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诡计082℃:被上锁的休息室……

    别说想要权璟瑜害羞了,聂婉凌捂着眼立马转过了身。

    光是在脑海里勾勒他的身体就够让她心跳加速了,虽然她早就过了青涩懵懂的年纪,但是对象是他,她竟然会像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一样,不敢去看。

    “好坏!”

    她背着身,娇嗔的念叨他溲。

    所谓撒娇女人最好命,多跟男人撒撒娇,是不会有害处的。

    一会儿后。

    权璟瑜换了身衣服出来,一派西装笔挺,看着就像又要去应酬。

    聂婉凌上去挽住他的胳臂,声音绵绵的:“又要加班?!今天是周末,给自己放个假吧,文化馆有个艺术展,我朋友的作品也收录在里面,他特意邀请了我,璟瑜,你陪我一起去吧。”

    聂婉凌讲话的口吻永远都带着撒娇的问题。

    不会很强势,这种将自己摆在男人之下的姿态能满足男人的大男子主义。

    天下的男人,谁会不喜欢又漂亮,又懂事,还会撒娇的女人?

    聂婉凌其实每次请求权璟瑜的时候,心里还是会紧张的,就怕他会拒绝,但权璟瑜今天对她倒也不冷淡,只不过——

    “可以,不过亚希记者会随同,你介意吗?”

    权璟瑜问过来。

    聂婉凌刚因为“可以”两个字而扬起嘴角,笑容却因为后面的那句介不介意顿然僵硬。

    *************************************************************************

    这算不算是权璟瑜对她的考验?

    她真的摸不透这个男人,虽说他们的关系还没有确定,但就现在这样处在暧/昧期,她又是市长千金,身份娇贵。

    难道他不该更注意一点他和别的女人的距离,特别是那个女人还长着一张他死去老婆的脸……

    聂婉凌如果说不介意,肯定是骗人的。

    她活了24年,交往过的男友,谁不巴着捧着她,几时曾让她受过这样的委屈。

    而她也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

    但——此时此刻的对象是权璟瑜,她的介意却不得不生生吞进肚子,连不好的表情也不敢表露出来。

    聂婉凌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尽管她说不介意,却会撒娇着黏到权璟瑜的怀里:

    “是因为公事才带着她吧,要是你有私心的话,我会伤心的。”

    女人撒娇着表露醋意,怕是男人也不能对她说什么重话。

    “你认为我的私心是什么?”

    “她长得很漂亮,而且和……岑惜长得像……”

    聂婉凌其实不太敢在权璟瑜的跟前提岑惜的名字,一是怕他生气,二是嫉妒不愿他再想起她。

    果然。

    权璟瑜放纵她靠在他的怀里,却在这个时候挪开了她的双手:

    “如果你介意这个的话,那么这辈子都可能会有‘心病’。”

    权璟瑜说罢,泰然自若地交代郁泽演去他的房间帮他找一条蓝色条纹领带。

    为什么可以这么残忍就说出这样叫人绝望的话?

    聂婉凌听得明白,他是直言不讳的告诉她,他永远不会忘记岑惜,就算和她交往,她也得忍耐他的心里一直有个她。

    *************************************************************************

    亚希一整个早上都不停地看着手机。

    看到顾宁琛都烦了,醋味极浓的说她:“身体不好别一直看着手机,多休息,跟个林黛玉似的,动不动就晕倒。”

    亚希没搭理他的数落。

    对于昨天自己突然肚子痛晕倒的事,是今天早上顾宁琛告诉她,她才知道的。

    记忆就像断了帧,属于那一段的画面完全是空白的。

    她

    想不太起来她怎么会突然肚子痛,更叫她不安的是,顾宁琛说送她入院的是权璟瑜,她突然在义卖会场晕倒,一定又给权璟瑜添了麻烦了吧。

    “不行,我还是得打个电话给权先生。”

    亚希重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顾宁琛过来就连同她的手一并握住手机:“打给他干什么?”

