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山狂士

38.第38章 什么玩意

    柳氏期望楚云科举登科一事,但他着些许排斥到如今态度积极,这其中的态度转变自然有着重要原因。

    柳家可以说是官宦世家,从大宋真宗年间就开始一脉为官,其中最具有历史影响力的人物,就是白衣卿相柳永柳三变。

    若想让这个在商途与官途,都极为根深的柳家不存于世,那么他楚云要做的就不仅仅是崛起于南平!

    听着楚云娓娓道来,最后美妇人只得默许:“也好,只要你不改初衷,不辱没楚家门风,岚姨会劝说你娘的。”

    就在这时,房外秋菊前来传话,说是孙家仆人在外等候多时了。

    “岚姨您瞧,这不是来了么?”

    楚云说完,便起身告退,离开了岚香阁。

    自古春秋多盛况,因为春天和秋天的时候,大抵是文人最爱的季节了。文人才子多会伤春悲秋,然后才有了各种传世诗篇。

    不过时至这仲夏的五月,虽没有春天般的花团锦簇,亦没有秋天般的凉爽诗意,但是南平府的每年古会,却是给了这闷热的夏季带来了热闹。

    古会,渭河以南亦称过会。它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相传起源于秦汉,成熟于唐宋,兴盛于明清,延续近千年之久。

    五月初三这天,人们会尽兴狂欢庆祝,并将各自家中最珍贵的宝物都展示出来,民间又称“亮宝会”,有取宝驱邪避灾之意,希冀年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其热闹程度,丝毫不亚于七夕中秋这等佳节。

    楚云独自离开三笑楼,已然是傍晚时分,行走于城中的大街上,远远的各种鞭炮锣鼓声、吆喝声纷纷灌耳而来。

    楚云眼见此情,一开始是颇为讶异,他没有想到古会竟是如此的热闹。

    作为后现代的人士,他只知道农历五月有个端午节,却不曾想在这之前还有如此盛况的古会。

    此时此刻楚云有些醉眼朦胧,只因在三笑楼与孙堂饮了不少酒。本来孙堂要派人驾车送他回来,可楚云却婉言谢绝了这份好意。

    倒不是他楚云为人矫情,而是因为他实在是坐不惯马车。

    木制的车轮,防震效果实在是差到了极致,单就从玲珑绣庄到三笑楼这段路程,楚云坐在马车里骨头都快散了架。

    如今是酒足饭饱之下,他真的担心一路颠簸中途呕吐起来,所以便独自一人步行回来。

    在三笑楼中,他与孙堂相谈甚欢,很愉快的谈拢了与锦绣布庄的合作事宜。

    毕竟这是合则两利的事情,有着绣庄地参与其中,锦绣布庄的前景只会越来越好。对于善于经营的孙堂来说,深知商品的多样性,才是立足商业发展的前提。

    此行让楚云颇感意外的是,孙堂竟然出资买下了迎春园里高月红,并且言之切切的要将高月红送于他。

    人仍旧安置在迎春园,只等楚云前往采摘!

    当时他楚云听了这个消息,可以说是无语到了至极。

    这些时日忙于照料母亲,他倒是忘了高月红这档子事儿,不过孙堂的这番善意行径,倒是让楚云心中不禁感叹:这样的人,无论是什么时代,都是个能做大事的人!

    懂花钱,会花钱,舍得花钱;

    供什么,应什么,顾全什么;

    这种人情世故的课题,孙堂显然是个前辈啊!

    在三笑楼,楚云虽然没有去探询孙堂与周鸿的关系。但是仅凭孙堂这番殷勤来看,周鸿在他楚云心中不禁又重了几分!

    还有两日就是五月初五,楚云哪里还有心思去想男女之事,所以他准备直接回家休息。

    玲珑绣庄毕竟里外都是女眷,他一个少年郎若是经常前往,也是十分的不合适。

    既然母亲柳氏的病情得以缓解,他也就自觉地回家居住,最重要的他还要静下心来苦读经书。

    就在绕过街巷就要抵达家门时,楚云却隐约看见一人坐在门前的台阶上。

    “丫头,你怎么来了,这大晚上小心有色鬼抓你!”楚云眼力极好,借着皎洁的月光认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吭,除了你这个大色鬼,还能有别的色鬼么?”一听到楚云的声音,月色下的徐初夏俨然面色一喜,但是随后却露出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与楚云相互拌嘴起来。

    “不仅有色鬼,还有色狼!啊呜!”

    心情一直压抑的楚云,近日难得有几桩顺心的事儿,所以心情也逐渐好了不少。加上他自幼与这丫头拌嘴惯了,因此便搞怪的伸出双手,冲着徐初夏扮起了恶狼样子。

    “少吓唬本姑娘!”面对楚云的张牙舞爪,徐初夏不仅没被吓着,反而一边笑着一边粉拳捶打楚云。

    随后楚云无趣的恢复常态,并打开院门,徐初夏跟在身后轻声询问道:“婶婶她……好些了么!”

    “嗯,没什么大碍,你不必担心……”

    楚云默默地走在前方,口中虽是安慰丫头,但他心中却是不由忧叹,这离心之毒哪能这么容易痊愈?

    推开房门,点亮灯火,如豆的灯光,闪动着晦明地房间。

    跟着走进房间的徐初夏,似乎想到了什么,遂即声音猛然提高了不少:“对了,忘了给你这个!”

    徐初夏说着,从她随身的包袋里,取出一物递到了楚云面前。

    “这是……”

    “这是昨日有人送来的,当时你不在家中,所以我就替你收下喽!”徐初夏坐在楚云的对面,一副认真的样子说着。

    楚云轻咦了一声,因为那是一份通红的请帖,而且请帖纹路极为精美,绝非一般家宅所能遣发。

    带着心中的疑惑,楚云拿起了那份精美的请帖,口中自言自语着:“你能确定,这份请帖是送到这里的?”

    “是呀,送请帖的人,还称呼您楚公子呢,咯咯咯!”

    “笑,就知道笑,难道你楚哥哥不像么?”

    “呸!少臭美,快看看写的什么!?”徐初夏瞪了楚云一眼,随即像个好奇宝宝,摇着楚云的手臂,催促着楚云赶快看请帖。

    “好,你别晃,眼睛都晃花了!”

    楚云无奈地打开请帖,借着昏暗的灯光,将帖中内容一览无余,随后则是双眉微蹙的自语道:“溪源诗会,这是个什么玩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