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第999章 吃醋到了极点的爵爷

    犹如三九天的声音在车厢内响起。

    王文君和李穆尔顿时犹如坠入冰窖。

    这种感觉真的是特别特别不好啊!

    找一个爱吃醋的老公什么的,真的是特别遭罪啊知道吗!

    “不不不不,老大你想多了,我已经有了我家丫头了,我怎么,怎么可能会对嫂子有什么想法呢?那可是嫂子啊!”李穆尔觉得自己都快要哭了,这,这吃醋的老大到底是什么鬼啊!

    溪小沫一脸惊愕的看着唐爵,“我说,你是不是疯了?”

    溪小沫觉得唐爵真的得要好好的收拾收拾了,这爱吃醋的能力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

    “我如果要是疯了的话,那也都是被你逼的。”唐爵哼了一声,“当然,如果你要是一辈子都在我的身边的话,那么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溪小沫这一次真的是被唐爵给气笑了,“你说你幼不幼稚?”

    “难道保护自己的老婆也是幼稚吗?”唐爵沉默了片刻,“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么就算是再怎么幼稚,我也都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溪小沫就差没有给唐爵跪下来。

    “大神,你现在闭嘴吧。”溪小沫觉得这话已经快要听不下去了,如果要是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溪小沫的牙齿就该没有了。

    全部酸掉了。

    唐爵的视线在李穆尔和王文君的身上一扫而过。

    两人就差没有自己跳车了!

    王文君低声问李穆尔:“你说我们上车真的是对的吗,我们这么做真的正常吗?”

    李穆尔的大脑呈现一片放空状态,“我们,我们刚才难道真的是做了什么吗?”

    王文君也是一愣,“我们好像真的是什么都没做啊。”

    “那么你刚才为什么要那么问?”李穆尔问。

    王文君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问,自己就是急了,一下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啊不,该怎么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尴尬了。

    “你们的声音就算是说的再小,在一个车厢里,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们都听不到?”溪小沫叹了一口气,“所以说,有事儿你们就直接说啊,不要这样啊,这样做真的是特别没有意思诶。”

    “所以?”王文君的视线落在溪小沫的身上。

    溪小沫却是有些不明所以。

    所以什么?

    “我说小沫……现在你还是什么都不要和我说的好,我怕到时候爵爷真的是对我记恨什么,如果要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我就该去死一死了。”所以现在王文君真的是对溪小沫距而远之了。

    溪小沫瞪了唐爵一眼,“他就是开玩笑。”溪小沫现在觉得自己说的这话都有些苍白无力。

    王文君现在特别想要呵呵两声,但是现在因为唐爵在身边的原因,王文君愣是什么都没敢说。

    李穆尔叹了一口气,“我说老大,你别盯着我看了,我真的是对嫂子没有什么想法。”

    “没有什么想法的话,你现在心虚什么?”唐爵问。

    李穆尔都想要去死了,“我现在都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了,不,老大你就告诉我,我要做什么你才会相信我对嫂子没有什么想法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心一直都在我家丫头身上,我怎么可能去看别的女人?”

    “所以你现在是在告诉我说,我家宝贝比不上你家丫头?”唐爵问。

    李穆尔已经很想去死了。

    “不是!”李穆尔觉得自己要疯了,“老大,你今天的心情是不是不是很好?如果你要是心情不好的话,我觉得我和我家丫头还是先……”

    “没有不好。”唐爵淡淡的说着。

    你这真的叫做没有不好吗?

    你知不知道你的脸色已经****一定程度了?

    “我看,我们还是以后去看年年吧。”李穆尔深吸了一口气,“而且今天我和丫头都没有买礼物,我们两个都这么过去了的话,可能不太好,所以我们还是过两天在过去吧。”

    原本,李穆尔以为自己找的这个理由已经特别好了,至少在李穆尔看来,唐爵应该是不会反对的。

    但是谁都没想到的是,李穆尔的话刚刚说完,唐爵那冷淡的声音就在车厢里响起了:

    “如果今天你们不去的话,那么以后你们也都不用过去了。”

    李穆尔和王文君两人都呆了。

    这,这到底是什么见鬼的反应啊!

    这唐爵吃起醋来真的是太特么吓人了好吗!

    以前的唐爵不是还不这样吗?但是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就已经变成这样了?这到底是哪里不对吗?

    李穆尔深吸了一口气,在自己鼓足了勇气后,方才问道,“老大,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唐爵摇头,“不能。”

    李穆尔顿时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噎住了一样,“你难道就不能让我问了再说话?”

    唐爵继续摇头,“不能,我现在不想和你多说什么,所以你还是闭嘴吧。”

    “但是如果我还是想要继续问呢?”李穆尔不死心。

    “那么你就是对我宝贝有什么企图。”唐爵继续淡淡的说着,那面瘫脸真的是让李穆尔有种想死的心了。

    “我都说了!我对嫂子没有什么企图!老大我要说多少遍你才会相信我所说的话?”

    “我自己认定了的事情,你觉得我会怎么做?”唐爵反问了李穆尔一句。

    李穆尔现在就差没有在溪小沫的面前跪下来,“嫂子,你还是好好的和老大说说吧,他现在整个人都已经不好了,不不不,我觉得如果现在他要是不好了的话,我们所有人都别想好过。”

    李穆尔觉得自己简直泪目了。

    王文君现在是不打算多说什么了,她只是简单的握着李穆尔的手,表示感同身受,顺便同情了一下李穆尔。

    因为王文君现在已经放弃了要和唐爵多说什么的意思了。

    但是被李穆尔给予厚望的溪小沫却只是淡淡的看了唐爵一眼后,继而平静的说了一句:

    “他现在有病,难道你也跟着他一块儿犯病?”

    李穆尔一呆,没有明白过来溪小沫这话里的意思。

    “嫂子?”

    “所以,现在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好好的,乖乖的坐着,别开口就行了,别搭理神经病。”

    【好了,日后中午十二点更新两更,晚上八点更新两更,每天四更更新~固定好了,不会变了~如果有特殊情况我会通知,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