    “道歉啊。”

    “道什么歉,都不知道他对你做了什么,你才会肚子痛到突然晕倒。”

    顾宁琛吼着,目光对上亚希的双眼,就看到她非常生气地掰开他的手:

    “顾宁琛,你在联想什么?!”

    亚希真的很生气。

    他说过他会给她信任,但刚才那番质问,根本就是在怀疑她和权璟瑜做了恬/不知/耻的事。

    *************************************************************************

    顾宁琛有很多女人,但从来不知道怎么哄女人。

    因为他不需要哄,也不在乎哄。

    但跟前这个小女人生气了,他竟然手足无措,堂堂大总裁为了她抛下繁重的工作,去参加什么慈善义卖,为了她,几次三番彻夜不眠。

    他对她真的已经宠到了极致。

    可她怎么就一点软香温玉都不懂?!

    顾宁琛有自己的骄傲,跟女人认错,他办不到。

    “如果没做过,何必那么动气。”

    即便知道自己的怀疑伤了亚希,这张嘴还是执拗地越走越远。

    亚希真的对他很失望。

    “很抱歉,我没管好自己的身体,让它在权璟瑜的跟前晕倒,但错在我,请你不要诋毁权先生是个和你想象一样的下/作男人。”

    亚希撂下话,拿上包就跑了出去。

    知不知道她昨晚吹了点凉风,身体就冷得像块冰,他抱了她一/夜,她才缓了过来。

    一睁眼却只想着权璟瑜,每一句话都维护着那个男人。

    该死!

    顾宁琛手里的打火机砸在了茶几上,一班佣人吓得不敢靠近,这太太和先生又吵架了吧?

    顾全走过来,怯意道:“顾先生,要不要派人跟着太太?”

    顾宁琛看了眼头也不回跑远的女人,该是时候让她吃点苦头才知道他对她有多重要。

    “随她去。”

    *************************************************************************

    亚希离开顾宅。

    一会儿后就收到了安爵西的联系,问她现在在哪儿,然后开了车来接她,车上并没有见到权璟瑜。

    “权先生呢?”

    安爵西看了眼后视镜,问亚希的身体有没有好一些,昨天真的吓坏他们了。

    “对不起,突然晕倒是不是给权先生制造了麻烦?”

    “哪能啊,权大可紧张了,一直抱着亚小姐,手就没放开过,要不是你先生执意要在雨夜带你走,你现在应该还躺在医院里安心修养呢。”

    权璟瑜紧张她?

    抱着她一直没放开……

    安爵西的话里信息量太大,亚希有些乱,不能想象那样的画面该是怎样的。

    分明,她感觉得到权璟瑜,在她和他之间划下看不见的分割线。

    他不会让自己迈过来,也不允许她迈过去。

    所以,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昨晚下了雨,我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

    亚希想到自己雨夜会晕倒,身体会冰得吓人,而且每次发作,症状都比上一次更严重似的。

    安爵西顿了顿。

    又看了眼后视镜里的亚希。

    她的脸色还不是很好,看样子也记不得自己突然睁开眼,捂着肚子喊着孩子,喊着血的样子。

    所以还是不要告诉她,免得吓坏她。

    “没有,亚小姐还没醒,你先生就把你抱走了,倒是路上的时候,你没着凉真是万幸。”

    *************************************************************************

    安爵西的车子停靠入文化馆的地下停车场。

    很快,他们来到艺术展会馆就见到了权璟瑜和聂婉凌。

    他们穿着正装,站在一起依旧郎才女貌。

    亚希看了看自己的打扮,离开顾家时,她没来得及换上平日里的Ol装,脚下穿的也是运动鞋。

    她看上去就像去登山的登山客。

    站在这么高雅的现代化会馆里,身边都是西装革履,洋装名媛的,实在有些格格不入。

    “很抱歉,如果不方便,我可以回去换身衣服。”

    她看着权璟瑜。

    她知道他是个注重形象的人。

    “身体好些了吗?”

