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十六章 海魔女

    完了!

    周末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两个字而并非是一组单词的时候,仿佛米国的一切都将结束,在不到一米的距离外那黑漆漆的枪口一旦开始喷吐火舌,光是子弹击入体内的震荡之力就能冷内脏崩溃。也就是说,死期将至!

    命运的诅咒又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身上,可是这次任他巧舌如簧且有急智也无法化解眼下的局面,因为尤达根本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而周末早就联系好的援军契科夫却始终没有出现。

    他在哪呢?

    比弗利山庄外的那条公路上,契科夫手里拎着霞弹枪看着空中的粉末嘴角上扬着,今天是他和反黑及缉毒科的同事一起行动的日子,目标是经过长期调查慢慢开始浮出水面的比弗利山庄运毒集团。这得从曾经到周末家里大发脾气的反黑及缉毒科BOSS巴勃罗说起,在巴勃罗全神贯注掌控流浪区情报却始终一无所获的同时,一个非常出格的情况在韬光养晦躲避警察目光的亚美尼亚人聚集区出现了,那就是有一群家伙突然间开始有钱了。这群人非常奇怪,他们中有些人曾经是流浪区的小偷,有些人曾经是这个地方最被人看不起的流浪汉,更有一些人根本就不是黑帮,还只是措学的孩子,就是这群人耀武扬威了起来。

    巴勃罗可不是瞎子,假如说这帮家伙要是光泡个妞去去麦当劳他绝不可能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问题在于这群人是开着亮金色的新车在泡妞,连新车的轮毂都闪耀的人眼花缭乱,那一看就得是高档货,否则绝没有这么嚣张的效果;跑完妞会成群结队的去五星级酒店。每次去吃饭都是红酒牛排的点着,还在那么高级的酒店非常不合群的大声嚷嚷。

    于是。巴勃罗在拿萨斯没办法的情况下暂时转换了方向,没想到的是,经过长时间的跟踪,一整条运输线开始浮现在洛杉矶警探局反黑及缉毒科的眼前,那一秒,沉闷了许久的巴勃罗差点惊呼出来,这条线背后牵连着洛杉矶最为猖獗的西伯利亚人公司!

    多科在报仇心切的情况下没捂住自己的裤裆,把带着狐狸骚的尾巴漏了出来,他根本就没可能完成既要让人炫耀又得低调运货的任务,再说那些在亚美尼亚人聚集区根本不受重视的小混混、流浪汉一旦手里有了几万美元的巨额钞票有几个知道该怎么花才不显眼又能体会到极致享受的?

    在这种情况下。反黑及缉毒科想不注意都不可能!

    巴勃罗按耐住那颗想要冲上去把这些不入流的混混直接扫光的心,一直蛰伏着,期间既要帮契科夫解决经济问题还得给周末擦‘和女朋友玩特殊爱好’的屁股,那种滋味酸爽的当周末和尤达事件在警局内爆发,他想不冲到周末家发脾气都忍不住。

    那次痛骂周末换来了这几天的坚忍,巴勃罗怕契科夫太过冲动的将其排除在行动之外,这可不是担心契科夫泄密。是在还无法掌控这头俄罗斯棕熊的情况下绝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幸运神女在周末体验生死转换快感的时刻降临,今天的巴勃罗在昨天晚上就安排好了一切,早早让人埋伏在比弗利山庄周围的时候,静悄悄的盯上了一辆奔驰。根据这些天的跟踪,这辆奔驰还有一辆凯迪拉克是专门往比弗利山庄运货的货车,毕竟警察对这种高档车一般都比较忽视,谁会想到开这种车的人不是西装革履的有钱人。而是遵守交通规则的毒贩呢?

    更关键的是。并未打草惊蛇的巴勃罗还发现这两台在进入比弗利山庄以前都是空车,只有在进入比弗利山庄以后才会由飞行器接应。掌握了这么多情报的巴勃罗还是没动手。其实他的心里比任何人都急,为了不惊动整条运输线,他必须在掌握一切信息的时候才能进行抓捕,要是控制不了操纵飞行器的人,连接着西伯利亚人公司的这条线很可能会马上断裂,巴勃罗可不愿意冒那种风险。

    慢慢的,在他们有心盯梢、多科那些手下在解决了与萨斯的恩怨以后根本无心防备的情况中,每天都会变换地点控制飞行器的人出现在了反黑及缉毒科眼中,一个名叫‘维科多’的家伙被尼克盯上了。

    上帝是公平的,既然不会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用一道闪电劈死正在流浪中的你,那么,你也就别想着在赚了不属于你的钱以后还能逃过应有的惩罚。

    巴勃罗在维科多浮出水面的瞬间已经决定了要动手,当这些人都逐渐清晰,幕后黑手多科与别列佐夫也进入了他们的视线,只要这边收网收的漂亮,他就不信这群混蛋会在面对几十年的刑期时不把曾经令反黑及缉毒科丢脸的那两个家伙咬出来,至于他们用什么方法运货、怎么联系,把人抓了还怕审不出来么?

