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第261章 暗中调查

    这段时间,他也没有什么新闻上了媒体啊,感情上更不可能。

    哪个媒体要是敢乱报导,他的感情有什么问题的话,只会是死路一条。

    谁还敢瞎报导呢?

    袁美丽赶紧摇头,“没有,没有。我知道你对小安是真心的。妈只是怕以后……”

    以后病故后,守不了小安一辈子,怕他们的感情变故,怕他对不起小安。只是身患重病的事,她是万万不会告诉阿墨的。

    云墨把桌面上的所有的房地商权赠予证明,还有一把车钥匙,一张银行卡,都堆在一起,推向了袁美丽的身前。

    “妈,这些都是送给您和爸的,我不可能再收回。”

    “……”她也知道,当初阿墨送这些的时候,全是真心送的。

    “我和乔乔的路还很长,您和我爸也还年轻,至少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是四五十年,您们都还能守候着和我乔乔的幸福。如果以后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您再来训导我。我现在不能答应您。”

    “恐怕是……”等不到二十年了。

    “妈,您都收回去。这些都是乔乔的聘礼,哪有送出去的聘礼,还会要回来的,除非您想看着我和乔乔离婚。”

    “……”

    “……”

    两人沉默了一阵。

    袁美丽垂了头,盯着放在双腿上的肩包,可能是泪水模糊了眼,所以总感觉肩包上的拉链怎么突然变成了两条。

    趁他长臂一伸,去端那杯杯沿插着柠檬片的温水时,她赶紧抹了抹泪。

    等他把温水递过来,她这才抬起头来,捧在手心。

    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阿墨,我和您爸的主意已经定了,别这么为难我。你都把这些收回去吧。”

    “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明白了,钱财都是身外物。”

    “妈,您有事瞒着我。”

    她依旧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真的没有。”

    “我不能答应您。”

    “……”

    “除非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墨。”她语重心长,“给我些面子,答应我唯一的要求,好吗?”

    除了语重心长,他的语气里似还有哀求。

    那种哀求,是可怜巴巴的。

    简直让云墨心疼,在他沉默猜疑的时候,她又哀求了一声,“阿墨,答应我,这一辈子都别做对不起乔乔的事,好吗?”

    “……”

    “算我,求你。”

    “妈。”他向来不喜欢承诺什么,“我不答应,你有事瞒着我。”

    “如果你还敬我是长辈,答应我这一个请求,好不好?”

    “……”他似乎已经感到了莫大的不安,岳母一定是有很严重的事情瞒着他。

    “阿墨?”她在等着他的答应。

    两人又沉默了一阵,四目相对时,阿墨从她眼里看见了悲凉,心里好是担忧和不安,这才点了点头。

    袁美丽立即勾起了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阿墨,我相信你。”

    “……”他猜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对了。”袁美丽从那一堆东西里,挑出了那张银行卡,“原谅妈确实是有些势利,你给我的三张卡,我都查过数目。而且全部都取出来,存在了自己的银行卡上,密码是小安的生日,年份的后两位,加月份和日子。别笑妈妈,拿到你给的银行卡时,你们一走,我就跑去柜台机查了查。”

    “……”他静静的听着,从来没有觉得人可以这么的真实,这些细细小小的事情,都体现出了她对乔乔的伟大母爱。

    “当时一看,把我吓了一跳,还怕被人打劫呢。”

    “……”

    “不过妈一分钱都没动过。现在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这一次,云墨没有拒绝。

    而是选择静静的聆听,想从岳母的言语中听出些蛛丝马迹。

    可是,袁美丽很谨慎。

    “阿墨啊,你和小安相处也有半年了,她就是那个牛脾气,又要强,而且还睡懒觉,贪吃。”

    “……”

    “你有空,就给小安报一些提高她修养的兴趣班吧,什么弹钢琴啊,愈加啊,或者什么书法。别任着她的胡闹的性子,总得进步,才能配得上你。”

    “妈,我不想把乔乔当成盆景一些,修修剪剪,我喜欢原汁原味的她。”

    如果像岳母所说的,为了要提高她的修养,而让她学这样,学那样,那当初直接娶那些名门闺秀了。

    这一句话,倒是让袁美丽特别的欣慰。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

    离开咖啡厅的时候,她只喝了一口水,桌上的甜品动都没动过。

    阿墨也没有再把那些文件还给她。

    只是吩咐阿德,一定要安全的把袁美丽送回荷塘月色。

    一回到办公室。

    云墨就打电话叫来了舒润。

    “去各大医院查一查,我岳母最近有没人去就诊。”

    “……”舒润表示诧异。

    云墨沉沉的叹了一口气,“现在就去,越快越好。”

    “全D市,每家医院都要查吗?”

    他点头。

    “云少,那最快也得要五到一周的时间,才会有结果。全D市那么大。”

    “我明天就要结果。”

    “云少,可是明天就周末了。”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明天,我就要见到结果。”

    最好是,没有他想查的资料。

    可是,如果一个人不是临到生命的尽头,又怎么会把自己费尽心思得来的财富全都归还给他?

    而且,岳母所要托付的,仅仅只是乔乔的幸福。

    而乔乔,便是岳母最在意的人。

    这背后,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人命关天的事情。

    第二天是周末。

    云墨哪也没有去。

    陪着乔乔呆在了东方明珠。

    早上九点多的时候,乔乔这才从睡梦中缓缓的醒来。

    仍旧有些睡眼惺忪,揉了揉眼睛,习惯性的看了看床头柜,发现上面没有她想看到的纸条。

    “阿墨今天没有去公司?”

    于是,穿着鞋就往卧室外面走去,到处找了一圈,最后在书房看见了阿墨,他正拿着洒水壶,给桌上的那盆燕子掌浇着水。

    自从得知他花粉过敏,家里再也没有见过花类,像丁香这样花朵很小的盆栽,也一盆不剩。

    燕子掌是乔乔从通宇集团带回来的那一盆,自从放在了阿墨的书房里,似乎比以前长得还要茂盛,叶子肥肥厚厚的,绿得似乎要滴出水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