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第353章 云少还真是急性子

    直到她再也吐不出来,也不作呕了。

    这才缓缓的抬起头来,手里仍旧是握着方才给云老爷子剪指甲的指甲刀,顺手用拾指在马桶上按了下去。

    直到马桶里的脏物被水冲走,她这才直起腰来。

    想起烤鸭的油腻味,想来一定是因为吃了它不舒服,才会反胃。

    她也没有想别的。

    起身涮了牙,就走出去,继续给老爷子剪指甲了。

    -

    楼下。

    电梯刚刚到了一楼。

    门朝两边打开,云墨本是站在第一个位置,应该第一个走出去的。

    可是迎面走来一个不算太熟悉,却让他很厌烦的身影——袁艺凡。

    于是,他站在电梯门口,没有走出去,身后的医护人员和其他的病人还有家属,已经走出去了,他还站在那里。

    袁艺凡怕电梯的门掩回去,伸了一只手挡在门口。

    后面来的人,看他们不出不进的,便绕道去了另一个电梯。

    看见袁艺凡脸上挂着矜骄的笑意,云墨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不妙。

    “云少,好久不见。”

    “你来干什么?”

    “我想,你很聪明,应该能猜测得到。我是代表楚楠天而来的。”

    云墨这才从电梯里走出来。

    与之同时,袁艺凡缩回挡在电梯口的手臂。

    “云少,不如找个地方,好好谈一谈。”

    “我和你没什么可谈。”

    “那股权转让的事,你还想继续吗?”

    云墨心里是这么想的:就算袁艺凡丧心病狂到杀了楚韵的地步,也不至于这么快也把楚楠天给杀了吧。

    于是,看也不看她一眼。

    似她为一堵墙似的,绕过她的身子一大圈,这才离开。

    正是他这副清冷的态度,更加刺激了袁艺凡。

    她转身,朝他走开的方向望过去,“楚楠天今天来不了了,没办法来和你签协议。”

    云墨迈出去的步子,这才顿下来,驻步原地,背对着她。

    她又说,“如果你还想继续签协议的话,我想你有必要和我谈一谈。因为我是楚楠天法律上的妻子,我全权代表着楚楠天。”

    云墨拿出手机,给楚楠天去了一通电话。

    仍旧是背对着袁艺凡,而袁艺凡也很在耐心的等着他的回应。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那边迟迟没接电话。

    过了大约四十几秒,终于接通了。

    他还没开口,便有一个十分年轻的女音传过来,“喂,你是病人的朋友吗?他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监护人刚刚离开,有什么事你等监护人回来后再打,可以吗?”

    “病人?”云墨皱眉。

    那边的女音又说,“对啊。楚先生现在在医院,暂时失去了语言能力和肢体能力。先生,我只是这里的护士,您要是有什么要事,等病人的监护人回来后,再打过来好吗?”

    云墨失落的挂了电话。

    他纵横商场这么些年,什么样的阵仗没见过,也接触过形形色色的人物。

    可脑海里硬是没有袁艺凡这一号,心狠手辣,歹毒阴狠的人物。

    楚韵的死,楚楠天突然成了病人,一定都和她有关。

    他背对着袁艺凡,胸腔处积着一口恶气,他呼吸叹气间,那口恶气起起伏伏,似要撑破了他的衣衫。

    袁艺凡自然是将他这样的反应,尽收眼底。

    踩着莲步优雅的走上去,走到他的面前,与他正面相对。

    得意矜骄的笑了笑,“云少,怎么样,有兴趣和我谈一谈吗?”

    “你连你的丈夫,你最爱的男人,也下得去手?”

    “云少说什么?我丈夫昨夜突然头疼,我急急忙忙把他送去医院时他已经昏迷了,中午醒来就是这个样子。”

    “……”果然是够能装的女人。

    “云少,不如借一步,我们细细的聊一聊,股权转让的事。”

    “就在这里,给你两分钟的时间。”

    “这里?”袁艺凡看了看周围走来走去的医护人员和病人,冷笑着,“这里不方便。”

    云墨没有下一句。

    直接捏着拳头迈步离开。

    袁艺凡匆匆忙忙的追上去,又挡在了他的面前,“云少还真是急性子。”

    他抬起眼皮,淡淡的目光从她身上一扫而过,那里面尽是厌恶。

    这样的女人,真他-妈-的贱。

    “现在楠天持有的FB百分之九的股份,所有权全归我。我可以卖给你,只有一个条件。”

    他没有说话,目光清冷的望向医院外,那一排马路,车辆在那里来来往往。他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倒是想听听,她会说些什么。

    “和我睡一夜。”

    “……”这倒是他意料之外的条件。

    “你云少的床,是D市多少女人,梦寐以求都想爬上去的地方。”

    “……”

    “和你睡,一定很刺激。”

    “……”

    “只要你和我睡一觉,天亮后我不会再纠缠你,也会把手中的股份卖给你。”

    云墨的双手插入裤包里,“然后呢,拍照发给乔乔,让乔乔心痛难过。喜欢她的男人伤害了你,你也要爬上她丈夫的床,以牙还牙吗?”

    “只是逢场作戏而已,你又不对我动真情,也不可能对我动真情。”

    “……”

    “事后,你照样和乔小安生活,照样可以疼她。而又可以得到你想要的股权,你不亏啊。”

    她摊手笑了笑,“倒是我,被你占了便宜。”

    “看你一眼我都恶心。”他的手从西装裤包里抽出来,垂在身体两侧,“恶心得想吐。你这样的女人,肮脏。”

    袁艺凡默然握拳,指节处隐隐泛白。

    被如此羞辱,心里的恨又增了一分。

    她的这丝恨,被他尽收眼底,大步上前两步,拧起了她的衣领,像是拧小鸡似的把她拧起来,让她踮起了脚尖。

    感受到衣领一紧,她整个脸都憋红了。

    “袁艺凡,我警告你,你若敢伤乔乔半分,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云少,这是云氏投资的医院。要是流言传开,说是云少和云太太以外的女人在这里拉拉扯扯,传到我姐的耳里,你说她会怎么想?”

    云墨仍旧是没有松开袁艺凡,反而拧得更紧,声音也不怒而威,“你可以把股权卖给云谦母子,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敢伤乔乔半分,你,还有你的家人,都不会好过。我可以有千万种方法,让你的父母没有办法好好生活,甚至是崩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