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107章 焱水宫

    “真是好大的气魄,路过我们焱水宫的地盘,居然也不停船!你们该当何罪!”

    人群中,走出来一位身材魁梧的半人半鱼的生灵,倒是操着一口流利的语言,并不妨碍交流,张口闭口就是焱水宫,神态嚣张,不把易寒人放在眼里。

    “哦?你看不懂船上的标记么,剑圣宫圣殿的船,你们也敢拦!”之前一直慈眉善目的周大叔,突然发威,两道剑眉一立,不怒自威。

    感受到了他身上那恐怖无双的剑尊气息,那些海族们纷纷打出各式各样的护身法门,但也只是杯水车薪,其中甚至还有一位剑宗强者,也脸色一变,连连后退。

    嘭!

    就算退到七八十丈外,也无法抵消剑尊的恐怖威压,这如同山岳一般镇压下来,超过剑宗剑豪太多,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

    “哼,居然敢动我的人!!”

    虚空中,又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大吼,此人声音磁性,将力量蕴含在声波中,此刻突然袭击过来,即使以易寒四人的修为,也是脸色大变,口吐鲜血!

    面无表情,周叔目光眯起,一言不发。

    千钧一发之际抬起手,掌中光芒一闪,顿时化为一道无形的壁障,这壁障内,所有声音都传递不过来,解决了几人的危机。

    “焱水宫,忤逆我剑圣宫,回去之后,我看你们也不用活了,统统得死!”

    统统得死!

    周大叔一开口就是一顶忤逆剑圣宫的帽子扣过去,而且对方也根本难以解释,眼下听到统统得死,当真杀伤力巨大。

    毕竟在剑道世界中,绝对没有人敢顶撞剑圣宫,就是那神秘无比的鹭剑上人,也从来不敢做出有悖于剑圣宫的事情,这是剑圣们联手创办的组织,就是唯一的正统!

    来人显出身影,居然是比易寒也大不了多少的青年!

    身穿金色华袍,上纹道道纹饰,尊贵无比,手中拿着一柄同样华丽的青锋剑,剑鞘上镶满了珠光宝玉,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他身旁,道道金色的真言散发璀璨气息,其中每一道都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修为不到剑尊,根本难以形容。

    而一数数量,居然有六枚!

    整整六枚!

    像那剑情仇,一枚真言就有如此大的杀伤力,此人还未出手,就凝聚出了六枚真言,这样的绝世人物,在东之大陆是绝对见不到的。

    早听说外界才是真正的强者的海洋,这才出来不到半天时间,居然就见到了这等传说中的恐怖强者,易寒心头震撼的同时,只剩下了激动。

    毕竟,东之大陆的那群人,已经满足不了他,唯有更高的挑战,才有兴趣,才有目标,去超越,去攀登。

    “使者误会了,我们无意与你们剑圣宫为敌,但你们中的一人我们必须带走。易寒,把易寒交出来,我们便放行,甚至十年内都不再惹事。”

    周大叔神态莞尔,随意一扫易寒的脸,扭头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对面的青年,眼神中的讽刺和不屑是个人就能看得出来。

    “你以为剑圣宫是什么,他易寒是我剑圣宫的人,谁敢动他,谁就得死!”

    易寒四人心中震撼,却也觉得温暖无比,谁敢动他们,谁就得死!这是何等的气魄,大概也就剑圣宫这种称霸世界的庞然大物敢说了吧。

    甚至,连对面的海族青年都不曾否认这件事,他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会是这种局面,摇摇头,目光杀机毕露,面露不耐。

    “那就怪不得我了,你们,没人可以走出这片海域!”

    “哈哈哈,来来来,我早就想活动活动筋骨了!”周叔一跃而起,剑光爆裂,四五道一百丈的巨大剑光,遮天蔽日,恐怖无比,瞬间出手,声势震天。

    “第一个死的就是你!”海族青年神情猛地变得凶残起来,凶神恶煞地拔出青锋剑,剑身华丽至极,剑气也不弱周大叔分毫,恶狠狠地攻击。

    两人边打边走远,留下道道残影,根本看不清他们是如何出剑的,一时间居然棋逢对手,谁也不能奈何得了谁。

    剩下的一群海族剑修对视一眼,都从其中看到了一丝窃喜,这里只剩下了四个初入剑豪境的毛头小子,而他们中,还有一位剑宗坐镇!

