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30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可是,那个女人现在也怀了他的孩子……”朵儿愁眉紧锁,她真的害怕四年前的事情会再次重演。

    “那个女人如果真的怀孕了,那相当于就是有了一个很好的砝码,如果是个聪明人的话,会等到孩子足够大或者生下来才公诸于世,这样胜算的几率会更大一些。可是她却急不可待地先来找了你。”虞姬慢条斯理地分析道:“这说明,她其实心里很清楚,若是找江远的话只可能是一个结果,那就是逼她拿掉这个孩子。”

    “她有江阿姨撑腰,就怕江远也拿她没办法。”朵儿叹了口气,脸上全是无奈。

    “江阿姨?”虞姬皱眉。

    “一来,她本来就不喜欢我,嫌弃我是一个孤儿,没家世没背景的,另外,怎么说那个女人也和她相处了这么多年,不是没感情的。”朵儿忧心忡忡地解释道。

    “以后我就是你的靠山。”虞姬握着好友的手,微微一笑。

    朵儿感动地湿了眼眶:“能不能不要这么煽情?”

    “你呢,现在就将这件事交给江远去处理,你不要参与。”虞姬朝朵儿叮嘱道:“对了,豆豆的事情,江阿姨知道了吗?”

    朵儿摇摇头:“江远也不知道。”

    虞姬一惊:“其实豆豆和江远挺像的。”

    朵儿哼了声:“他傻呗!”

    虞姬扑哧笑出了声:“这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在他眼中,你和别的男人已经生了孩子,可他却依旧爱你如初。我现在只剩下一句话了!”

    朵儿看向虞姬,等待着下文。

    “不抛弃不放弃!”虞姬笑道。

    “去!又拿我打趣!”朵儿伸手就去捏虞姬的脸蛋,却被对方给躲开了。

    “现在说正经的。”虞姬推开了朵儿的魔爪,轻声说道:“你应该将豆豆的身世告诉江远了,他呢再将此事告诉江阿姨,我想那个女人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只有放手的份!”

    “告诉他,岂不是让他更得瑟了!”朵儿挑眉,低叹一声。

    “格格的婚事应该快了,我其实希望你们两个一起办婚礼。”虞姬说道。

    “我的……可能还早吧!”朵儿总感觉前路依旧荆棘密布。

    “别灰心丧气的!你我还有格格,我们三个一定会幸福的。”虞姬抿唇一笑,笑中真诚万分。

    朵儿也回以一笑,但愿如此。有个好朋友真好,最起码她现在感觉舒服多了。

    席靖尧下班回去后,发现虞姬将他当成了透明人。于是乎,他就去问贝贝:“你妈妈怎么了?”

    “没怎么啊。”贝贝甜甜一笑:“爸爸,妈妈又不理你了啊!哦,今晚我又可以和妈妈一起睡了。”

    席靖尧挫败地盯着自己的女儿,感觉上辈子一定是欠他们母子三人的。

    果然,贝贝很自觉的爬上了属于他们两人的大床。

    席靖尧见状立刻去到言陌的卧室:“去把贝贝给我拎出来。”

    言陌心领神会地去虞姬的卧室走了一圈,然后贝贝就乖乖地跟着离开了。

    虞姬瞥了一眼席靖尧,然后视若无睹地翻身,继续睡。

    “老婆。”席靖尧悄悄地爬上——床,伸出一只手揽住了虞姬的腰。

    “别碰我。”虞姬将男人的手给扯开。

    “老婆,我好像没犯错吧!”席靖尧一副很委屈的模样。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虞姬哼道。

    “谁又惹你生气了?”席靖尧探头,偷瞄着女人的脸色:“可你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吧!我属于好男人范畴。”

    虞姬翻了个身,瞥了一眼小席的部位,双手比成了剪刀的模样,恶狠狠地威胁道:“如果你以后敢出轨,我就要大义灭亲了。”

    席靖尧挑了挑眉,对于女人突然无厘头的问题表示无奈:“它见了别的女人都立不起来,怎么出轨?”

