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大结局三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大结局三    房明辉虽然一生有过不少女人,可他的心却一直在宁瑶身上,宁瑶这一走,他又孑然一身,不得不继续孤独下去了。

    “你别怪你妈,她这一辈子过得很苦,她极力逃避我对她的感情,其实另一方面也是怕忘了对我弟弟的承诺,她是一个好女人,她其实……也可以做一个好妈妈的,只是那种情况下,留你在身边才是对你最大的伤害。”房明辉继续说道。

    “……”虞姬只是盯着墓碑上的照片,一句话也没说。

    “那场噩梦伴随了她大半辈子,就是因为执念太深所以才到现在都没有放下,现在她终于可以休息了,如果能够得到你的原谅,我想她也没什么遗憾的了。”房明辉叹了口气,说道。

    虞姬盯着墓碑,淡淡回道:“如果没有重逢,她还是她,我还是我,该有多好。”她其实并不恨她,对她,甚至有些同情和怜悯。只是,她以前的命是她给的,现在的命是她续的,她根本就无法忘记她,把她当成是陌路人她压根就做不到。

    “别看她面上总是冷冰冰的,其实她也是在乎你的,只是有的时候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罢了。”房明辉转头看向虞姬,轻声问道:“你妈妈没有做到的,我愿意替她去做,我这辈子没有妻女,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认你做干女儿,护你一生平安一世无忧。”

    虞姬侧眸看向房明辉,抿唇一笑:“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觉得没有那个必要,我们……还是做陌生人的好,有些事情该放下就得放下。”这句话仿佛是在说给对方听,又或者是在说给自己听。

    虞姬回到b市的时候,直接去了朵儿那里。

    “宁非,你终于回来了,你都不知道自从你离开后我整颗心一直紧提在嗓子眼,做梦都会惊醒。”苏朵儿见到虞姬立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虞姬微微一笑,仿佛久别重逢般回拥着朵儿:“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

    “快过来坐,跟我说说,事情的经过。”苏朵儿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虞姬淡淡一笑,挨着朵儿入座,握着朵儿的手,感慨万千:“朵儿,我恢复记忆了。”

    苏朵儿起先一愣,随即高兴地攥住了好友的肩膀,不确信地问道:“真的?你真的恢复记忆了?”

    虞姬点点头,落寞地垂眸。

    见好友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苏朵儿皱眉询问道:“怎么了?不是都已经平安回来了吗?恢复记忆这也是天大的好事儿啊,你为何还要愁眉不展?”

    虞姬抬眸盯着朵儿,张了张嘴,最后却还是将想说的话咽进了肚子里。算了,这件事情还是让它烂在自己的心里吧!有她一个人难受也就够了,她不想把不好的心情传给别人。

    “没什么,只是感觉有些累而已。”虞姬缓缓一笑,解释道。

    “那快进屋去休息会儿。”苏朵儿催促道。

    虞姬轻应了声,她也确实有些累了,身体累,心更累。她根本就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面对席靖尧,该怎么跟他解释她的身份。

    虞姬刚回b市,席靖尧就知道了,只是当他得知她回到b市后第一个想到的是朵儿的时候,他还是有些不舒服,更多的是慌张。

    席靖尧并没有立刻去找虞姬,而是给了她一天的缓冲期。

    席靖尧和虞姬其实性格刚好互补,虞姬遇事有些鸵鸟心态,能拖一天是一天,可是席靖尧却刚好相反,他总觉得既然有事儿那就赶紧解决了,他不喜欢拖泥带水。

    所以第二天,席靖尧直接去了朵儿那里。

    朵儿因为这次的事情一直在家里休息,陪着豆豆,再加上虞姬现在状态好像不是太好,所以她更不能掉以轻心了。

    “她在里面,好像有心事,我问她,她什么也没说。”苏朵儿指了指客房,轻声说道。

    席靖尧进入客房的时候,虞姬正靠坐在床头,盯着手中的发圈发呆,见席靖尧走了进来,忙将发圈放在了一旁,站起身。

    “这是刚买的手机。”席靖尧将一个精致的手提袋放在了床头柜上,柔声说道:“电话卡已经给你安装进去了,拿出来直接用就可。”

    虞姬瞥了一眼桌上的纸袋,心里瞬间有些揪疼。

    “既然回来了,怎么不回家?跑来这里来叨扰别人?”席靖尧宠溺地捏了捏虞姬的脸蛋,问道。

    虞姬不敢看向男人灼热的视线,双手紧紧一攥,低声回道:“我想和你谈谈。”

    席靖尧闻言微微蹙眉,拉起女人的小手在床边坐了下来:“谈什么?”

