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129℃:我想知道我想不想吻你……

    亚希拍了好几下权璟瑜的手背,男人才把他的手从她的手腕上挪开。

    佣人们忙忙碌碌的在厨房里进进出出,权璟瑜一个兴起,提议让亚希进厨房帮一把手,纪则云吓了一跳,“嫂子可是上宾,这么嫩白的手怎么能干粗活?”

    “多做点家事,她才知道如何做个大家闺秀。”

    权璟瑜双腿交叠,完全是一家之主的姿态。

    比起和他比肩坐在一起,还不如起身走动走动,端盘子,摆盘子,并没什么好受屈辱的溲。

    见亚希起身,真的走到厨房询问他的佣人可以帮她们干点什么。

    纪则云直言权璟瑜:

    暴君是也,不懂得怜香惜玉恧。

    跟着权璟瑜来的小姐,佣人们自然不敢真的使唤,就是把菜传出来让她端着放到桌子上。

    亚希的动作很利落,却也有种说不出的淑女端庄。

    餐盘在她的摆盘下,布置得相当精致。

    纪则云用的是西式餐具,刀叉摆放的位置,亚希既讲究又准确。

    老实说不懂的人一定会乱摆。

    纪则云不自觉地多看了亚希几眼。

    明明看上去就只是个小记者,可感觉上,却好像接受过正统的礼仪教育,这举手投足间的气质高雅脱俗……

    即便身上穿得衣服和气氛违和,但奇妙的会让人幻想——

    如果她盘起头发,露出修长的鹅颈,穿着百褶衣襟的白衬衫,搭配一条碎花裙露出曼妙的长腿,该是多么冷艳……

    *************************************************************************

    纪则云以为自己看亚希看得已经够投入了,收敛起视线才发现他对面的男人凝视亚希的目光那才叫一个——

    “璟瑜,你知不知道你的视线一直没离开过她……”

    纪则云轻轻飘过来,刚好在亚希转身走进厨房的时候。

    权璟瑜并没有打算收起视线。

    “所以呢?”

    “当一个男人的眼睛离不开一个女人的时候,那就天雷勾动地火咯。”

    纪则云笑得贼坏,衬着他算起来也蛮帅的脸,嘴角的笑坏倒也挺好看。

    男人和女人要不就冷得像两道平行线,要不就是一个碰撞,激/情似火,反正大家都是成/年人,会发生点什么,不用明说也知道。

    不过权璟瑜这个时候告诉他,他并没有对这个女人动心。

    纪则云不免诧异,眼珠子一转,立刻问来:

    “如果你不追的话,那么我来追,怎样?”

    纪则云话音刚落,亚希端着一道中菜蒸鹌鹑摆到了桌上,佣人将盘里的鹌鹑各自放到三个餐盘中,只听咔嚓一声,在权璟瑜的刀叉下,那只鹌鹑壮烈的断了头。

    纪则云冷汗一滴,飘亮的喉结一个滑动。

    就听有人问他:“还想追吗?”

    亚希没明白权璟瑜在和纪则云聊着什么。

    只见纪则云叉了块花椰菜:

    “我好像和鹌鹑肉八字不合。”

    *************************************************************************

    古古怪怪。

    菜都上齐了,亚希坐到了权璟瑜的身边,老实说,不是有句话叫做夫妻相,两个人坐在一起,拿起刀叉,放入嘴中,轻轻咀嚼,那一个个小动作,还真是说不出来的神同步……

    纪则云都看傻了眼。

    虽说他之前没能见过岑惜几面,但不少接触过岑惜的人都说过,他们公婆很像。

    纪则云是有那么一瞬走了神的。

    他在想什么呢?

    这人是亚希,不是岑惜,他怎么可以混为一谈呢?

