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第1016章 原谅

    溪老夫人的眸中带着一丝疑惑。

    “你什么意思?”溪老夫人的视线落在溪芸嫣身上,“什么儿子?”

    溪芸嫣的眉头拧的更加厉害了,“怎么?你现在难道是想告诉我,你不知道那个孩子的存在吗?当时在晚宴上的时候,那个女人不是把那个孩子带到宴会上去了的吗?”

    溪老夫人一愣。

    溪芸嫣冷笑,“你现在还想继续说你不记得了吗?这不过才过去几天而已。”

    “不,我知道你说的是哪个孩子。”溪老夫人的嗓音低缓,“但是即便是他身上流淌着溪家的血脉,他也不是溪家的人。”

    “哦?”溪芸嫣对于这个解释还有些接受无能,“你现在不是说溪家没有继承人吗?现在你眼下不就是有一个吗?虽然那孩子还是小了点,但是如果你要是想要培养他的话,也不是不可能。”

    “我当初说了什么那就是什么。”溪老夫人已经坐直了身子,“我既然说过,我手上的一切我都会给小沫,那么我就会给。”

    “我说了,她不会要!”溪芸嫣一口拒绝,“她现在什么都不缺,没有必要再去接手你这一烂摊子。”

    “我的那是烂摊子吗?”溪老夫人冷然的看着溪芸嫣,“我知道,你一直对……”

    “别当做是一副你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我是怎么想的,我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你还是闭嘴的好。”溪芸嫣抿唇,她根本不是想说这话话的,但是有的时候就是忍不住,然后就……

    溪芸嫣深吸了一口气,继而继续道,“我现在这是想要告诉你,那孩子现在在小沫那里,他管小沫叫阿姨。”

    溪老夫人的面色微变。

    溪芸嫣讥讽道,“你看,你觉得这也是一件极为好笑的事情不是吗?按理说,那孩子应该叫小沫姐姐的,是吗?”

    “我说了,既然那孩子不可能回到溪家,那么他就没有什么辈分问题。”溪老夫人的喘息有些急了,“如果你要是没有别的什么事情了的话,那么你现在就走吧。”

    溪芸嫣已经站起了身来,“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我没有打算在你这里待多长时间。”

    “所以,你到现在还是不肯原谅我?”溪老夫人现在这个问题自己都已经问的疲惫了。

    “你说呢?”溪芸嫣反问。

    可是溪芸嫣这一次的问话却是没有等来溪老夫人的回答。

    溪老夫人只是对着溪芸嫣摆摆手,“罢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就走吧,我这里没有什么事情了。”

    溪芸嫣的眉头拧的愈发的厉害了。

    看着溪老夫人惨白的面色,溪芸嫣心底有些许的疑惑。

    “你……”好似有什么话卡在了嗓子眼儿一样,溪芸嫣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

    溪老夫人却是依旧对着溪芸嫣摆手,“你走吧,我这里没有你什么事儿了。”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溪芸嫣终究还是问出来了,“如果你要是身体哪里不舒服的话,就叫医生过来看看,别总是扛着。”

    溪老夫人的手顿时一怔。

    她抬头,视线落在溪芸嫣身上,她就那么看着溪芸嫣。

    她能看的出来,溪芸嫣在说这话的时候,神色还是僵硬的,甚至还是别扭的。

    “喂,我在和你……”溪芸嫣原本还想继续说什么的,可是溪老夫人却是就那么看着溪芸嫣,而后便不由自主的自己笑了起来。

    “我知道了,我如果要是身体哪里不舒服的话,我会去看医生的。”

    溪老夫人已经快要忘记了,上一次溪芸嫣关心自己的身体状况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不过好在,好在她的心里还有她。

    溪芸嫣也不想再继续多说什么,她只是对着溪老夫人点点头,表示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想要多说的话后,便起身离开了。

    只是溪芸嫣刚刚走到门口,溪老夫人便站起来身来,继而对溪芸嫣道,“我打算把手上的一切都给小沫,并不是因为我对小沫有什么愧疚,也不是因为我想让自己好过一点儿,而是现在整个溪家,只有小沫还能将溪家支撑起来了。”

    溪芸嫣背对着溪老夫人,没有说话。

    “我也知道,你不想让小沫接手这些,是因为不想让她接触那些肮脏的事情,但是芸嫣啊,走到我们这个地位的,怎么可能会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

    溪芸嫣依旧是什么话都没说。

    “我现在也已经老了,甚至我什么时候再也醒不过来了,我自己也都不知道。”溪老夫人声音愈发的低弱了下去,“我现在只是想要让我自己的子孙们都过的好一些,我只是想要……”

    “可以了,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了。”溪芸嫣打断了溪老夫人,“小沫生孩子的时候,我希望你可以……一块儿过来。”

    溪老夫人的眸光顿时一亮,“你——”

    “我今天大概也就只能说这么多了,其余的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至于是好好想什么,这个问题就得溪老夫人自己去想了。

    待溪芸嫣离开后,溪老夫人笑了起来。

    “听到了吗?芸嫣她原谅我了,她终究还是原谅我了啊。”溪老夫人靠在沙发上,唇角含笑,眼眶湿润。

    詹姆斯拿着一条毛毯走过来,盖在了溪老夫人的身上,继而轻声低语:“是啊,小姐终究是夫人您的孩子,她怎么可能会和夫人您置气一辈子呢?”

    “我要好好的养好我的身体,然后等小沫生孩子的时候啊,我要好好的去看看我的曾孙。”

    “好,到时候我陪着你一块儿去。”詹姆斯那张冷硬的面孔也不禁柔和了些许,“夫人,累了的话,您就休息会儿吧,等您休息好了,我们再说些别的。”

    而詹姆斯的这话刚刚落下,溪老夫人便已经睡下来。

    ……

    溪小沫快要临产的时候,可真的是极坏了唐爵。

    提前半个月,唐爵就已经带着溪小沫入住了他名下的那家私人医院。

    “老大,你真的是不用这么着急,嫂子这还有十几天才生呢,你现在就这么着急?”李穆尔叹了一口气,看着在自己身前走来走去的身影,简直糟心。

    唐爵冷眼看了李穆尔一眼,继而道,“等到了你的时候,我看你能够淡定到哪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