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17章 爵爷的傻丫头

    唐爵在接起电话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他点了公放,柳丝丝说的话,溪小沫是听的一清二楚。

    打从柳丝丝找上她的后,她就没再天真的以为唐爵的身边会没有女人。

    “没空。”冷淡的嗓音中不带丝毫情感。

    柳丝丝显然没有想到,唐爵竟会如此不留情面的拒绝她。

    “爵,你怎么会没空呢?我问过张秘书了,他说你今日没有行程的,你……”

    柳丝丝的话还没说完,唐爵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溪小沫愕然的看着唐爵,“你……”就这样挂掉人家的电话真的好吗?

    漆黑的眸子兀地落在她的身上,“要说什么?”

    溪小沫呆呆的摇头,“没,没什么。”她似乎……似乎是感觉错了?

    爵爷和那个柳丝丝并没有什么关系?还是说他喜新厌旧?

    “有话就直接说。”唐爵的眉头微微拧起,那双好看的眸子里面还带着死死怒意。

    溪小沫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那什么,我就是想问……”

    “我和柳丝丝的关系?”他接过她的话。

    这一下,溪小沫是更尴尬了,却依旧点点头,但是小脸却是绯红一片。

    见她绯红的脸颊,唐爵的眸光逐渐变得柔软起来,垂下头,在她怔然的目光下,轻轻的吻上她的唇。

    “你觉得我和她之间,是什么关系,嗯?”

    他的声音很好听,她的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我……我不知道……”

    她不知道自己的心脏为什么会跳的这么快,就连脑子都快不转了。

    唐爵咬着她的鼻尖,笑的异常绝美,“傻丫头。”

    “嗯?”

    “我身边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他重复着,“只有你,没有过别人。”

    这一下,溪小沫彻底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甚至小脸羞红的直接钻到了唐爵的怀里,不出来了。

    简直羞死人了。

    溪小沫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当初她即便是和林泽逸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没有如此过。

    她和林泽逸交往了三年,就是拉小手,她心底都会涌上一股淡淡的异样来。

    当初,她也是希望和林泽逸接吻的,但是每次在他垂下头来要亲吻她的时候,她都会忍不住的躲开。

    但是对于唐爵,她却完全没有这种情绪,甚至,对于他的触碰和亲吻,她都是期待和喜欢的,她……

    她不是个好女孩。

    “小孟,张成杰做了多少年了?”唐爵的手依旧放在她的腰间,低醇的嗓音中带着丝丝的寒意。

    副驾驶上的孟杰瑞很快回答,“三年。”

    “回去给他结算违约金,辞了。”

    “是。”孟杰瑞心底叹息,刚才爵爷接起的那通电话他也是听到了的,在柳经理说出张秘书的时候,他就知道张成杰完了。

    在唐爵的地盘上,他就是绝对的王者,你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绝对臣服。

    张成杰触碰了爵爷为数不多的底线,仅仅只是辞退了他,已经算的上是仁慈了。

    溪小沫并不知道张成杰是谁,对于唐爵她又深知甚少,他的事情她很少主动去问。

    溪小沫想要从唐爵的怀里起身,唐爵却是紧紧的扣着她的腰,“不要动,乖乖的。”

    溪小沫果然就不动了,她是生怕又发生些什么让她面红耳赤的事情来。

    对于她的反应,唐爵很是满意,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的腰间轻缓的揉捏着,力道适中,很舒服,只是溪小沫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爵爷,到了。”随着孟杰瑞的声音,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溪小沫就似被打了鸡血一样,拉开车门就跳了下去,小脸简直红。

    唐爵有些愕然的看着她的反应,唇边上还带着一丝几不可见的弧度。

    “你就那么急切?”唐爵笑着下车,漆黑的眸子中带着丝丝笑意。

    溪小沫刚欲反驳,但是在触及到周围保镖们的视线后,又恨恨的垂下了头。

    她现在真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走吧,去看看我们的家。”唐爵拉着她的手,朝着宅院里走去。

    溪小沫抬头,看着眼前这一栋小型别墅,眸低猛地划过一丝震惊来。

    她就说周围的建筑怎么这么眼熟,这片别墅区可是出了名的富人区——格林枫景。

    就在前不久,她还抱着王文君说,她要是能够在格林枫景的别墅里住一晚上,这一辈子也就无憾了。

    兀地,耳朵传来一股湿润,溪小沫惊吓的跳开,伸手捂着耳朵,一脸惊愕的瞪着唐爵。

    这一看不得了,那张异常绝美的面孔上还带着一股勾人的魅惑,他……他竟然还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唇角!

    这……这简直就是犯规好不好!他怎么能够,怎么能够这么做!

    “你你你……你……”溪小沫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她紧张的捂着耳朵,小脸红的就如同一只煮熟了的螃蟹,

    “嗯?怎么了?”低醇的嗓音中浸着丝丝媚骨。

    不能再待下去了,否则她一定会忍不住的上去咬那只妖孽的。

    溪小沫转身就朝着别墅里跑去,唐爵含笑跟上,只是刚走几步,手机就响了。

    对孟杰瑞使了个眼色,孟杰瑞会意,快步跟在了溪小沫的身后。

    “说。”唐爵接起手机,嗓音冷淡。

    不知道手机那边的人都说了些什么,唐爵周身的温度在瞬间降至冰点,原本跟随在他身后的保镖们,也不觉的向后退了一步,神情在倏然间都变得异常紧张起来。

    “自己去刑堂领罚。”音落,挂掉电话,阔步朝着别墅走去。

    然而刚刚踏入,就听到那犹如银铃般的声音,她似乎在问孟杰瑞什么,孟杰瑞回答完后,她就会发出一声赞叹的惊呼来。

    似乎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那双亮晶晶的眼睛一下子就落在了他的身上,她笑呵呵呵的跑到他面前,又蹦又跳的:

    “唐爵唐爵,你好厉害啊,孟杰瑞说这里的一切都是你设计的?你怎么什么都会啊?而且好漂亮的。”

    心底的阴霾似乎在瞬间清除不见,看到她脸上单纯的笑,心底叹息,伸手揉着她的脑袋:

    “傻丫头,怎么总是这么傻呢?”

    “啊?”溪小沫呆——

    她,她夸他还要被骂?

    唐爵叹息,算了,他也不是第一天认识这丫头了,从小到大都是这么呆呆的,既然自己的女人被欺负了,那么,他自然都会一一的给她欺负回来。

    而兴奋中的溪小沫不知道的是,此时的A大,因为她的事情是彻底的热闹起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