    打定主意的巴勃罗从昨天夜里就派了尼克和契科夫连接蹲守那台奔驰和凯迪拉克,果然,天才亮起来这两台车就去了俄罗斯人聚集区的多科处,几分钟以后,那辆奔驰离开了多科的家,冲着比弗利山庄行进,当时尼克还跟契科夫开了一个玩笑,说:“看起来那群毒虫忍不住了。”

    契科夫由于破了史密斯夫人杀人案心情大好的回应:“管他呢?反正是一件没什么难度的案子。”

    他可不清楚这件没什么难度的案子让巴勃罗忍气吞声的从别列佐夫毒窝被扫开始,一直憋着窝囊气,除了他以外的所有整个反黑及缉毒科探员脚打后脑勺的忙了将近一个月,就等今天一雪前耻。

    蓝色猛禽在公路上跟随着奔驰车不紧不慢的驶入比弗利山庄,等空中的飞行器出现那一刻,尼克拿起对讲器说道:“头,苍蝇出现了,是时候踢那些混蛋的屁股了。”

    同一时间。对讲机中传来了声音:“维科多已经被我们围住,他就算是把自己挂在飞行器上也跑不了。契科夫,有没有把握把飞行器打下来?咱们的人已经拍好了视频,完全可以证明这群家伙正在围绕空中的‘快克’进行分工,要是让飞行器上跑了……”

    咔。

    坐在车上的契科夫抱着霞弹枪将子弹上膛,伸手拿过尼克手里的对讲机说道:“你们先别动手,让飞行器先降落,等他到了运货人手里在动手,到时候就算飞行器速度再快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飞起来。”

    “没问题。”

    别的事巴勃罗可以不带着契科夫,可这种事必须听契科夫的。

    奔驰驶入比弗利山庄开始,整个反黑及缉毒科都在严阵以待。一张大网早就备好,直到那辆奔驰车缓缓停下、空中的飞行器落到了他手里,尼克驾驶着属于契科夫的蓝色猛禽才猛轰油门咆哮着冲出。

    嗡!

    一声怪叫出现,紧接着周围两辆警车闪烁着警灯由前方出现,身后是那台野兽般怒吼的猛禽。

    接货的小混混先是一愣,随即把刚刚到手的飞行器立刻举了起来,嘴里疯狂大喊着:“COPS!GO!GO!!GO!!!”他手里的货的确没多少。但是鬼知道这帮警察盯了他们多久、掌握了多少证据,这一个月经他手里运出去的货就超过10磅,这要是转换成刑期……

    他转回头看向契科夫的一瞬间,飞行器瞬间飞起,而他的耳朵上带着一个正在闪烁着蓝色灯光的蓝牙耳机,这时,猛禽恰好停到奔驰车旁边。尼克拎着枪从车内走出。趴在车头位置指着小混混喊道:“趴在车头上,别---他---妈---的---耍花招!”

    契科夫都没下车。打开根本没关上车窗的车门,一脚踩在车窗位置把车门向前顶死,另一只脚就站在车内,他尽量节省时间的持枪瞄准……

    空!

    霞弹枪喷出火舌,空中的飞行器此刻还没飞出去五米就已经散落成一堆零件落下,‘啪’的一声落地后向前翻滚着散落一地白色粉状物体,那一秒,契科夫从车上跳下,看着空中飘散的粉末翘起了嘴角,抓着对讲机问道:“头儿,搞定了么?”他似乎对巴勃罗更加亲热了。

    “该定了,维科多那些人一个都没跑了。”

    契科夫神气的说道:“货、人,全都拿到了。”

    “干得漂亮!”

    嘀、嘀、嘀。

    契科夫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他回头看了尼克一眼,拿着对讲机说道:“不是有对讲机么?”尼克笑着回答:“我怎么知道?”

    “喂?”接通电话的契科夫还在纳闷巴勃罗干嘛这么多此一举的时候,周末的话传了过来:“契科夫,我需要你,我在北洛杉矶的中档住宅区,位置是……我不管你在干什么,马上过来!”

    契科夫从没见过周末急过,可是这回周末的态度真的惊着他了。

    “你能搞定这一切的吧?”契科夫说完这句话不等尼克回答,伸手把顶着火的霞弹枪扔到了副驾驶位置,关好车门后从另一侧上车,直接轰着油门离开。

    “嘿!!!!”

    刚刚给犯人戴上手铐的尼克摊开双手站在马路上眼看着车轮将飞行器和那包快克压的粉碎,而后无奈的骂道:“Asshole!”

    当然,这句话契科夫是肯听听不见了,他已经从比弗利山庄杀出,一路奔着与周末约定好的地点冲了过去。那台蓝色猛禽在公路上狂奔的宛如一道蓝色闪电,契科夫的耳朵里似乎不停的在回响着周末焦急的语气,那一秒他直接把油门踩到了底,自己在车里都能听见这台车兜出的风声。

    契科夫没心思考虑别的,除了转弯的时候减速外,几乎一路以这个速度前行。不过,在他准备好又一次准备转弯,已经减速完毕并打好了方向盘将猛禽在一个直角弯处横过来打算再次轰油门的瞬间,他听到了不属于自己这台车的轰鸣声,听见这轰鸣声的原因是刚才开枪时踩过的那扇并没有关上的车窗,然而在那么小的方框中,一台吉普车已然撞了过来……

    轰!

    强烈的撞击下契科夫眼看着副驾驶的位置车体在冲击中开始变形,不断褶皱起来的车体向内窝出了一个不规则的巨大弧度,那弧度上迅速形成如同衬衫褶皱般的印记,紧接着,猛禽彻底失去了向前的动力,横着向后方翻到,仿佛整个世界都颠倒了过来似得。

    那一秒,契科夫在汽车翻到前向那辆吉普车内看了一眼,车内前车座位置两个系好安全带的光头正在这次冲击下用手在条件反射的挡着脸晃动,车内的气囊刚刚喷出白色,而那两个光头在车体晃动的时刻把头冲向了俄罗斯棕熊,和他们交过手的契科夫一眼就认出了这两个人的南美长相,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俩的光头上纹着一副一模一样的图案——海魔女!(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