    这已经是必胜之局了,胜利唾手可得!

    “看来,你们就是被忽略的羔羊啊,什么动了剑圣宫的人就会死,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今天,你们四个都得死!哈哈哈。”

    他们步步接近着,神色狰狞,嗜血无比,好像恨不得生啖其肉。

    “早听说人类修士的血味道不错,我还从来没喝过剑圣宫的天才的血,看看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

    “哈哈,我等不及了,我先上了!”

    话音未落,七八人便迫不及待地扑击过来,按捺不住性子想要一尝鲜血,周身气势涌动,彰显出对剑道的深厚理解。

    这些海族强者们说归说,但出手却一点不乱,反而进退有度,相互配合,一看就是经过特殊训练!

    一时间,有三人扑向易寒,剩下的分别向阮温玉三人攻击过去,剑光璀璨,各式各样的剑技浮现,不给他们一点机会。

    唰唰!

    易寒面无表情,抬手之间,剑锋闪烁着幽光,毫不犹豫地一剑诛杀第一位海族高手,此人也是剑豪五层之人,却不是易寒一剑之敌!

    嗖!呲!

    第二剑,易寒一步跨出,避过所有攻击,身法灵活精髓,带着凌虚异世的高雅,如完成一件艺术品般,又是一剑诛杀了第二人,轻松无比。

    “啊!”第三人惨叫一声,却是又死在了易寒的剑下。

    三剑杀三人,没有任何侥幸,易寒表现出来的天赋和实力,令那位观战的剑宗强者心惊不已,暗道此人必须要死。

    现在已经结下仇怨,他不死,等他成长起来,死的就是他们了!

    阮温玉盘坐在地上,眼睛都不睁开,冲向他的海族强者正疑惑他为何不睁眼之时,顿觉喉头一甜,却是已经身首分离,倒在血泊中。

    上官修德任由对手如何攻击自己都难以击中他的衣角,最后无趣之时,才一剑出手,洞穿其喉咙,后者一命呜呼。

    许征龙则很直接,他使用的居然是一柄巨剑,挥舞起来呼呼生风,带着强烈的视觉冲击,剑气醇厚无比,往往一击便开山裂石,砸在海族强者身上,瞬间令其粉身碎骨,当场身死。

    啪啪啪啪。

    “果然英雄出少年,我江天无原先还不相信,现在倒也不得不信了。”说着,场中剩下的唯一一位海族高手鼓起掌来,倒像是在表扬易寒四人的表现一般。

    他神色轻松,带着称赞,意味着他其实根本不担心完不成上级给他的任务,毕竟差了一个巨大的等级,就算再天才的人,也难以跨越如此鸿沟!

    他有绝对的自信,易寒四人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不过,在死之前,能够好好玩弄一下这些不可一世的天才们,这种感觉倒也挺好的不是么?

    “我江天无,从小就被那些正统海族看不上,天赋又差,饱受诟病!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自诩为天才的垃圾!”

    似乎被勾动了心中的往事,江天无居然开始了来回渡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诉说着痛苦和委屈。

    易寒面无表情,阮温玉从一开始就没有睁开眼,上官修德走到一旁吹着海风,许征龙倒是挺八卦的样子,一脸感兴趣,真不知道他这种性格为何是使用的巨剑。

    “但是现在不同了,我,修炼到了剑宗,我已经是你们所不能仰视的高度,我发誓要杀尽天下的天才,今日,你们就是第一批人!”

    江天无满脸愤恨,一指易寒四人,声音冷冽,眉目狰狞,像是要将他们生吞活剥了一般,按捺不住性子,就要出手。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id="op_-754321868">

    (adsbyoupeng = window.adsbyoupeng || []).push({ slot: -754321868, close_btn: 'off'});

    (function() {

    var doc=document, h=doc.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 s=doc.createElement('script');

    s.async=true; s.src='http://r.bxb.oupeng.com/script/adsbyoupeng.js';

    h && h.insertBefore(s,h.firstChild)

    })()

    </scrip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