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第297章 儿子和女儿都不错

    但这个笑容,映在云墨的眼里,依然是独一无二的。

    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看她埋头舀着碗里的冰淇淋,看她吃得津津有味,看她忽而抬起头来冲他美美的笑了笑。

    直到,她把一碗夏威夷果仁的哈根哒斯,吃得一干二净。

    嘴角处,粘上了巧克力,并不是很脏,但瞬间让她晰白的小脸显得花乱而不协调。

    他倒是不介意,直接从桌上抽了一张纸巾,落在她的嘴角处,轻轻的拭了拭。

    “你的吃相,什么时候能优雅点?”

    “吃货都不可能优雅的。”

    “……”

    “我给你生个女儿,以后你专门教她社交礼仪,把她教成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好不好?”

    “……”

    “让她乖巧一点,懂事一点,听话一听。”

    “……”

    “都说女儿像极了父亲,我们的女儿肯定也是像极了你,十足的优雅。”

    她滔滔不绝的说着,他这才替她擦完最后一丝粘在嘴角的巧克力,收回手,绅士的将脏掉的纸巾扔进垃圾桶里。

    笑了笑说,“如果是女儿,有你这么一个吃货的母亲,估计她也优雅不了。”

    “好像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是的。”她嘟哝。

    他又笑了笑,“像你也好,可爱,活泼。我也不想我们的孩子活得太累,不想像盆栽一样去修剪她,栽培她。”

    “如果是儿子,也让他随心所欲?”

    “儿子当然要严格管教。”

    两人一起起身,走出冰淇淋店。

    他仍旧是一手拧着购物袋,袋子里面是今天在超市里买的几样菜,还有一些她随意买的零食。

    另一只手,则是紧紧的,紧紧的扣着她的小手。

    这个冬天的第二场雪,在圣诞那天降临了D市,陆陆续续的下了好几天。

    走在这样冬雪飘飘的的街上,两人踩着脚下嘎吱嘎吱的雪地,手牵着手,一边走着,一边聊着天,好是一副浪漫唯美的风景。

    他帅气英姿,她小鸟依人,自然是招来了不少人的羡慕目光。

    继续聊着儿女的问题。

    “阿墨,其实我更喜欢女儿。”

    “如果生个女儿,我就保护你们俩。”

    “那生个儿子呢?”

    “那我和儿子一起保护你。”

    “我还是要生个女儿。我喜欢女儿。”

    “……”

    “阿墨,你送我的那套嫁装,汉服的那一套,还有妈妈送的凤冠和金步摇,好美,好美,以后我要留给我的女儿。”

    “……”

    “爷爷送的那对羊脂玉,我也要留给我的女儿。”

    “你这么偏袒女儿,要是也有个儿子,你儿媳妇可有意见了。”

    “对啊,生个儿子多麻烦的。还要娶个儿媳妇回来,我可是没有妈妈那般温和,不知道怎么做一个好的婆婆。所以还是生女儿吧。”

    “……”

    “不过阿墨,如果生个儿子,能长得像你这般帅气英姿,把他养大了,那也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哦。”

    听闻她反反复复的纠结着,到底要儿子还是女儿的事情,他乐呵呵的笑了。

    两人谈笑间,嘴边哈出白白的雾气,瞬间既散。

    他怕她冷,一直紧紧的牵着她的手。

    两人从东方明珠小区的配套超市,走到楼下,倒是暖和了,她的手心都出了汗。

    突然想起,“阿墨,我们没买验孕棒。”

    “明天集团也放假,我直接带你去医院吧。”

    “嗯,也行。反正这两天你都有空。”

    回到家里,两个人的鞋子都沾着雪花,白白的。

    他先坐在皮椅上,拿出她厚厚的棉拖,“换好鞋就去看电视吧,今天我来做饭。”

    吴妈不在家,他们这几天一直在家里,两人做饭洗碗时,倒也有不少的乐趣。

    很快,云墨就去了厨房。

    脱下风衣和外套,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

    她在身后望着他的装着,摇了摇头,“阿墨,大半个冬天都过去了,可是从来没有见你穿过毛衣,哪怕是一件毛衣背心。”

    他一边围着蓝色格子的围裙,一边转身,“你见我冷过吗?”

    她走过去,帮他从购物袋里一一拿出今天买的菜,有西芹,西兰花,青椒,杀好的多宝鱼,还有六只大闸蟹,“我帮你打下手吧。”

    “去客厅看电视。”他把她手里绑好的六只大闸蟹放到干净的不池子里,搂着她的双肩往外推,“等我。”

    “阿墨。”她转身来望着他,“我想陪着你嘛,电视有什么好看的。”

    如此望着他捞起衬衣袖子,又围着围裙的模样,倒像足了一个居家好男人,风范十足。

    她便心满意足的望着他,顺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仰望着他凌角分明的俊脸,笑着,“难得你放假在家里。”

    “好。”他抬起手来,勾起拾指刮了刮她的鼻尖,“就站在旁边就好了。”

    松开他,她走到水池旁边,“我可以洗菜啊。”

    两人站在这间足有几十平米的超大厨房里,很是宽敞。

    他也随她,拿着淘米的篮子,在水笼头下有模有样的搓着米。

    时不时的侧头看她洗着西芹,很是满足。

    他转身去蒸米饭,她也洗好了西芹,刚解开第一只螃蟹的绳子,正准备用刷子刷掉螃蟹甲壳上的脏东西,却被它夹了一下。

    “嘶。”很快,流了血,不多,但还是有些痛。

    她随意的在水笼头上冲洗了一下,再抬头时云墨已经回到了她的身边,无可奈何的看着她,把她的手从水笼头处拉回来,握在手心里看了看,鲜红的血又涌了出来。

    “螃蟹还是活的,怎么不让我来洗。”他捏着她的大拇指,不让血涌继续往外涌,已经拉着她绕过厨房和走廊,回了客厅。

    两人坐在沙发上,他从医药箱里拿出一张创可贴,“等会儿就别捣乱了,坐在这里看电视。”

    虽是被他说了,但她的嘴角边上荡着欢喜的笑意,“没那么娇情啦,又不疼。心疼我就直说嘛,还说我捣乱。”

    帮她贴好伤口后,他抬起手来捏了捏她的鼻子,“不来捣乱,四十分钟就能吃午饭。”

    果然,四十分钟后,他的四菜一汤已经端上了餐桌,尤其是那六只仍旧热气腾腾的大闸蟹,简直让人垂涎三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