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第139章 巧合

    那是一记结实的耳光,纵然唐越本领非凡,但是也抵挡不住,或者说他更本就没有想过抵挡。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唐越再一次看到了一撮黑色的小丛林。

    “你们……”门口传来琴姐的声音,刚才便是她一双手造就了面前的局面。

    陆诗涵脸色顿时一黑,如此尴尬的情况,居然还让第三个人看见,如果卫生间里有缝的话,她一定会钻进去。

    琴姐满脸黑线,打了个哈哈,连忙伸手要将唐越给拉出去。

    哎……这事也不能完全怪唐越啊。琴姐在心中暗想道。

    不过唐越什么时候见过如此情景,身体就仿佛生了根一般长在卫生间的地板上。

    琴姐不得不身体前倾,双臂抱住唐越的手臂,朝着外面使劲的拽。

    手臂上传来颇有弹性的触感,唐越心里一荡,清早的睡意,在连番的刺激下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来到客厅,琴姐还算平静,不过对于唐越也没有什么好眼色。

    唐越心中还真是有些忐忑,陆诗涵那丫头的脾气他是知道一点的,等会说不得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不过幸好小曼没有出现,不然的话,唐越高大的形象,恐怕瞬间便会瓦解。

    见气氛沉闷,而陆诗涵一时间还没有出来,唐越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对着琴姐说道:“那个,我先出去跑步。”

    说完,转身便是冲出门外,只留下琴姐一人目瞪口呆:“这小子溜得好快啊。”

    而等待唐越离开,卫生间的门才迟迟打开,从里面伸出一个满脸通红的脑袋。

    一双大大的眼睛在客厅里面扫了一圈,小声的问道:“琴姐,他出去了?”

    琴姐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他出去了,还算他有眼色。”

    “呜呜,琴姐,你可要为我做主啊。”陆诗涵顿时带着一脸哭腔。长这么大还没有一个男人看过她呢!怎么能便宜了唐越?

    只是,琴姐还算公平公正,看着陆诗涵耸耸肩,一幅无奈的样子。

    “得,少来了,谁叫你上厕所都不关门的。”琴姐横了一眼:“难不成要我为你们牵线做媒?”

    “哼!才不要呢。人家这不是昨晚玩得太晚,忘记多了一个人嘛。”

    “看你这丫头以后还敢不敢不关门。”琴姐说道。心想看就看了吧,男帅女美的。

    陆诗涵恨恨的说道:“都是那个臭色狼,他怎么起那么早,而且就算我没关门,也要看看卫生间里面是不是有人啊。该死的臭流氓,臭混蛋,臭色狼,等他回来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琴姐摇了摇头:“平时也没见你起这么早,本来我还有点困的,被你们这一闹,连回笼觉也泡汤了。”

    唐越出了房间,便是到了小区旁边的公园里跑步。

    他起床一向很早,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

    跑了几圈之后,唐越便是找了一块安静的地方停了下来。

    他不是停下来休息,其实这几圈虽然也有几千米,但是唐越却脸不红心不跳,就连一丝汗水甚至都没有,丝毫没有疲惫的感觉,反而觉得浑身轻松。

    华夏古拳法!

    这套拳法对唐越的实战非常有用,即使现在,唐越也没有完全掌握住其中的决窍。

    呼呼生风,唐越身法极快,如虚影窜动,很快就打完了一套。

    树林很安静,只有零散的几个老人在打太极。

    唐越也摆开了架势,开始练了起来,不过打得却不是太极,而是另外一套拳路,这也是唐越一直以来所练的功夫。

    一套拳法打下来,动作时快时慢,看起来很是优美。

    等到唐越结束,一个声音从他背后响起:“年轻人,你这打的是?”

    唐越刚才便是发现了背后有人,根据步伐,唐越知道,这是一个颇有些修养功夫的人。

    转头一看,是一老者,不过那声音中气十足,显然体魄不错。

    “老人家,你好。”唐越礼貌的问候。

    “好!我刚才看你打拳很入神,没敢打扰,你这是太极拳?”老者问道。

    唐越摇了摇头:“不是,不过确实和太极拳有想通的地方,老人家能够看出端倪,必定也是此中行家。不过这不是太极,而是华夏古拳法!”