    ……

    饭后,权璟瑜和纪则云将位置转战到了宽敞的前厅。

    亚希被权璟瑜使唤着帮忙佣人收拾餐桌。

    “喂,你还真下得去手。”

    纪则云调/侃权璟瑜,亚希要是他的女人,他可不舍得让她的小手碰一滴脏水。

    佣人们很快斟了两杯上好茶水过来。

    两个男人坐在沙发上。

    纪则云问起了淮阳那片地的事,说是顾宁琛今天又问起了他,但他还没告诉他,他已经卖给了他。

    “我想他要是知道了我把地卖给了你,肯定会给你找麻烦,所以才没说,够意思吧?”

    纪则云笑眯眯的模样很像是——

    “要不要赏你包狗粮?”

    权璟瑜没心没肺的冷幽默掷了过来,这个S属性的男人,果然把人家当作M来虐。

    *************************************************************************

    “不过话说回来,亚希这么跟着你,是不是和那片地有关?”

    纪则云虽然看上去是个二货,但脑袋可是精明得很。

    那天亚希找上他,他就觉得各种奇怪,所以好奇心害死猫,以他的速度,很快就调查到,原来那片地的土房主都被同一个人骗去了地契,而那个人就是亚希的母亲。

    权璟瑜喝了口茶,“知道了答案还问我,想问出些什么?”

    果然,权璟瑜这个斗S,段位比他高出一个层次。

    纪则云一副甘拜下风的崇拜样:

    “高招,这样一来亚希娘子想反抗都不行,而权大公子你就可以各种蹂躏,想怎样就怎样。”

    纪则云挑着眉,完全是腐/女上身的节奏。

    估计这会儿,他脑袋里想的一定不是什么好看的画面。

    意淫他倒是没关系,可意淫——

    权璟瑜看了眼从厨房走了出来的女人,投向纪则云的眼神蓦然严肃:

    “你在笑什么?”

    乖乖,不带这么吓人小心脏的,纪则云端起茶水:“嗯,笑杯子。”

    *************************************************************************

    晚上九点。

    权璟瑜抬手看了看手表,明早还有个重要会议,所以到了该离开的时间。

    纪则云送他们出去,权璟瑜走在前面,他故意把亚希喊住,和她耳语了什么,权璟瑜上车,看到亚希的表情好像小小震惊了一下。

    待亚希上车,权璟瑜并没有问,而是车开到了一半,他的声音才缓缓过来:

    “纪则云刚才和你说了什么?”

    亚希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有些刁钻地问他:“想知道?”

    权璟瑜看过去,有种这个小女人手里拿着狗尾巴草逗猫的错觉,保持着他高格调,低低的“嗯”了一声。

    就听亚希的声音非常得意:

    “说你很喜欢吃醋,赌你会不会问我,他和我说了什么。”

    女人的小眼神晶晶亮的。

    所以,他这是被这个小女人摆了一道?!

    很好,吃了亏就一定要讨回来!

    权璟瑜一路保持起尊贵的沉默。

    等车子停靠进那条幽静的小巷子,两人一前一后的下了车,亚希扬着胜利的微笑说:“权先生,好走不送。”

    结果,男人的手忽地就这么上来,捞住她的小腰,迅猛地将她纳进他迫人的胸膛——

    “权璟瑜,你干什么?”亚希不悦地蹙紧眉头,他戏弄了她一整天,她刚才不过奚落了他一下下,他就要用这种方法回敬她么?

    权璟瑜自然不会用强的方法欺负一个小女人,性/感的声线答复过来:“我想知道我想不想吻你……”

    “什么?”

    亚希脑袋被这个答案刷成一片空白,而男人的身子就这么倾俯而下……

    ---题外话---</p>月票从第八跌到第十,宝贝们,投月票客户端走起,甜蜜外传福利大放送,拜托,你们可别逼猫猫买块豆腐想不开啊……

    Ps现在红袖留言板抽风,发表不了新留言,亲们有话留言给猫猫就直接回复猫猫的置顶帖,回复跟帖是可以显示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