都不得安宁。那个时候,先是村里两个平常偷鸡摸狗的年轻人先死,然后是那些家禽和牲畜全部都死光。

    一部分村民先感染,慢慢有村民感染离世。那些还没有感染,或者是还没有发作的村民,自然是非常担心,携家带口,想要离开这个村庄,或者去投靠他们亲戚。

    但是,到那个阶段,疫情已经是属于很严重的了。基本上,村里的群众都可能潜伏有那些瘟疫病毒。

    等到上级官员知道,便将这里的消息封锁。肯定不能让这些村民离开这里,将病源带出去,传得更广。

    虽然时间看似很短,但是,已经发生了很多事。

    老伯在那慢慢回忆道:“我父母,我老婆,还有儿子,他们不知道怎么样了?”

    他记起来了,两周前,自己的父母先开始出现瘟疫感染的症状,至于后来两人治疗到什么程度,他始终不知道……

    恐慌的眼神无助地看向唐越,心在泣血。

    在瘟疫面前,人力又是多么的渺小和无助。泪水不知不觉间打湿了唐越的双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