    说到华夏古拳法五个字,唐越隐隐有股骄傲感!因为他就是华夏人,传承华夏古拳法更是一种责任。

    “哈哈,行家不敢当,不过平时没事也打打太极,修养身心。”老者含笑道。

    “老人家过谦了。”

    唐越知道,华夏古拳法确实蕴含了一些太极拳的精髓,不是行家看不出其中的端倪,毕竟太极拳博大精深,变化万千,如果没有十几年浸淫此道,断然无法发现这神形拳中的诡妙之处。

    “不如和老夫来比划几招如何?”老者邀言询问,手中已经摆开了架势。

    唐越羞涩地笑笑,不过心中对于老者也有一丝好感,和他玩一玩倒也不错。

    唐越手一伸,便是将老者的手掌微微一拨,随即两人便是开始你一招我一招,你来我往。

    老者不愧是其中老手,动作行云流水,延绵不绝,拳中暗劲深藏。

    唐越自然也是感受到了,对于老者也很是佩服,他感受得出,老者身上并没有‘气’,但是却有如此力道,那说明是领悟到了太极的一丝精髓。

    当然,这和唐越还是没法相比的,因为唐越体内有‘气’的存在,而且唐越对于太极拳的领悟比起老者也丝毫不弱,所以应对老者的拳法,唐越显得游刃有余。

    过了片刻,老者才是收手而立,微微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爽朗的笑道:“真是舒畅,不过年纪大了,时间久了就有些累了。真是不比你们年轻人啊。”

    虚气二层,已经是修炼中的高手了。唐越此时自然不会使用的,而是完全以拳法相抗!不过即使是这样,这老人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这是拳法精髓和功力的比较!

    唐越也是笑着说道:“老人家莫要谦虚,正所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您老现在正是老当益壮。”

    “唉,不过我感受得出你对太极的领悟不比我弱啊,我浸淫此道二十六载,但是却没你一个小家伙老练,实在是脸上无光。”老者笑呵呵的说道,他看得出来,虽然唐越看起来胡须唏嘘,但是年纪却并不大,也不过是二十多。

    老者看向唐越的眼神之中充满欣赏,他知道刚才唐越和他过招使用的是纯正的太极拳,并不是之前练的那套神秘拳法,总之,他对于唐越有些看不穿。

    不过,和唐越过招之后,却是让他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老夫姓白,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老者笑着问道。

    唐越连忙说道:“白老爷子好,小子唐越,初来金陵。”

    “哦?怪不得我天天来这里早练,却没有见过你。”白凌昆问道:“我如果没有看错的话,你体内有内气吧?”

    唐越一震,明人不说暗话,对方既然这么问,自然是眼界很高,于是点头说道:“不错,在很多人眼中这叫内力,只有内行的人才知道,这其实是一股内气。”

    “我曾经也见过这内气,那可都是厉害的人物啊。”白凌昆感叹道。

    唐越摇了摇头:“老爷子说笑了,练功注重修心,内气也不过其中一种。现在华夏能人辈出,就算是有内气,也不见得一定比那些外功高手厉害。”

    “呵呵,真是有意思,我也住在这附近,不如去我哪里喝杯早茶慢慢聊如何?”白凌昆邀请道。

    唐越思索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多谢老爷子美意,只是我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今天是不行了。”

    “无碍,无碍,那就改天,这是我的名片。”

    一张紫金色的名片出现在唐越的手中,上面写着白凌昆的名字,还有一个简洁的号码,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唐越以前也接触过一些,这样的名片,只有熟悉的人之间互相赠送,上面虽然没有什么头衔,但是却并不代表他们的实力简单。

    从这张名片,唐越也看得出老者不简单,当下也是笑着收了起来。

    “那我先告辞了,改日再和老爷子畅聊。”唐越挥手而去。

    白凌昆看着唐越的背影,连连点头。

    突然一个穿着挺拔中山装的国字脸男人出现在白凌昆的身后,该人名叫铁塔,小声问道:“老爷,要不要我去查查他的底细?”

    “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你可不是他的对手。”白凌昆笑了笑。

    铁塔有些不服气,不过这个时候唐越却是奇异的消失,铁塔追上去,但是却没有见到丝毫唐越的踪影。

    回到603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

    唐越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过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上蹿下跳,早上的事情一瞬间再次涌入他的脑海之中,那喷血的场景,让他心跳不禁快了几分。

    客厅里坐着三个人,电视里面正在放着动画片,而三人‘呆呆’的看着电视,对于唐越进来,没有半点儿的理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