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七十一章 新的嫌疑人

    劳伦斯在中午12:00的时候回来了,还带回来了童军的三名负责人,这是布雷登的主意,他们在无法确定‘最帅的那个’时,选择了将‘最丑的’留下陪伴着那些孩子。

    面对这三个嫌疑人,周末突然笑了出来,他心里有一个非常龌龊、但十分有效的辨别方法……可以在一分钟之内迅速确定这三个老师是否可以洗脱嫌疑。

    “先生们。”康纳斯看见这三个男人的时候说道:“能不能帮我们确认一下这具女尸是不是你们童军的人。”

    三名童军负责人看到那具尸体的时候露出了完全不同的表情,有惋惜、有后悔、同样也有担忧,人毕竟是在他们的看护下死的,由此联想到家长随时会发来的律师函和学校的责罚,担忧的情绪肯定会出现,这没什么。

    “SIR,她是我们学校的,叫艾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康纳斯一点没隐瞒的双手扶在腰间说道:“她被人杀害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死于窒息,不过死亡时间太短,到底是死于扼颈窒息还是其他窒息方式还无法确定。”

    “布雷登,这三个家伙是从哪找到的?”康纳斯问了一句。

    布雷登站在三位老师身后说道:“树林的另一侧,我们把车停到了树林对面,徒步走过来的时候浪费了一些时间。找到他们的时候,这三位老师正在教孩子们该怎么系绳结。”

    听见布雷登汇报的康纳斯撇了撇了嘴,似乎不太喜欢这项活动:“非常抱歉,三位先生。”他很认真的说道:“你们现在都是嫌疑人,但是。请你们相信警方,我可以很快的洗脱各位的嫌疑。当然,你们需要配合。”

    康纳斯搂过其中一位老师的肩膀,搂着他向树林远处无人之地走去,在所有人的不解目光中低声说道:“死者生前和凶手发生过---性---行为,身为一个成年男人,我们都清楚男人在经过那些事以后,假如没有及时清洗,内裤上一定会粘上一些分泌物,所以,这位先生。我能看看么?”

    “在这?”老师没反应过来,吃惊的询问着。

    “这是为了节省时间。不过,为了尊重您,我提出的要求您也可以选择不配合,可不配合的话,将会成为重点怀疑对象,毕竟只有凶手才会如此不希望我们看到一些男人都有的……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对吗?”他说的是什么是个男人都清楚,要是他们之中有人刚刚进行过---性---行为,内裤上一定有迹可循。

    康纳斯补充道:“我们现在背对着他们,没人会看见您解开裤腰带并轻轻拉开内裤,请放心,我绝不会在看见您的雄伟时惊呼出来,我想。我有这个心理承受能力。”

    那名负责人叹了口气。以普通人的心态面对这件事时充满了不情愿,但为了尽快洗脱嫌疑他还是伸手向裤腰带摸去。而后,他解开了裤腰带,也解开了童军短裤的扣子……

    “够了,我相信你,先生,你洗脱嫌疑了。”在此期间康纳斯一直观察着对方的面部表情,他发现这个男人别扭极了,整个人在极度不自然的情况下依然心甘情愿解开了那颗扣子时,一切,都已经不用再问,起码他心里没鬼。

    周末在康纳斯和那名老师越走越远的时候就在想‘这个家伙不会是要用我的办法吧?’,直到从后面看见了那名老师的手肘晃动,突然间,一种心有灵犀的契合感出现了。

    他们俩不光办案思路一致,连想到的办法都完全相同,这个家伙没有给上级领导打电话申请许可,而是通过自己的方式让嫌疑人主动配合,光是这一点,就证明这是一个不完全死守规矩,有时候也会剑走偏锋的警察。

    接下来,康纳斯又邀请了另外一位老师,在接下来,第三位老师也和他去了那个地方,最终,康纳斯才和最后那位老师走回来说道:“先生们,你们的嫌疑都洗清了,我非常抱歉用如此不尊重的方式,可,节省时间是破获凶杀案最关键的因素,我可以保证,我的道歉方式是,把真正的凶手带回警察局,在,天黑之前。”

    那名老师看着康纳斯说道:“如果你可以说到做到,我可以不投诉你。”

    很显然,康纳斯的做法让这三个人都不太满意,毕竟谁也不喜欢被人当成嫌疑犯。

    “我答应你。”康纳斯非常自信,在应下了这个要求后,询问道:“能不能和我聊聊艾伦,聊聊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她的个性如何?对了,你们知道她的家庭背景么?”