    虞姬下意识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心里又道声音不停地在呐喊着:你们这么做是不对的,是受道德的谴责的。

    席靖尧瞥了一眼女人收回去的手,心中那抹不安逐渐扩散。

    “你想跟我谈什么?”席靖尧脸色一变,重复问道。

    虞姬闭了闭眼睛,放在腿上的双手攥成了拳头,咬了咬下唇说道:“……我是宁瑶的女儿。”

    席靖尧听后微微有丝怔忪,宁瑶?她是宁瑶的女儿?他之前不是没有怀疑过,毕竟她和老爸藏着的那张照片上的女人很像,可是他在心底一直不停地告诉自己,是他多想了,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没想到却是真的。

    还真是最害怕什么来什么!

    “然后呢?”席靖尧沉声逼问道:“要跟我离婚吗?”

    虞姬嗖地从床上站起身,背对着席靖尧,开口道:“你觉得……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你什么意思?”席靖尧跟着起身,单手搭在女人的肩膀上,将她转过身,迫使她不得不面对自己:“上一辈的恩怨关我们何事?爸是有错,可是他已经受到惩罚了,那致命的一枪差点就送他离开这个世界了,冤冤相报何时了,难道你还要报复在我身上不成?”

    虞姬用力地推开男人,身子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摇头说道:“你走吧,我身上毕竟流着她的血液,我不可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看到你就会让我觉得自己愧对她,我明知道你是仇人之子,我根本就做不到和你坦然相处。就当我求你了,你放过我吧,我们以后各过各的,互不相干!”

    席靖尧闻言气得头顶冒烟,上前一步,一把拽过了女人,咬牙切齿地质问道:“各过各的?你能做得到,我却做不到!舍弃我或许对你来说很容易,可是……难道连凡儿和贝贝你也要舍弃吗?别忘了你不仅为人妻,你也为人母了,你有没有一点儿当妈妈的自觉和责任?”

    虞姬被男人摇了两下,脑袋有些晕。她也不想这样,可是她是真的无法面对他和孩子们!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要凡儿和贝贝将来怎么做人?怕是席家的脸面都会荡然无存了!

    她牺牲自己一个,将这个秘密藏于心底,一辈子都不让它见光,所以,她要远离他!她必须要远离他!

    “你别再说了,我心意已决,不会再改变了。”

    席靖尧闻言真的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女人:“你到底在别扭什么?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消除心中的芥蒂和仇恨?你说啊!”

    虞姬眼眶陡然湿润,泪水瞬间决堤,看着男人,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你要是觉得席家愧对你母亲,你往这里补一刀,从此恩怨两消,这总行了吧?”席靖尧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硬塞进了女人的手中。

    虞姬一松手,匕首掉在了地上,发出了珰的响声。

    “席靖尧,你别逼我了行吗?”虞姬摇着脑袋,哭喊道。

    “到底是谁在逼谁?”席靖尧攥住女人的手腕,回吼道:“你告诉我!”

    虞姬心如刀绞,哭的似个泪人。

    席靖尧一扯一拽,将女人紧紧地抱在了怀里,似乎要将她揉进自己的体内一般,力道很大。

    “我不准你再说那些傻话了!休想让我放开你的手,这辈子,下下辈子,都不可能!”席靖尧贴在女人耳边,喃喃低语。

    虞姬不停地摇着头,想要推开男人却不得力,最后反被男人堵住了嘴。

    虞姬唔唔了两声,却被男人强行撬开贝齿,钻了进去……

    席靖尧一手紧攥着女人纤细的腰肢,一手紧锢着女人的后脑勺,迫使这个吻更加的深入。

    虞姬无论怎么躲都躲不开男人的进攻,最后只好用力一咬,男人吃痛退出了出去。

    虞姬趁机赶紧推开席靖尧,慌乱到口不择言:“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席靖尧的舌头确实被咬痛了,嘶了一声,皱眉看向女人:“你先冷静两天,我过两天再来找你。”

    虞姬难受极了,却只能咬着自己的下唇瓣,强忍着哽咽的声音。

    席靖尧离开后,虞姬浑身像是散了架般,蹲在了地上,掩面痛哭。

    苏朵儿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虞姬这副模样,忙上前问道:“怎么了这是?是不是席靖尧欺负你了?我找他算账去!”

    苏朵儿说着就要转身追出去,却突然被虞姬给拽住了:“别去。”

    “怎么了到底?”苏朵儿也蹲下身子,将泪眼模糊的虞姬拥入了怀中,安抚道:“有什么事情别憋在心里,说出来会好过很多。”

    “朵儿,我……”虞姬我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口。

    见虞姬很是为难,苏朵儿也不勉强:“既然心情不好,那不如……我们出去散散心吧?”

