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第333章 那我就给你这个理由

    我依旧爱他,爱的不可自拔。

    不管过去多少年,当我回首,他永远都会在那里,在我的心里,生命里。

    “不能在一起的理由是什么?”老者捡起那几片枫叶,放在掌心看了许久。

    “他身上有我不能面对的东西,就算不是看到他,光是用想的,只要是他,我脑海里就会跟着浮现我爸爸对着我哭。”苏果果抬头望着平静的湖面,“那双流着血泪的眼睛永远是我不能面对他的理由。”

    老者似乎是若有所思,沉默了好一会才问她,“他的眼睛就是你不能面对的理由?因为那是你爸爸的眼睛?”

    “差不多。”她没有将眼角膜的事说出来,但是意思差不多。

    萧云的眼睛就是她无法面对的,每每想起爸爸流着血泪出现在她脑中,她就被一次一次的提醒着,不能在一起。

    “施主,你不该这么想的。”老者转身,面朝湖面,幽幽的叹息着。

    “那我该怎么想?”苏果果转头看着他,等他回答。

    A市的高速路上,夏宇宁和唐小天正候在那,两个人‘密谋’着什么。

    “夏夏,你别退缩啊!咱们可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哥们。”唐小天拉着他。

    “万一事情不如我们控制的那样,出了事怎么办?”夏宇宁忧心的摇头,又准备调车回去。

    “夏夏,你以为不受点风险就能皆大欢喜吗?说真的,萧云和果果这样也不是个事,难道你就希望他们一辈子这样等待吗?他们不能在一起不就是那个眼角膜吗?咱们帮萧云解决了这个事,事情总这么耗下去并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唐小天不让夏宇宁走,两个人又开始争执起来。

    唐小天思来想去不能继续任由萧云这么过下去,于是决定伙同夏宇宁设计一出戏,但是需要冒点风险。

    而夏宇宁担心这风险不是能掌控的,万一过头了很可能变成不可挽回,他不能跟着唐小天冲动。

    争执持续了很久,谁也不能说服谁。

    “夏夏!”唐小天扯着大嗓门,“萧云很快就经过了啊!大概还有半个小时。”

    夏宇宁犹豫了,“小天你想过没有?如果萧云真的出了事,我们拿什么后悔?”

    “不出事他也过得不咋滴,这几年你我都看在眼里,他过的像个人吗?说难听点,还不如行尸走肉!”

    两个人又在争执,虽然不是谁的嗓门大就有理,但是最后,唐小天还真就以大嗓门说服了夏宇宁。

    计划正在进行中,不出意外的话,很可能改写结局,至少唐小天是这么认为的。

    而相思断肠湖畔,苏果果正跟那位似高僧的老者沿着湖边走着。

    老者一直没有开口,就只是带着她这么走着,而苏果果也不着急,跟着他将整个湖畔来回走了好几圈。

    换了从前,她早没有耐性了,今天不知为何,心绪不宁,却愿意一直陪着一个不相识的暮年老者在这吹冷风。

    “快三个小时了,施主的耐心比我想象中的要久。”老者忽然笑道。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夕阳早已在地平线上沉下去,天空一点一点的暗,城市中无数灯火倒映在湖水中。

    苏果果也笑了,她今天真的好耐心。

    “我只是想知道您说我不该那么想,而我该如何想?我有直觉,您的话一定是我想要听到的。”是存着一丝希望,存着一丝能够有理由跟萧云在一起的希望才等着他开口的。

    也许是直觉,也许是心里的期盼,她总觉得今天会听到不一样的话,而那话一定是她做梦也想要改变的。

    老者看着她的眼睛,夜幕下,她脸色有些苍白,那双眼睛却清澈,也很亮,恍如星辰,就像他记忆中的那双眼睛。

    “施主,你等了将近三个小时却只为我的一句话,其实是你想要一个理由,一个你可以爱他的理由罢了,还看不清自己的心吗?为一个很可能说服和推翻不了你之前不能和他在一起的那个理由,你整整等了三个小时,还不明白他对你而言的重要性?”

    哪怕是个渺茫的理由,也许都没有结果的理由,却甘愿跟一个陌生人走了三个小时,有些事行动永远比想法更诚实,更能反应一个人的内心。

    苏果果轻轻吸了一口气,坦言,“我从不曾回避过自己的内心,也从不曾忽略他对我而言的重要性,我需要的只是能面对他的理由,一个我面对他时可以坦然,可以不再想起爸爸那双眼睛的理由。”

    “那我就给你这个理由。”老者蓦的正色。

    苏果果也神情认真的望着他。

    “既然那双眼睛是你爸爸的,那你何不庆幸还能看到爸爸的眼睛?为什么要以不能面对来想它呢?应该感恩老天爷还能让你爸爸的眼睛留在这个世界,你还能看着它,更应该想着这是你爸爸努力想要留在这个世界上看你的存在,它想永远看着你,弥补自己不能陪伴在你身边的遗憾。”

    苏果果猛的一惊,僵硬在原地,老者的话就像一句一句敲击在她心上,令她陷入沉思。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她才仿佛回过神,可眼前早已不见那位老者了。

    她脸色凝重的往回走,朝那个茶馆而去,脚步匆匆。

    茶馆还在营业,客人却很少,偶尔只能看见一两个男女走进去,独自点一壶茶。

    苏果果走到柜台前,打听着这个湖的名字。

    老板娘是个四十多的女人,见她是下午的客人,便放下手中的账本,与她道来。

    湖的确叫相思断肠,据说七十多年前,守在湖畔的一个女人为了等心爱之人而等到相思病逝,留下一个两岁大的儿子。

    具体发生的事并没有人了解,只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段凄美的故事和这湖的名字,也知道那些枫叶是传说不会凋零的。

    苏果果离开茶馆的时候依旧恍惚,如果不是这老板娘所说的跟那老者相差无几,她很怀疑那老者有没有出现过,或者说下午的一切更像一场梦。

    -----

    看到不少童鞋着急,留言要男女主在一起,本文走到现在也接近尾声了,我正在收尾,这个月内完结,所以别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