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9.第1349章 唐爵生气了7

    而一直被众人所遗忘了的安德烈却是站在一边。

    “那么,你们现在想好怎么对付我了吗?”安德烈在一边问道。

    溪小沫蓦然反应过来,可是也就在溪小沫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却是被唐爵给拽走了。

    溪小沫愣住了,“喂!我说你怎么回事儿,我这里的事儿——”

    唐爵立马就停了下来,视线落在了溪小沫的身上。

    溪小沫可是一句话都不说了。

    只是安静的看着唐爵。

    甚至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觉了。

    “那个……算了,你还是当我什么都没有说吧,我们回家,回家。”

    唐爵的视线落在到了莫少军的身上。

    莫少军立马就明白,这事儿该怎么办了。

    “放心吧教官,这事儿我知道该怎么办。”

    唐爵嗯了一声,继而转身就要走。

    溪小沫还没有被松开,溪小沫也就只能跟着唐爵继续走了。

    “喂……我说你啊,现在就真的是什么都不用说吗?”溪小沫还是有些不放心,“我们是不是该和安德烈说点什么啊?”

    “你还想继续和那个男人说话?”唐爵的嗓音已经沉底的冷了下来,“那好,你现在来告诉我,你想要和那个男人说什么?”

    “就是很普通的事情啊。”溪小沫不知道唐爵这是在生什么气,“好啦,我知道你现在是在生气,可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啊,你别这样不成吗?”

    “烦了?”唐爵问。

    溪小沫立即就摇头了,“不不不,我没有烦,你知道的,我不会烦你的。”

    唐爵哼了一声,“即便是你烦了我也没关系。”

    溪小沫的眼睛立马就瞪大了。

    “如果你要是烦了我的话,我会让你知道,这个后果是什么的。”

    听到唐爵的这话后,溪小沫方才彻底的安心下来。

    就说嘛,如此的唐爵才是正常的。

    之前的唐爵完全就是不正常的啊!

    “好了好了,我为我今天所做的一切给你道歉?”溪小沫笑眯眯的看着唐爵,“所以你现在可不可以原谅我啊?不过那个什么,如果你要是不原谅我的话,我可以……我可以做别的什么事情让你原谅呢?”

    看着溪小沫认真的模样,唐爵可真的是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

    “你就……”唐爵深吸了一口气,“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

    溪小沫不乐意了,“我很消停啊!你怎么能说我不消停呢?”溪小沫抿唇,“我如果不是担心你不开心的话,你以为我会继续说下去啊?”

    唐爵挑眉,“所以呢?”

    “所以你应该很开心的好吗?可是你看看你刚才,你都在对我生气诶!”溪小沫简直惊奇的说着,“唐爵,我真的是没想到,你居然会对我生气,对于这一点我可是相当的不开心。”

    音落,溪小沫哼了一声。

    如果要是以前的话,唐爵很有可能已经举双手投降了。

    可是唐爵现在哪里会有投降的意思啊?他这一次可是真的生气了,并不是在装或者是别的什么。

    “宝贝……”唐爵叹了一口气。

    溪小沫看着唐爵,在等着唐爵的下一句话。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的好欺负?”唐爵问了这么一句话。

    溪小沫不明白,唐爵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么一句话了。

    “啊?”

    “如果你要不是觉得我好欺负的话,你怎么会总是说这些话来气我呢?”

    “可是我没有气你啊。”溪小沫直觉的反驳,“我就是……就是很正常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啊。”

    “可是就是你的这个正常的做着自己事情的人,却总是气我,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真的没有啊!你如果要是非要这么说的话,那么我也没有一点办法的好吗!”溪小沫抿唇,“不过我和你说唐爵,如果你要是真的生气的话,你可以和我说你为什么生气啊,你如果要是忍着,憋着,什么都不说的话,那么你也不能怪我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这一切都还是要怪我自己了?”唐爵忍不住直接问道。

    溪小沫点头,“当然啊,如果这要是不怪你的话,难道还要怪我自己吗?”

    唐爵还真的是反驳不了什么,“算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就是我的错吧。”

    溪小沫笑了,“你看,你自己都这么说了,那么我……”

    这一次,溪小沫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唐爵给打断了。

    “这一次是我的错,但是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溪小沫一愣,“啊?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爵勾了勾唇角,“自然是字面意思,至于怎么让你付出代价,我们可以回家慢慢说。”

    而至于这到底要怎么说,就是这一对夫妻的事情了。

    此时,远在安德烈家族里的人。

    当轩辕清逸接到唐爵的电话,让他可以收人了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事儿已经解决了。

    不过对于这个安德烈家族……

    轩辕清逸还真的是没有要放了他们的意思。

    海伦娜似乎是看出了轩辕清逸的想法,她走到了轩辕清逸的身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怎么了?想要动手?”海伦娜并没有明白的说出来。

    轩辕清逸嗯了一声。

    “我说你啊,还是忍忍吧,之前小沫都说了,吓唬吓唬就成了,如果要是真的动手了的话,那么反而不好了。”

    海伦娜在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小,如果要不是要贴近过去的话,一般人可是听不到的。

    轩辕清逸继续嗯了一声。

    不过他的视线可是没有从安德烈家族的老族长身上移开。

    “要不然……你如果要是实在是想要动手的话,你就过一段时间?”海伦娜在一边笑问。

    轩辕清逸侧头,视线落在了海伦娜身上。

    海伦娜却是还在笑。

    “我说你现在可是别看我啊,我不过是在给你出主意而已,不过至于你这是听还是不听,就在你了。”海伦娜耸肩,“反正,我对他们家是没有什么兴趣。”

    轩辕清逸似乎还真的是在思考这个问题了。

    “不过……我说你难道不在这个时候给小沫打个电话问问?”

    听到海伦娜这个问题,轩辕清逸的面色可是彻底的黑了下来。

    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唐爵在挂电话之前,已经警告他了。

    “我要收拾人去了,你在这个时候就不要给她打电话了。”

    而唐爵这收拾的人……自然也就只有溪小沫一人了!他能怎么收拾?!

    想到这里,轩辕清逸的面色怎么可能好的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