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危险总裁小娇妻

【294】那年隐瞒的事情

    雪儿和涛儿要她给他们找一个爸爸,可是,她却要做的是去伤害他们的爸爸,因为那样的爸爸怎么能够配当雪儿和涛儿的爸爸呢!

    今天的这一巴掌夏晨轩虽然觉得太过冲动,但是,却真实体现着她的心情,她的恨意……

    温水喷洒而下,冲刷着她的身体,却冲刷不掉那份恨

    心憔悴,红颜坠

    有情碎,梦易碎

    忘情水,泪滋味,痴情罪,一身坠

    爱也深,恨更深

    温水韵,雾作陪,水珠飞,化泪下!

    一缕恨意

    一身憔悴……

    ------------------------------------------分割线-------------------------------------------

    别墅外,冷亦风呆了很久才离去,车身游弋在寂寞清冷的街道上,行驶着

    两个孩子的面容一直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浮现的还有那年车祸里的那具尸体

    心绪一阵阵燥热,车窗落下

    风儿般起舞弹奏,却是一曲忧伤乐曲

    一曲清幽悲曲,车窗倾诉谁的错?

    弦声弹开风儿吹,阵阵相思碎他心!

    凝神曲终余音静,亦真亦幻,沉醉方醒,惆怅忆曾经,夜色依然深夜幽静,抬眸间,看不见一丝月色的柔和,黑色的空寂化作一声悲鸣,如大雁双翅翻搏,抖下一江黑幕!黑色夜空依稀泛起几许星星,闪光飘渺,醉了一红尘,却也惹了一世愁,碎了一身忧

    ------------------------------------------分割线-------------------------------------------

    车在别墅停下后,冷亦风来到了四楼,这里充满了属于夏晨轩浅浅留存的记忆,属于她浅浅存在的气息,这飘渺的气息,已然淡去

    但是,那抹身影,身姿却深深刻印

    一缕缕回忆,记忆中的痛,思绪难平,更是忧忧刺骨心中情!

    一季又一季的痛,一年又一年花开一瞬间,只因一次转身,从此情系于她,两两相望,两两相忘!

    却奈何

    花开一季,凋零一霎,那痛是更深,更深

    一弧残月,一夜相思,一窗烟雨,一帘忧梦,情切切,意绵绵,得来后悔只剩痛!

    红花满地残残残!

    愁绪连篇乱乱乱!

    一个情字一座牢,一次邂逅一场怨,一次离别一段悔,一次回眸一世情,一世爱意一生守

    俊逸的脸颊,在这月色下是那样的淡漠,那样令人的心痛!

    屹立在窗户旁边,凝看着别墅内的保镖,冷亦风的心中泛起一丝疑虑,当年,他的大婚,夏晨轩又是否来找过他?

    伸手,按下內键

    门口便传来了敲门声,在得到冷亦风的许可之后,便走进来了一个人,若是以往,进来的定是徐特,但是,此刻,已经换了人,是冷府的新管家丁瑞

    丁瑞走了进来,恭敬的开口,“冷少!”

    并未回头,也未转身,冷亦风的眸光深邃如海,冰封的脸颊开口,“去给我查五年前我与欧阳岢岚婚前婚后,有无可疑现象,夏晨轩是否来过!”

    丁瑞一怔,四年前,徐特离开了冷府,由丁瑞接替了管家的职务,本来就一直衷心与冷家,也一直在冷府工作的丁瑞当然知晓冷亦风与夏晨轩的事情

    四年前在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在过后的时间里,从未听起过冷亦风要查关于夏晨轩的事情,而相隔了这么多年,冷亦风却突然提及要重新彻查,不免令丁瑞感到有些震惊

    但是主子这么说,就有他的道理,丁瑞开口,“是,属下这就去彻查!”

    “我只给你一夜的时间,明天我便要知晓答案!”

    面对冷亦风的强势命令,丁瑞点了点头,“是!”

    好在这件事不难,只需要调去当时的监控录像,看一看是谁值班即刻

    ------------------------------------------分割线-------------------------------------------

    次日

    欧阳别墅里,欧阳岢岚给孩子洛洛穿好了衣服,外面,保姆已经准备好了早餐,牵着洛洛的手,朝着餐厅走去

    洛洛今年五岁了,与夏晨轩的孩子一样大小

    也是属于懂事的类型,吃完饭,洛洛便开口,“妈妈,洛洛让保姆阿姨送去幼儿园就好了,你就不要送洛洛了,这样你会很辛苦的!”

    欧阳岢岚欣慰一笑,“好,就依洛洛的!”

    目送着洛洛上了车,欧阳岢岚才转回别墅,只是,刚刚关上的门便想了起来,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轮廓

    伫立别墅门口的是高高大大的男人,健硕高大的背影将外面投射进来的春日暖暖阳光遮住了大半,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

    通透的光线映出冷亦风过于沉烈的冷冷冰眸,那张英俊非常的俊逸脸颊侧面被日光的光线映得完美无懈可击,却也是冷的无懈可击

    冷亦风的表情冷漠得足以令人阵阵生冷,这种冷是那种能够渗入骨髓的寒意,恍如从盛夏的温度陡然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

    欧阳岢岚没有说话,但是,这种气势,她知道是迟早会出现在她眼前的,毕竟,该来的还是会来,事情相隔了多年,也是时候说明一切了

    五年的时间,瞒着的是事情的真相,瞒不住的也是事情的真相,时间飘走,转眼五年,可是,却飘不走那年的事情……

    一双眸子对上冷亦风的眼眸,他的神是那种冰川般冷酷的眸子,是冷得可以杀死人的眸子

    该来的就让他来!

    终究要面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