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第203章 我好想你

    “你也是她幸福的一部分,如果你不在,她的幸福又会缺失一半了。”

    好不容易的失而复得,如果再次失去,任谁都接受不了。

    秦忧点了点头。

    晚宴是定在F市最豪华的酒店里举办,因为是庆功宴,所以邀请的圈内朋友最多,也还有秦忧的老师。

    去年年底,秦忧的一场国际小提琴大赛得奖,本来是回国办庆功宴,后来因为女儿的事就搁置了,原定过了正月十五以后的,却又因为女儿提前了。

    这次邀请的人真的很多。

    比如,A市的萧家。

    萧宅,萧父手里拿着一张邀请函,有些疑惑。

    “老公,你认识这秦忧大师?”萧母很感兴趣的问道。

    她平时虽然没什么艺术天分,但是没事的时候也喜欢听听钢琴小提琴这些,优雅的艺术,可以陶冶性情,成为一名艺术家曾经也是她学生时代的梦想。

    所以她是知道国际有名的小提琴家秦忧的大名的。

    “不认识,没有接触过。”萧父摇头。

    “那人家大师干嘛给你发邀请函?是不是以前有交际,只是你不记得人家了。”萧母拿起那邀请函,看了好一会。

    她想去亲眼目睹大师的风采,尤其是去年那场国际大赛,她可是看了的,真的很精彩。

    “你觉得我的记忆有那么差?”萧父很肯定自己不认识秦忧,从来没有接触过。

    但是这个人物,他是知道的,杂志新闻头条还上了好几次。

    忽然邀请他,不会是没有原因,可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你平时目中无人的次数也不少,要么是看不见别人,要么是直接无视,能入得了你的眼可不是容易的事,况且你对艺术这些从来只会说是浪费时间,不关心也正常,不记得秦忧大师也没什么奇怪。”

    萧母毫不留情的吐槽,她了解自己的老公,说是冷漠都是好的了,对她还时常冷冷淡淡,更不要说别人了。

    “给你儿子打个电话,问他去不去,邀请函上的写的是携家眷。”萧父起身上了楼。

    楼下的萧母说起儿子就一肚子的不满,初一下午回去后,就一直没给她回电话,也不回家了,想想一定是那个苏果果不让她儿子回来的!

    电话拨通,响了好久也没人接听,她更不满了,于是一直打一直打。

    萧云这会正站在苏果果的那间房门口,两天了,他不吃不喝两天,可是什么也改变不了。

    傻丫头不会回来了,因为他跟她再也不可能了,这两天他想了很多,甚至后悔当年承诺莫茹。

    那时候,他见莫茹一个人坐在医院里的走廊里哭,当他求李叔告诉他,是谁给了他眼角膜,李叔指着那个哭的伤心的小女孩,说是她的爸爸。

    他从李叔那里知道,莫茹的爸爸给了他眼角膜,可是,那个人死了,因为死了才有办法捐出器官。

    而他也得知,莫茹成为了孤儿,已经在医院哭了好多天,不肯离开,说是爸爸在这里。

    就这样,他认识了莫茹,并且答应她会照顾她一生一世。

    小孩子的承诺往往来的简单,他以为的照顾只是像亲人像哥哥那样,却不想莫茹把他当成了别的身份。

    他尽量想要告诉她,他可以做亲人做哥哥,哪怕是做一辈子的家人,但是不会爱上她,因为爱情不是说有就有的。

    但是几年前,他试图想找莫茹说清楚,可是莫茹还没等他解释完就又哭又闹,说他背信弃义说他忘恩负义,还差点闹出人命,之后莫茹跑去江边,整整消失了一个星期,那时候他害怕了,以为她会做傻事,便打电话告诉她,就算这辈子不娶,也会照顾她一生一世的。

    所以尽管不能娶莫茹,他依旧需要对她负责。

    一时的心软,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他承认,自己后悔了,但是不能后悔,莫茹的爸爸对他有恩,他也对莫茹有承诺,做人不能忘恩,也不能背弃诺言。

    站在门口,一步一步朝里面走去,视线落在房间的每一处似乎都能看见那个傻丫头的影子。

    回忆如潮水一般涌入,将他淹没在和苏果果的过去,那每一分每一秒。

    她的傻,她的笑,她的可爱,她的善良,甚至是她每一次的回眸。

    点点滴滴都刻印在他的脑海里,深入骨髓的记忆。

    伸手抚摸上那张大床,还记得她因为恐怖片缩在被窝里,还记得她紧紧抱住他,还记得她枕在他手臂上的酸疼……

    “我好想你。”萧云抚着那冰冷的被子,早已没有了温度,曾经的温存再也留不住,曾经因苏果果而温暖过的心再次变得冰冷。

    没有了她,他便再也不是活生生的人,仿佛从骨子里都散发着寒冷。

    还没离开就想念她到发疯,现在才过去两天,他就思念的发狂,没有她的日子该怎么过?

    手机一直响一直响,他没有理会,可是又响了好久,最后他打算将手机关机,看到了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想到跟他妈妈说一声,最近别找他了。

    接通电话,里面传来萧母的责备,然后就直奔主题的问他有没有时间。

    萧云张了张口,刚要说没有,里面又传来他妈妈的声音。

    说是要去参加一个酒会,是国际小提琴家秦忧大师,机会难得……

    不等萧母说完,萧云猛的睁大眼睛,挂了电话。

    用手机搜索了秦忧的名字,果然出现了秦忧所有的资料以及无数次获奖的照片,从里面清清楚楚看见那就是苏果果的妈妈。

    之前他就有印象,但一直没去确认,加上这段时间都在担心莫茹回来果果要离开的事,所以没有去好好了解一下果果的妈妈。

    酒会?秦忧的酒会,是果果的妈妈邀请的?那是不是说果果也会出席?

    萧云拿了大衣就直接出了门,开车回老宅。

    车子在开出小区的时候,碰见了莫茹和夏宇宁,但是现在的萧云根本看不见任何人,不是故意看不见。在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去参加酒会,可以看见他思念的那个女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