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十七章 死敌救驾

    周末不太清楚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不怕死的人,反正他怕死,怕的躺在地上看见尤达举着枪对着自己时,立即闭起了眼睛,全身肌肉紧绷的在明知道要挨这一枪的情况下,怂的眉头紧皱,一张脸几近扭曲。

    砰!

    枪响了……

    周末听见了那把格洛克22发出的怒吼时,被枪声刺激的猛震了一下身体,像是彻底告别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个动作。

    那感觉,有点说不太出来,周末只记得自己脑子里是空白的,思绪跟随着身体一起紧绷,而脑海深处,谁也没想起来。

    不过,周末在枪声过去两秒钟以后就睁开了眼,他没感觉到疼,也没体会到死亡和活着到底有什么差异,像是有谁在自己身边开枪却是为了吓唬人一样。

    那时尤达持枪站在屋内,手里的枪口从对准了周末的情况下变成了举枪冲着客厅内的玻璃,更重要的是,那扇玻璃上明显有一个弹孔。

    怎么回事?

    尤达不是已经在精神失常的情况下把自己当成了兰伯特么?为什么突然间调转枪口,她究竟在冲谁扣动扳机?

    下一秒,周末的问题全都有了答案,因为在那扇带着弹孔的窗户前,一个端着MP5的男人出现了,这个人穿的很‘墨西哥’,那塞进裤子里的衬衫搭配着牛仔裤,脖子上还围绕着围巾,怎么看怎么像是西部片里爬出来的家伙。但是,这个家伙似乎和自己见过的所有墨西哥光头都不太一样,他的光头上纹着纹身,一个奇怪的女人在水中吹着笛子,身下是翻腾浪潮。

    砰、砰、砰砰。

    尤达的手太快了。在那名手里拎着MP5的男人出现在窗口眨眼之间她已经连续击发了四枪,周末眼睁睁的看着子弹撞碎了那扇落地玻璃。带着强劲的冲击力和掀起的玻璃碎片直接扎进了窗口的墨西哥光头体内。

    噗、噗、噗噗!

    弹无虚发!

    墨西哥光头被子弹撞的上身乱晃,原本瞄准屋内的枪口也在吃痛的情况下猛的抬向天际,在临死之前死命扣住扳机像是在宣告他死的多么不甘心……哒哒哒哒哒哒……将火光连成片的MP5枪口依然在响,可是那名墨西哥光头已经向后栽倒,最终,于身体摔在地面上的力量震荡下才松开了扣住MP5扳机的手指,一切在眨眼之间恢复平静。

    唰。

    尤达闪身贴在了窗户与墙壁的夹角处,那是个死角,紧接着她熟练的卸下弹夹,查看了格洛克22剩余子弹数量后。忽然想起什么似得迅速将弹夹顶回枪内,在去瞄准周末刚才所躺的位置的一刻,那里还哪有人!

    周末跑了,在尤达开枪打死了墨西哥人的瞬间就爬了起来,而后迈步跨出客厅,当尤达在寻找他的时候,这个货已经伸手抓住了楼梯扶手。两脚猛蹬的正在往楼上蹿。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群和自己有深仇大恨的家伙竟然救了自己!

    墨西哥人要杀周末的事,他早就知道,不然也不会专门为契科夫申请安全屋,不知道的是这群人什么时候实施这项计划。

    嘎吱。

    罗杰抱着姬斯蒂冲出屋子时并没有锁上的房门在被推开了,周末此时刚刚上了两阶楼梯,顺着声音来源处回头去看的动作才做出来他就看见了一只手由房门敞开的缝隙中伸了进来,不对!那只手里好像好拿着什么东西。门外的家伙伸手隔着房门轻轻把那个东西抛起来时候。周末瞧见了一刻,一颗通体漆黑的圆柱形手雷正在空中旋转!!!

    周末哪还有心情在去看手雷是什么型号。迈步猛蹿两下后直接往楼上飞扑。

    他已经拼命了,这两步每下都迈上了至少三阶阶梯,往楼上飞扑的时候都没理会是否扑的太猛会直接撞在墙上。

    轰!!!

    现役美军MK3A2型攻击手雷在这栋房子里炸开的一瞬间,周末是由走廊内挤压到楼上的气流给硬掀到楼上的,他在这股气流的强悍掀动之下从飞扑的姿势直接来了个后空翻,落在二楼时,用的是后背着地。

    空!

    走廊内的墙壁被炸飞了半截,楼梯被彻底炸断,裹夹火光的手雷碎片镶嵌的走廊内到处都是,滚滚黑烟在爆炸以后直接形成了烟雾效果。

    咳!

    咳!

    周末躺在地上痉挛性的扭动了几下身体,手雷所制造出的巨响直到现在还震的他双耳嗡嗡作响,刚才只要稍有迟疑,恐怕那些手雷碎片和崩飞的石块就能要了他的命,哪会有那么好的运气被挤压上来的气流掀上二楼。

    这帮墨西哥人疯了么!

    杀人用不用搞成恐怖袭击模式?

    墨西哥人为什么要杀他,周末心知肚明,墨西哥人二号人物尼古拉斯的亲儿子阿图罗就是被他给送进了监狱,而那批货,更成了他和马修交易的筹码,墨西哥人可不光是赔了儿子又折兵,去年新墨西哥区的一战让墨西哥人遭受了起码过亿美金的损失,他们不恨周末是不可能的。只是,墨西哥人不会在刚刚被警方抓到了那么多人以后立刻报复,他们得让这件事平息一下,要是没有这个间隔,米国很可能以恐怖袭击为由,直接制裁整个墨西哥,逼着墨西哥政府和毒枭武装玩命。可他们算计错了,周末在洛杉矶一下成为了人尽皆知的警界明星,开始进入了备受关注的位置。在那段时间里,要动这么一个家伙无异于向米国政府宣战。

    恨得牙根直痒痒的尼古拉斯只能继续忍耐,忍到周末的新闻逐渐在主流媒体上消失,也就是他开始休年假的时候,这才重拳出击。

    然而他们杀人并未看黄历,出门的时候不知道得罪了哪一路瘟神,居然莫名其妙的在观察敌情的刹那间惊动了正打算杀周末的尤达,如此一来不光搭上了一条性命不说,还救了死敌。

    周末强忍着体内翻江倒海般的震荡在二楼走廊处爬起,随后进入到兰伯特的房间伸手推开窗户就要蹦下去从这栋房子的后院逃跑,可刚刚出现在这个位置的那一秒,周末还是咬着牙掏出了电话。他明白,在这颗手雷爆炸以后,周围所有警察都会赶来,只要尤达能拖上一会,自己的生命还是有保障的,可契科夫呢?那头熊正在来救自己的路上,他老婆和孩子谁管?

    他掏出电话抓紧一切时间的拨通了巴勃罗的手机,拿着手机看着电话接通的时候冲着电话大喊:“巴勃罗,马上派人去找凯瑟琳和契科夫的孩子,我被墨西哥人袭击了,这肯定是那群毒枭干的,我怕他们会伤害契科夫的家人……另外,尽快来救我,我在洛杉矶所有警察正在赶过来的地方!”

    电话里是否回话又或者说了什么周末根本听不见,耳朵里的‘嗡嗡’声挡住了所有能进去声音的渠道,他站在窗户旁想的唯一一点是从这扇窗户跳下去会不会直接摔断腿,二楼到地面的距离在他看来比国内的楼房高出了至少半层。(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