    “艾伦不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她有点拜金,这可能和她的父亲是一名管道的工人有关,那份工作和那个算上艾伦已经有了四个孩子的家庭无法给她大小姐一般的生活,可是,这里离洛杉矶太近了,她们这个年龄的孩子可以在电视里看到这一辈子也未必会拥有的东西,这造成了艾伦看到同学们拿出什么好东西时总会目不转睛的盯着,而其他人拿出比较一般的东西时,她却会嗤之以鼻,尽管她有可能连那个非常一般都不曾拥有。”

    康纳斯听到这问了一句:“你觉得他的父母会给她买800美元左右的鞋吗?”

    “那不可能。”

    “他有男朋友么?”

    “不,我不这么认为,艾伦的生活非常忙碌,从去年开始,到了寒暑假艾伦都会去打工,以她的家庭来说,打工是获取零花钱的唯一方式。”

    “你为什么对她这么了解?”

    “SIR,你还在怀疑我么?我是她的邻居。”

    康纳斯笑了,摇头道:“就是问问、问问,别激动,你继续说,继续。”

    “今年她要保童军夏令营的时候,我一度认为这只是一个女孩子厌倦了寒暑假期间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玩,为了躲避工作的一种选择,谁让我们这个地方并不限制夏令营的报名时间呢?”

    在美国,很多穷人家的孩子都需要打工来赚取零花钱,比如替邻居修剪草坪、帮忙整理院落卫生,这些事情可能赚不了多少钱,但是,这可以从小就培养孩子用劳动来换取报酬的意识,明白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不劳而获。

    “她一般都在哪打工,又干些什么工作?”

    “去年的时候我没有在意,今年,她应该是在托马斯家,在夏令营开始之前,我看见过他在托马斯家门前的草坪上推着割草机工作。”

    康纳斯又问了一句:“那是什么时间的事?”

    “刚刚放暑假的时候。”

    “她是在什么时候参加夏令营的?”

    “几天以前。”

    周末看了一眼康纳斯,两人几乎同时锁定了怀疑对象:“托马斯家在哪?”康纳斯问出了最后一句。

    “他在学校旁边开了一间小型超市,是一个有钱人,超市旁的一栋独立屋就是他的家。”

    “谢谢。”

    一个开超市的男人进入了周末和康纳斯的视野,无论这个男人是否和案情有关,他都是必须要走访的对象。

    “SIR,我带几个人在这周围找过了,没有找到任何手机。”

    安德鲁回来了,他已经带人去找了足足20分钟。

    康纳斯立即下令道:“给治安官打电话,告诉他我需要更多志愿者帮忙搜索这片树林,无论如何都要确定那个手机到底在不在这片树林里。”

    “YES-SIR。”

    周末此刻加了一句:“克雷,给总局打电话申请调查艾伦手机最近通话记录的文件,最好可以连最近几天短信内容都打印出来,这很可能是一次没有任何人证的案件,要是物证准备不充分的话,那个杂碎也许会逃脱法律的制裁。”他已经提前想好了找不到手机后,该如何应对整个局面。

    康纳斯用很有深意的目光看了周末一眼,走到他身边当着所有人的面问道:“我们为什么是敌人呢?”

    “SIR,我觉得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先赶到托马斯家,别让那个混蛋把内裤烧了?”

    康纳斯紧盯着周末的双眼,一刻都不放松的说道:“安德鲁、布雷登,开车跟我走。”

    说完这一句,话头总算落在了周末身上:“还有你!”(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