    虞姬蹙眉问道:“散心?去哪儿?”

    “你想去哪儿,我就陪你去哪儿。”苏朵儿微微一笑道。

    “可是,我现在没钱。”虞姬瘪着小嘴回道。那张卡,她已经悄悄放在了席靖尧的别墅内了。

    “我请你。”苏朵儿翻了个白眼:“这点儿钱我还是有的。”

    虞姬突然破涕为笑:“那……我想去迪拜看看。”

    “臭丫头,你想把我变成乞丐啊?”苏朵儿眉头一挑,开玩笑道。

    虞姬笑出了声,心中的阴霾暂时消除了一些。

    第二天,虞姬回了趟虞家,仙儿的后事已经料理了,几年不见,虞父像是老了十来岁,头发都已经白了一半,虞母瘦了好多,面容蜡黄,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虞姬都快有些认不出来了。

    “姬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虞父喜出望外。

    虞姬给了虞父一个拥抱,心里涩涩的:“爸,对不起,现在才回来看你。”她突然记起,她活着的这件事情,爸爸并不知道,她也从未回来过。取妈妈骨灰的时候,她也和他错过了,所以根本没见着。

    “回来的可真是时候,早不回来晚不回来,非得等到我家仙儿……”虞母似乎对虞姬还是有很大的偏见,指着虞姬骂道:“你这个扫把星!你回来做什么?要不是因为你,我家仙儿怎么会死!”

    “你冷静点儿!”虞父拦住了虞母,呵斥道:“就不能少说两句!自己没管教好女儿,就别把责任推给别人。”

    “好好好,我算是看出来了。”虞母突然冷笑两声,指着虞父和虞姬,说道:“你们父女一条心,我和仙儿在这个家里就是多余的!仙儿一个人在地底下一定很孤单,我这就去陪她!”

    眼见虞母就要往窗边走,虞姬赶紧上前拦截,却被虞父给拽住了:“别管她,让她去跳。”每天以死相逼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就不相信,她有那个胆量!

    果然,虞父还是很了解虞母的,见他们没上来拦截,便坐在地上大哭起来:“你个死没良心的!我伺候了你大半辈子,你竟然这么对我!离婚,我要跟你离婚!”

    虞父坐在沙发上,掏出一根烟开始猛抽。

    虞姬见状也不知道该劝谁,看来,她就不应该回来。

    “爸,我有事儿就先走了,改天再回来看你。”虞姬朝虞父说道。

    家里这种情况,虞父也没留虞姬,只是将她送到了门口。

    “爸,不管怎么样,她都陪你度过了大半辈子,仙儿没了,她心里一定比谁都难受,你也体谅一些,好好善待她!这辈子,能有缘陪你到最后的那个人才是你应该珍惜的那个人。”虞姬低声劝道。

    虞父微微点头:“都吵闹了大半辈子,放心吧,我们没事儿。”

    有虞父这句话,虞姬也就放心了。

    ……

    苏朵儿是个行动派,说走就走,第三天,她便带着豆豆和虞姬一起踏上了去迪拜的飞机。

    “席总,夫人上了去迪拜的飞机,跟随的还有苏小姐。”虞姬的一举一动都有专人盯着,只要一有异常就会向席靖尧汇报。

    席靖尧掐灭了手中的烟蒂,冷声回了句:“知道了。”

    虞姬在迪拜玩了两天,心情确实好了不少,但是每当看到豆豆的时候就会让她忍不住想起凡儿和贝贝来。

    深夜的时候,她从噩梦中惊醒,吓出了一身冷汗,看着旁边空无一人,心里狠狠一揪,随即抱头崩溃大哭,直到天际微微发白的时候,她才带着泪意混沌睡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虞姬睁开惺忪的睡眸,当察觉到身后有异物抵着她的时候,她快速地转过身,却没想到对上了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睛。

    “早。”席靖尧身穿敞口睡衣,正躺在她身后,一只手环着女人的纤腰。他昨晚就到了,住在女人的隔壁房间,可是却一夜未眠,天际蒙蒙亮的时候,他不得不悄悄潜进了女人的房间。或许是因为女人睡得沉,竟然连他钻进她的被窝都没有感觉。

    虞姬忘了尖叫,只是瞪大双眸,快速地爬坐起身:“你……你怎么进来的?”

    “我又不是没爬过你家的窗户。”席靖尧邪肆一笑。

    “席靖尧,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你为什么还要来打扰我的生活?”虞姬皱眉质问道。

    晚上十点左右还有一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