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56章 曾经的爱人,箭拔弩张

    明媚阳光就此浮在乔小安细密柔顺的发丝上,折射出美美的浮光,云墨揉了揉她的脑袋,拂去她那些额前碎发,落在她脸上的目光有些叹息,终是觉得相逢恨晚。

    “阿墨,对不起!”

    乔小安扎进了他的胸膛。

    他到底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傻瓜,你又没有错。如果不是楚楠天,我也遇不见你。”

    “阿墨,我们去吃饭吧。拍卖会一点半就开始了。”

    “嗯,附近可有你喜欢的餐厅?”

    “有啊,只是辣的,你不喜欢。我带你去吃清淡的,喏,楼上有家客家餐厅,而且上菜速度很快。”

    ……

    几十楼的餐厅望下去,川流不息的车辆与人来人往,总显得有些渺小。倒是D市的风景不错,公路纵横的同时却绿郁葱葱。

    望着那些高楼林立,望着那些玻璃墙上的浮光胜景。

    用餐的人,心情总是很愉快的。

    乔小安已经是第N次,往云墨的碗里夹着客家酿豆腐了。

    云墨不好意思说自己不喜欢吃,只是她夹一次,他皱眉一次。

    乔小安:“阿墨,很嫩的,很好吃。”

    云墨:“……”

    乔小安:“你喜欢吃清淡菜,这种客家酿豆腐应该符合你的口味吧。”

    云墨:“……”

    乔小安:“连我吃习惯了川湘辣味的人,都觉得很好吃,你们口味清淡的,就更不用说了吧,多吃几块豆腐,豆腐补钙。”

    云墨:“……”

    乔小安:“怎么,不喜欢吗?”

    云墨:“是蛮清淡的。”

    乔小安乐呵呵的笑了几声,自己又去夹了两块又滑又嫩的客家酿豆腐。

    吃着,嚼着。

    吃货的本质或许就在这里,自己以为好吃的,别人也会以为好吃。

    倒不是她只喜欢吃辣菜,但凡是口味好的,她都会觉得是美食,所以在云墨的面前,显得有些吃相不雅。

    其实这一顿饭,云墨几乎没吃别的菜,就饱了。

    因为那几块豆腐,真的份量很足。

    最后绅士的擦了擦嘴,看着吃相虽不算狼吞虎咽、但也绝不优雅的乔小安,笑了笑,“如果有空,我带你去各地旅游,让你尝遍各地美食。”

    乔小安又啃起了鸡翅,“好啊,好啊,什么时候。”

    “等我空了。”

    “那我等你。”

    最初,乔小安带云墨来这家客家餐厅,是为了满足云墨的口味。

    可最后,云墨只尝了几块豆腐,半小碗米饭,其余的菜都是乔小安一扫而光的。

    说到底,究竟是谁在照顾谁的口味和喜好呢?

    乔小安或许永远不知道,对面这个目光看起来有些清冷,有些幽深,一直喜欢默不作声的男人,就连这么看着她平平常常的吃一顿饭,也觉得是幸福的。

    离开餐厅前,乔小安心满意足的打了一个饱嗝,“阿墨!”还摸了摸饱饱的肚子,“这里的东西真好吃。”

    他起身,牵起他的葱白小手,“口味还不错。”

    两人双双离去。

    刚一坐进云墨的车里,正准备要系安全带,突然接到了楚楠天的电话。

    乔小安是很不情愿的划开了接听键,那边倒是先发制人,“安安,不是说好一起去拍卖会吗?”

    “叫我乔小安。”她真讨厌这个姓楚的,声明了多少次,楚楠天还是改不了对她的称呼。

    楚楠天:“你在哪儿?”

    乔小安:“当然是去拍卖会的路上。”

    楚楠天:“……”

    乔小安:“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挂完电话时,云墨的车子已经开远。

    她这才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他的神情,冷冷的,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乔小安:“阿墨?”

    云墨:“……”

    乔小安:“你怎么了?”

    云墨:“还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你睡会儿吧。”

    他其实并没有生她的气,只是很不愿意楚楠天喊她的那一声“安安”。

    ……

    ……

    赶到拍卖场时,楚楠天似乎早已等在了会场外面,知道乔小安没有入场函,便一直在外面等她。他穿着一件红色的西装,卡其色的西装裤,倒显得成熟稳重,有些风度。

    只是云墨携着乔小安走来的时候,将楚楠天周身上下,所有的英姿之气尽压。

    楚楠天是知道的,西城那块地,他们云氏也想买入。

    难不成,云墨今天来,也是为了竞买那件翡翠抽丝铂?

    “安安……”楚楠天有些不敢相信的望向乔小安,见她与云墨紧挽着手,目光不由痛楚,“你……你们?”

    在楚楠天的面前,云墨始终一副冰冷目光,看也不看对方一眼,只是不舍的松开乔小安的手,“乔乔,拍卖会结束,如果还不到下班时间,我送你回公司。”

    乔小安点头。

    云墨又说,“去工作吧。”

    他这才绅士而又潇洒的持函入场。

    直到走进拍卖场,乔小安迷恋的目光仍旧望着他离开的方向。

    身后的楚楠天,似乎很不甘,“安安,你为什么要告诉云墨?”

    乔小安:“叫我乔小安。”

    楚楠天:“你为什么要告诉他?”

    乔小安:“……”

    楚楠天:“云家也有意要买西城那块地,陈董唯一的条件就是这件翡翠抽丝铂,公司只有你知,我知。难道你就这么想帮云墨竞买到这件文物?”

    乔小安:“你的意思是说,我泄了密?呵,楚总,阿墨今天早上就让我随他一起来拍卖会,我请假的原因正是如此,你觉得我会卑鄙如此?”

    楚楠天:“可陈董卖地的唯一条件就是这件翡翠抽丝铂,公司只有你知,我知。”

    乔小安:“鬼才想知道什么陈董,什么翡翠抽丝铂。你别忘了,我只是人事部的一名普通员工。”

    楚楠天:“可你也是云墨的妻子。”

    乔小安:“你这么不信任我,我没什么可说的。拍卖会还需不需要我去,如果不需要,那我先回公司了。”

    楚楠天:“等等……”

    乔小安:“……”

    楚楠天:“既然你那么想帮姓云的,那我就让你瞧瞧,他会输得多惨。”

    ……

    乔小安从来没有觉得楚楠天的脸,可以这么扭曲。那个曾经温润如玉,宠她,疼她的男人,却是如此的不信任她,认定了是她把他前来竞买翡翠抽丝铂的事,告密给了阿墨。呵,原来曾经相爱的两个人,可以这么的不信任。

    看着楚楠天先她一步走进拍卖会,只扔了一张入场函给她,她摇摇头苦笑。

    楚楠天!

    我们就此,彻底结束。

    真恨不得把曾经那些回忆都一并还给你,还得干干净净的,与你毫不相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