    “若是酒后乱性呢?”虞姬眯眸。

    席靖尧立刻回道:“那种情况不会发生的。”

    “你又没试过,怎么知道?”虞姬反问。

    “谁说我没试过?”席靖尧嘴快地说漏了。

    虞姬嗖的坐起身:“你试过?”

    席靖尧嘿嘿一笑,赶紧解释:“别生气别生气,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有没有发生什么,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虞姬哼了声,翻身躺下:“今晚,你去睡书房。”

    “老婆,不要吧!这才几天啊,我都睡了三次书房了。”席靖尧哀求道:“我真没骗你,那次是我喝醉了,他们给我找了一个……结果,我把她当成是你了……”

    虞姬转身,怒瞪着席靖尧。

    “不过好在她身上有股刺鼻的香水味,跟你的味道天差地别,我推开了。”席靖尧解释道。

    “席靖尧,你以后若是敢出轨,我就敢去找小白脸。”虞姬冷哼一声,威胁道。

    “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席靖尧将女人翻身压下。

    “席靖尧,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虞姬推着男人,不让他得逞。

    “春宵苦短,就不能做完再说?”席靖尧丧着一张脸。

    “不能!”虞姬语气很是坚决。

    席靖尧挫败地妥协了:“你说。”

    “梁氏千金知道吧?”虞姬翻身,趴在男人身上。

    席靖尧皱眉:“江远的前妻?”

    虞姬点头:“她怀了江远的孩子。”

    席靖尧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他终于知道这个女人的脾气从哪儿来了。

    “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所以才无视我的?”席靖尧挑眉。

    “怎么?不应该吗?”虞姬反问。

    “应该应该。”席靖尧扬唇一笑,世界上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天天跟他混在一起,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虞姬哼道。

    “老婆,泄愤归泄愤,别……”

    虞姬立刻打断了男人的话:“我在教训你的时候,不准顶嘴!”

    席靖尧立刻闭嘴了。

    “你说,如果你是江远,你会怎么做?”虞姬问道。

    “这种假设不存在。”席靖尧回道:“因为我不会犯这种愚不可及的错误。”

    虞姬黑眸危险的一眯。

    席靖尧叹了口气,回道:“第一,首先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怀孕了,如果怀了,就不惜一切代价让她打掉那个孩子,回答完毕。”

    虞姬翻身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若有所思。

    “老婆,这回我们该睡了吧。”席靖尧的大掌又开始不规矩了。

    虞姬拍开了男人的手:“我今晚没心情。”

    “不要啊——”席靖尧犹如当头棒喝般傻眼了。

    “别影响我,要不,就去睡书房。”虞姬出声威胁道。

    席靖尧盯着天花板,愤愤地想,江远,你说你整的什么破事!都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了!

    ……

    苏朵儿回到公寓的时候,江远正好也在。父子两人正坐在客厅玩游戏呢,那里时不时地传来一阵欢声笑语。

    “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就等小姐了。”朵儿以前请的保姆也跟了过来,见朵儿回来,忙笑着说道。

    江远和豆豆也放下了手中的游戏手柄,起身朝餐厅走去。

    “妈妈。”豆豆抱了抱朵儿的大腿。

    “我去花店了,他们说你已经离开了。”江远轻声问道:“脸色看上去好像不太好,怎么了?”

    朵儿微微蹙眉,回了句:“没什么。你们两个,先去洗手,吃饭了。”

    于是乎,父子两人便进了洗手间。

    饭桌上,朵儿有些食难下咽,最后放下碗筷,回了卧室。

    “妈妈好像不开心?”豆豆侧眸看向江远。

    江远也放下了碗筷,起身跟了进去。见朵儿坐在窗前的软榻上,于是也挨着坐了下来。

    “到底怎么了?”江远轻声问道。

    朵儿挪动了一下,与江远拉开了适当的距离。

    江远见状浓眉狠狠地蹙在了一起。

    “梁晓晴怀孕了。”朵儿双手撑在软榻两侧,垂眸,盯着地面,声音很轻。

    江远闻言一愣,随即便明白了朵儿的意思,紧接着一脸的惊恐。

    “怀孕?怎么可能?她去找你了?”江远追问道,声音略带急切:“她告诉你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