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第714章 唐爵来了啊

    “不好。”溪小沫直接回绝,“我还要和我的爵过日子呢,怎么能和你一起死呢?”

    “不用和我一起死,我是让你先死呢。”唐睿笑了起来,“你看,唐爵已经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你要不要对他说说最后的留言什么的?啊不对,不是留言了,这是遗言了。”

    “唐睿,你现在要是放了我的话,你或许还不会有事。”溪小沫继续争取时间,“你到时候完全可以告诉唐爵,我是被你给救了的,但是你现在这么做,你这是……想死啊。”

    溪小沫在说最后的那几个字的时候,唇上还带着些许笑意。

    “所以我要带着你一块儿啊。”唐睿似乎是看到了自己的结局一样,他也不挣扎,也不去做别的什么多余的事情了。

    “他不会杀你,你是他哥哥。”溪小沫驾定。

    “你以为你很了解他?”唐睿嗤笑,“溪小沫,你太过于……”

    “我不是了解他,我只是了解我自己看上的男人而已。”溪小沫淡淡的说着。

    “但是实际上,你看上的男人,也不过如此。”唐睿讥讽。

    “至少,他尊重我,疼爱我,珍惜我。”溪小沫的视线落在车窗外唐爵的身上。

    “如若这些是你想要的话,我同样可以给你。”

    “除了他给我的外,其余的人都不再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溪小沫什么什么都没想,直接开口说道。

    “那么,看来你这一次是真的必须要和我一起死了。”

    “你想的太容易了。”溪小沫淡淡的笑着,在看到那道身影后,下年的心反而越是平静了起来,“你只想着你自己死了一了百了,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家人?到时候你死了,爵会将所有的怒火和愤怒都发在谁的身上?”

    “他不敢。”唐睿道,“就算是他敢,爷爷也不会让他这么做。”

    “你觉得,唐爵什么时候听过老爷子的话了?”溪小沫啧啧不已,“他要是听老爷子的话的话,那今天就不会有这场婚礼了。”

    “你会一直爱着他?”

    溪小沫不知道唐睿怎么会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来,但是她依旧点头。

    “是,我会一直爱着他。”

    “不管他曾经做过什么?”

    溪小沫发现唐睿的表情愈发的怪异起来。

    溪小沫眉头紧拧,“你是不是想要说什么?唐睿,你要是想要说什么的话,你就直接说,别拐弯磨脚的。”

    唐睿却是在这个时候停下来要继续说下去的欲望。

    “不,我只是想要看看,看看你所谓的一直,到底会坚持到什么时候。”唐睿放下了枪,神情也变了。

    也就在这时候,孟杰瑞阔步走了过来,“睿少爷,少爷说,如若您玩儿够了的话,那么您现在就先下来吧。”

    唐睿却是没有下车,但是此时跟着唐睿的那些个保镖们此时心底或多或少都有些胆寒。

    果然,和唐爵作对那就是找死。

    唐睿看了溪小沫一眼,“你说我们两个现在一块儿下去怎么样?”

    溪小沫耸肩,“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溪小沫面色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她的心情却是莫名的有些沉重。

    唐睿隐瞒着她什么。

    因此,在唐睿和溪小沫一起从那车里出来的时候,围观的路人们都是一愣。

    溪小沫竟然还穿着婚纱!

    这,这溪小沫难道真的是逃婚了?和她身边的那个人?

    但是爵爷竟然出动这么多的人和豪车,就为了把自己的媳妇儿给追回来?

    这溪小沫的脑子是坏掉了吗?好好的唐爵不要,跑什么跑啊!你要是不要的话,你可以给我们啊!

    那个男人有爵爷有钱吗?有爵爷帅吗?有爵爷痴情吗……

    如果没有的话,那你还跑什么跑!

    溪小沫和唐爵自然不知道在场的路人们都在想什么,如若他们要是知道了的话,想来溪小沫一定会气的跳脚。

    谁没事儿跟这个脑子有问题的人逃婚啊!

    “宝贝,过来。”唐爵对溪小沫伸手,面色冷寒。

    溪小沫想也不想,抬脚就要走。

    只是她刚刚迈动步伐,她的腰间就环上了一只手来。

    唐睿紧紧的禁锢着溪小沫,视线落在唐爵身上,“我亲爱的弟弟,难道你现在就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

    唐爵的面色倏地转冷,“给你三秒钟的时间。”

    “唐爵,你当你现在是谁?”唐睿孤傲的笑着,“现在溪小沫在我手上,我这要是一不小心就走个火什么的,恐怕……”

    唐睿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他想,聪明的溪小沫和唐爵定然都会明白,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唐爵本就没有什么耐心和他继续玩儿下去,现在已经快到十二点了,如若再耽误下去的话,他和小沫的婚礼就要错过了。

    唐爵的眸光一寒,唐睿心底一凸,直接告诉他立马松开溪小沫的腰间,只是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他只觉自己胳膊一疼,手一松,溪小沫也在同一时间,一脚踩在了他的脚上!

    唐睿顿时感觉一阵钻心的疼痛来。

    溪小沫也利用这个空隙立马朝唐爵跑了过去--

    出于本能的,唐睿抬手,就要开枪--

    兀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兰斯一脚将唐睿手里的枪给踢到了一边去,并在第一时间里将他制服在地!

    至于唐睿的那些个人,他们早在看到唐爵的时候,就差不多开始胆寒了。

    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得罪了唐爵的下场。

    既然已经知道了定局,那么他们也就没有必要去争取什么了。

    现在,他们只求唐爵不会想到他们就可以了。

    唐爵将溪小沫紧紧的护在怀里,溪小沫感觉到了唐爵周身的寒气,虽然他们都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了,但是谁都不能保证,中间到底会不会出现差错。

    “以后,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答应你了。”唐爵将下巴抵在溪小沫的肩头上,一字一顿的说着。

    没有人知道,他的心脏到现在都还在剧烈的跳动着。

    那微微喑哑的声线让溪小沫心底一阵发软,“以后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放心吧。”

    要是再来一次的话,或许连她自己也都不一定能撑住了,所以这样也就足够了。

    而看到现场的众人顿时就更是疑惑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玩儿新娘子被抢来抢去的游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