    男人没在意她的歉意,镜片后的眼睛定格在她的身上。

    看不出多热切的关心,但只有权璟瑜身边的人知道,权大会主动开口关心一个人就说明,他在乎这个人。

    亚希心跳莫名加快了几下。

    她也知道权璟瑜的这个习性,所以他的关心让她很错杂。

    点了点头:“休息了一/夜,已经没问题了。”

    “嗯。”

    得到肯定的答应,权璟瑜收回了视线。

    亚希跟在他的后面,两个人之间就像有着不需要说出口的默契。

    聂婉凌在权璟瑜开口询问她身体的时候,心里已经烧起了一团嫉妒的火焰,不过会忍耐的女人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男人。

    参观艺术展品的时候,其实会馆里也有不少的熟面孔,不少人会过来和权璟瑜寒暄几句。

    聂婉凌便像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儿似的挽起亚希的胳臂,悄悄对她说:

    “我知道亚小姐是璟瑜的随访记者,但是今天是难得的休息天,璟瑜平时都很忙,等下休息的时候,亚小姐能不能腾出一些采访的时间给我,让我和璟瑜单独相处一会儿?”

    *************************************************************************

    聂婉凌都这么开口请求了,亚希也不好拒绝。

    她跟了权璟瑜几天就深刻体会这个男人有多忙碌不得闲,谈个恋爱,女人的话,自然希望多点和他单独的时间。

    权璟瑜在和旁人寒暄的时候就看到聂婉凌在和亚希说着什么。

    亚希有看了他一眼,然后笑着对聂婉凌点了点头。

    “今天,你的话不多。”

    看着某件展品的时候,权璟瑜的声音落向手边的亚希,就算今天的场合是私人约会,她也可以对他百无禁忌的提问。

    亚希明白权璟瑜的意思,刚拿出采访手册的时候,有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婉凌,原来你来了。”

    走过来的是位年轻才俊,长相说不上有多帅气,但气质富有浓浓的才气。

    他的画作被收录在今天的艺术展品里。

    和聂婉凌是大学时就认识的好友。

    薛凯和聂婉凌拥抱了一下,行了个见面礼,不过男人的视线一下子就被站在权璟瑜身边的女孩儿给吸引去了注意力。

    她一身与这艺术殿堂不般配的打扮。

    但有种说不出的气质脱俗,即便没有像婉凌那样穿着淑女装,却觉得她就像是个从豪门里走来的高贵名媛。

    聂婉凌给薛凯和权璟瑜作介绍,两个男人握了握手。

    然后聂婉凌又提到了亚希,“这位是亚希记者。”

    “你好,我叫薛凯,很高兴认识你。”

    *************************************************************************

    男人是最了男人的动物。

    权璟瑜看着薛凯毫不掩饰的眼神,就知道这个男人对亚希一见钟情。

    事实上,这很好的帮助了聂婉凌顺利摆脱掉亚希。

    从刚才起,亚希就对各种艺术品颇有看法,她和薛凯说了几句便很投机,聂婉凌趁此撒着娇对权璟瑜说:

    “也许我能撮合一段好姻缘,不如让他们单独处一会儿吧。”

    艺术展示柜的玻璃上倒映出女人挽着男人走远的身影。

    其实亚希并不是很想和薛凯交谈,而是借此给聂婉凌一个带走权璟瑜的机会。

    她收回看着展示柜的眼神。

    然后委婉的找了个借口说去上洗手间,其实她是去VIP休息室,刚才聂婉凌说过,她要是没有地方去的话,可以先来这边休息。

    亚希坐在桌边,拿出册子,整理刚才拍下的照片和一些手稿,完全没注意到门口闪过一道奇怪的黑影。

    然后是咔塔一声。

    亚希是过了一个小时后,预备出去找权璟瑜的时候,旋动门把才发现,休息室从外被人反锁了?!

    不论她怎么拍门求救都没有应答。

    更糟糕的是,她拿出手机,立刻拨打权璟瑜的电话,手机却在这个时候没电了……    ---题外话---

    又一个码字通宵夜,送上第二更,5000字!猫猫和大家天亮说晚安哦,今天的万更完毕,感谢大家订阅和支持,爱猫猫的你们都是棒棒哒!

    Ps,下一章一大波粉红来袭,守着凌晨30分的更新,有惊喜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